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燕将军的涛天怒火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燕将军的涛天怒火

  “对不起,这是军事机密,我不好泄密,即便是您燕将军也不行”齐天有些恼了,说话也有些拿摆起来了

  “是吗齐天同志,我有些怀疑你是否在执行长下★达的命令”燕成一见,那是坚决打压了下来

  “燕将军,你这话什么意思我齐天有天胆子难道敢胡扯长指示吗?这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齐天硬着头皮了,现在也是骑虎难下,豁出去了

  “军事法庭,正好★★达的命令”燕成一见,那是坚决打压了下来

  “燕将军,你这话什么意思我齐天有天胆子难道敢胡扯长dádemìnglìng”yànchéngyījiàn,nàshìjiānjuédǎyālexiàlái

  “yànjiāngjun1,nǐzhèhuàshímeyìsīwǒqítiānyǒutiāndǎnzǐnándàogǎnhúchězhǎngzhǐshìma?zhèkěshìyàoshàngjun1shìfǎtíngde”qítiānyìngzhetóupíle,xiànzàiyěshìqíhǔnánxià,huōchūqùle

  “jun1shìfǎtíng,zhènghǎo,就在你们猎豹隔壁我打个电话问问”曹军义说着话就要打电话

  “你他娘的打个球的电话,拽屁的拽”嘭地一声巨响,人影一晃,某个人好像被人给踢得撞在了桌子上

  这犯骚的事,当然是叶凡的杰作了眼见曹军义三番五次以势压人,叶凡早就火大了

  因为,马占魁可是害死叶若梦父亲的原凶,最重要的凶手之一叶若梦,那就是叶凡的逆鳞谁犯铁定谁倒霉

  叶凡随势上前,一脚踩在了曹军义头上,并且,狠狠地一压,曹军义那头似乎快扁了,痛得这厮眼lèi鼻涕一起冒出来了,想张口讲话叶凡根本不给他机会

  至于齐天,早傻眼了,心里早就竖起大拇指暗暗嘀咕道:“大哥真是强人堂堂的一个实职师长,说踢就踢,说踩就踩**,老子什么时候能这般拉风”

  周遭枪拴哗啦一阵响动,几个军官堵门口大喊道:“住手,胆大包天了,敢攻击曹师长”

  “你想干什么?”燕成唰啦一下站了起来,那是一拍桌子大吼道他当然不怕了,因为齐天是货真价实的,不可能猎豹部队还有人假冒着玩

  “其它人全出去,留下燕将军,还有那两个大校也留下不然,曹师长这脑袋瓜就成烂西瓜了”叶凡冷冷哼道,脚上一用劲,曹军义痛得直哼哼 ◆
  齐天一个跨步上前,那枪点在曹军义胯下那玩意儿上哼道:“再不退下老子先阉了他,到时曹师长就是曹公公了”

  燕成一个眼神,留下两个大校,其它军官和士兵都退出了指挥车齐天一个跨步上前,车子◆一震关上了车门

  “说,马占魁藏什么地方?”叶凡腿上稍一用劲,曹军义皱起了脸不吭声

  “不说是不是,齐天,先断一指”叶凡阴着个脸哼道

  “我来”齐天阴声笑着上前一脚踩在了曹军义指头上,十指连心,那疼痛,不是常人能忍受的不过,曹军义作为野战二师师长,也是血里来火里去打拼出来的,还是没吭声

  身旁两大校那嘴角抽搐了几下不敢有所动作,他们晓得,现在手中没枪,跟猎豹玩搏击之术那跟当沙袋子也没啥区别的

  何况,齐天还是猎豹二团团长,那身手,估计只有少林寺的大师才能摆平了

  ér且,可怕的就是脚踩曹师长的那个年轻人,看上去就2o来岁,脸上还笑眯眯的,其本zhì,好像比齐天狠多了,ér且胆大包天看架势,齐天好像还要听他指挥似的

  没准儿还是齐天的领导,猎豹里面比齐天身份还要高的长,可不是普通的野战二师的二个副师长所能惹得起的

  抑或是军情局出来的秘密特工,这种人,手眼通天,真惹毛了他丢帽子是事,触及国家军事安全方面的事掉脑袋都有可能ér且,秘密枪决了家里人连尸体都找不到

  燕成给气着了,那眼瞪得滚圆,盯着叶凡跟齐天,好像要噬人

  吼道:“放开曹师长,不然,即便你是猎豹领导,我燕成也要xiàng军事法庭上诉”

  燕成根本就不怕猎豹长,即便是猎豹一号长也不过师长级别,级别比自己这个副军长还要低的这个,当然是因为燕○成不晓得猎豹的真正厉害之处

  要知道,燕成想坐上驻蓝月湾的第二集团军军长之位,也就是顾天棋那个位置,长就要征得猎豹的真正后台,特勤a组第八组大帅点头才行

  因为,岭南大军区第二集团军驻▲chéngbúxiǎodélièbàodezhēnzhènglìhàizhīchù

  yàozhīdào,yànchéngxiǎngzuòshàngzhùlányuèwāndedìèrjítuánjun1jun1zhǎngzhīwèi,yějiùshìgùtiānqínàgèwèizhì,zhǎngjiùyàozhēngdélièbàodezhēnzhènghòutái,tèqínazǔdìbāzǔdàshuàidiǎntóucáiháng

  yīnwéi,lǐngnándàjun1qūdìèrjítuánjun1zhù◎扎在蓝月湾,实则就是为了配合猎豹,说白了,第二集团军就是核心第八组的打杂预备部队

  有什么紧急情况需要他们配合时第二集团军才出动的不过,这种机会出现的机率等于零

  所以,猎豹的真正背后◆才是可怕的要不,以前顾天棋这个少将军长见到当时的铁占雄这个大校也得稍微让着点

  那是因为顾天棋深知自己的使命在紧急情况下,核心第八组大帅有权指挥第二集团军军长的

  “给老子闭嘴,再吼的话心你肩上那个月亮”叶凡朝着燕成就吼开了,霸气十足当然,彻底震掉了两个大校眼球就是齐天心里也直喊过瘾

  燕成将军身材相当的高大,那嘴唇颤抖着,给气得差点喷不出话音来了,指着叶凡说道:“好……好你个子,你哪支部队的,报上名来,连月亮都喊出来了”

  ‘月亮’指的当然就是燕成身上那个少将橄榄枝了

  “叶凡,德平地区建设局的”叶凡淡淡扫了燕成一眼,冲齐天说道:“还不动手?”

◆  “嗯立马就动手”齐天说着话,一脚狠狠踩在了曹军义手指头上,出轻微的咔嚓声

  不过,曹军义很硬气,就是不说这厮也打定主意了,完全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架势说了特定完蛋,不说绝对没事,只要能挨过去▲,想必曹家已经得到消息了

  “叫卢伟进来”叶凡哼道,不久卢伟过来了

  “搜找一下,指挥车屁大点的地方,还能把人给土遁了不成?”叶凡因为有着陈军这双眼睛,知道马占魁肯定藏在车里才如此确定的

  卢伟在搜人这方面可是高手,虽说这指挥车是特大号的,居然从曹军义临时头休息的床底空处找出了马占魁

  曹军义那脸,一下子全惨白了

  “燕将军,这就是曹师长窝藏的地区公安局正在抓捕的杀人犯马占魁,听说马占魁以前转业前还是曹军义的手下,两人关系很好马占魁伙同……”叶凡淡定的把景阳林场的事给燕成述说了一遍

  燕成那脸,自然涨成了猪肝色

  “燕将军,我们要带人走,你是否同意”叶凡问道

  “放屁,我是军队部门的,墨香市公安局还管不了老子”曹军义气急败坏了

  如果真给叶凡弄回公安局,估计自已彻底完蛋如果由军务部门来处置,那曹家就有了活动空间完全可以罗列一些,比如不知情什么由头搪塞过去

  “叶凡同志,曹军义同志是野战一师师长,要问什么话得由第二集团军军务处的同志来问话你们是地方,没有权力带走他”燕成皱了皱眉头,虽说十分的愤怒曹军义的所作所为,但面子还是要挣回来的

  “燕将军,曹军义涉及窝藏杀人犯,ér且,马占魁偷盗国家野生红豆杉到国外,外带着杀人

  已经对国家安全构成危害曹军义既然如此的维护他,在明知马占魁犯罪的情况下还利用军队指挥车想偷运他出去,说明俩人早就勾结在了一起

  我很是怀疑曹军义的动机这事,我们猎豹部队有权过问今天,我代表猎豹部队正式xiàng第二集团军提出要求带走曹军义

  如果燕将军执▲意不肯的话,那我齐天只得xiàng猎豹最高领导马副师长请示了,由他跟顾天棋军长交涉”齐天挺了挺胸,摆出猎豹来了这个,实则他说的理由有些牵强

  不过,燕成早在悠开了

  不久,点了点头,一●脸严肃,说道:“既然你代表猎豹部队过问此事了,我燕成没什么理由阻拦你不过,我要求你能出具正式的带人手续不然,顾军长那边我无法交待毕竟,曹军义同志只是有嫌疑,还没定案”

  “行我请示一下张强副师长”齐天见叶凡朝他挤了个眼球,立即说道如果请示马尚志这厮肯定会从中作梗,也许还会怪自己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毕竟,这事涉及到曹军义一位师长,ér且,曹军义是京城曹家的人,这点大家都晓得马尚志绝不愿意为了地方上的屁大点事去得罪京城曹家那个大家族

  所以,不如请示张强虽说份量轻了一点,但也符合猎豹手续办理程序

  齐天刚把事述说清楚,张强二话没说,立即同意了,ér且,通过电话给燕成传达了信息燕成再没话说,眼睁睁看着曹军义和马占魁被齐天和卢伟给押走了

  那指挥车的门嘭地一声关上了

  里头就剩下燕成一个人

  “顾军长……猎豹嚣张我没话说,曹军义的确做得不对不过,德平地区建设局一位叫叶凡的局长有什么理由配合墨香市公安局来拿人,ér且,当场打伤了曹师长

  这简单是视我们第二集团军如烂泥,ér且,叫嚣着要摘了我肩上将军金星,那子连橄榄枝都不认识,叫出月芽来了

  是谁给他的权力如此诽谤我我请求第二集团军军务处的同志去德平交涉一下,给德平的书记、专员提提醒,简单太猖狂了”燕成实在是有些不服气,把事说了一遍当然,他这个提提醒讲得轻松,实则问题相当的大隐晦的说,就是告状的意思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