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我卢尘天是不是不该来德平


  “唉……”卢仙逸叹了口气,有些落寞样子淡淡扫了几个儿孙一眼,闭目养神不想再说什么了

  “我明白你们家的意思”叶凡坐楚天阁.叶府的大厅龙椅上,淡淡的冲送药回来的卢伟说dào,摆了摆手,又说dào,“这药就不必送回来了,我们是兄弟,刚才我也看出一点了,估计是你爸想提功是?”

  “嗯”卢伟点了点头,看了叶凡一眼,相当尴尬样子,说dào,“对不起大哥,这事,我们卢家,我……”

  卢伟那拳头捏dé咔嚓直响

  “那就好,实话跟你说,这药,就剩这最后一贴了咱们是兄弟,你的父亲我叫卢叔,就算是晚辈孝敬叔的再说,你哪次来古川不dé带一大堆东西给我父母至于说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反正还年轻,有的是机huì是不是,呵呵”叶凡一脸坦然,笑dào

  实则心里还有难以释怀,淡淡的失落萦绕在心间,想不到还真给齐振涛言情中了,人的心机难测,为了自身利益,很难把握别人的心思

  “这个,我……”卢伟不好意思,迟疑着不敢拿

  “拿走,还想叫我大哥的话就听我的而且,我再次给你交待一下,关于我的事不必再向你家里人提起每件事都要交易的话还叫兄弟吗?你听到没有?”叶凡◇脸色阴沉了下来

  “我拿走了”卢伟拿着药,怏怏然转身就走了这个,有关父亲的事卢伟着实难以割舍,听叶凡说这是最后一帖药了,机huì难dé

  “我们卢家欠他一个天大人情,以后寻机再报”卢仙●◇脸色阴沉了下来

  “我拿走了”卢伟拿着药,怏怏然转身就走了这个,有关父亲的事卢伟着实难以割舍liǎnsèyīnchénlexiàlái

  “wǒnázǒule”lúwěinázheyào,yàngyàngránzhuǎnshēnjiùzǒulezhègè,yǒuguānfùqīndeshìlúwěizheshínányǐgēshě,tīngyèfánshuōzhèshìzuìhòuyītiēyàole,jīhuìnándé

  “wǒmenlújiāqiàntāyīgètiāndàrénqíng,yǐhòuxúnjīzàibào”lúxiān逸拿着药叹了口气,“白云,准备一下,择日不如撞日,今晚凌晨…服下”

  “这事,我们卢家是有些不地dào,这药,我服了有愧”卢白云叹了口气,蹲坐了起来

  叶凡一转身进了浴室,脸上快要下雨了

  梅子轻轻的给他搓洗着,望着梅子那高耸的地方叶凡伸手轻轻的捏在了那峰头上梅子的手还是没停,任由他那个样子,知dào他心情不好

  突然,叶凡从浴缸弹身而起,一把抱紧了梅子往床上走去,梅子没有丝毫挣扎,微微闭上了双眼,准备接受那暴风骤雨般的强悍进入因为,她早做好了准备

  滋啦几下,梅子的睡袍被叶凡粗鲁的全撕开了扔dé满屋都是,梅子轻轻的,温顺的摆好了姿势,满面通红着柔声说dào:“哥,你进来,妹子准备好了”

  “不”叶凡突然清醒,大叫着一个健步跑了出去,一直跑到院外的树林里,一阵子拳打脚踢,顿时,花飞树断,砖碎土扬,不久,满地都是碎花断树陈啸天和陈军早就被惊醒了,爷俩默默地在远处看着没吭一声

  “大哥遇上麻烦了”陈军嘀咕dào

  “是不是有人下手了,哼,杀了他”陈啸天突然冷冰冰哼dào

  “估计不是江湖的事,应该是官场上的一些麻烦我听◇岳父说过了,大哥最近在争取红莲开发区那个位置估摸着是这事出了什么漏子”陈军略显迟疑,说dào

  “唉……”陈啸天叹了口气,这方面的事他就没什么办法了,不是靠拳头能解决的事

  “我去问问●岳父”陈军抬脚走了,陈军的岳父是省城市委书jì段海天

  梅子静静地躺床上等着,一直等到了大天亮也不见叶凡回来穿上衣服出了院子,发现陈啸天正在收拾满地的残局

  “先生开车走了”陈啸天脸色▲不好看,头也没抬收拾着地下残叶

  “嗯”梅子应了一声,默默地蹲下跟陈老头一起收拾起残花败柳来

  陈老头从来把梅子当成叶凡的侍女,而陈老头自己却是把梅子当成自已亲生女儿一般对待着在陈老头◇心中,叶凡还是主公的位置,陈老头,大部分思想还是处于是清朝封建时期

  “他要你了?”陈啸天头也没回,问dào

  “还没有,本来昨天晚上他突然想要了,不过,一下子又冲了出来”梅子那脸一红,轻声说dào

  “唉,傻丫头……你可dé想清楚了,他是没有半点名份给你的这个在旧社huì,叫人小妾,在社huì,叫情人,那是连半点名份都不huì有的他是官员,他dé注意影响”陈啸天叹了口气望着山坡下大门的方向

  “我懂这个,我只想给他弹弹琴,只要他高兴就行了”梅子点了点头,看了陈啸天一眼,又说dào,“我还怕他不huì要我的”

  “不huì的,什么时候想起了他huì的,只是,这事不急”陈啸天看上去是个大老粗,实则是精明沉稳着

  “嗯……”梅子点了点头,不再吭声,默默收拾了起来

  三天后,齐振涛来了电话,有些消沉口吻,说dào:“段书jì据理力争,铁书jì举了许多例子为证,我也讲了很多唉……”

  “我知dào了齐叔,谢谢你们了我知dào,在这件事上,郭书jì态度有些不明朗,甚至可以说是模糊

  那天我找过他侄女郭秋天,她说是给我说过了,■只是郭书jì并没表态,我知dào,我的资历太浅了,郭书jì也许另有中意人选

  不过,这德平我也不想呆了,罗州市我不huì去的,与其呆下去两头为难,疲于应付,不如离开

  齐叔看看省里一些◎厅局机关里是否还缺人还有,那个位置给谁拿去了?我只是好奇,并没其它什么想法”叶凡忍住心里的失落,本来在见过郭秋天后叶凡就知dào估计是没戏了

  只有段、铁、齐三人恐怕力量不够不过,心里还是存在着一丝幻想和侥幸罢了现在,齐振涛的一个电话,那是彻底打碎了心中的幻想

  “那行,我查一下,给你弄个处长位置不难至于副厅,我试试,估计希望不大,因为你没有当县委书jì的经历,不好说话并且,这次的事既然上了省常委huì,人家盯dé紧不过,那你先说说你想去什么部门”齐振涛有些不好意思

  “我听齐叔安排就是了”叶凡不想多说,挂了电话后久久难以入睡

  “天墙公路,去他**的,亿元镇长,去他娘的,天大的成绩有屁用,不如人家豪门放句屁话,老子不是狗命”叶凡一脚踢去,床头柜撞在墙上立即碎成了破柴片

  梅子进来了,嘴唇抖瑟了几下,终究没说话,那眼眶中,全填满了泪珠子,她,默默地收拾着收拾完后正要转身,叶凡突然说dào:“你就在这里洗一下,累出汗来了”

  “嗯”梅子应了一声,心里开始嘭嘭跳了起来,跑进了叶凡的浴室,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半个钟头后出来了,她不敢看叶凡,往门口走去

  “晚上陪陪我怎么样梅子?”叶凡说着话,把手中的雪茄狠狠地掐灭在烟灰缸里

  “嗯”梅子轻声的应着,声音都有些打颤,脚步有些虚浮,她慢慢的走向了床边

  一只大手伸来拉了一下,她倒在了床上……

  第二早上,梅子醒了,发现叶凡早就走了

  “唉……你就这样子搂着我睡了一晚上,难dào我真是截木头,你连我的睡衣都没脱难dào你一点都没心动,我明明感觉到你那里有反应的顶dé我难受,可是你就是不破门而入我知dào你不想伤害我,可是我不再乎,我愿意让你伤害我……”梅子叹了口气,躺床上苦烦着

  “叶凡,你真的要走?”庄世chéng面无表情,淡淡的看了叶凡一眼

  “我想换个地方,德平也呆dé有些烦了”叶凡说dào,看了庄世chéng一眼,挤了点笑,说dào,“对不起了庄书jì,谢谢您一直来对我的特殊照顾和关怀”

  “唉,到省里后想回来看看随时来没准儿过几年我也huì到省里的,咱们还可以一起共事,呵呵”庄世chéng挤了点笑出来,叹了口气,也不想再说话了,两人默默的碰着酒杯子

  “这事,其实你早该去燕京一趟,给她说说,也许有办法”庄世chéng说dào

  “呵呵……”叶凡苦笑了两声,知dào庄世chéng讲的‘她’指凤倾娍,他不愿意提京城凤家

  “你是不是跟倾娍闹别扭了?”庄世chéng很是关怀

  “◇我跟她的事很复杂,算啦,庄书jì,我走了,以后到省城来随时叫我”叶凡最后敬了庄世chéng一杯,轻轻放下杯子,走了出去

  “这他**的都是什么世dào,年龄年龄,资历资历,资历比能力还重要吗?◇▲难dào出身低天生就该让着高贵的混蛋什么东西红莲开发区,你们错过了一个人才,一个能让红莲开发区带出去腾飞的枭雄我庄世chéng眼睛雪亮着,省委巨头又如何?你们也有狗眼看人低的时候你们,也有瞎眼的时候,★狗屁不是,什么玩意儿,唉,罗州,可惜了了一个将才……”庄世chéng突然疯了似的

  一把撸去,几个盘子全扫到了地板上,发出刺取的哗啦声而且,粗话是一茬接着一茬庄世chéng,这位管理着旗下600万人口的封疆大吏,此刻,他成屠夫了

  卢尘天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拍了拍叶凡肩膀,说了一句话:“我卢尘天是不是不该来德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