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这县长是我的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这县长是我的

  【今天月票总数到张,还是三,不然,没动力狗子只好两了,看诸位的了】

  “当然,少林武当在咱们华夏被称之为国术界泰斗现代社会,后辈们当然也喜欢武功高强的大师,甚至可以说是崇拜像韩国的跆拳dào,日本的相扑、忍术,泰国的泰拳等搏击之术,这些都是儿科,哪能跟咱们泱泱华夏国术相比”叶凡刚讲到这里,院门外突然传来一声豪朗大笑

  此人说dào:“讲得好,哈哈,年轻人,讲得好啊咱们是泱泱华夏,是世界大国,岂能让那些虾米国比了下去”

  叶凡转头一扫,现是个精神相当足的老头,估计就六十来岁,颧骨相当的高,一身运动服,仔细一瞅,还是阿迪达斯牌子的

  叶凡暗dào此人难dào就是张dào林,这个,跟自己心目中的形象也差得太远了

  原本认为张dào林应该是山野高人,按理说应该是一身素色青袍,颌下有须才符合高人风范的想不到高人还如此前卫,所以,叶同志也的zhèn憾了一番

  “您是……”叶凡故意问dào,早就探出鹰眼,现其人虽说走得慢,但实则脚步稳健,甚至可以说是沉稳有力而且,叶凡隐隐地从其人身上感觉到了国术高手的那丝丝气机

  心里讶然,难dào张dào林还是一国术大师,很有可能武当派可是国术界泰斗之张dào林没准儿还是武当传人

  叶凡顿时来了xìng头,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拿下张dào林,叶凡相信自己能办到了因为,谈起国术,叶凡充满自信的

  “伙子,真人在你眼前时你却是有些着相了”一旁的张于正观主笑dào

  “难dào你真是张dào林大师?”叶凡装着一脸惊诧,站了起来

  “呵呵呵,张dào林,没错不过,不是什么大师,一个玩民罢了”张dào林笑着,一屁股就坐在一旁的一条凳子上,打量了叶凡一番,也没放心上转头冲张于正笑dào:“观主是不是还想再自取其辱一番,那dào林也奉陪了”

  “自取其辱,那可说不定前次只一局,这次说不定我遇上贵人,有贵气相助,反辱之,哈哈哈……”张于正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较dào,瞅了叶凡一眼,又笑dào:“伙子,刚才咱们正谈武术你还知●dào什么,全倒出来,让张大师也听听”

  “国术,我就知dào陈氏太极拳的陈无波大师,好像很厉害,日本的那个什么‘秋山林一夫’不是被他打得满地找牙,痛快,真是痛快”叶凡故意显露出一脸的神往,当●然是为了激起张dào林的脾性来

  果然

  张dào林听了不悦了,冷哼dào:“陈大师是厉害,但咱们武当是国术界泰斗之伙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

  “这个,晚辈孤漏寡闻,倒真不晓得时下的武当山还有什么大师级国术大师

  以前好像有,像张三丰等人,不过,那个已经作古,过去的东西了现在的武当山,就剩下几个dào士,舞枪弄捧全是杂耍,当不得真想不到啊,被喻为泰山北斗的武当也会沦落如此地步,真是令后辈们痛心不已啊

  不过,大师,这武当山,还真像电影里演的还真有高手穴藏不成?”叶凡故意一脸的淡漠、不信样子,外加上调侃,差点气得张dào林吹胡子瞪眼了,可惜的是张dào☆林没胡子,倒是收拾得相当干净

  “无知儿,你知dào什么?”张dào林瞪了叶凡一眼,不满的哼声dào

  “晚辈倒真不晓得,如果武当山还有高手,为何到现在后辈从没听说过?大凡武林门派,在▲古代还是盛行的,不过,如今是长枪大炮时代了,国术,还能逞显什么威力只要一枪在手,什么大师不给毙了”叶凡继续刺激着张dào林,那嘴里喷出的全是不屑

  “嘭……”地一声

  桌上的茶杯都在跳动,张dào林被叶凡勾起了真火,喊dào:“儿,老夫就要让你瞧瞧什么才叫国术来来来,我一只胳膊肘儿放在桌上,你两只手来搬,哼”

  “张大师,嘿嘿,要论风水堪舆之术,晚辈佩服如果说要论掰手腕,你这身体能不能行晚辈在学校可是此dào中高手,当时人称手王,所以,辈就怕,一不心掰伤了手那个就麻烦了”叶凡故意斜瞄了张dào林一眼,拿摆了起来

  气得这老头差点暴走了,手又是重重一拍桌子,吼dào:“来来来,只要儿能掰下老夫手腕,老夫答应你一个条件别以为老夫笨,你这次到透月观来,是不是想请老夫给你看宅子看风水的?”

  “说得也是,晚辈正有此意”叶凡淡淡一笑,伸出了手来

  “大师不会后悔?”叶凡故意又瞅了一旁的张于正一眼,笑dào

  “放心,dào林很注重承诺,伙子,只要你能赢”一旁的张于正笑dào瞧上热闹了,只是脸上有些惋惜,知dào伙子必败无疑了

  结果,自然是令得张于正差点凸了眼球,张dào林一脸通红了叶凡是毫不客气,轻手写意就把张dào林的手给压在了桌面上动弹不得

  “承让了大师,呵呵……”叶凡双手抱拳,作了个谦虚动作

  “兄弟贵姓?”张dào林居然一改常态,相当亲切,问dào

  “姓叶名凡,现在德平地区建设局工作来这里就是想请大师去一趟,形八guà之dào”叶凡也不再隐瞒,直接dào出了此行目的

  “想不到,真没想到我张dào林一生看人,这次倒真看走眼了哈哈哈,认识兄弟很高xìng,以后叫我dào林就是了”张dào林很爽朗地笑了,问清了大禹村情况,又看了叶凡拍的图片后陷入了沉思当中

  良久才说dào:“叶局长,从你说的看来,大禹村还真有些奇特居然是按八guà方位搞的八个村子,这难dào是一种巧合?如果你们城建规划想按八guà图形重建村,想打开局面不是不可以但这个说词就相当重要了”

  “其实这个我也有点想法,大禹村中央不是有个月女湖,难dào就不能在月女湖上作点文章八guà配上阴阳,就是太极八guà图了而月女湖处于正中位置,颇合阴阳之dào月为阴,阳嘛,自然能搞个说词出来”叶凡笑dào

  “嗯,相法很好这样,我可以陪你走一趟,先形再说”张dào林也有点xìng趣了

  “那敢情好,咱们立即动身可行,时间不等人,我得在年底前搞出规划方案来,地区领导等着要”叶凡真诚邀请

  路上

  张dào林问dào:“叶局长,你的身手很高,不知尊师是何方高人?”

  “我也不清楚,师傅说是姓费,平时一身青色素袍子,很老旧,时下已经出去两年,我没见到他了……”叶凡说着,把师傅的形貌说了一遍

  “姓费,一身青衣素袍……”张dào林嘴里喃喃着闭上了双眼

  不久,睁开了,说dào:“不会是费方成?”

  “费方成”叶凡咋一听到这个名字,那是差点zhèn掉了眼球因为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当初在燕京的时候听乔圆圆的描述,好像她师傅苏留芳就整天冲着一幅男子肖像怨怨地说着话,不会师傅真是费方成,跟苏留芳有些瓜葛这真是天意使然,难dào天意要我认识乔圆圆

  “师傅叫什么我不真不清楚,不过,大师,能否说说费方成的一些事?”叶凡xìng趣高涨,如果真能听到有关师傅的一些事,那还真是有趣了

  “费方成,京城费家人2o岁就有所成,已经达到国术四段3o岁以前已经是国术六段高手了

  那个时候,老朽应费家所邀请代师傅去测其大宅门,外观风水,内测阳术

  当时认识了费方成不过,也仅仅是见过一面不久,听说费方成喜欢苏家之女苏留芳

  不过,好事难成,两家都不同意,结果怎么样老朽不知不过,至此后,费方成和苏留芳都消失了

  有人说两人到国外定居了,也有人说是两人因情生恨互相伤着了,这个,不清楚”张大师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

  叶凡刚回到德平,才知dào麻川县生一件大事,可以说是zhèn惊了整个德平

  据贺海纬说是今天早上,地委组织部的郑志明部长到麻川县宣布任县长方鸿国的事

  当时在麻川县食堂的主席台上,当郑部长刚宣读完地委组织部的决定,任命方鸿国同志为麻川县县委副书记、县长

  县委办主任柳眉芳突然疯了,冲到前台,硬是把郑部长挤到了一旁抢过话筒后大声喊dào:这县长位置是我的

  正在全场干部们莫名其妙时,柳眉芳突然放下了话筒,冲到粟一宵面前,拉扯着他的衣衫又咬又踢,大喊dào:粟一宵,当初你说过,要推荐我当这麻川县县长的

  粟一宵慌得脸色都成青紫色了,大喊dào:放屁,柳主任,你是不是疯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