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被害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被害

  今天达到5o张,1o点钟再加一,看你们的

  这个,是她决不能忍受得了的平时,这女人有何镇南撑着,在鱼桐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个不巴结着她这个大财神爷知道她跟何镇南背地里关系的官员、商人们是把她当女皇一样供着

  想不到现在被叶凡整得如此的惨,这脸子可没地儿搁去了

  “妈,你干嘛躲这里哭?”董莺莺半夜睡来,隐约的听到一些压抑的哭◎声,莫非是鬼,董莺莺心里想着,rou了rou眼听了一会儿,感觉好像是从自家卫生间里传出来的,隐隐有灯光透出

  再细一听,觉得越来越像母亲梅玫的声音,于是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透过斜着的mén缝看◎去,母亲全身赤,正用mao巾捂着嘴在哭

  董莺莺记得,母亲是个端庄乐观的人,以前父亲在世时她每天都带着微笑

  就是父亲被告知病sǐ在狱中的那天她也没哭过而是用自己的肩膀挑起了帝都皇朝集团的这付沉重担子

  “没……没什么,我突然想到你爸了,所以,没什么,吵醒你了”母亲梅玫擦了擦眼泪,用浴巾裹上了you人的g体回到了bsp;不过,董莺莺却是追了出来,躺在母亲怀里,喃喃道:“妈,你别再把我当xiao孩子看待,我今年19了,长大了”

  “我知道,我们的莺莺长大了快回去睡,妈没事了”梅玫拍了拍宝贝女儿的肩膀

  “妈,你有事瞒着我”良久,董莺莺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那双凤眼一直盯着母亲,像要看透她似的

  “没……没有,我哪有什么事,也许是gōng司最近很多烦心事搞得累了”梅玫那眼神有些不自然,董莺莺自然看在眼里了,追问道:“妈你真不告诉我,我受得了”

  “真没事,别胡思想”梅玫恢复了平静,说道

  “你胡说,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天来,你一直在打听那个叶凡的情况,连生活什么时候的都打听

  那天他拍卖铜像,你也是默默站在人堆里的而且,看到铜像卖不出去,你还准备了一张3oo万的支票

  这些,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他了,一个xiao白脸,他才多大,想当我继父不可能,我绝不答应一个xiaomao孩子,哼”董莺莺突然大喊道,愤怒的指着母亲叫道

  “莺莺,你听我说,没有的事”梅玫那脸一沉,急得又掉泪了,看了女儿一眼,说道,“他当你哥差不多,怎么可能我会看上他,你这脑袋瓜别胡思想”

  “不可能,你就他了那天晚上,我可是亲眼见你默默的站在他那院子外边老远的看着,足足站了三个xiao时,以为我不知道,你就站在那颗大树下的”董莺莺绝不放过母亲那架势

  “你……你跟踪我?”梅玫气得身体都在颤栗,那浴巾早滑到了地板上,■1ù出高耸浑圆的xiong脯来

  “我不管,如果你敢跟他鬼混,我sǐ给你看,哼这事我说得到做得到”董莺莺双眼通红,哭着回到房间捂着被子不理人了

  一个xiao时后,听到了脚步声

  “莺莺,你长大了有些事也该让你知道了,不过,你得答应我千万得保密,不然,会惹来杀身之祸的”梅玫mo着董莺莺秀,一脸哀痛,说道

  “妈,你说,我会记在心里的”董莺莺这个时候出奇的平静,盯着母◇亲说道,那眼皮都没眨一下

  “你爸是被害sǐ的”梅玫一句话出来,董莺莺顿时被震méng了睁大着一双瞳孔实在是难以接受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我总感觉有人在耍yīn●

  你看看,我们gōng司现在资金运转不灵,空置了几百套房子再卖不出去的话已经tǐng不过去了

  银行都催过好几次了,崔行长以前跟你爸多好,称兄道弟的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了,现在催了几次后那脸已经搁下来了

  他们下了最后通碟,如果在一个月内不能还贷,他们将起诉我们gōng司

  到时那些房子都会被拿去拍卖,我们集团gōng司也将圬了唉,前段时间,我无意中翻起了你爸的遗物

  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箭头图形标记我当时心里伤痛就去看了那个地方,居然现惊天秘密,你爸在里面藏着一个笔记本

  里面谈到最近有人下手了,要吞并我们集团gōng司,最主要的就是叫我们退出矿◇山……”梅玫一脸凝重,说道

  “那怎么办?”董莺莺问道

  “我决定了,你明天就离开鱼桐市,先到你燕京的姑姑那里住一阵子

  以后不要联系我,要联系的话由我来联系你我为什么一直在打◆听叶凡,那是因为我现这个人很特别

  你看到没有,他太年轻了我打听清楚了,他才23岁就是副厅级高官了

  这个人的家世肯定不得了的深厚而且,他连铜像都敢卖,他什么事不敢做

  何况,他话说出口了,要在半年内破案,我一直怀疑,你爸的sǐ是不是跟那天晚上的惨案有关系这里太危险了,你不能再留下了”梅玫一脸坚定,说道

  “妈,你不走,我绝不会走的,要sǐ咱们一起sǐ”董莺莺哼道,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坚决

  “走肯定要走,不过,我要把事搞清楚,你爸的仇不能不报为了咱们董家,妈豁出去了只要叶凡能查清事实,为你爸报了仇他要什么我给什么,即便是我们董家全部家产,还有,即便是他有非份之想,你妈这个人也不再乎了”梅玫嘴里说着,眼中闪过一道狠辣

  “妈,你不能”董莺莺哭喊道,屋里传来母女俩那凄凉哭声

  深夜了,从鸭子河帝舫回到住处,叶凡惊讶的现房子的墙根下居然有个人影在蠕动

  因为鱼桐市有钱,所以每个市委常委倒都分到了一栋三层独栋xiao楼,周围全是树木遮掩着,环境相当的优美

  “是谁?”叶凡冷声哼道,鹰眼之下现好像是个蓬头散的女子

  “▲咯咯咯,嘎嘎嘎,呀呀呀,依依依……”那女的嘴里xiao声的叫嚷着几下,然后身子一转躺墙根睡去了,好像是在讲梦话

  叶凡回到房间找来手电,仔细的观察了一阵子,脑中闪过一个人影来,那就是在88惨案□◇中东河区李定鱼一家四口sǐ了三个,唯一活下来的是他的女儿李月

  听说李月还是干的,后为疯了,连猪粪都吃,晚上基本上都是跟几个乞丐一起睡觉

  想不到今晚上她居然睡到自己墙根了要知道外边可◆是有mén卫的,李月肯定是翻墙进来的想到她曾经是警察,能翻墙也算不得什么了

  不过,现在可是年底,大冬天的,叶凡可不想李月就此冻sǐ在自己房子下边,何况,李月也着实可怜,虽说她疯了不过,一个疯◇姑娘,也不好处理

  叶凡轻轻的摇了摇,见李月没动静,心里突然一动,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古代军事家孙膑为了逃回国装疯的故事

  于是重重地摇了几下,李月果然睡了,不过,还是依呀着看都没看叶凡◇身子一转就靠着墙根睡去了

  不过,李月虽说做得十分隐mí,不过,叶凡的鹰眼之下还是现了一点异常的情况,比如说,李月的眼光好像在黑夜**别的闪了一下,普通人难现,叶凡有鹰眼倒是现了

  “□难道她也是在装疯……”叶凡心里寻思着,回到房间里拿了一g厚棉被来轻轻的把李月裹紧靠在墙根旁,自个儿也就回楼了

  叶凡在试探李月,如果李月没疯,估mo着她也在试探自己在没有取得李月信任前叶凡决定☆好好的观察一下李月

  回到房间后叶凡给陈军打了电话,自然是安排他专mén来监视李月了陈军倒没什么意见,连夜赶过来了

  第二天早上,叶凡一觉睡来,到墙根处一看,李月早没了踪影不过,自己给她裹的那g棉倒是被搞得脏兮兮的rou成一团堆在地上

  而且,叶凡恶心的现,一股sao味传来,估mo着李月把自己的棉被当月巾带子了,所以niao在棉被里了叶凡也没收回来,他想试试是不是李月今晚上■还会再来这里睡觉

  目前案情扑朔mí离,李月这个幸存者没准儿是案情的突破口,叶凡在等待着

  过年了,叶凡今天不打算回家过年了因为,浦海市杜家的事镇东海已经催过好几次了

  杜峰的○▲家事没解决之前他一直被软禁着,镇东海眼巴巴看着一个七段大高手不能为特勤所用,那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这事人家杜峰又认sǐ理,非叶凡亲自去办理不可

  所以,镇东海急了,bī着叶凡节去把此事办了而且■答应,特勤所有的兵由他随意调遣,想叫谁都得无条件服从

  叶凡只能叹息自己天生劳碌命,好像自从毕业分配后没有一年过年有安稳过

  大年3o早上,陈军到了鱼桐,身边还跟着一个留着xiao胡子的年轻人碰面的地点并没在叶凡住的地方,凡事得xiao心,叶凡估mo着已经有人盯上自己了不管有没有,xiao心无大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