第九百九十六章 是不是省委书记在报复


  也许是故意报复以前铁占雄把自家侄儿郭真奇踢出猎豹的恨郭朴阳对铁托是不冷不热

  而〖中〗央那边好像也不是很得力,最近铁占雄顶着公安部副部长那头衔四处为哥哥铁托拉人,可是效果不是很好

  一来,铁占雄份量太轻,即便是在公安部里,连个部党组委员都没捞到,虽说是副部长,但他排尾巴的

  而其哥哥铁托的事是要打通中组织部,也许还得上九人常委会过一过一省的纪委〖书〗记那个位置太重要了,中纪委〖书〗记凤宝山的关系相当重要

  叶凡提点铁占雄去找当下在凤宝山身边作贴身警卫的周卫国,不过,周卫国刚到凤宝山身边,再说他也只是警卫队长

  一时不敢随便罗嗦,对于像决定一省纪委〖书〗记的dà事,周卫国直言不晦,说是自己能量太xiǎo,没用

  最近老铁愁啊愁得连婚期都给推后了老铁感慨道:“麻痹的,还是在a组过得爽劲,这政府官场,根本就不是人能混的”

  “铁哥●,不是政府官场复杂,而是你老哥的能量不在这边以前在a组,你老哥很有能量,有那方面优势而且,领导不多,镇头儿对你又看重而现在初入政府官场,上头领导太多了,多方被制,不如意正常过得一段时间熟悉了,依你的能◆量,还不是如鱼得水”叶凡干声笑道

  “放屁这朝中莫人不做官,做官难啊老子是寡妇睡觉一上头没人

  想升,想找人,找什么人,那些个dà领导,老子一个都不认识公安部副部长,听起来威风

  在这京里,随便一个部委都能抓出一dà把的副部级别来哪个部门像我这种级别的官员没有几十个

  副部长加副〖书〗记,部委里的党委成员全是副部级别的,屁不管事”铁占雄没好气”骂道转头瞅了叶凡一眼,哼道:,“不过,前次你有办法,办法呢?”

  “办法是有”暂时不宜外泄”叶凡干声笑道

  “屁的办法,你xiǎo子一个xiǎo县长,我老铁搞不定的事你能搞定即便是有老齐,那又如何,〖中〗央层面的事他也是没啥能量听说他自己的事不是都去求凤家了凤家…………”铁占雄人一顿,好像有了主意盯着叶凡一直看着

  叶凡,自然被他盯得有些发毛,赶紧说道:“别看我铁哥”凤家那档子事跟我没关系虽说那天晚上凤丫头假扮了一下女朋友,但人家是看在我在天水坝子曾经救过她xiǎo命份头上的

  不是真的女朋友,纯粹是闹着玩的”

  “噢原来如此凤家那丫头可不是那般好唬弄的不过”她肯假扮你女朋友,也许,你xiǎo子趁机而上,就给拿下了,想想,攀上了凤家,以后dà树底下好乘凉啊”铁占雄略显苦涩,甚至还带有一股子酸味儿”“兄弟,听老哥的,最好是即时拿下那丫头等上了床生米煮成熟饭,特别是如果能整个孩子出来就完美了,女人嘛”到那个时候都会软蛋听话的”

  听了铁占雄一席话,叶凡,那冷汗居然从脊背上冒了出来

  麻川一个卜酒馆里

  “杨〖书〗记,赵振光的事你应该清楚”方圆kāi门见山,直接抛出了主题

  “当然知道一些,我跟他共过事”杨森林还是相当xiǎo心的”一点口封都不责露

  “就共过事那么简单吗?最近有人递了他的材料上来”方圆斜扫了马胡子镇〖书〗记杨森林一眼”亨道,知道这huò在装傻最近叶凡势气有些低落”粟一宵正好相反,势气dà旺之时

  而自己又是跟叶凡相当的好”杨森林不得不为自己的帽子考虑着要知道,赵振光可是粟一宵硬性提上去的虽说杨森林恨赵振光恨得牙痛,但也不是不有所顾忌

  “什么材料?”杨森林一出口后立即有些讪讪然,说道:“这个,跟我没关系,你们纪委办案,保密,呵呵……”

  “别跟我打马虎眼,我需要你手中的材料”方圆逼了过去

  “方〖书〗记,我有些材料,不过,几年了,早给扔了”杨森林决定死也不拿出材料来,这个,可是一导火索,搞不好自己得给倒腾进去他可是不想无端的卷入粟、叶之战中

  “不过,你们倒是可以去金桃乡的翠huā酒楼喝点xiǎo酒,那老板娘乌翠huā长得相当的可人”杨森林知道,自己不倒点huò出来方圆饶不过自己的

  乌翠huā,什么意思难道此女人跟赵振光有一腿…………

  方圆心里寻思kāi了,决定先去探探再说

  江都省东hé市场因为天墙公路在江都省内的起点就在这里,此刻这晨因为修路的缘故,倒也是一片繁忙

  叶凡因为是征地拆迁组组长缘故,东hé市也来过几次但来的时候都是公干,这次不一样,倒是悄悄来的

  晚上的东hé市还是相当繁华的,因为是夏天,天气热,所以,人全都出来了

  “这就是白丁湾了,老贺,你说说,孙尽重会不会在家里?”叶凡笑道

  “梅盼儿说孙尽重很关注他那哑巴女儿,即便是要出去,也是带孙”美美出去散步了”贺海纬笑道

  “应该在,我托朋友打听过,说是孙尽重晚上基本不出门除了公司有事要加班,其它时候都会窝在家里陪女儿说起来此人还真有股子老父作风”吴彤笑道

  站在孙家院子外,发现是一座三层xiǎo砖楼,外面还有个xiǎo院子,二米多高的围墙围着的,门是木门

  叶凡一个眼神,吴彤像xiǎo盗贼一般□爬上了墙,睁dà贱眼观察了一阵子溜下墙说道:“楼里亮着灯,院子里有个姑娘呆呆地望着天空,不会她就是孙美美?”

  “敲门”叶凡示意道,吴彤上前嗑嗑地敲起门来吱嘎一声木门kāi了,那个姑娘探出头来■

  “姑娘,我们找孙科长谈笔生意”吴彤自然假扮的生意人了

  幸好那姑娘听得懂,没吭声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干嘛?”吴彤有些恼了,想上前踢门,被叶凡给制止了,笑道:“人家去请示了,你踢人家门干嘛,文明点,咱们可不是土匪再说,她是哑巴,怎么回答你?”

  “呵呵……”吴彤干笑不语

  一会儿倒进了院子

  dà厅里,一个瘦子中年人坐在沙发上,扫了叶凡一伙一眼,发现不认识,问道:“你们哪里的,要谈什么生意?”

  “我们的生意你肯定感兴趣”叶凡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说道

  “什么生意?”孙尽重双眼警惕地盯着叶凡三人

  “想不想孙美美重能讲话?”叶凡kāi门见山直奔主题,孙尽重果然动心了,眼中喜悦一闪,不过就逝了,旋即说道:“不可能,全国我都跑遍了,就差外国没去不过,据国内专家分析,说是目前没有什么先进医学能治我闺女的病”

  “呵呵,孙科长不是没人能治,是你没遇上高人要不先试试,这位叶先生可是治过好多疑难杂症就连香港都有人专程请叶先生治病,行不行先让叶先生给你闺女检查一下,又不吃亏”贺海纬笑道

  “怎么检查?”孙尽重一脸凝重,问道估计是心里有些想歪了,怕叶凡亵渎他女儿要知道时下有许多江湖骗子,借医病为由头,调戏强奸妇女的事dà有发生

  “就在这厅里,放心,本人不是那种人?”叶凡淡淡笑道,自然是给孙尽重告心

  “行,如果叶先生能治好我闺女病,钱不是问题”孙尽重同意了

  孙美美倒是平静得很,一点波澜都没引起估计是治病治得太多次了,已经麻木了,多次失望,还有什么激情

  叶凡把了脉,问了一些问题,又检查了耳朵,在内息之气游遍孙美美全身时,感觉面部靠耳朵旁有经络有些不畅,但叶凡也不敢肯定是不是因为这些引起的孙美美耳聋

  “孙科长,我可以用金针之术试一试即便是治不好,对你家闺女◇也无一丝损伤”叶凡说道,不提条件先设下一陷坑再说”不怕孙尽重不上钩

  “针灸,美美早试过多回了,没用”孙尽重一脸的失望,摇了摇头,还以为叶凡有啥奇妙的办法能治病,虽知还是什么草药针灸

 ★☆ “呵呵,我这金针之术传自民间,不一样的如果不试,我们立即走人,不过,到时后悔再来找本人,我可是不想再浪费时间的”叶凡耍起dà牌来,说着话站起来就要走人

  “行那就试试”孙尽重考虑了一阵子,重◆ “hēhē,wǒzhèjīnzhēnzhīshùchuánzìmínjiān,búyīyàngderúguǒbúshì,wǒmenlìjízǒurén,búguò,dàoshíhòuhuǐzàiláizhǎoběnrén,wǒkěshìbúxiǎngzàilàngfèishíjiānde”yèfánshuǎqǐdàpáilái,shuōzhehuàzhànqǐláijiùyàozǒurén

  “hángnàjiùshìshì”sūnjìnzhòngkǎolǜleyīzhènzǐ,zhòng重地点了点头不过,当叶凡拿出金针后,孙尽重那眼皮子不由得跳动了几下,问道:“你这针,怎么这么长?”

  “这就是我的金针跟其他针灸师的不同之处”叶凡笑着,伸手往针上一阵子拂弄,自然是用内息消毒了▲,不过,孙尽重那嘴角却是抽搐了几下

  一阵子试探下来,到经络不畅处时孙美美突然出声依呀着,好像很痛苦样子

  “是不是会痛?”叶凡问道

  
▲,不过,孙尽重那嘴角却是抽搐了几下

  一阵子试探下来,到经络不畅处时孙美美突然出声依呀着,好像很痛苦样子

  “是不是会痛?”叶凡问道
,búguò,sūnjìnzhòngnàzuǐjiǎoquèshìchōuchùlejǐxià

  yīzhènzǐshìtànxiàlái,dàojīngluòbúchàngchùshísūnměiměitūránchūshēngyīyazhe,hǎoxiànghěntòngkǔyàngzǐ

  “shìbúshìhuìtòng?”yèfánwèndào

  
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