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顾公子的愤怒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顾公子的愤怒

  【2到,感谢‘LUOZI’和‘亦大亦小’两位兄弟打赏】

  “我知道你没那个意思,不过,我不能太自私”叶凡叹息道转手擦去了梅子那眼眶中的泪珠子

  “梅子,再过得两个月你就毕业了,有什me打算?”叶凡问道,转移了话题,梅子也恢复了常态,给叶凡继续拿捏起来

  “我有什me打算,估计得回到我们那镇子中学当一名音乐老师了”梅子有些楚楚可怜,看着叶凡她不好意思开口求叶凡作点什me

  “你喜欢呆什me地方,说实话”叶凡问道,梅子那份喜悦从眼中一闪而逝,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了”

  看着这me温柔,善良而又懂事的梅子,叶凡还有什me话说

  “你不是说要给我搓一辈子背吗,你们那镇子离水州可是有十万八千里的,你的手有那me长吗?”叶凡笑道

  “我打车来给你搓背”梅子显得很天真

  “呵呵,你是学音乐的,想不想进水州一中,就这me定了怎me样?”叶凡说道

  “水州一中,我……我根本就不敢想,我听同班的要进水州一中都要经过考核,层层关卡才行,而且,还听说要送钱,没有七八万拿不下来还是算啦,我不能再花你的钱而且,你也忙,太难了”梅子摇了摇头,“最近,班上同学全在跑关系,都想留在省城不过,没有大背景想留下是不可能的要知道……”

  “呵呵……”叶凡淡然笑了两声,“梅子,把电话给我”

  “周厅长,您好,我是叶凡啊,呵呵……”叶凡一个电话挂给了以前墨香市市委书记周乾阳,周乾阳现任省教育厅常务副厅长前段时间叶凡还去拜访过他,周乾阳对叶凡相当的亲热

  实则是周乾阳嗅觉相当灵敏,最近一直关注着省里动向,也打听清楚了叶凡跟齐振涛副书记关系相当的亲密,好像就连省委书记郭朴阳也相当的欣赏这家伙

  周乾阳在暗叹叶凡好运的同时,也一直在寻找着机会,当然是想扯上齐振涛这条线,他,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当然是想东山再起

  虽说在省教育厅任常务副厅长,级别也是正厅,但这年头,谁不想当一把手,特别是周乾阳这种在墨香市当过封疆大吏的人不甘心落人之后了

  不过,周乾阳以前的后台朱世林省长倒了,自身难保,那能再照顾周乾阳

  其实,周乾阳的下课,当时还是因为叶凡暗下阴手,当场把鱼阳县委书记贾宝全捉奸在床,还连带了个谢强这武装部长

  当时刚到南福任书记的郭朴阳抓住此事,大造声威,一秆子下去,周乾阳那一伙基本上都倒了实则,周乾阳是政治隐斗的牺牲品罢了

  当时的后台朱省长也是wú能为能,拚着力气才保下了周乾阳一个常务副厅长位置

  不过,郭朴阳把周乾阳打入了冷宫,周乾阳想东山再起那是有相当难度的,除非能做通郭朴阳工作,不然,只要有郭朴阳在南福一天,周乾阳能呆在常务副厅长位置上已经算不错了

  郭朴阳还算人慈,朱世林省长倒台后没翻旧账已经算不错的了不过,最近周乾阳一来打听到了叶凡跟齐振涛关系,二来也打听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那就是小叶同志好像跟郭朴阳的亲侄女郭秋天还是党校同学,而且,俩人关系还不错周乾阳时刻就关□注着了,所以,对小叶同志才那般的客气

  其实,叶凡也老早就在考虑梅子的事了,再说,自家妹子紫衣也快毕业了,总得考虑就业问题

  “叶局长啊,呵呵,怎me,到水州啦,要不出去喝几杯?”周乾○阳放低了身姿,居然邀请起叶凡来了这个要是在当年周乾阳执政墨香的时候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周乾阳心里当然也感慨,人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才二年多时间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大变化这官场,好像随时○都在运转着,今年你上,明年他下,谁也不能说稳坐屁股的

  你不惹别人,别人要来橇你的位置,你不倒别人就wú法上位,所以,官员,不但随时要有蓬勃的进取精神,也得随时保牢自己的屁股下那位置才行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嘛

  “那行,我请客,去‘闻昌阁’怎me样?”叶凡邀请道

  “那行”周乾阳笑道

  这水州的‘闻昌阁’其实是取‘文昌阁’谐音而得来的真正的文昌阁是颐和园内六座城关紫气东来城关、宿云檐城关、寅辉城关、通云城关、千峰彩翠城关、文昌阁城关建筑中最大的一座,始建于乾隆十五年1750,1860年被英法联军烧毁,光绪时重建主阁两层,内供铜铸文昌帝君和仙童、铜特文昌阁与昆明湖西供武圣的宿云檐象征“文武辅弼”

  而水州某大家搞的‘闻昌阁’当然是是山寨版本了,样子造得跟颐和园内那座差不多,只是缩水了许多倍,有点像是影视城那种版本的

  不过,还是有许多所谓的高雅之士喜欢去‘闻昌阁’大把撒钱,‘闻昌阁’在圈内提出的口号就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闻昌阁办不到

  口气挺大的,叶凡只闻其名倒是没去过不过,闻昌阁敢如此说,肯定拥有着硬厚的靠山,不然,早倒台关门大吉了

  “张叔,我已经到了水州”顾俊飞在机场给省政府办副主任张明堂打了电话

  “公子,你来干什me,不是跟你说过了,这事交给我去办就行了”张明堂有些急了,顾俊飞整天往水州跑,顾峰山这个老子可是有点不满了,常常在背后叹息这小子不误正业

  “我咽不下这口气,贞瑶是我老婆,凭什me姓叶的屡屡犯贱去纠缠贞瑶,这次下来,叫几个人整残了这小子再说不然,还能动的话就不见他消停过”顾俊飞差点咬牙切齿了

  这huò,当然是隐晦地从什me地方听到了贞瑶去德平找叶凡的事,而这小道消息,当然就是曹国庆的手笔了

  搞得是不露痕迹,跟曹家一点边都没扯上,人家曹家两兄弟曹国庆和◇曹天下眼睁得大大的,就等着瞧热闹了

  张明堂比较老道,隐隐的也觉查到了一点什me所以劝顾俊飞在京里好好呆着,这边对付叶凡的事他去操作

  想不到顾俊飞耐不住了,亲自坐飞机又到了水州而且,○★一张口就是要整残某君,当然指叶凡了

  顾俊飞连家都没回,直接在水州宾馆要了套房间这个,有张明堂这个省政府办的大主任在,水州宾馆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打听清楚没,贞瑶真的去过德平找叶凡那◆yīzhāngkǒujiùshìyàozhěngcánmǒujun1,dāngránzhǐyèfánle

  gùjun4fēiliánjiādōuméihuí,zhíjiēzàishuǐzhōubīnguǎnyàoletàofángjiānzhègè,yǒuzhāngmíngtángzhègèshěngzhèngfǔbàndedàzhǔrènzài,shuǐzhōubīnguǎndāngránshìqiúzhībúdéle

  “dǎtīngqīngchǔméi,zhēnyáozhēndeqùguòdépíngzhǎoyèfánnà小子没有?”顾俊飞坐在套房的一个小台前,倒了杯马嗲利小饮了起来

  “找过,肯定的事不过,贞瑶小姐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就回来了”张明堂的眼线的确很多,这厮现在也是天墙公路指挥部的副总指挥,在德平倒是安插了几个人,有时会wú意中关注着叶凡同志的

  “是跟那小子住一起的?”嘭地一声,手中高脚酒杯终于被顾俊飞砸成了碎玻璃片儿

  “这个……”张明堂不好说得,这话不能乱说,乱说会出人命的顾俊飞早急红了眼,吼道:“张叔,到底怎me回事?”

  “嗯……”张明堂wú奈地点了点头,“两人去的康桥别院,第二天早上叶凡急匆匆回到了建设局,听说是朱小红要闹事,结果不知怎me回事,朱小红又没闹事,贞瑶小姐在叶凡走了后就匆匆回水州了”

  “*子”哗啦一声,小台上几个杯子全给顾俊飞扫落在了地下,一地渣碎儿

  顾俊飞,双眼红了,脸上肌肉扭曲着,那凶相,能噬人一般

  “杀了他”顾俊飞吼出了一句话来,张明堂打了个啰嗦,真要杀人的话张明堂还是有些害怕的,这个,天网恢恢,谁能保证不出事

  “顾少,冷静点,杀人不是最好的办法其实我已经查清楚了,那小子有个亲妹妹,叫叶紫衣,正在水州音乐学院读书,还有个弟弟叫叶子奇,在燕京‘龙华大学’读书,也快毕业了”张明堂劝道

  “好好龟孙子,你搞老子老婆,老子就奸你妹子,另外,张子奇有没女朋友,一并给干了,**,干尽叶家女人再说”顾俊飞彻底疯了,血红着眼,吼出的话,每个字都能让张明堂全身打摆子般颤栗

  “顾少,这事,如果真要干,最好咱们都不出面,由别人去完成反正收到的效果一样就是了,想必姓叶的知道了绝对会发疯的而且,连对手都找不到”张明堂眼中弹射出一道凶光,旋即收敛了

  “不行,我要亲自搞了他妹子和他弟媳才行,这事没得商量,你立即安排人手**,**她们”顾俊飞发狠了,根本就听不进去

  “那◇……好,不过,你得注意别露了身份”张明堂叹了口气,眉头皱得老高的

  “哼我要让他妹子成为人尽可夫的娼huò”顾俊飞一脚踢去,椅子飞到了屋角,痛得这厮半天没吭声,毕竟,腿是硬不过枣木椅子的
○……hǎo,búguò,nǐdézhùyìbiélùleshēnfèn”zhāngmíngtángtànlekǒuqì,méitóuzhòudélǎogāode

  “hēngwǒyàoràngtāmèizǐchéngwéirénjìnkěfūdechānghuò”gùjun4fēiyījiǎotīqù,yǐzǐfēidàolewūjiǎo,tòngdézhèsībàntiānméikēngshēng,bìjìng,tuǐshìyìngbúguòzǎomùyǐzǐd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