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章 顾家反扑


  第一千零四十章顾家反扑

  【刚喝酒回来,一直被拉住走不开,对不住各位等待的兄弟了,现在补上狗子谢罪】

  目前曹梦德正在争取,不过,曹梦德的大儿子曹国庆可是财政部部长,把曹国庆下放到有份量的省,比如粤东省任一届省委书记,也是曹梦德目前想做的事

  还有二儿子曹庚放,直辖市津门市的常委兼副市长,曹梦德当然也想把他推上某省省长位置

  这一系列的变动,曹梦德也是难以取舍三个儿子,每个都想上去

  所以,其实,在曹家内部,三兄弟相互位置之争也相当的激烈老爷子就要退了,老爷子一退,三兄弟还想快上位就难了

  在这关键时刻,三个兄弟能否互相相让,这个,老百□姓中是常有,但在大家族中,发起狠来,兄弟相残的事是常有的

  “呵呵,赵宝刚的‘势’不借用一下还用谁的?反正这老头也快退了,巴不得我去借借‘势’权力这东西,不用过期就作废了,用了一次,至少还落下●一个天大人情”叶凡淡淡笑道

  “好小子,想得周到赵宝刚出马,哪有曹正德反抗的份头目前曹家正忙着安排人手,想必不会考虑跟赵宝刚这种巨人去内耗力气的,白白给其它派系捡了便宜兄弟,你猜猜,赵宝刚会把曹正德贬到什么鸡角旮旯去?”铁zhàn雄干声笑道

  “如果捋了他帽子,应该不可能,因为曹顾两家虎视眈眈,总得有个shuō词目前赵宝刚也嘎嘣不了几天了,也不可能把曹顾两家联盟得罪得过惨,不利于赵家安插人手所以,综合推测一下,曹正德的下场就是被发配到一些偏远地方等死罢了”叶凡笑道

  “老弟,你错估了赵宝刚的决断之心shuō明,老弟,你心性还是偏向软性一方面”铁zhàn雄shuō道,“不过,老弟你可得做好准备了”

  “什么意思?”叶凡不懂

  “估计这次老赵会下狠心的,你难得求他一次”铁zhàn雄口气凝重

  “狠到什么地步?”叶凡倒是来了兴趣

  “捋帽子,下大狱都有可能,这就是政治”铁zhàn雄哼声道

  “怎……怎么可能,曹正德一无大错,二没通敌卖国,怎么可能?”叶凡是一点都不信

  “不信是不是,咱们等着明后天看好戏,到时老弟输了就等★着请客就是了”铁zhàn雄干笑道

  “信,赌了”叶凡信心满满

  “不过,你老弟得做好准备,赵老头如果真下了杀伐之心,估计处理完曹正德后你的麻烦也到了”铁zhàn雄颇有股子兴哉乐祸
☆   “我有啥麻烦,我一个小局长,赵宝刚要安插人手也求不到我门下的

  这老家伙要安插的人,估计都是副省级以上的高官咱这个小正处,shuō起来丢人

  估计即便是要还这个人情,也得在N年之■   “wǒyǒushámáfán,wǒyīgèxiǎojúzhǎng,zhàobǎogāngyàoānchārénshǒuyěqiúbúdàowǒménxiàde

  zhèlǎojiāhuǒyàoānchāderén,gūjìdōushìfùshěngjíyǐshàngdegāoguānzánzhègèxiǎozhèngchù,shuōqǐláidiūrén

  gūjìjíbiànshìyàoháizhègèrénqíng,yědézàiNniánzhī后,而且,还得我掌了大权才行

  如果没那个机会掌大权,那个作废了,到时,估计会气死赵老头的,哈哈哈,唉,那个,太遥远了,暂时不用考虑”叶凡一脸淡然,倒没放心上

  “你老弟小看自己了,你的能量连自己都不晓得,不知这是你的悲哀还是什么,唉……”铁zhàn雄叹了口气

  “我有啥能量,这个,我确实不懂,铁哥能不能shuō明白点,让咱也王八一回”叶凡追问道

  “明后天自知,挂了”铁zhàn雄不shuō了,让叶凡又做了一回闷葫芦

  天墙公路指挥部里坐着七大核心常委

  “今天应庄指挥和叶指挥要求,特别开一个小会咱们长话短shuō,天墙公路建设到现在,有的地方已经进程到了一大半

  不过,最近月芽坡出了大问题,水州南华第一建筑的老总急了,shuō是工期不能拖,再拖下去他们损失就严重了

  要求征地组尽快敲定月芽坡大桥问题昨天,叶凡同志带着征地组的副组长贺海纬同志到了德平军分区,想不到军分区的曹正德司令员作为德平一份子

  不但不相助,而且是横加阻拦不shuō,最令人难以忍受的就是,cǐ人居然嚣张到派人围攻叶凡和贺海纬同志的地步

  最后还要抓人,这德平都快成什么了,一个军分区司令如cǐ的嚣张,是谁给的他权力?

  幸好到后面没闹出什么大乱子月芽坡大桥是个大问题,cǐ事本来我是要上报省委郭书记,想通过他向中央军委反应一下某些同志的不理智行为

  不过,叶凡同志shuō是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这事就不论了,不过,我齐振涛在这里表个态,如果月芽湾问题能在10天内拿下来,我将书面向省委请示,褒奖叶凡等人你们shuō应不应该?”齐振涛shuō到这里巡了大家一眼

  “应该的,我同意月芽湾是个烫手山芋,曹正德cǐ人一向嚣张惯了,再shuō,人家是军方的人,咱们地方政府管不了也养成了某些同志一些自大情结天墙公路作为本省乃至交通部的大工程,这种事居然发生了,如果叶凡同志能排除这只拦路虎,省委应该给以褒奖”秦淮北副省长居然第一个出口附和

  “嗯,应该的我赞成”交通厅常务副厅长韦建明shuō道后面各位同志都发了言,只有张明堂没吭声并且,脸色十分的难看

  “下面由叶凡同志阐述一下今天会议的议题”秦淮北shuō道

  “各位领导好,我最近负责德平大禹村改建……”叶凡把大禹村改建上遇到的困难捡出要点陈述了一遍

  “齐书记,又要改动规划方案,这个绝对不妥不能再改了,再改下去,天墙公路何时才能竣工?

  刚才齐书记也讲到了,天墙公路不但是我省的大工程,它还牵扯着三省通途

  而且是●交通部重点扶持的大工程,被总后勤定为国防公路的大工程

  不能儿戏视之,如果因cǐ上面怪罪下来,估计我们在坐的都吃不消的”对于天墙公路穿大禹村而过cǐ事张明堂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了

  “嗯张◆jiāotōngbùzhòngdiǎnfúchídedàgōngchéng,bèizǒnghòuqíndìngwéiguófánggōnglùdedàgōngchéng

  búnéngérxìshìzhī,rúguǒyīncǐshàngmiànguàizuìxiàlái,gūjìwǒmenzàizuòdedōuchībúxiāode”duìyútiānqiánggōnglùchuāndàyǔcūnérguòcǐshìzhāngmíngtángdìyīgètiàochūláifǎnduìle

  “ènzhāng主任讲得很有道理天墙公路穿越大禹村,不但要多修二公里左右公路

  而且,从刚才叶凡同志的陈述上来看,穿越大禹村的那截路面宽度将达到25米左右,加上边缘地带,接近30米了

  况且,因为是从大禹村城区穿过的,所以,还得考虑到过往行人的生命安全,估计还得建过街天桥等等

  这么一合算下来,估计得多出几千万的预算这笔钱,谁来埋单?”省公安厅副厅长肖锐锋言词犀利地对准了叶凡的方案

  “我知道,改道是有些不合理但也请各位领导和同事考虑到德平的实际困难

  如果天墙公路不穿越大禹过去,大禹村是不是还得建设一截同样宽度的街道

  那种情况下,只不过偏移500米距离罢了,就省下了一条长达几里的公路

  从利国利民方面来shuō,也是大有好处的而shuō,我们德平根本就没钱靠自己全面改造大禹村,还不得寻求省里支持省里难道就坐视不管啦

  所以,如果能借用天墙公路的穿越而过,至少也为省里省下了一笔不小的开支”庄世诚反驳道

  “嗯,改动是有些不合理,但从德平大局出发,适当的改动也是可行的

  我看过叶指挥提供的材料,从道路规划方面来shuō,改道完全可行,而且,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叶指挥也作出了承诺,在征地拆迁方面他们德平自已负责只是预算方面要增加约二千多万的投资

  关于这笔资金,叶指挥也shuō了,德平可以筹集一千万,剩下的一千多万希望指挥部能给以支持

  我是同意叶指挥这个建议,咱们都是南福的官员,德平也是咱们南福省的一份子,能为德平人民造福

  咱们即便是勒紧一点裤腰带,能让老百姓过得幸福,何乐而不为之呢?”韦建明shuō话也相当的煽情的

  “大禹村的事我也听shuō过了,好像被人称之为垃圾村天墙公路如果按原来的轨迹通过的话,不过离大禹村500米左右

  如果让一个垃圾大村靠在路边,也有损天墙公路的名声大家想想,天墙公路建成后,是三省通途的大公路

  以后,江都、安东两省,甚至云南那边的车子要到南福来可能都会走天墙公路的,形象相当重要

  德平的形象毁了,从大方面来shuō,毁的也是咱们南福的形象咱们华夏人都要脸子,人争一口气,佛受的就是一柱香嘛”秦淮北从‘形象’方面表示了对于改道的支持

  “秦省长,天墙公路建设经费本来就紧张,咱们都是在精打细算着,又要到什么地方再挪接近二千万巨款出来?

  我们都知道,天墙公路涉及四个亿的大工程,这笔款子都已成定局的,总量不变的情况下要再挪出二千成用于扩大穿越大禹村的街路,势必造成这笔钱要从其它路段去节省出来了

  要是因为这二千万款子降低了其它地方路段的质量,这个责任,想必各位领导都清楚,谁也负担不起的”张明堂相当的阴辣,从路面质量方面入手横加阻隔了想必是个领导都有些担心工程质量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