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顾天龙的警告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顾天龙的警告

  “他那段时间执行秘密任务去了,一年后才回lái,知道zhè事后很是生气,去找了杨大同

  不过,杨大同不承认而且,那gè时候杨大同已经到铁州地区任副专员了

  江林说是慢慢lái,他会查清楚的几年过去了,他说是毫无线索,叫我不要急

  而且,后lái,又过了二三年,他还劝我,说是师兄已经走了几年了,叫我zài找gè人重建立家庭,我没答应

  不久,他又lái了,喝醉了,说是很喜欢我,叫我什么的我当场煽了他一耳光,破口骂了他,他倒也没说什么

  只是,后lái一年多时间一直缠着我,我给g烦了不久我的脚被车撞了一下,本lái当时并不是十分严重,骨头也没伤着

  开始时我故意装着站不起lái了,我想,一gè瘫痪的人,江林应该不会zài理我了

  那年你也长大了,能到外面赚钱了,我也就放心了江林lái纠缠过几次见我双tuǐzhègè样子,而且,我当时还搞得全身脏臭不已,他看了估计也死心了,也就没zàilái了”凤秀一脸伤痛说道,看了儿子一眼又说道,“zhè事我一直不说,一lái怕你找杨大同拚命,人家是大官,咱们斗不过他你要是死了剩下我一gè人怎么办,还不如一起死了二lái,我也怕江林对你有意见,找你麻烦听说江林现在也当大官了,咱们家惹不起”

  “一对狗贼子”李强一拳擂在桌上,桌子出痛苦呻yín

  “江林在什么秘密部mén工作,阿姨知道吗?”叶凡问道

  “好像什么管安全工作的,可以杀人不负责任的部mén,他们说的,我也不清楚”凤秀摇了摇头,“算啦,zhè么多年他都没出现过了,应该把我忘了,也好,我一gè瘫痪的人他哪能zài瞧我一眼不过,后lái我想站起lái时,可怕的事生了,zhètuǐ,居然不听使唤了,无论我怎么做就是站不起lái了”

  “嗯,你zhè是因为多年没走路,所以肌rou萎缩到致的只要慢慢活络通气,我zài用金针帮你不时疏导,zài加上配合yao物滋润,应该能重站起lái的

  阿姨,zhè事你别急,包我身上我在水州有gè很大的院子,你就□住我哪儿

  放心,那gè地方很隐秘的,即便是江林也不敢造次的,zài说,江林zhè么多年不见了人影,估mo着是早把你忘了呵呵”叶凡淡淡笑道

  直接回到水州,现梅子已经能下地走路了妹子紫□衣zhè段时间一直在伺候着梅子,见叶凡回lái,梅子要跑过lái给叶凡拿外衣,被紫衣急着扶住了,就怕她一跑伤着了

  李强见陈军的父亲坐阵在院子里,当然放心了叶凡jiao待紫衣zài去找了一gè专职保姆打理着凤秀,李强心里十的感鸡,不过,李强zhègè人不善于表达,叶凡是从他眼神中感觉到的zhè一切

  安排好后,陈军就留在水州了,因为女朋友杏儿zhè些天lái也时不时会住在叶府里,叶凡有时有些暧昧的问陈军拿下杏儿没有,陈军mo了mo头说是要尊重杏儿,要到婚之夜拿下才有味道叶凡只能骂zhèxiao子就是一根筋,缺心眼

  陈军反而嘿嘿干笑道:“我就喜欢zhègè味儿”

  “随你xiao子”叶凡哼了一声无语了

  楚天阁叶府很大,有分外院跟内院,陈军、杏儿和李强一家都住在外院,叶凡一家住在内院,内外院之间还有一道拱形的mén

  经过一道xiao拱桥才能进去,倒也互不相干,只是zhè拱mén一般都没关,大家在一起倒也其乐融融的,而梅子却是住在叶凡隔壁一gè房间其实,内院就叶凡妹子紫衣跟梅子两gè人住着,叶凡的父母亲早回古川了而二弟叶子奇回燕京读书了,女朋友宋倩倩恢复得很好,已经能下地走路了

  对于顾家,叶凡相信他们zhè次应该被打痛了顾俊飞早成了半痴呆,只能依呀着讲话,没人听得懂,而且,全身瘫痪在g上,坐椅上都要要扶着

  就是zhègè样子还得在牢里度过1o年,本lái顾家有提出说是俊飞已经瘫了呆了,能不能保外就医

  不过,上头没答应,顾家知道叶凡有拜托公安部的铁占雄盯得紧,镇东海也在从中作梗,而京城赵家也在落井砸石,所以,多方关注之下也不敢zài提非份要求

  不过,在牢里倒也有专人医生照顾着顾俊飞zhègè傻子,zhègè,当然是顾家暗地里耍了手段,对于zhè点叶凡也知晓,也没放心上得饶人处就饶人,太狠太辣有干天和

  他相信自己下的指功,是合陈啸天跟神tuǐ子勾陈家族两家秘术于一身的指法,顾家即便请什么高手都解不开的除非自己动手,不然,zhè辈子顾俊飞都是一gè痴呆的废人

  当然,如果顾家人想zài生起事端,叶凡不介意连根拔出他们了只是顾天龙从镇东海的态度上看到了一些端倪,猜也能猜到叶凡估mo着跟特勤a组有什么瓜葛

  对于特勤a组成员,顾天龙还是有些忌惮的即便是他作为原军委委员,也搞不清楚特勤a组的状况的,只是听说很神秘

  是只有镇主席才能领导得动的有关负责国家重大安全事件的神秘组织至于说军委,只是挂靠罢了,即便是以前的军委副主席赵宝刚好像也使唤不动那gè神秘组☆织的

  后lái曹家那gè曹梦德倒是讲出了叶凡的另一gè身份,那就是总参军务部少将副部长

  顾天龙在暗暗震惊的同时立即招集子孙及核心族人,严令不准zài去找叶家的麻烦当然,像顾峰山等人★也问过原因,不过,顾天龙一脸yīn沉着最终没吐1ù什么

  不过,顾天龙的二儿子顾友纲,也就是现任南海舰队下属的三大基地的粤州基地司令员,也是一少将

  此人还是相当的冲,愤怒的问道:“爸◆,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说,俊飞的事难道就zhè么算啦?如果都zhègè样子,咱们顾家在京城还怎么抬得起头,还怎么么直面其它家族,zhè事生后,我都不敢出mén逛街了咱们顾家,丢不起zhègè人”

◇  “hún账东西,你英雄,你去试试”顾天龙指着顾友纲骂道,转尔说道,“你看到没有,你哥现在到什么地方任职了,到中央搞宗教事务,讲得好听,那gè位置能干出什么lái

  就你那gè不管事的位置,◆还是我抬出zhè张老脸求了曹家跟他们说的,不然,就是你那gè位置能否保住都难说

  时下不太平,实则zhè京城看似平静,各方势力都蠢蠢yù动咱们家现在倒霉了,看笑话的多,能帮你的又有几gè?

  落井下石的也不在少数,你难道想我们顾家彻底在京城除名,现在不一样了,别总以为自己还是二流家族老大

  不行了,咱们顾家,说实在的,要认清自己现在所处的地位,已以无法领军二流家族了,能保住在二流圈内就是祖上积德以后做人要低调,听懂了没有”

  实则是顾家早就退出二流家族圈了,顾天龙zhè样子讲,有遮丑抬高自己的嫌疑当然,百足之虫互而不僵,顾家zài怎么弱化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去拉屎撒●niao的地方

  zhè次叶凡能狠狠打击他们,跟京里赵家等大家族的落井下石不无关系赵家因为赵宝刚的退休也弱势了下lái,如果能把顾家也拉下水,此消彼长,赵家还是骑了顾家一头的

  所以,◎◆他们是绝不愿意看到一gè强大的顾家的

  “爸,你总得讲点原因?”顾友纲还是有些不服气啊

  “原因gè屁铁占雄够份量不?”顾天龙哼道

  “就他,有啥,以前在猎豹还行,现在在公安部○□不过一gè排名最尾巴的xiao副部长罢了,能拿我们怎么样?咱们顾家虽说最近有些弱势,但咱们zhè一系可并不弱势,曹家不正旺着”顾友纲不服气地撇了撇嘴

  “曹家,别提了,哼”顾天龙突然摆了摆手,★□不过一gè排名最尾巴的xiao副部长罢了,能拿我们怎么样?咱们顾家虽说最近有些弱势,但咱们zhè一系可并不弱势,曹家不正旺着”顾友纲不búguòyīgèpáimíngzuìwěibādexiaofùbùzhǎngbàle,néngnáwǒmenzěnmeyàng?zánmengùjiāsuīshuōzuìjìnyǒuxiēruòshì,dànzánmenzhèyīxìkěbìngbúruòshì,cáojiābúzhèngwàngzhe”gùyǒugāngbúfúqìdìpiělepiězuǐ

  “cáojiā,biétíle,hēng”gùtiānlóngtūránbǎilebǎishǒu,▲斜了儿子一眼,又说道,“那乔远山呢?”

  “他……他凭什么帮叶凡?”顾友纲终究是变色了

  “凭什么,叶凡养伤的那些日子,都是乔家那位大xiao姐像gè婢女一般伺候着他的zhè事我也是偶■■然间听总医院的人说的,你xiao心嘴巴就是了,听了就忘了传到乔家那两gè兄弟耳里,有得你受的了”顾天龙哼道

  顾友纲倒真闭嘴了,乔远山是中组部部长,政治局委员,能拿捏全国官员帽子,虽说副部级官★员帽子他不好拿捏,但真要跟你过不去国家领导也得考虑一下他说话的份量,所以,顾友纲说不怵那是假的

  而乔远山的大哥乔横山是岭南大军区司令员,国家几大军区统帅,军委委员,虽说管不了自己,但人家知会一下粤州军区司令员,那就难说了不要说别的,在自己升迁路上下些拌子绝对不难的

  李强放心的跟叶凡回到鱼桐专mén监视李月了

  叶凡也细细地给李强检查过一番,现李强天生是gè练功的材料,根骨实在是好,才二十六岁就达五段第一gè层次顶阶了,叶凡相当遗憾,如果还有老蟒rou配上几百年的何乌,估mo着能助他突破到五段的第二gè层次,甚至第三gè层次都有可能,是有些可惜了不过,zhè种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一晃眼到了初三晚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