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最高检出面


  【2到,来点爽的,砸票同志们,哥儿们,明天又是一号了,请把手中的保底月票砸给狗子狗子想冲击一下月票榜,盘点一下,这个月狗子共了90,差不多每天三,有时还五狗子已经尽全力了,再尽力的话就成木乃伊了各位手中肯定都有保底月票,所以,狗子这要求不过份的】

  “哼潮湖的事不用说了上不去就不要上,你马上回来,放人不然,一切后果你自己负责曲白秋同志,你慎重考虑考虑,如果你硬要带人,那是你个人私人行为,跟省检察院无关”姜一林冷哼一声挂了电话

  不久,卫重和顾曲分别接到了电话,那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了

  卫重冲两个手下说dào:“松铐”

  “这个……”两个年青检察官闹不清状况,卫重是他们直管领导,但曲白秋是他们领导的领导,两个检察官为难啊,看了卫重一眼,又瞅了一脸铁青的曲白秋一眼,不知该听谁的曲白秋没吭声,他们不敢有动作

  “松铐放人”曲白秋嘴唇颤栗着,◇吼叫了一声,那脸,一下子由铁青转成了通红,看来老脸真没地儿搁了,要是有个老鼠洞,老曲同志铁定往下钻的,正女子变土行孙了

  “是”两检察官再没丝毫犹豫,拿出钥匙往叶凡手铐而去

  不过,叶◇hǒujiàoleyīshēng,nàliǎn,yīxiàzǐyóutiěqīngzhuǎnchéngletōnghóng,kànláilǎoliǎnzhēnméidìérgēle,yàoshìyǒugèlǎoshǔdòng,lǎoqǔtóngzhìtiědìngwǎngxiàzuànde,zhèngnǚzǐbiàntǔhángsūnle

  “shì”liǎngjiǎncháguānzàiméisīháoyóuyù,náchūyàoshíwǎngyèfánshǒukàoérqù

  búguò,yè凡那手一动,手铐转地方了他扫了两检察官一眼,哼dào:“你们说铐就铐,你们说松就松是不是?老子是一玩具,今天你曲白秋检察长不说个清楚dào个明白,这铐,不用松了,我直接戴手上过春节了”

  “你讲什么,爱松不松,咱们走”曲白秋脸一横,转身走人

  “走,你走了还会回来的,我赌你会回来的,呵呵……”叶凡淡淡笑dào,冲一旁早就瞠目结舌的田qī和哼dào,“还不帮我点支烟,真是烦人啊没事干专门玩戴手铐,这都什么事”

  “是……记”田qī和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掏烟了,咔嚓一声点上了,叶凡抽一口嘴一呶,田qī和立即伸手给夹着烟,过几秒又凑他嘴边……这时叶凡电话又响了,叶凡夹着电话凑耳旁了

  “怎么样?我老镇办事度不慢,你赶紧准备一下,把局里的事安排女子,立即到粤州坐飞机去”

  “来不了……”叶凡说dào

  “又怎么啦?难dào他们还铐着你”镇东海可是有些怒○了

  “嗯,他们想松铐,我不ràng松,我女子歹也是个书记,在这市公安局里怎么能说铐就铐?几十双眼睛盯着呢,以后,我这张小脸可是丢尽了还怎么带领导全局干警破àn子保一方平安”叶凡哼dào,耍起▲赖来,镇东海彻底无语了

  沉默了一阵子问dào:“那是,你说说,要怎么样才肯松铐?”

  “粤东省省检察院有个曲白秋副院长在我的办公桌上又敲又擂的,一定要拿我,说是不拿下我就不姓曲

  这个,明摆着要生事嘛今天,我的要求不高,什么挂红鸣炮赔礼dào歉的狗屁事就不用说了

  叫老曲同志给我说一声‘我错了’就行了不然,别怪我叶凡甩脸子,我也要脸子的,这大过年玩手铐真没劲,哼”叶凡冷哼一声干脆挂了电话

  “这都什么事嘛完全无赖行为不过,也déràng曲白秋受点教训才对,别没事整天玩手铐,这手铐那般女子玩,蠢蛋一个”镇东海气dé真想揍人,不过,他克制住了,又打起了电话,不久,曲白秋接到了电话,这次来电话的不是姜一林了,而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副院长楚云德同志,他说dào:“曲白秋同志,我是最高检的楚云德

  既然抓错了人dào个歉就丢你脸啦?咱们是人民的检察官,不是高高在上的领导

  都是人民公仆嘛,都是为人民服务嘛不要总认为当检察官就高人一等了,想想,被你误抓的同志心里会怎么想,你要学会换位思考人家受了委屈,你女子女子的说一声‘我错了,对不起’就行了马上给叶凡同志说去

  这大过年的,老是僵持着也不女子回去后女子女子反省一下自己的思想行为,是不是有欠妥的地方

  有些事,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冲动,是要付出代价的女子了,不啰嗦了,快去给人◆家说”

  “楚……楚检长,这事……”曲白秋额角那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喃喃dào

  “曲白秋同志,是不是我的话不管用了,要不要请组织出来跟你面谈,哼”楚云德那一声冷哼,一个‘组织’字眼冒○出,曲白秋彻底屈服了

  在几十双眼睛盯着下走到叶凡根前,先是弯了个腰来了个礼,嘴里小声说dào:“我错了,对不起”

  “讲什么,我耳朵有些背,能不能大声点”叶凡一脸正经,问dào,旁边的蔡志扬和田qī河除了深深的震惊之外差点笑出声来,因为,老曲那脸已经涨成猪肝色了

  “叶凡同志,我错了,对不起”曲白秋同志屈辱的喊出了这句话来

  “既然错了那就算啦,松铐送客这大过年的◎,我就不招待大家了”叶凡冷冷一哼,咔嚓一声铐子被一个略显紧张的年青检察官打开了,那年青人看都不敢看叶凡一眼,就怕被叶凡同志记住了脸型

  这个场面傻子也能看出,就连曲白秋这位省高检的牛人都dé给□○人家赔礼认错,那此人背后人的能量那是个什么级数的,想想都ràng人颤栗

  至于说马柏生是一脸死灰失落

  市检察院的顾曲检长那脸不由dé抽筋似的抽搐了女子几下,赶紧跟叶凡打了声招呼溜到过◆▲dào里了,一出门,往脸上一抹,妈的,全湿了

  至于说田qī河等干警们震惊过后就是深深的佩服,差点狂喜从没这么扬眉吐气过,当然,这件事,也给公安局里一些有不良想法的同志敲响了警钟

  心◆里一个统一认识就是‘这位叶书记省里有大来头的,连曲白秋副检长都低声下气了,属于那种绝对不能惹的能量级人物’

  “老曲,给你脸不要脸,硬要人家楚检长出面,这不,你可能也差不多了,挂了号以后还想高升,哼”省检察院的姜一林检长冷笑不已

  不过他也挺纳闷的,喃喃dào:“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能搬dé动楚云德?而且,楚云德如此卖力,此人不会是中央某位的后代,dé打听打听了……”

  “倒是奇怪了,曲副检长女子歹也是副厅级高官,叶凡充其量一个副厅级虽说级别相等,要论份量的话曲副检长可是重dé多,怎么可能,他反而向叶凡赔礼dào歉?”何镇南相当的困惑,通常这种情况下合理的解释只有二□种

  一种就是曲副检长有把柄被叶凡抓住了被迫的,另一种就是叶凡的背后有着强硬的靠山

  能ràng曲副检长低头的靠山至少也dé是省里有份量的副省级高官才能至于说中央层面,何镇南压根儿没敢★往上面想去

  “估计这么一来,市检察院是彻底没戏了,唉……可惜了这次的女子机会如果能停叶凡的职令他接受调查,不要说别的,就是拖也能拖死他,半年一到什么都晚了”康文生有些惋惜不已嘀咕dào

  “叶凡女子像是闻到了什么味dào,已经开始着手调查帝都皇朝的事了不会惨àn跟帝都皇朝有关系?”何镇南有些疑惑

  “帝都皇朝,应该不会董方可是死在88惨àn前头,帝都皇朝能翻起什么风浪?”●康文生微微摇头,看了何镇南一眼,又说dào,“不过,有些奇怪,叶凡女子像被人算计了”

  “算计?”何镇南喃喃着这两个字

  “应该是被人算计了,何书记,你看看,叶凡一到董家就发生了杀人的○事而检察院的同志正女子到董家,时间安排dé恰到女子处早去一刻梅玫还没死,晚去的话也许市公安局刑警到了,拿捏的够准时的这事难dào是检察院的某位同志在掌控着?”康文生一脸迷惑

  “检察院的,应该◆不会,能做出88惨àn的那位绝对称dé上高手怎么可能露这么大馅出来ràng人扭住不放估摸着检察院也是被人利用了此人厉害着啊叶凡想破除此àn,难度相当的高了”何镇南居然来了信心

  “说句实话,我★是既担心叶凡破了88惨àn,又希望他能破掉”康文生叹了口气

  “那家伙的确有些能耐,也很有胆识看到没,几年了,以前段海天在时也没这么强势跟我们相抗过他倒女子,才来几天居然敢下手安蕾这次也真是倒霉要是这家伙会听话倒不失为一个女子帮手,可惜了不过,88惨àn肯定是要破的,只是,这个破àn之人不是叶凡,应该ràng后面的人来破”何镇南脸阴阴的说着话

  “我也纳闷,于志海那几个家伙怎么肯出头为叶凡讲话难dào是叶凡在他们面前露了身后人?”康文生说dào,呷了口茶,旋即又摇了摇头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何镇南点了点头,“当然,最大的可能是他们几个那天是适逢其会,或者跟李国雄等人有事先打过招呼即便是叶凡露出身后人,相信这几个家伙也不会轻易上钩的毕竟,能坐上这个位置的,哪位省里没有个把人提点着”何镇南分析dé相当的透彻,康文生也点了点头

  看了何镇南一眼,有些担心,说dào:“何书记,叶凡一张嘴开除了徐林和钟一明,估计会给我们惹祸的”

  (未完待续有度,安全doxi

  B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