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拍卖会是进攻武器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拍卖会是进攻武器

  “落座仪式我没看到,不过,想必应该隆重”叶凡点了点头,突然一指天空,说道:“为什么要卖铜像,就其原因有几gè一来就是这里的天不再明朗,它已经被罩上了团团看不见的黑色乌云”

  “叶,你这话可是有些捣毁党的领导了”某gè人突然咕噜了一句出来刺激了一下,那大帽子还是挺大的,很吓人

  “党的领导,不不不本人从来相信我们的党,也永远跟着□党走,做为一名党员,本人的忠诚度不用置疑

  那为什么又这样子说呢,想必去年发生的88惨案大家都听说过我昨天在这里被一gèxiǎo孩子咂了一身的鸡蛋

  他指责我们市局不作为当时,我指天了☆,说是半年内要破了88惨案

  惨案的乌云已笼罩着鱼桐,只有不顾一切破了案子,给鱼桐人民一gè安定的生活,才是我作为鱼桐市政法委.局长应该做的事”叶凡的话刚讲到这里,倒是引来了一阵子热情掌声

  “这gè我倒不明白了,这gè跟林则徐铜像有什么关联?”一gè女记者问道,倒是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话

  “呵呵,这事说起来惭愧88惨案让我们鱼桐市局彻底丢尽了脸子,我也不藏着掖着了

▲  去年,为了破获此大案部和省厅组团来了一批鸡ng干刑警以及专家,在鱼桐坐阵达二月之久,查案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总得吃饭睡觉,车子总得跑是不是?

  虽说案子最终还是没能破了,但这gè,干警专家○mén也尽全力了破案这种东西,我觉得很讲究偶然,必然中有偶然,偶然中蕴含着必然

  不过,市局却是因此欠下了接近300万的巨款,对咱们局来说,这可是笔不xiǎo的开支

  年底了,局里已经到了无米下锅的地步,连警车出车的汽油费都暂时由干警们自己先垫着的,不怕大家笑话,局里账头上就是gè负数

  不过,干警们势气倒是正旺着,决心不破88惨案决不收兵不过,我作为局一把手,不能看着干警们只能蹬着自行车办案

  把情况反应到了市政fǔ,崔明凯副市长一看立即表态支持,给签字了,转到李国雄市长处,他不但签字了,而且,听说干警们决心如此的大,额外还批了200万的办案经费

  全▲局干警是振奋,大家放心,我们会用好这笔钱的”叶凡刚讲到这里

  一gè不和谐声音立即打岔道:“既然有钱了你们吃饱饭不干正事,还要卖铜像,是不是想躺在酒店,睡在饭桌上,搂着裙摆子办案子哪?”
●júgànjǐngshìzhènfèn,dàjiāfàngxīn,wǒmenhuìyònghǎozhèbǐqiánde”yèfángāngjiǎngdàozhèlǐ

  yīgèbúhéxiéshēngyīnlìjídǎchàdào:“jìrányǒuqiánlenǐmenchībǎofànbúgànzhèngshì,háiyàomàitóngxiàng,shìbúshìxiǎngtǎngzàijiǔdiàn,shuìzàifànzhuōshàng,lǒuzheqúnbǎizǐbànànzǐnǎ?”
▲   顿时,引来了一阵子叫好声和哄笑

  “别急,这位同志听我解释一下,呵呵……”叶凡瞥了那人一yǎn,收敛了笑容,说道,“很遗憾的就是咱们市财政局因为年底几笔款子没收回来

  听说是账头□上没钱,所以,这笔钱暂时无法到位这事我反应到市委何镇南处,他立即咨询了市财政局的安蕾局长,答复一样的

  何也很理解市财政局的暂时困难,从有限的基金里硬挤出了10万给我们局当然,我们非常感激何的慷慨和为干警们着想

  不过,欠债要还的,我刚回局里就有好几gè老板候着了,有点像我们蹲点抓罪犯一阵子吵吵嚷嚷下来,我这什么事干不了

  无奈之下,再想到林大人雕像在这里受了委屈,所以,我想,能不能先把林大人雕像请出去

  等我们破了88惨案,鱼桐的天重明朗了,到那gè时候,市财政局手头上也宽裕了我们拿回了钱再请他老人家回来

  当然,对于林大人为局里作出的贡献我们全局干警们都铭记于心的

  一切为了破案,为鱼桐几百万老百姓能过上平安日子,晚上能放心出来,我,叶凡,豁出去了”讲到最后叶凡誓气高涨,场上是掌声雷动

  “我们捐赠些钱给局买汽油怎么样?”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对对”我出一千块……”另一道声音附和着,那人还当即掏出了一千块在手中晃着

  “出点钱倒没事,我就是想问明白,市财政局是不是真没钱了?”另一gè不和谐声音响亮,盖过了其它话语

  “谁说没钱,刚才还划拔了一千多万出去,我刚打的电话,一gè老朋友给我说的”另一道有些沙哑声音喊道

  “叶,这话怎么解释?”一gè记者问道

  “噢,是这样的,昨天我也咨询过,安局长说账头上几gè亿是人家的钱,我们去晚了,呵呵,我相信安局长应该不会骗人的,何况,这事何还亲自过问过,难道安蕾同志敢欺骗何不成?一gè市这么大,也的确难办,安局长费心了”叶凡淡定的笑道,费心两gè字咬字特别的重一些那些记者都是鬼鸡ng灵,旋即也就寻思开了

  “有人也许会骂娘,说你这gè局长怎么当的,居然连爱心人士捐的雕像都卖了,成何体统我叶凡想说的事,要骂就请骂我一gè人,为了破案,◎我愿意背负这身骂名”叶凡说完后退到后面

  办公室主任安卫民走上前面,一声大喊道:“拍卖现在开始进行以出价高者请走铜像,起拍价定为200万不过叶说过了,说是以后市局有钱了请拍走者能否把铜像还给我□们,我们会以比拍走价多出百分之二十的价格运回铜像来当然,你可以把运费人工费什么费都算进去”

  现场沉默了一阵子才有人回应道:“我们丰林公司出220万林大人是英雄,一身正气,正好请回公司镇邪,邪○不压正的”

  “我们红旗公司出225万,听说林大人的雕像是国际知名大师雕铸的,咱们公司不能错过了”另一道女音喊道

  后来又有几gè公司展开了拉锯站,一gègè声音喊得响,实则,也在趁机◎○不压正的”

  “我们红旗公司出225万,听说林大人的雕像是国际知名大师雕铸的,咱们公司不能错过了”另一道女音喊道

  后búyāzhèngde”

  “wǒmenhóngqígōngsīchū225wàn,tīngshuōlíndàréndediāoxiàngshìguójìzhīmíngdàshīdiāozhùde,zánmengōngsībúnéngcuòguòle”lìngyīdàonǚyīnhǎndào

  hòuláiyòuyǒujǐgègōngsīzhǎnkāilelājùzhàn,yīgègèshēngyīnhǎndéxiǎng,shízé,yězàichènjī为公司做免费广告罢了

  “还真敢卖怎么办,他们那苗头好像对准了财政局”康文生有些急了

  “不光是市财政局,你没听说吗?叶凡句句不离何,什么意思”江篱篱有些气愤

  “什么意思?这gè就是癞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叶凡,在回击我嘛,哼”何镇南突然冷声哼道

  “他也敢,一gè跳梁xiǎo丑罢了只要他把铜像卖出去,咱们立即招开常委会联合捋了他帽子,哼”康文生势气大作

  “嗯,想必林省长也会支持捋他帽子的”江篱篱说道

  “捋他帽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党内记大过处分是肯定的了,不过,也不是没可能趁机拿下他如果能拿下他,也许柏生就有希望了,不然,咱们在常委会▲上白白丢了一席之位”宣传部长潘金yù说道

  “要不要叫人知会一下林省长?”康文生看了何镇南一yǎn,问道

  “再等等”何镇南摆了摆手

  “痛快”常务副市长崔明凯一拳擂在桌上,发□出咔咔声响

  “老崔,你那拳头不疼吗?我这桌子可是快散架了”李国雄市长实则高兴,调侃着笑道

  “市长,你说他是不是玩的幌子,他真敢卖?”崔明凯微笑着

  “卖绝对不敢,铜像一卖他那帽子也给卖了”李国雄摇了摇头

  “我看何镇南能坐到什么时候,他再不出面,局面一失控到时就麻烦了,呵呵呵”崔明凯笑道

  “失控,他在等着看叶凡的笑话,看他这场闹剧如何收场老何这人鸡ng★于算计,他早看透了叶凡是在以雕像为武器攻击他

  安蕾,不过一gè可怜棋子罢了,成为了老何和xiǎo叶同志两位互掰手腕的导火索

  何镇南借此给叶凡下马威,在敲打他叶凡借此在市局立威,也是■表态给何镇南看的,老子并不是gè软蛋任由你能捏拿的

  不过,最终,败下阵来的肯定是叶凡同志了之过急,至少得有一定根基时联合咱们一起反击,给老何一gè痛击不是好?

  年青人,这就是年青应该付出的代价年青好啊,年青也不好……”李国雄市长最后讲的话倒是些shēn奥,令得崔明凯都在回味着

  常务副省长林峰今年正好50岁,还没办寿宴人看上去挺鸡ng神的,他正坐转椅上翻阅了一阵子文件后感觉有些烦了,随手拿起秘书给他准备好的今天省里各大报纸随手翻了起来

  不过,刚翻到省报第一版面,上头的看了看没啥意,无非就是省里某些领导去什么地方检查工作,作了一番指示,走访了什么地方什么的

  “废话一大堆,没一句实在话”林峰哼了一声,也不知在讲谁yǎn光往下首滑去,看上一gè大大的标题——鱼桐政法委要‘贪’到何时?

  这gè标题可是相当吸人yǎn球的,不过,那‘贪’字上加了引号的

  林峰顿时愣住了,那眉头,快皱成xiǎo山堆了,立即细看了起来看完后沉yín了一阵子,哼声道:“何镇南,你搞什么?要敲打他何必玩这xiǎo手段,真是昏了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