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省长侄女要堵门


  “跟德平大禹村建设挂钩”想必这个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我不要多,只需要财政部拔下启动的三千万资金就行了以后大禹村的事我不再麻烦你了”,叶凡应dào,心说你老小子不久就要撅屁股走人了”老子求☆你也没用了所以,倒是话说得好听

  “三千万,胃口不小嘛”曹guó庆那嘴角一抽搐,差点骂了出来

  “数目听起来大,但对你来说,只是一笔划过的问题罢了,以你的能量,应该不难办到”叶凡还是淡定的回答dào,根本就不理曹guó庆的讥讽

  “那dāng然,别说三千万,就是三个亿我曹guó庆也能一笔划过这个,dāng然得看给谁了

  至于你,就给一千万,就这么定了我这人,从不谈生意”别再跟我罗嗦,不然,就这一千万也得黄了

  而且,我希望在明天能接到猎豹把曹军义转交给第二集团军军务部门的通知”曹guó庆大气十足,一口咬定了一千万,他dāng然不会给自己的对手太多的钱,让叶凡赚足了政绩那对曹家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曹guó庆可不是大善人

  “三千万,少一个子儿都不行要曹军义转到第二集团军不难,我先要看到三千万入了大禹村建设委员会的账头上才行

  而且,月芽湾山坡地的产权得先划给咱们德平地委行署

  我还有个小要求,你们得申明一点,转让合同签了,蓝京军区王牌一师得在转让费写上劝万就行了

  不过”你清楚,这笔转让费只是子虚乌有,只是一个噱头我◎们是一分钱都不给的

  至于账日怎么做,想必曹师长自会处理”叶凡口气也相dāng的硬”只要曹军义还在齐天手中,他就不怕曹家怎么样

  “明天就办”,对方多出这句话后传来啪地一声脆响,估计是◇◎们是一分钱都不给的

  至于账日怎么做,想必曹师长自会处理”叶凡口气也相dāng的硬”只要曹军义还在齐天手中,他就不怕曹家怎么样menshìyīfènqiándōubúgěide

  zhìyúzhàngrìzěnmezuò,xiǎngbìcáoshīzhǎngzìhuìchùlǐ”yèfánkǒuqìyěxiàngdāngdeyìng”zhīyàocáojun1yìháizàiqítiānshǒuzhōng,tājiùbúpàcáojiāzěnmeyàng

  “míngtiānjiùbàn”,duìfāngduōchūzhèjùhuàhòuchuánláipādìyīshēngcuìxiǎng,gūjìshì★曹guó庆把电话给砸了

  “小”儿,小儿,无耻小儿”,曹guó庆连甩了三个杯子,“天下”你立即赶往德平,把转地的事给办了”还得虚拟500万的转让费那小子,滑头得很,估计会拿你这虚拟的500万去▲敲诈谁了”

  “萝”到时他去敲诈谁时咱们干脆把底子给捅了,叫他好好喝一壶才好”曹天下黑着个脸,十分的不甘愿二“那个没用,你没想想,你去捅底子,那军委来查你们的账不是麻烦”这事算啦那小儿,咱们以后再想办法整治他一个小处长”我才不信他真能翻天了这次的事,只能说是适逢其会落在他手头了”曹guó庆摆了摆手不说了

  “贞瑶,我进来了”叶凡叠在某人身上,哼dào

  “嗯,轻点”我怕痛”,宋贞瑶半眯着眼,一脸的红晕,已经决定献身了,此刻,一团幸福包裹着她

  “得令”叶凡干笑两声,小叶凡整装上阵了”刚触及茵草丛边缘,电话突然不合时令的响了起来

  “还要不要人活,妈的关键时刻总有人掉链子”这厮气得真想随手砸了电话”不过一看那号码,只好接通了

  “齐叔”什么事?”叶凡问遵

  “什么事,月芽湾山坡还没谈下来吗?你马上赶回建设局去,水州南华一建的任总裁朱小红带了一伙人把门给堵了”齐振涛也相dāng的焦虑

  月芽坡的事搞得他也头大”其它地段工程都快竣工了,就月芽湾大桥无法动工,不急不行了

  而且,这事又牵扯出了京城曹、顾两家”是乱中添乱,感觉自己这个省委副〖书〗记好像也变成跳梁小丑,许多事也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

  “朱小红,太牛气了”居然堵我的大门,什么意思,看我不去好好修理她一番再说以前南华一建的吴总可是相dāng好的,想不到女人dāngdào时如此霸dào”叶凡有些生气了,叫了出来

  “修个屁你知dào她是谁吗?”齐振涛没好气哼dào

  “她是谁?不会是京城某红色家族出来的天之妖女这种人我也见过,赵四不就是一个?”叶凡冷冷的讥讽dào,这厮又被激起了一番傲气

  按理说遇上工程,都是工程公司求自己”这倒好,朱小红一坐上南华一建总裁位置,居然霸王硬上弓,反过来了,敢来逼自己这个副总指挥,那也太牛逼了

  “你小子牛逼,你去撞撞那女人给我看看,哼”齐振涛没好气骂dào

  “这个,嘿嘿,齐叔,那女人到底什么来头,叶凡放低了声音,问dào,dāng然不会莽撞到去随便给下一个硬渣子的

  “他亲舅舅,就是刚到任不久的咱们南福省省长费满天,你小子拈量一下,要不要去撞撞南墙,呵呵,我齐振涛拭目以待啊……”齐振涛调侃起某位自高自大的人来

  “费省长,算啦,这南墙太硬,我怕会撞破了额头,划不来,咱还是去见见朱小红那女人,否子头六臂不过,齐叔,月芽坡的事已经解决了,估计明天就有定论了不过,到时我有什么对不住齐叔的地方请原谅一点,呵呵”,”叶凡干声笑dào

  “什么意思,你小子,把话说明白一点”齐大炮那声音如雷般炸了过来,不过,电话早被叶凡给你挂了

  “贞瑶,要不咱们快点先攻破城池,我还有事办”叶凡干笑了两声,不舍地在宋贞瑶身上摸捏了一把,实在舍不得起身,这到口的肥肉眼睁睁看着飞了,是个人都受不了”特别是这种事”爷们那能受得了

  “不行我是第一次,你得慢慢来”,宋贞瑶不悦,哼dào,屁股一转别过脸去

  “那”只得改天了”某猪哥不雅的吞了吞口水,说dào

  “滚”宋贞瑶生气了”抓起一枕头砸了过来,“你们男人都忙,忙女人如衣服是不是?到时就扔了”,“不是贞瑶,我这人从来就是女人如手足,兄弟如衣服的,像齐天卢伟他们我随手就扔别生气”就明天,还是这地儿,我来接你先去办点事立马就回来怎么样?”叶凡恨得牙痛”对朱小红那女人”这厮恨不得一拳砸死她

  “滚……”,宋贞瑶蒙住了头

  叶凡只好哒哒着先溜了

  一咬牙切齿”骂dào:“朱小红”妈的,这娘们,估计就是个老女人,人老珠黄没人要尽来给老子添堵,等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这货……”,车刚飞飙到建设局门”很是奇怪,并没发现什么工程队大批人员围攻堵大门之类糟乱场景

●  正纳闷时周长风局长正好路过,见到叶凡立即喊dào:“叶局长”正找你呢,你办公室有位客人”听说是南华一建的老总”你快去,那个女人,呵呵……”

  周长风的笑声有些怪异

  “是不是长得像◆★恐龙?”叶凡凑周长风耳旁嘀咕dào

  “恐龙呵呵,叶局见了就清楚了”,周长风说完赶紧溜走了

  叶凡郁闷着直往办公室而去

  秘书刘东那小伙子老远看见叶凡赶紧跑了上来,说dào:“☆★恐龙?”叶凡凑周长风耳旁嘀咕dào

  “恐龙呵呵,叶局见了就清楚了”,周长风说完赶紧溜走了

  叶凡郁闷着直往办公室而去kǒnglóng?”yèfáncòuzhōuzhǎngfēngěrpángdīgūdào

  “kǒnglónghēhē,yèjújiànlejiùqīngchǔle”,zhōuzhǎngfēngshuōwángǎnjǐnliūzǒule

  yèfányùmènzhezhíwǎngbàngōngshìérqù

  mìshūliúdōngnàxiǎohuǒzǐlǎoyuǎnkànjiànyèfángǎnjǐnpǎoleshànglái,shuōdào:“叶局,你总算是回来了,那个姑奶奶差点拆了您的办公室了”

  叶凡扫了这厮一眼”发现其人满头大汗”看来是给朱小红给逼成这个熊样子的

  “拆办公室,拆了好啊老子正愁没钱把这旧楼拆了呢”叶凡哼了一声”推门进去了

  一眼就看见自己局长宝座上正大马金刀的坐着一个红衣女子”此女去大约刃笋左右

  身穿淡紫色上衣,下身好像是穿着一条天蓝色的裙子,老天,头上还随意地束了一个马尾辫,既像☆学生妹的清纯和亮丽,不过,那脸蛋,实际上又早脱离了学生稚气的,有着精明的成熟之美

  圆脸俏皮而生动,月牙一样的眼睛配上长长的睫毛格外的迷人”尤其是她的嘴角好像正微微往上翘起,给人一种顽皮、迷人◎的味dào相貌总体来说跟赵四小姐有得一比,不过,看上去比赵四又要雅静一些,在女人中,勉强算得等层次

  这他娘的还是大名鼎鼎的水州南华一建公司老总吗?怎么看上去如此的高雅文静,刚才秘书小刘还说此◆女要拆老子办公室

  这么文静的女人会做出那般粗鲁的事吗”这个,可是打死小叶同志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看啥看,你就是叶凡?”见叶凡盯着自己发愣,朱小红好像有些恼了”毫不客气地哼出声来,◆那眼眉一抬,是好看了一些

  不过,一sī惊讶也从这女人脸上一闪而逝,估计是叶凡的年轻震惊了她

  不过,此女嘴角却是翘出了一sī微笑,估计是认为像叶凡这种嫩鸟好拿捏”所以,一出口就是咄咄逼人架势

  “我是,阁下是?”叶凡淡淡的点了点头,问dào

  “朱小红,南华一建任总裁”,朱小红撇了撇好看的嘴唇,从鼻腔里哼出了这句话其骨子里,相dāng的傲气的

  “噢是朱总啊请坐?”叶凡故意说dào,其实朱小红是坐着的,只是坐的不是个地儿,把叶凡的局长宝座给坐了,所以,叶凡这话喷出来有提醒她的意思,意思是你坐错地儿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