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升迁的乾坤大挪移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升迁的乾坤大挪移

  【2到,为的是月票,官术的兄dì们,顶狗子一把都不会吗?狗子心里不服气啊,今天四,笨狗豁出去了,不成功便成人】

  “如果马柏生玩yīn,咱们就玩阳,相信是个人都不喜欢yīn而喜欢阳的,因为,阳谋有利于他破案,yīn谋反倒是阻碍破案话既然都说出口了,半年后他破不了案子,估mō着自个儿得先溜走了,这鱼桐,他是呆不xià去了,而且,可怕的就是对他的升官之途将是一道无法抹灭的污点,呵呵呵……”李国雄笑了,三人都笑了

  同一时刻,叶凡正在办公室挑灯夜战,一旁有些不安的站着那个胖子警察

  此人就是市公局办公室主任安卫民,今天两☆个小孩子送鲜huā的事就是他安排的

  想不到看上去老实的杜小峰居然给他捅出这么大篓子来,差点没把安卫民的心脏给吱嘎了出来

  这个时候,被叶凡招来,安卫民脸如死灰,耷拉着脑袋等着接受暴风☆骤雨般的批评安卫国心情糟透了,用沉到底来形容也不为过提拔就不用作梦了,关键是现在这个办公室主任位置能否保住,估计很悬了

  “杜小峰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详细说说,有材料说明好”叶凡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也没叫他坐,当然也得甩甩脸子杀杀这厮气焰,不然,谁还服你?

  “我早好了,还有88惨案的有关资料,不过,没有您的命令,有的部门不给材料,比如刑警队,治安科等他们说那些材料保密,得有您的批示■才肯出示材料”安卫国双手递上了一个文件袋子,显得恭敬异常,还偷偷扫了叶凡一眼,不敢多言

  叶凡随手接过来翻起了材料

  “88惨案共死了多少人?”叶凡一边翻着一边随口问道

  “1▲☆0个人,东河区李定鱼一家四口死了三个,唯一活xià来的是他的女儿李月,不过,也疯了现在到处游荡,听说有的时候一晚上还跟几个乞丐睡一起前次老局长为了案子带了我们找到了她,不过,确实是个疯子”安卫民小心的◆回答道

  “送省里检查过吗?你们怎么能这么肯定确定?”叶凡皱了皱眉头,问道

  “没有?”安卫民倒是老实的说道

  “没有,你们凭什么认定她疯了?这简直就是胡闹,市局干警就这种办案子精神的话咱们鱼桐市公安局迟早得被散了”叶凡显然是有些怒意了,语气重了不少,对于公安局的同志如此草率xià结论的确是难以忍受

  “那天我们几个亲眼见她,唉……说起来恶心”安卫民有些同情样子

  “看到什么了,直接说”叶凡冷声哼道

  “当时她正伸手在人家猪槽里掏乱七八糟的东西吃,比如一些发酸的饭,长霉的包子等等,看得干警们都想吐况且,这个还不算什么可怜的就是猪槽边当时有堆猪屎,▲她随手抹了一把,合着馊饭还搓成了饭团,咯咯疯狂的尖笑着就给吃了进去”安卫民叹气道,看了叶凡一眼,又说道,“李月以前可是咱们省警专毕业的,在xià边派出所干了一年,想不到居然发生这事了”

  “局里不管她了吗?”叶凡皱了皱眉哼道

  “管,这个怎么管,管不了的叶书记她一见到人就乱叫乱咬,我们也曾经派人去想把她送到精神病院,不过,她就是不安份,才两天就从院里跑了,而且,吓得院长不敢再接收她了

  听说她到院里乱叫乱跳还玩割腕自杀追人打人扬言yào杀人那一套,而且,她是警专毕业的,身手还相当的好

  再加上疯了,力气大得惊人就是咱们局里普通的两个干警一时都按不住她

  ●所以,这事闹腾的谁还敢收xià她,yào是闹出人命来,虽说是个疯子,但也得赔钱不是”安卫民感叹着摇了摇头

  “唉,能照顾着就照顾着,再怎么说也是同行,人道主义精神咱们总得有,这事,你就看着办…●□…”叶凡摆了摆手不想再谈李月了,哼道,“继续说xià到去”

  “杜小峰父亲叫杜林,原在市土地局任执法监督科科长,母亲杨月梅,小学老师

  那天晚上发生火灾,初步结论是煤气爆炸引发的,杜林◇还有口气,送到医院不久死了,杨月梅当场炸死

  幸运的是杜小峰这孩子淘气,半夜了突然想起自己打鸟的弹弓还放在楼顶的天台上,所以,偷偷跑去拿了

  顺手就练起来了,最后轰隆一声巨响,等他跑回◆家时家里已经成了火海

  现在整栋楼的人都怪小峰的父母亲不小心没关好煤气只有杜小峰一直叫着嚷着,说他父母亲是被害的,一直在闹

  后来公安部不是也xià来人了,也没调查出什么来小峰从此不再☆闹了,表现得很乖,听说杜小峰在学校还是市三好学生

  所以今天我安排他送鲜huā,想不到出事了叶书记,您批评我我……我工作没做到家,你处分我”安卫民低xià了头说道

  “嗯,这事还得查查,既然杜小峰以前一直闹,那天肯定知道点什么,他说过什么没有?”叶凡问道,扔了根烟给安卫民,这厮心里一喜,赶紧摇头说是刚才抽得多,yào歇歇,叶凡也就没再理他了

  “什么都没说,这事也有些奇怪咱们局刑警队的高平队长亲自去过三趟,听说什么都没问出来大家认为这小孩子因为丧父母是无理取闹罢了,同情他也没人跟他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安卫民摇了摇头,瞄了叶凡一眼,又说道,“而同一天晚上,西河区又有五个人死了那几个人情况我不怎么清楚,这事,您还是问高队长最好,这案子从头到尾市局这边他是主力”

  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老dì,想不到,咱们俩又凑一堆了,哈哈哈……”里面传来粟一宵那略显猖狂的笑声前段时间,两人的关系是突飞猛进所以,说起话来也随便多了,倒有点老朋友的调调了

  “我还得恭喜你呢?”叶凡淡淡笑道

  “恭喜啥,不就一个副厅,跟你老dì比的话我老粟得去跳楼撞墙了”粟一宵大喊,笑道

  “彼此彼此,同级罢了”叶凡淡淡说道

  “同级,咱们换个位置怎么样?你是市委常委,我是排名最尾巴的副市长,说白了,到这鬼地方来,人生地不熟的,真yào论实权的话,连市里一个局长还不如这日子,过得还真他娘的憋曲”粟一宵看来过得并不怎么如意

  不过,叶凡也暗暗惊讶这厮的能量,想不到在德平惹出了那么大的丑事儿,人家有能耐,绕个道居然跑鱼桐市来,而且,还升◇了官,成副市长了

  这世道,什么都说不清楚像这种事,在华夏也是屡见不鲜了,没什么稀奇的往往某位官员在一个地方犯了事,屁股一挪窝子到另一个地方照样子当领导没准儿屁股一撅还提拔了

  “呵呵■,可以,咱们换换,这位置可是不怎么好坐今天的事想必你也听说过了,你说是不是?”叶凡话中略显苦涩

  “嗯,说得也是不过,老dì你今天那话讲得可是有些不大好,这个,可是把你自己给逼到死角了

  老哥我虚长你几岁,也想跟你唠唠做事不能太认死理,凡事都需注意淡定面对一切

  你看看,体制内的官员,不管肯做事和不肯做事的,没人肯把自己往死里逼的,总得给自己留个空间好多事,自己都无法预料

  何况,88惨案太悬谜,听说公安部都没法子,何况一个小小鱼桐市他们能灰溜溜走人,你又何必拿自己的大好前程去赌明天

  也许,今天的事还是某些人设计好了的也没准,人家使的就是一个‘鸡’字,一不小心着了道,想改口都难

  想想,兄dì你现在这事多被动咱们的路还长着,不能因为一件小事自毁前程是不是兄dì?”粟一宵口气亲切,反倒关心起叶凡来其实,自从从叶凡家里出来,知道了卢伟和齐天等人身份,粟一宵已经低头服输了,知道叶凡的能量大

  他的朋友quān是一个相当有潜力的关系网,粟一宵甚至看到了叶系小集团的雏形,所以,渐渐有了向叶凡那个小quān子靠拢的动机

  所以,后来□电话联系得还是较频繁的这世道,天xià苍生都是为‘利’而活着,无利不起早讲得太有理了粟一宵作为一个凡人,当然也不能逃开‘利’字的枷锁

  不yào说他,何人能逃得了?

  “这案子,也不能○再拖了,再拖,我也没脸再呆这里被害者太惨了,我看不过去与其不死不活,不如破釜沉舟,先把自己逼得没了退路,也许还能杀出一条血路来粟哥,人活一世,总得干点什么是不是?即便是失败了也图个心安,这是我做人的态☆度今天那个小孩子对我的震动很大,如果还能沉住气,那我不成圣人了也许,你是quān外人你能心平气和,当然,我还是得谢谢你的提醒了”叶凡恢复了平静,最近心境倒是锻炼得越来越平稳了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