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专治太子女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专治太子女

  【3到,月票不怎么给力,有些郁闷,感谢‘三晋油虾’兄弟打赏】

  “你也坐”朱红好像在zhuāng傻,居然指着对面平时叶凡跟下属谈心的一把转椅子说道地位全吊了个头,好像这办公室是她的,叶凡才是客人

  “对不起朱总,还请你坐过来”叶凡尽量忍着没脾气,敲了敲身下椅子说道

  “哼叶局长,作为征地拆迁组组长,月芽湾大桥已经停工快半年了,你们怎么一点行动都没有?

  老这样子拖下qù,我们公司估计得被你们拖圬了,我们南华一建多次找过天墙公路指挥部

  说此事是由你叶副指挥负责的,他们全在推,我想,我们没必要闹得法庭上见?”朱红先声夺人,转移了话题

  此女那性感的屁股还是坐在叶凡的宝座上不肯挪窝子而且,以月芽湾大桥为由头强势地压制了过来

  叶凡见她没挪座的架势,根本就不理她,干脆开了门进内室那个暂时头的休○息室睡觉了,一个仰八叉很是不雅地躺床上假睡qù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朱红气得站了起来,当从那斜开的门缝里瞧见叶凡的睡觉姿势时那脸微微一红

  因为叶凡可是胯下对着她的,虽说穿着◇完整,但这,那啥的,也太那个了,所以,即便是傲气的朱红也没见过这种阵仗,不敢推门进qù

  这女人,在门外磨蹭了一阵子见叶凡还没动静,还是忍不住了,哼道:“叶局长,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要向你的上级反应你这种不作为的官员行为?”

  “叶局长是谁啊?我该叫你朱局长才对”叶凡躺床上伸了个懒腰哼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朱红有些凶巴巴样子

  “刚才坐局长宝座上的可不是我?”叶凡半开着眼,说道

  “你……”朱红被噎着了,那脸,红了一些突然一跺脚,哼道:“咱们走着瞧,我朱红就不信这德平就没说理的地儿了”

  “随便”叶凡是极端厌恶这种屁本事没有只会抬出背后靠山压人的女人

  而且,刚才跟宋贞瑶的好事被搅了,心里头正窝火着,那管你什么省长亲戚不亲戚的

  再说,现在的叶凡见过的大场面多起来了,已经不是往常那个一听说省级干部就打啰嗦的年青了

  □哒哒哒……

  清脆的高跟鞋声音越qù越远,朱红气匆匆走了

  叶凡干脆打起电话来,才知道贞瑶已经回水州了,气得这厮甩掉了一个茶杯,一个烟灰缸子才降了点火

  不过一个时

  ☆庄世诚来了电话,问道:“叶,到底怎么回来,你这是什么工作态度?”

  “庄书记,我工作态度很端正”叶凡反嘴道

  “还端正,你还有脸说,人家南华一建在月芽湾都快被你们征地组拖死了,你还有脸说工作态度端正何况,人家朱总放下脸来找你,你是党的干部,怎么能表现得像个牛氓,当着人家女同志的面居然耍那些?”庄世诚口气很重,显然是生气了

  实则是庄世诚有气,最近月芽湾的事一直拖着,庄世诚认◆为叶凡还没尽全力

  他认为叶凡完全可以qù找凤家的凤倾娍出面的,这子就是没qù找人,所以,庄世诚是想趁机敲打一下这子,逼他出马找人解决qù

  “耍牛氓,谁乱嚼舌头根子了,我可是正人君子□”叶凡略显不满,哼道

  “你还敢说,当作人家朱总的面往床上一躺,事不办,这不是牛氓行为是什么?”庄世诚骂道

  “庄书记,如果朱总这样子说那她的事我还真不qù办了刚才,朱总跑我办公室来,听秘书刘说差点拆了我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就大马金刀的坐在我位置上谈事行啊,我总得坐在自个儿宝座上是不是?

  那位置是我的庄书记你也知道,当官的最怕自己的位被别人坐qù了,我叶凡当然也不例外,也xiàng当忌晦的是不是?

  当时,我请她坐另一边,她当作没听见,我再次提点她坐这边来,那女人,居然还气势逼人,一出口就以上法庭为由头来压人

  这是个什么女人既然这建设局局长宝☆座由她坐了,那我已经不是局长了,还管什么破事儿,那事就由她自己qù处理好了”叶凡来气儿了

  “是这个情况啊,你说的可是实话?”庄世诚口气和缓了xǔ多,想到朱红的身份,估计这女人真会干那事儿的 ◎
  因为,在自己办公室里,这女人还是一股子高人一等架势,虽说不敢坐自己位置上,就连庄世诚心里都有气,只是老庄同志老谋深算,隐藏得很深罢了

  “我哪敢跟你讲假话,要知道,以前省委郭书记见我时还客客气气的,就是京城的燕副总理要招见我态度也是xiàng当的好想不到了朱红那女人,不就一个建筑公司总裁,也太欺负人了全不把咱这个局长放眼中,既然她不人我还义什么?”叶凡有些愤概,当然是zhuāng出来的

  “叶,有些气受过就算啦,我看这事就算啦,你给朱总说几句好话,qù办事?

  当官,就得受气,上受领导气,下受百姓气,你的下属有时还会给你气受

  其实,人活一世,都要受气你看国家主席轻松吗?肯定不轻松,他们照样子受气

  国家治理不好老百姓会骂娘,工资不出来公务员们会骂娘,做人,都难……你要难得糊涂才行”庄世诚知道朱红的背景,所以倒是实心的劝导着叶凡忍忍

○  “庄书记,你是大书记,胸襟博大似海深,我可只是一个局长,朱总的气受不了,还要我讲几句好话,这事儿别怪我不给您面子,没得商量”叶凡硬气得很

  “真不讲?”庄世诚口气严厉了起来

  “除▲非她向我赔礼,不然,没得谈”叶凡的臭脾气上来了

  “你子,翅膀硬了是不是?给老子听好,马上给朱总谈谈”庄世诚生气了,连粗话都讲出来了

  其实,庄世诚也是为叶凡好,不想他无意中就得罪了费省长这个刚到南福的权贵

  被省长记挂上了,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即便是叶凡有着凤老在支持,但也不利于他的展,到头来估计凤老会怪罪自己没照顾好叶凡这个年轻人

  “庄书记,你硬要逼我的话大不了不干了我回省里qù,想信齐叔会给我安排个好位置的”叶凡甩出了这句话来,庄世诚彻底无语了

  电话里沉默良久,才叹了口气,说道,“叶,你以为齐副书记能量就能顶天啦,上头不是还有个来的费省长,以及郭书记,就是顾副书记的能量也比齐副书记大得多别脑子一热就犯傻,那个朱红,就是费省长的亲侄女要不这样,晚上咱们一起吃个饭”

  庄世诚算不错了,甚至有点苦口婆心味道

  “庄书记,不是我叶凡硬要qù得罪来的费省长,只是朱红太气人了本来月芽湾大桥的事我已经解决了,而且,咱们还有不的收获的”叶凡抛出了话题来

  “什么?解决啦,怎么解决的,叶,你先说说”庄世诚心里一乐,暂时把朱红抛在脑后◆了

  “是蓝京军区王牌一师的曹天下师长亲自打的电话,估计明天就能把月芽坡军事训练场的转让合同签了,曹师长已经到了水州

  而且,我当时求曹师长把转让费写了进qù,写了5oo万只是这笔钱不◎用我们出,曹师长说是一个由头

  我想,咱们倒是可以利用这5oo万找天墙公路指挥部搞些钱出来因为月芽坡军事基地征用来也是为天墙公路建设用的

  所以,那笔转让费用当然得天墙公路指挥部出了不一定能给5oo万,但给2oo万总该有,也还算不错的”叶凡笑道

  “好子,有一套你是怎么说服曹师长的,他们曹家人可是不怎么好说话的”庄世诚一脸讶然了

  “呵呵……”叶凡干笑了两声不语了,庄世诚也没再问,人都有秘密不过,庄世诚可是有些暗暗惊讶着叶同志的能量了

  “嗯,既然都办妥了,想必朱总也会大乐的,应该不会再计较什么了,也好,也好”庄世诚也放下了心思

  “这个可不一定,庄书记,你可以给朱总讲一下,如果她态度不转变的话,那合约的事,估计我一个电话就能毁了叫朱总自个儿diān量diān量,要上法庭我叶凡随时候着”叶凡干笑道

  “行,我给朱总提个醒,不过,叶,你可是不能做得太过火了毕竟,费省长的能量大着,没必要得罪他”庄世诚慎重交待道

  “庄书记,还有个好消息,财政部的曹国庆部长答应跟我们大禹村挂勾帮扶,估计有三千万入账咱们大禹村建设委员会不过,到时这笔钱能不能,呵呵……”叶凡干声笑道,当然是想掌控那三千万了

  这个,庄世诚在脑子里一转就明白了,笑道:“胃口不嘛,到时再看了”

  “那……那钱可是我弄来的庄书记?”叶同志差点吼出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