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私有财产


  唉一一一叶凡xīn里也有此酸,轻轻的帮她擦着泪水安慰道:“人走了就走了,不必一直陷入其中,自个ér难受,让走的人xīn里也不安你说”想我怎么帮他?”

  “这次的事关键还在蓝月湾的顾天棋军长手中”他的推荐至关重要,你能不能说通他?”,梅pànér说道

  “顾天棋,我跟他没多少交情,人家堂堂的矢军长,我一个局长能帮他什么?”,叶凡打着哈哈想蒙混过去

  不过”梅pànér显然是有备而来,深知其根底子”那脸一板”哼道:“我知道你还在逃避我知道你还在生气,我知道我在你眼中就跟一块破抹布差不多

  男人想用时就是宝,用过后就是草功亮的事我找过我哥了,不过,他说目前无瑕顾及

  得等几年再说了,功亮等不起,再等过了巫岁还有多少pàn头?还有,你虽说跟顾天棋没多少交情,但铁占雄跟顾天棋却是铁哥们,虽说他现离开了军界,但以前的交情拿下一个副师长职位,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

  “你不是草,你是我的梅姐”叶凡那脸一板”一把搂紧了梅pànér,看起来一脸正经

  “不过,我最近也遇上了难事”

  叶凡故意又拿事说事了,既然自己今天非得帮梅pàn尼●了,那也得拿点东西回来才行不能说叶凡这人不像人或者是个人,而叶凡只是想借梅家的“势“罢了

  “什么难事?只要你答应帮功亮,能摆平的pànér给你摆平”梅pànér眼皮都没眨一下,看来为了报答梅◎功亮父母的恩德,此女也是豁出去了

  “最近我在负责大禹村的拆迁建设……”叶凡把挪动天墙公路的事有选择性地说了一些

  “韦建明是谁我不清楚,不过,秦副shěng长此人我倒是有点主意拿下他”,梅pànér说道

  “好只要你能拿下秦淮北,功亮的事我包了”叶凡xīn里一喜,王八之气彰显,在xīn爱的女人面前显摆一下”犹如雄性争异性时的决斗一般,也能引起雌性的贴服

  美女爱英雄嘛

  “好,我想办法”梅pànér慎重地点了点头

  叶凡手一划,拉,梅pànér终于被解除了全身武装”如羊脂白玉般光滑的**全裸露在了某牲口眼前,玉体横陈在沙上,山峰勾谷历历在目,还有那诱人的茵草丛,是令男性牲口喷血的地方

  梅pànér轻轻一分脚,是撩人xīn血

  “pànér,我来了”叶凡轻轻说道,分开了双腿

  “嗯轻点”我才第二次”梅pànér闭上双目,嘴里轻声喃喃着

  叶凡轻擦几下,轻轻而缓慢地推进在了道之中”在梅pànér有些微皱眉头下”不久,终于顶在了径深处

  屋里,顿时响起了低微的嗯咛声,不久”声音渐大……,狂风爆雨的猛烈摇摆之中,沙在巨烈的颤栗着,出痛苦的吱嘎呻吟声来……

  第二次阴阳隔合”终于让梅pànér苦尽甘来,尝到了作为一个男人带给一个女人的食槌滋味”那味道,说不清道不明……

  汗淋淋的俩个人**着靠在了一起

  “pànér,你到底用什么办法摆平秦副shěng长他可是副shěng长”而且,还是除常委外的第一副shěng长”叶凡这犊子有些私xīn,梅pànér也感觉到了”白了某人一眼◆,哼道:,“怎么,难道怕我用身体去换?我梅pànér会做那种事”还能等到你来摘我处子之身”哼”,“不是,我是有些好奇,嘿嘿,纯属好奇罢了一个副shěng长”在我眼里却只能是昂望”叶凡干声笑道

 ▲ “算啦,告诉你免得你整天疑神疑鬼的把我梅pànér真当成瓶了”梅pànér没好气一脚踢在了叶凡大腿上,又伸手狠狠地在其人大腿上扭了一气,扭得某人一脸痛楚时才咯咯笑着松了手,说道,“其实也不是很难,秦淮北作为老牌的副shěng长

  而我们江南传媒肯定要知道这种人,所以,他的底细我倒是知道得很清楚

  像韦建明之流还没有份量能让我们江南传媒重视的”,说完后还故意瞅了叶凡一眼,这厮干笑道★:“那是,我这个正处估计是难入你们法眼了”

  “知道就好,别以为你就能盖住天了”梅pànér丝毫不给某男面子,讥讽了几句,说道,“秦淮北有个宝贝女ér,叫秦蕾铃其实是他已死的前妻生的,秦淮北后◎来又娶了一个

  不过,对这个前妻生的女ér,他相当的疼爱不过,他这个女ér跟后娘很不合拍,秦淮北也很头大

  手xīn手背都是肉,夹在中间相当的难受

  只是,秦蕾铃毕业后居然不听他父亲的安排,不去正ér八经的好单位上班”却是pǎo到了江南传x来

  一xīn想当今歌手虽说秦蕾铃的声音还可以,不过,我们江南传媒也是影视界的大公司,旗下的女歌手也有好几个

  秦蕾铃作为一个人,很难有崭露头角的机会目前只是在干些配音打杂的pǎo龙套活,还轮不到她唱上一支歌的

  为这事,秦淮北也很无奈”还找过我,不过,当时考虑到各种情况,我没打算帮她”

  “原来如此,◇那真是撞大运了,想不到撞来撞去的倒撞到你门下了,哈哈哈……”,叶凡得意地笑了

  “你就乐,“哼”,梅pànér气不过,“功亮的事你得抓紧点,别给黄了”时间不等人”

  “帮他行,叫他给老☆子磕三个头,以前的事就揭过了”叶凡突然眉毛一挑,又来气了

  “三个头”你这也太过份了难道你不想拿下秦淮北啦?”,梅pànér差点咬牙切pàn了

  “想拿下”不过,这是我作人的底线这个算轻的了,以着我以前的脾气,梅功亮不但不能弄到大校副师长位置,估计连这个团长位置都得捋了”本人从来信奉人敬我一尺,我还之一丈人阴我我报复之,踩死他没商量,你信不信”叶凡说道

  “你就不能看在我面★上原谅了他?”,梅pànér生气了,xīn也软化了下来

  “我原谅他了,但磕头是他应该的”叶凡哼道,“你可能不清楚,以前有个快升将军的人就因为我,呵呵”那将军帽子都给黄了”,“你…………你,好▲◇,姓叶的,我梅pànér用这身子去给功亮换个副师长回来”梅pànér气极了,骂道

  “你敢”叶凡突然势气大作,国术高手气势出锁定了梅pànér,此女那xīn一颤栗,刚才自然说的是假话

 ★ 不过,梅pànér轻易不会认输的,哼道:“你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你老婆,我的身子跟你没关系”,“你试试,话搁在这里如果你胆敢做出一点对不住我叶凡的事,我会把这笔烂账记在你们整个京城梅家头上的”哼”叶凡站起来连澡都不洗,穿上衣服就要走人

  “好好,好你个姓叶的,我梅pànér,我……”,梅pànér扑了上去,咬将了下去,咬在叶凡的肩膀上

  “既然你把我梅pànér视作了私人财产,今天你不帮功亮,你也休想经后再碰我一次,我梅pànér是你的没错,我不让你碰这是我的权力”我也不让任何人碰”梅pànér激动地喊道

  “够了没有,唉……”叶凡叹了口气,“我给你洗洗……”

  搂起了pànér进了洗浴间,哗哗的水声中……

  里面传出声音道:“你真不帮功亮?功亮的父母亲是为我而死的,你既然视我为你的私人财产,那你就得帮我还这恩情”

  “帮你行不行,惹不起还躲不起,享”某妻没好气骂道,“看来,这私有财产也不好占有的”

  “咯咯咯…………当然”想占有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而且”还得有能力占有才行,不然,别给别人抢去了”,梅pànér大声笑了,“功亮会向你道嫌的,不过不能磕头”改躬身陪礼怎么样?”,“随你便了,老子倒霉透顶了,被人陷害了还得帮他升官,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胡扯蛋嘛要是下次他再陷害我一次,咱是不是帮他pǎo军长的位置了”某牲口有些愤愤○然了

  “不会有下一次了,你也得到了多是不是?我梅pànér这私有财产可不是烂泥”梅pànér哼声道……

  “怎么样叶先生?”张道林有些紧张,甚至紧张得脸上好像都有丝丝汗冒出

 ★ 这对张道林这种连财政部大员都见过的堪舆术大师来说是相鼻罕见的

  从跟叶凡掰手腕输了开始,张道林已经把叶凡看作是大隐隐于朝的真正高人了叶凡说是要给他的女ér张琴检查一下”张道林连夜赶回去接人来●了

  “情况好像不容乐观”叶凡摇了摇头”刚才查探了张琴的经络,现腿部受阻严重这个,也许是倒致张琴无法行动的原因之一估计是韩国金家来的金子桓下了阴手

  叶凡取出金针,利用古墓中得来的乾元○金针术给张琴试着疏通不过,诡异的就是每次内息通过金针到达经络受阻之处时,张琴就会痛得全身颤栗

  张琴其实是个坚强、美丽、充满阳光的姑娘,为了治好腿病,这几年来是倍受煎熬,但她都忍下来了,为了某一天能重站起来,她付出了许多

  “很痛是不是?”叶凡问道

  “嗯,我还能受得了”张琴声音出了颤栗,看来话都说不圆润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