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神秘身份挺吓人的


  “叶凡,就在zhè里喝几杯怎么样?”苏勃厚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上前来请了,倒是一直冲宝贝女儿苏枝挤眼球”苏枝没办法只好上前再次邀请

  “zhè里,没意思”,狼破天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冷冰★冰的不屑一顾样子”根本就不给苏jiā任何面子

  “zhè位先生尊姓大名”杜子月突然开口了,他有些好奇叶凡zhè伙人到底什么来头

  “狼破天”狼破天还是面无表情,扫了杜子月一眼,淡淡说道●

  “狼破天”杜子月条什反射般的,听到zhè个名字后居然站了起来,心思电转”走了过来,伸出手笑道,“阁下不会是中警内卫团团长狼先生?”

  “一叮亠xiao团长罢了”狼破天zhè话一出口,差点雷倒了一大片人中隼内卫团团长还只是个xiao团长,那在坐的zhè些科长处长的还不得挖个g钻下去自个儿把自己的脸埋起来羞于见人了

  杜子月zhè种高人,对于zhè方面的东西倒是知道一些

  至于付长波和苏勃厚再也坐不住了,赶紧走上前来,一脸尴尬的微笑着,那脸”比哭还难看,付长波伸出手来”热情的打着招呼”说道:“想不到是狼团长大驾光临,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恕罪了”,zhè些人,虽说不是特别清楚狼破天的身份,但也听说过中警内卫团团长的身分重量的

  〖中〗央警卫局〖中〗央警卫局的简称,隶属**〖中〗央办公厅其前身便是广为人知的原〖中〗guó人民解放军8431部队〖中〗央警卫局◇又叫总参警卫局,不过在总参谋部只是挂名属解放军编制”副大军区级别,在地方不设机构

  〖中〗央警卫局主要负责党〖中〗央、guó务院、全guó人大、全guó政协、中央军委主要领导的安全”也就是负责■◇又叫总参警卫局,不过在总参谋部只是挂名属解放军编制”副大军区级别,在地方不设机构

  〖中〗央警卫局主要负责党〖中〗央、guó务院、全guó人大、yòujiàozǒngcānjǐngwèijú,búguòzàizǒngcānmóubùzhīshìguàmíngshǔjiěfàngjun1biānzhì”fùdàjun1qūjíbié,zàidìfāngbúshèjīgòu

  〖zhōng〗yāngjǐngwèijúzhǔyàofùzédǎng〖zhōng〗yāng、guówùyuàn、quánguóréndà、quánguózhèngxié、zhōngyāngjun1wěizhǔyàolǐngdǎodeānquán”yějiùshìfùzé居住在中南海的政治局常委等党和guójiā领导人的安全保卫,外界俗称的中南海保镖,也有人称之为京城御林军

  而来华访问的外guó元和政fǔ〖总〗理在本guó保镖之外,由〖中〗央警卫局对口负责安全保卫

  长期以来”〖中〗央警卫局在公安部挂名称为“公安部九局”,属于正军级单位〖中〗央警卫局局长兼任公安部第一副部长但是,公安部对其没有任何指挥权和管理权自从5年以后,〖中〗央警卫局的级别升格为副大军区级别,下属若干个单位自然升格为正军级

  公安局九局跟中警内卫团负责的对象可是不一样的说白了”中警队内团有点像是猎豹部队”负责的是最高层面的guójiā领导人安全而公安部九局只能说是普通军队,负责的人级别又低了一个层次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高不可攀的,因为”那些领导也是副guó级正部级高官的

  而狼破天是〖中〗央警卫局副局长,中警内卫团团长,shǎo将军衔,他的单位也是正军级单位,旗下有八个大队,夹队中又有若干个xiao队但是,因为狼破天太年轻了,今年不过36周岁”所以,政fǔzhè头级别倒只是正厅级别,没按常理配制到副部级

  当然,zhè个对于在坐的zhè些人都不怎么清楚,只是感觉神秘得很”还以为狼破天是副部级高官,自然是深深的震憾了因为,老狼太年轻了”zhè个,也太逆天了不是

  “不敢当我今天专程陪叶哥到浦海游玩的”狼破天理都没理一脸谄笑着的付长波,也没伸手跟他相握

  其人喷出的话能电倒一大片人什么叫专程”叶凡又不是〖中〗央领导还要你专程陪同能当得起狼破天zhè个“专程,的人,至shǎo也得是副guó级领导

  震憾的就是zhè位狼破天先生好像zhè位叶凡同志的一跟班似的”zhè个”太诡异了只能理解为他们关系狠铁,亲兄弟一般

  “叶先生”幸会,我是杜子月”杜子月倒是对叶凡也热情了起来,伸出手来

  叶凡知道他是看狼破天的面子上,旋即也没计较什么,淡淡笑道:“杜会长的大名我却是如雷贯耳,到浦海不知杜会长的人那真是白来浦海了”

  至于说梅影雄,在心里大叹自己有眼光嗯不到叶凡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来头粗,不震憾都不行了

  zhè厮不由得隐晦的扫了张雄一眼,不知zhè位老兄又是什么来头的,能跟狼破天、叶凡凑一堆的,应该不会是平庸货色的,周凯zhè个时候是彻底服了

  “过奖了”杜子月淡淡笑道,还是有些自得的,看了看叶凡等人一眼,出邀请,笑道……,要不zhè样,千秋阁楼顶有个特殊包厢,能看到浦海市很多地方景色的,咱们去哪地儿喝几杯怎么样?各位来的都是客,我作为浦海人应该尽地主之谊是不是?”

  杜子月知道人jiā叶凡和狼破天不待见付长波,所以,换了个说法,也是想接jiao主狼破天罢了”至于叶凡,那是因为狼破天很尊敬他,捎带着罢了

  叶凡自然明白zhè个理儿,而且,他也想认识一平杜子月,先探探底子方便以后行事,旋即冲狼破天笑道:“老狼,你看呢?”

  “叶哥你决定就走了,不早说了,我是专程陪你游浦海的,zhè假,可是相当难请的,所以,我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呵呵”,狼破天破天荒的露出了一丝笑意来,看似在开玩笑

  不过”能zhè般开玩笑又让杜子月等人把叶凡的份量加重了不shǎo像狼破天zhè种人是何等的傲气”哪能如此的贬低自己成一跟班xiao弟了?

  “那好,zhè事就由梅总安排”叶凡点了点头,请客的事却是不想让杜子月去做梅影雄,自然早屁颠着办理去了

  一行人直往楼顶而去

  而苏jiā生日宴会,自然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而且,其中几个在省里还有些份量的官员都借顾先走了

  就怕引起叶凡一伙人的不快,光是市委副〖书〗记周鱼林的儿子周shǎo的意见就相当的有份量的,还得注意一点,免得无端的为自己惹上一大麻烦

  至于说付长波和苏勃厚,重坐下后一直心神不灵的,想去楼顶人jiā压根儿就没邀请自己那个,脸皮再厚也不能贴上去

  倒是郑依梅老早就把女儿拉身边凑耳旁打听起叶凡的来头,不过,很遗憾的是苏枝对叶凡也是一无◇所知

  郑依梅zhè个时候当然暗暗高兴,如果女儿跟那个叶凡真是男女朋友,那就得赶紧促成zhè事才行,至于说付伟,早给她搁一边去了zhè就是趋利避害,人xìng本然,无可厚非的

  其实,☆有zhè种心理的自然还包括苏勃厚了笑道:“苏枝,叶凡上楼顶了”你怎么不去陪陪?远来的都是客人”咱们不能让人jiā说咱们浦海人没礼貌是不是?呵呵“…………”

  “老匹夫,不知羞耻……”自然,zh◇è在心里酸得掉牙,暗骂的除了付伟同志还有谁?

  至于他父亲付长波”则是一脸yīn沉的坐着”心不在焉的喝着红酒,那是一点味道都尝不出来了

  想了一阵子,把儿子付伟拉到身旁嘀咕开了,估计是◎在打听叶凡的根底子,还有儿子有没对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不过,听了付伟的说词后”付长波那心里却是相当的有股子凉意了,一直在思付着找个什么借口到楼顶上去打上一轮通庄下来,缓和一下双方关系

  不然,给叶凡一伙计较上”那不是凭白的为付jiā树了一硬把子的对手付长波是官场老手了,当然不愿意看到zhè种情况生了

  至于说儿子跟苏枝的事,zhè个时候他是一点想法都没有了,倒是苏枝,目前已经成了一块烧红的铬铁,烫手得很,倒是希望苏枝赶紧去找叶凡,不然,zhè年青人等下把账算自jiā儿子付伟头上就有得头痛的了

  女人嘛,哪里找不到,对于付长波zhè种手握重权的高官来说,女人真是遍地都是……

  楼顶的包厢那是豪华气派”三面前是落地玻璃,你不看拉上薄纱就行了,而且,视野特别开阔,一边吃着一边欣赏浦海夜景,相当不错的一番另类的享受

  不久,梅盼儿跟梅天杰以及梅亦秋都到了zhè梅jiā一下子来了zhè么多人到浦海,也不知有什么事没有,叶凡心里暗暗纳闷

  “真想不到,叶〖书〗记zhè么年轻就是副厅级高官了”,杜子月脸上挂着淡淡微笑,说道

  实则是想探探叶凡底子,他也相当的好奇像zhè种大有前途的官员,杜子月盯上了,不得不说”杜子月的前鼻xìng眼光太毒了

  “师傅,你又升啦?”梅天杰忍不住漏了一句出来

  “师傅?”,杜子月装着略显讶然样子看了看叶凡,又看了看梅天杰

  “xiao时候练过几手,还凑和”叶凡倒是没隐瞒,因为,反正跟杜子月早晚得碰撞”隐瞒来没意义

  “噢想不到叶〖书〗记还是一高人,着相了”杜子月x◎iao饮了一红酒”淡淡说道也没把叶凡的练丹手放眼中,觉得无非就是一些把式绣腿儿罢了

  “高人,谈不上”叶凡也是淡淡笑道摇了摇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