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韩国佬如此猖狂


  谁知柳眉芳突然又到了话筒前,大喊道:你们知不知道,粟一宵这王八蛋强*奸了老娘,当时老娘要去告他,他怕了说是他有亲戚在省里,可以帮wǒ坐上这麻川县县长位置谁知他是个讲话不算数的牛氓、混蛋………

  当时粟一宵脸色铁青,大喊着疯子,全场干部顿时哗荒郑部长实在kàn不下去了,暗示吴彤叫了几个干警上来把柳眉芳给架走了

  不过,柳眉芳一直嚷叫着要告粟一宵,说是被他强*奸了最后,地区纪委和公安机关只好介入调查了

  目前正在调查中

  最后,贺海纬干声笑道:“老弟,kàn老哥给你好生出出气,这次不让粟一宵脱层皮老子这纪委〖书〗记不是白当了”

  “贺哥,你说这事会不会是真的?”叶凡干声笑问道

  “这事就难说了,粟一宵按个相当谨慎的人,这次也会阴冉里面翻了船,俩人肯定有一腿只是,柳眉芳八成不是被强*奸的而是自愿粟一宵,估计还是受害者,呵呵呵”贺海纬笑道 ◎
  “那是,就柳眉芳那个骚水坑,不知有多少人插过听说以前就跟查计刚副专员有一腿,不过,柳眉芳的确很凤骚估计跟粟一宵勾搭上后老粟同志有答应她的一些什么要求这女人野心不,简直是疯了,还想当县长目前她●就一个县委办主任,再怎么说也不可néng一步登天坐上县长宝座的”叶凡叹了口气,觉得这女人着实也有些可怜,权力**太大了

  “省委的乔秘书长该着急了?”

  “当然,中午的时候,乔志和亲自打了电话给wǒ估计庄〖书〗记等几个地委领导那边乔秘书长都打点过了无非还是大事化,事化无”贺海纬干笑道

  “嗯,这种事”可有可无贺哥准备怎样处理这事?”叶凡问道

  “你老弟说说怎么处理,以前粟一宵跟你不对付,只要你老弟一句话,要整死他就整死他即便是乔志和也拿咱们没办法的”老子再怎么说还挂着个省纪委副〖书〗记头衔,即便是乔志和想对wǒ怎么样,也得掂量掂量铁托这个铁面〖书〗记肯不肯”贺海◇纬kàn似轻松,实则还是有些担心的

  “整死他,这个,明天再说,wǒ考虑一下还有,柳眉芳是不是真疯了?”叶凡问道”感觉粟一宵此人好像那天在公路他跟王媚被几个军官追得屁滚尿流时自己还救过他,他当□时也很感激

  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子,这次如果救了粟一宵”也许这厮会记上一辈子的

  再说救了他也等于向乔志和表示一个态度

  “贺哥,你的态度是什么?”叶凡又问道

  “整死他”贺海纬说道,口气很重,“至于柳眉芳,这女人好像是有点神经质了wǒ们正准备把他送到省里精神病医院检测一下,说不定还真是疯了”

  “那也好”叶凡应道

  这边,带着张道林到了大禹井

  一番走巡下来,张道林大为感叹”说道:“真是个好地方,虽说很脏很臭,但你们如果néng处理好,这地盘,做人、做事都néng通达“……”

  “大师”过段时间如果大禹村建设启动时你néng不néng来帮wǒ们造造势,用你的术语来诠释一下大禹村

  相信你的影响力相当的大,说句实话,wǒ这次请你来,也是为了这个

  你也kàn见了,这里太乱了”如果再不整治那真是不成样了而wǒ们德平经济不怎么好,想拿出大把子钱彻底治理这里是不可néng的

  所以,必须借助外来力量,也就是钱财了”叶凡话语真诚,瞄了张道林一眼”笑道,“wǒ会记下你这个朋友的,呵呵……”

  “叶局长,你叫wǒ大师,其实,就老夫这眼神,wǒ觉得你才是真正的高人古人语: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wǒ这个说qǐ来只néng够得隐,而你,现在在政府机关工作,政府就是以前的朝庭kàn来叶局长真对应了那一句话,是真正的高人对于高人,wǒ张道林是最喜欢接交的叶局长国术境界恐怕不低,老夫现在达到五段开源不过,唉…………”张道林突然叹了口气

  “大师有难言的话,如果真把叶某当朋友的话就请说,kànkànnéng否助你一臂之力”叶凡一脸真诚,说道

  “wǒ女儿,叫张琴,今年正好2o岁本来在,燕京大学,读书的从因为她体质较弱,所蚊,wǒ是想尽办法卖了一些补品调理她的身体

  并且,把养气之来也传给了她不过,大前年,她刚进大学不到一年时间,不久生了一件大事,燕大一个女生出去,晚上在一个巷子里被社会上的一些渣质给强*奸了

  所以,学校有些豪门子女趁机搞了个“女子防狼俱乐部”其实就是号召一些女学生去学习一些防止色狼的招术

  比如撩下阴,摘桃子等对男子来说相当阴辣的招式她们知道wǒ女儿好像练得有几手,所以特地请她当了教练

  而张琴也很乐意干这事这当当教练也无妨,谁知不久韩国,尔大学,组团到访燕大

  当该团的一些成员见到,女子防狼俱乐部,的队员在练招式时,一个个也来了兴趣其中一个叫金梦娜的漂亮女子提出要跟张琴切磋一番

  wǒ女儿当然也很高兴,点了头,在同学们的助威中两人斗了一番下来金梦娜用的是跄拳招术,最后输了一招,腿上被wǒ女儿踢了一腿

  不过,当时因为两个女子斗到最后也斗出真火了,所以,都用了全力金梦娜被wǒ女儿踢中后那大★腿顿时就肿了

  听说回去后不久居然行动不便,连走路都会疼

  金家在韩国是大族,一个月后,wǒ女人到街上购物,突然冒出一冷峻男子来

  他自wǒ介绍说叫金子桓还说金梦娜是他亲妹子,◎当即提出切磋wǒ女儿不想应战,毕竟见那男子气势汹汹的,估计功底子不浅

  当wǒ女儿一摇头时,金子桓顿时狂笑道:堂堂大国,怎么尽生些懦弱之辈说完就要离开,wǒ女儿气急了,立即应战了

  不过,金子桓太强了,wǒ女儿被几腿就给踢伤了当时还néng走回来

  不过,不久后两腿居然废了,无法着力老夫想尽办法,不过,徒劳无功,也请教了一些医学界名人,结果也没找到办法

  老夫一气之下到了韩国找到金子桓提出练几招,结果很惨,wǒ也一样没招架下来

  说qǐ来丢脸,当时老夫差点被他打得满地找牙,门牙还真掉了一颗老夫不甘心,这牙齿一直到现在还缺着

  金子桓当时猖狂地笑道:华夏,以前称之为藏龙卧虎之地,不过如此,wǒkàn,不néng称之为龙,一条蚯蚓罢了,哈哈哈笑完后扬长而去

  这几年,wǒ到处寻访高手可惜,比wǒ段位高的高手太难找到了,求到他们门下人家也没理睬wǒ

  wǒ想,武当既然是国术界泰斗,应该有高手所以结交了张于正观主,想找到高手,一来为扬wǒ国威,二来kànkànnéng否找到治疗wǒ女儿病由的办法

  唉,可惜,张观主告诉wǒ,他把wǒ的话传上去了,不过,武当没人应wǒ,kàn来此路也是不通了

  这些年下来,wǒ一直住在武当,希望néng够遇上传说中的高手,可惜,可惜……”张道林讲到最后,眼眶中已经隐然有点泪雾了

  “张琴的病根大师查清了没有?”叶凡问道,眉头皱了qǐ来,感觉那金子桓估计功底子不弱,张道林五段身手被他打得满地找牙,此人至少有着六段身手,对于此等高手,叶凡也不愿意无端的去招惹不过,对于金子◎桓的猖狂,叶凡也有些微微动怒了

  “听说是气脉受堵无法畅行所致的,一些高人推测,可以请高手用内气强行疏导不过,néng溢出内气的高手至少六段,而且六段还不行,六段高手只néng溢出一丝内劲,力▲度不够,估计得七八段及以上的高人了这种人整个华夏估计也找不出几个来,唉…………”张道林叹了气,那嘴一张,门牙那一排还真有个空洞

  “金子桓应该有几段身手?”叶凡又同道

  “估计六段中阶”张道林哼道,隐晦地扫了叶凡一眼

  “这样,wǒ最近很忙,你把张琴带到这里来,wǒ有空给她瞧瞧不过,希望大师néng保密,wǒ这人不喜欢搞得尽人皆知”叶凡说着话,突然霸气大显,张道林一见,心里一震之后就剩下欢喜了

  “行行wǒ马上回去带她来”张道林喜得嘴唇都在颤栗,转身就走,kàn来真急了,大师风范一下子全没了

  “唉…………kàn来,在亲人有难时,任何人想保持平静都难,这◇叫什么境界…”叶凡叹了口气,回到局里后,立即组织人手按八卦方位搞大禹村城规划

  快到五点时,叶凡正准备去吃饭,突然接到梅功亮电话,说道:“叶局长,先恭喜你到德平上任,呵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