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宋大小姐到德平


  一个地区的两把头都欣赏他,也许那子好远,我说:大胆的离谱事,那天叶凡进了德平军分区

  想拿回天车山月芽湾那个山坡地,因为天墙公路要从此地经过当即就跟曹正德吵了起来

  最后”居然展到拳脚相曹正德还被叶凡给绑架进了办公室最后,惹出了南福省军区司令员镇汤成亲自过问,才平息了此事

  不过,叶凡现在还兼着天墙公路指挥部的一个副指挥,听说专管征地方拆迁一块

  而月芽湾那个山坡刚好是我们蓝京军区以前fèi弃的一个训练场”呵呵”这子想拿回去,就得问我答不答应了”曹天xià露出一脸的得意来“你是说跟他作笔交易,用月芽湾那块fèi弃的军训场去换军义的平安?”曹国庆转眼就明白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嗯,这其中还要一个穿针引线的人”曹天xià淡淡笑道

  “那就非咱们家外孙女zhēn瑶莫属了”曹国庆露出了狐狸之笑来

  “不过,这事不能让顾家那子知道了”不然,也不晓得会闹出shí么来顾家是咱们家盟友”曹天xià又露出一脸的凝重来

  “呵呵,年青人的事,咱们不管只要zhēn瑶能说动叶凡劝动齐天,其它的,以后再说了至于说齐天,要拿捏他以后有的是机会咱们曹家的人不能被白欺负了”这笔账先记xià了”曹国庆脸上突然露出一丝严厉神色来

  “肯定的,哼”曹天xià一拳擂在茶几上,曹国庆皱了皱眉头

  “我再打个电话劝劝梅芳”曹国庆收敛了笑容,冷声哼道完全就是一幅毫无表情样子

  “唉……”,曹天xià叹了口气,有些不忍必竟”利用zhēn瑶有些丢脸,曹天xià是个军人,热血军人,自然有自己的自尊的

  “大哥”我看不如打电话给宋老爷子算啦”

  “宋老爷子”曹国庆微微一愕,旋即点了点头应道,“嗯,我怎么把他给忘了”找宋老爷子有用的”

  五月份一天的xià午四点多”快xià班了,叶凡正忙着大禹村月女湖的整治

  嗑嗑……

  “进来”听到敲门声,叶凡一边翻着文件头都没抬应道

  门吱嘎一声推开后又关上了,不过,叶凡感觉有些奇怪,来人没动静,有些讶然抬头

  “你怎么来啦?”★叶凡有些意外”问道

  “不欢迎我马上就走”宋zhēn瑶一身淡绿衫连衣裙,加上清丽的脸颊”显得清纯是可人好像正受了shí么委屈似的”正撅着嘴儿

  “怎么啦zhēn瑶,谁欺负你了”给哥哥我●○说说,定不饶他”叶凡放xià件”快步上前,伸手就要拉zhēn瑶的手

  不过,宋zhēn瑶脸一摆甩手躲过了,见叶凡有些愕然望着自己,宋娄瑶哼道:“你现在威风了,堂堂的大局长,到水州也不来个电话还◎要我送上门来”

  “送上门来……”,叶凡似笑非笑望着宋zhēn瑶喃喃了一句,此刻”她才觉得刚才的话好像有点语病,重重地擂了叶凡一xià,脸腾地就红了

  不过,叶凡是高手,随势也就一拉,宋zhēn瑶不防之xià一xià子就栽进了某男怀里,挣扎了几xià见没办法脱身也就放任某男方便了

  叶凡那是毫不客气”手一搂就把zhēn瑶给抱了起来,直往里间那个休息室而去

  “你……想干shí么,这里是办公室”有人”宋zhēn瑶慌得脸都有些白了”拚命挣扎不想进休息室”因为”透过门缝,她看见了那铺大床,脸蛋当然是红透了

  “怕啥,这里是老子的地盘”我的地盘当然由我作主了”叶凡根本就不顾,干笑一声,一把将她给放在了床上,两人滚成了一团一个热吻,宋zhēn瑶忘记了一切烦恼,尽力的配合着某人的索取

  摸着梦中的两座山峰,柔软中带有硬实的弹性,某男舒坦极了”手往xià一▲滑往xià探去”刚触及肚脐眼处被zhēn瑶给抓住了嗯道:“不行,这里是办公室”

  “那好,咱们去康桥别院”走嘞”某男相当霸道,说走就走”关上门开车直往康桥别院而去

  叶凡已经是几次到康■桥别院了,也算是熟门熟路,直截点了一号洞府这厮也不怕钱,反正金针一动就有财源滚滚而来

  “过得好吗zhēn瑶?”叶凡给zhēn瑶沏上了茶,问道

  “还行”宋zhēn瑶脸上淡淡的忧郁虽说掩饰得好,但还是被叶凡给现了

  “有shí么话打开天窗说,别藏着掖着,会难受的”牛凡伸手牵着了宋zhēn瑶

  “我先洗个澡,很难受”宋zhēn瑶摇了摇头,说道

  “那敢情好,咱们正好一起来个鸳鸯浴了,呵呵”,”叶凡干声笑道

  “想得美”宋zhēn瑶不理某男,自个儿进了浴室,不久,传来哗哗水声,接当的诱人某男在室外转着圈子”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是破门而入还是干流口水等待……

  最终还是没有行动,某男接着也洗好了

  “真香啊zhēn瑶”叶凡这次不肯住手了”一把就把宋zhēn瑶给搂进了怀里,轻轻的拂着怀里人儿,嗅着那股子处子之香,特别的满足

  宋zhēn瑶穿着宽松而薄的睡衣,里面shí么隐约可见任某狼的咸猪蹄子在自己胸脯前骚扰着也不作声

  当然,某狼也知趣,决不骚扰xià半身,还是紧记不捞过界

  “叶哥,你说说,我的命是不●是很苦

  ”宋zhēn瑶轻轻的有些哽咽了

  “你的命苦,这个从何说起你出身名门,父亲贵为咱们南福省常务副省长,家里生活不错,追你的名门公子不xià一个连这命苦一说从何说来你看看我们这些☆苦哈哈,身世不好,想得到提拔,想高升都相当的难,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叶凡是故意装傻”知道宋zhēn瑶有自己的烦恼

  ……哼跟你说正事你又打马虎眼,我咬死你”,宋zhēn瑶突然狠了,气不过来”一嘴就咬在了叶凡手臂上”直到咬出个牙印才松了口

  “唉”,叶凡叹了口气”“是不是曹家人逼你来的?”,叶凡早猜测到一些东西了

  “你早晓得”,宋zhēn瑶那瞳孔睁得老大”盯着叶凡,盯得这厮心里有些毛了,那瞳孔中眼泪突然冒出来了,“你,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是在打击报复我是不是?你是在等着我送上门来是不是好好,姓叶的,我今天就送上门来了,我送上门来了,给你,全都给你,混蛋”

  宋zhēn瑶被刺激了,突然疯了似的,站了起来,滋拉几xià撕开了睡衣,狠狠地往xià一拉,卟哧一声,整套睡衣全滑到了地xià一具如大理石般光洁的美妙**显现在了叶凡眼前

  宋zhēn瑶豁出去了,一屁股坐在了叶凡身上满眼都是泪”顺着脸颊流了xià来

  “唉,zhēn瑶,我有那么坏吗?我有那么xià作吗?”,叶凡伸手轻轻拂了一xià,从地xià捡起了被撕破的睡袍要给她穿上

  “穿shí么,反正都给你看光了,反正等xià都是你的,穿与不穿都一样”宋zhēn瑶估计是被家里逼得很惨,这xià子,所受的委屈全部爆出来了”抬手就打掉了叶凡手中睡袍子

  “zhēn瑶,这里面的事其实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楚的就拿月芽湾那个已被荒fèi了的军事训练场来说,其实就是你舅曹天xià在作怪

  天墙公路你应该知道,那可是投资四五个亿的大工程就那么一个十几年都没用的所谓的军事训★练场一xià子使得天车山月芽坡路段不得不停工到现在

  你舅很英雄啊,还派了一个连军兵过来,摆出一幅要重使用该基地的架势

  你叫我们地方政府怎么办?难道是改道而且,我们也重测量过,要改道■是不可能的

  要改道的话等于重规划天车山那段路”损失不xià二个亿,绝不能改,要知道,光是老虎口一个遂道工程就投了几千万

  你说说,到底是我叶凡在作鬼还是曹家在故意刁难德平军分区的曹正德跟我有仇

  想不到你舅也在这里面横插一杠子你不人我只好不义了曹军义可能是你的堂伯,他干了些shí么?

  窝藏杀人犯不说,还收受巨额贿赌,这是国家的蚀虫军界败类”叶凡义正词严,一番话xià来,宋zhēn瑶是瞠目格舌无以反驳了

  “我不管你们的事,你们要争shí么,抢shí么,是为国也好,是为民也好,为自己捞政绩也好,可别把我这个女子给牵扯进来

  你看看,曹家人逼我,老爷子也逼我大有我不办事就是曹宋两家罪人似的

  我宋zhēn瑶有得选择吗?我就一个弱女子”这命难道还能好吗?完全成了你们玩弄的一枚可怜的棋子”,宋zhēn瑶脑子灵,一翻话xià来”叶同志心里也有丝丝愧J疚

  “唉”叶凡叹了口气”倒了两杯红酒递了过去

  “一杯太少,我要吹瓶”宋zhēn瑶是有些疯狂了,抢过红酒鼻头就喝,一xià子就去了半瓶

  脸蛋,顿时就烧成红通通了,摇摇晃晃站不稳了,叶凡无奈,只好伸手抱着她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