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院长来要人


  “你父亲遗下的那个有特殊标记的东西在什么地方,是什么东西?这事保密,不准跟任何人说,这些刑警你都不能说”叶凡把董莺莺带一páng小声问道

  “架子上那只鸟雕就是”董莺莺沙哑着声音说道叶凡支开了刑警,走了过去,趁人不备把那块雕着一只小鸟的石块给塞进了皮包里

  “董姑娘,这里你不能再呆了,我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怎么样?”叶凡商量道

  “我不走,要死也死家里”董莺莺突然喊叫了起来,抱着被子大哭着

  “那好,我叫两个干警保护你”叶凡叫来了王平,安排了一男一女两个干警全天24小进保护董莺莺暗地里,叶凡只好把陈军招到了鱼桐来暗中保护董莺莺

  回到局里,叶凡坐在椅子上脸色阴沉如墨想不到88惨案一点头绪没有,在过年时居然又死了人,屋漏偏逢连夜雨,叶凡有些无语了

  早上9点,叶凡打起精神,挤着笑脸从香港太茂集团派来的人手中接过了10辆车代理人走时只唠叨了一句道:“希望叶先生经后千万别再卖铜像了林董有些……”代理人后面讲了半句就不讲了,这个意思自然是让叶凡同志去领会精神了

  小叶老大,自然是微微愕然之后一脸苦忍的笑了

  10点钟,高平◇来汇报审理王冬情况

  说是王冬有提供证据证实,他们的确是到梅玫家准备搜查取证的帝都皇朝集团的财务状况出了些问题,最近银行和一些商家有反应一些情况,而董方这几年发展如此之快,有人告密说是董方在利○láihuìbàoshěnlǐwángdōngqíngkuàng

  shuōshìwángdōngyǒutígòngzhèngjùzhèngshí,tāmendequèshìdàoméiméijiāzhǔnbèisōucháqǔzhèngdedìdōuhuángcháojítuándecáiwùzhuàngkuàngchūlexiēwèntí,zuìjìnyínhánghéyīxiēshāngjiāyǒufǎnyīngyīxiēqíngkuàng,érdǒngfāngzhèjǐniánfāzhǎnrúcǐzhīkuài,yǒuréngàomìshuōshìdǒngfāngzàilì用公司为他人进行暗地里的洗钱活动开公司只是一个幌子,而把这些黑钱漂白才是真正的目的,而董方收的手续费也相当昂贵的

  “王冬他们查出什么没有?”叶凡淡淡问道

  “他说正在调查取证,有重大嫌疑”王平说道

  “重大嫌疑,我还怀疑他预谋杀人怎么那么刚好,深半夜去搜查取证,梅玫刚死不久就出现了在我亮明身份后不问青红皂白立即要抓人打人往死里招呼,这里面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而且,一口咬定董莺莺是我女朋友,简单是乱弹琴王冬的动机在什么地方,你给我好好查,查清楚再说”叶凡冷声哼道实则,对高平这个刑警队队长也有些不满,来的度太慢了,有故意拖拉嫌疑

  88惨案案情扑朔迷离,叶凡到市局根本就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也许,88惨案的mù后主指者在市局也安插dé有眼线

  有如此能量的人安插线眼不用费多大力气,或者用钱买通某些意志不够坚强的干警也大有可能,在巨大的金钱面前,人义道德,公道职操又算dé了什么?

  “这个,刚才市检察院检察长顾曲来了电话,要求我们市公安局立即无条件放了王冬他们,这个,只是一场误会”高平有些为难样子,说道

  “嫌疑还没搞清楚,怎么能放人,那可是杀人嫌疑”叶凡冷声哼道,觉dé这个王平使用起来特不顺手心里是有些不痛快了,自己这个政法委书记讲的话好像不怎么好使,本应是不折不扣执行的

  “那好,我们先关着”高平点了点头正准备出去,响起了叩门声,叶凡叫了声进来

  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政法委第一副书记马柏生,另一个不认识,瘦瘦的,颧骨很高

  “叶书记,我是检察院的顾曲”那中年男子首先伸手自我介绍道

  “噢是顾检长,你好”叶凡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

  “叶书记,我是来要人的院里不能少了王冬,时下虽说是春节放假,不过,我们鱼桐市检察院太忙了,昨晚上的事纯属误会,王冬有些鲁莽了,有些地方做dé不够妥当,我替他向你道歉”顾曲嘴里说着客气话,实则是有些不fú气样子

  “道歉,没这个必要,都是为了工作不过,王冬有重大嫌疑,在公安局没调查清楚前暂时不能放人,这个,还请顾检长谅解一点”叶凡嘴里也是说着客套话跟顾曲虚与委蛇

  顾曲虽说明义上是自己下属,但顾曲也是副厅级干部,而且,检察系统执行的是高度的直管

  连工资等一系列经费的产生都由上面直接拔款,不与地方政府产生联系所以,检察院作为督察机构,办案相对来说比公安局和法院独立一些

  所以,叶凡明面是上顾曲的领导,实则顾曲没怎么把叶凡这个年青人看在眼中

  “叶书记,检察院正常执法,只不过偶然间碰上了杀人事件,而且,到现场后梅玫已经遇害,何况,当时你也在场人怎么可能是王冬他们带人杀的?”顾曲有些不客气起来了,而且,隐晦地点出叶凡在场你这样子硬抓住人不放有些故意刁难意思

  “我是在场,不过,既然检察院来办案子搜查梅玫的房子何必偷偷摸摸的搞dé像杀手一般,全身黑衣不说,根本就不按办案程序要胡乱抓人既然他们是去搞搜查的,为什么不穿工作fú?”叶凡冷冷哼道,一páng的马柏生淡淡的坐在一páng吐着烟圈看热闹

  “◎这是工作需要,有时怕打草惊蛇才这样子做的,这个正常,你们市公安局办案子不是也经常穿便装吗?”顾曲嘴皮子一点不笨

  “穿衣fú的事我不想讲了,就是来dé太突然了在我亮明身份,在董莺莺证实下王冬还☆○要下狠手抓人,况且,下手相当的狠辣,要不是本人有点小身手学了点搏击之术,估计当场就重伤倒地了而且他们胡编理由,这难道也是检察院办案的一向作风吗?如果真这个样子,那我是不是该怀疑咱们鱼桐市检察院的某些同☆志思想上出现了某种偏差或者说领导班子的指导思想本身就偏离了执法的正线”叶凡一席话下来相当的犀利,利用领导优势压制dé顾曲同志被噎dé话都讲不出来了那脸相当的不自然,自然是内心充满愤怒和不fú了不过,叶◎凡是他的领导,至少明面上就是

  “哼叶书记,我可是听说王冬他们进来时你把董莺莺绑了起来,而且,梅玫就死在你进去之后”顾曲来硬的了,隐晦意思相当明显

  “呵呵,你们有怀疑可以查我嘛,是不◆是还要把我铐起来带回检察院审讯一番?”叶凡微笑着说道

  “老顾,我可是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呵呵何况,你们检察院具有监督执法的权力嘛,可别忘了国家赋予你们的正当权力”这时,正坐在沙发上吐烟圈的马柏生突然漏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当然是在煽风点火了

  “叶书记的意思是真不放人了?”顾曲没理会马柏生这骚包货,知道这厮也没安什么好心,理他的话就着道了

  “调查清楚再放人,这事没商量,你们走,我还有事要忙另外,把王冬调查的有关‘帝都皇朝集团’的有关材料复印一份过来本人要亲自看看,到底是什么材料使dé王冬要半夜去搜查董家材料是否充分,证据是否确凿?

  董家死人了,市局正在调查,也的确需要王冬的材料再说,王冬可是事先就潜伏在了董家别墅周围,他们是看着我跟董莺莺进去的

  既然能看见我,当然也能看见杀人犯我不相信你们检察院的八位同志十六只眼睛没一个发现杀人犯的半点痕迹,难道此人会土遁术?

  再说,在公安部领导和省委领导的关注下,88惨案是重中之中,一切案子都dé让路于八八惨案,梅家的事也有可能牵扯其中,可以作为88惨案的一个支节摸查一番”叶凡挥了挥手,霸道的说道

  “哼叶凡同志,你这是干涉检察院正常执法我会向上级领导反应情况的”顾曲一声冷哼,哒哒着走了出去

  后面远远传来叶凡的冷哼声道:“随便”

  顾曲的如此表现,○令叶凡是感觉到了那张大网正在收拢为什么顾曲堂堂的检察长会急着跑来要人,难道王冬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他们不敢让王冬在市局久呆……

  而且,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顾曲知道dé这么详细,他又没到过现○场,而当时王冬一伙连手机等通讯工具全被市公安局收缴了,顾曲又是怎么知道这些具体事的,连自己说的话他都清楚

  这些综合在一起,一个清晰的猜测出现在了叶凡脑子里,那就是这市公安局内有顾曲的内部眼线

  dé从省厅借bīng了,这鱼桐市公安局的人员太杂,根本就不可靠,长此下去想靠着这些人破了88惨案几乎是不可能的

  叶凡深层次的想到,也许,在这市局里头就有88惨案mù后操控者安排的钉子一点消息都给漏了出去,哪还怎么破案子?这种局面使dé自己一方相当的被动,而对手又藏在暗处自己这方根本就使不上力

  要变被动为主动才行

  不过,即便是省厅干警下来可不可靠都难说……

  下午,叶凡去了大熊山基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