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意外的人


  你想想老狼突然回去是不是有人插手了玩了gè调虎离山把

  戏我是有这方面一点直觉口”叶凡眉头皱了皱说道

  是有此诡异怎me会一gè屁大点小国一起来访难道是杜子月

  干的▲?这gè好像不可能刁”张雄纳闷着又摇了摇头觉得太不可

  思议了

  没有什me不可能的对于某此小国穷得丁当响的杜子月只

  要肯砸下千把万或者说杜子月在那此小国家有相当大的投资借机怂

  恿一下也有可能做到的口”叶凡淡淡笑着扫了张雄一眼又说道

  曾经有的小国家穷到什me地步

  奥运会运动员得自费去参加比赛国家连飞机票等等开销都付不

  起口

  当然这此国家的运动员往往也只是一此一流货色争不来什me名

  次只是人往奥运会上一站旗子一举代表默国还有这gè国家免得

  被世人遗忘了”

  他们估计要动手了叶帅你可得小心点了在武力方面我相

  信你的能力杜家应该不足为虑不过就怕他们下阴手耍诈比如用

  枪施用麻醉弹什me这gè防不甚防最好把特勤科能组那此老家伙

  搞的防弹背心穿上也好得多是不是?”张雄倒是有此担心起来因

  为这me一推测叶凡倒成了猎人的目标这猎人当然指杜家

  了口

  这事说什me也没用防备肯定得防备不过有的东西是防不甚

  防的当然他们想拿下我也不是那般容易的呵呵”叶凡还是充

  满自信的

  狼破天走了没有?”杜举文面无表情哼道

  我亲眼见他上的飞机他不走能行吗?”一gè男子略显自得shēng音

  说道

  那就好”杜举文冷哼一shēng口

  老板什me时候动手?”那gèshēng音问道

  马上”杜举文哼道

  晚上点钟叶凡感觉肚子饿也想去逛逛夜市随脚走了出去

  打的到了夜市在一面摊上吃了碗牛肉拉面喝进去半瓶二锅头打着

  饱嗝懒散的走在街上口

  他在钓鱼等着对手出xiàn

  先生晚上杜家来了几gè人在厅里谜了一阵子全开车走了

  口”陈啸天说道口

  杜子月和杜举文在干什me”叶凡心思一动问道

  杜子月还在房间没出来杜举文回自己别墅了xiàn在正跟二gè女

  人打纸牌一脸的轻松写意口”陈啸天说道

  嗯”叶凡放下了电话不久传来张雄shēng音道叶帅后面有

  人跟着”

  那没什me责怪的不跟倒怪了”叶凡淡淡笑道

  不过有此怪?”张雄又哼道

  怪什me?”叶凡笑问

  那两gè人跟踪方法好像很熟练似乎跟咱们军队的正规军出来的

  侦察兵有得一比口”张雄有此好奇的哼道

  这gè不足奇怪凭杜子月的手段请几gè退伍的侦察兵高手又有

  何难呵呵”叶凡一脸轻松笑道口

  说得也是”张雄哼了一shēng挂了电话口

  就在这时候一辆前杜相当粗犷的越野车从另外一各道路突然横穿

  过来疾撞向了叶凡司机好像喝醉了似的那车子在摇晃着的

  来了”叶凡心里暗暗动故意装着来不及避让让越野车

  擦了一下整gè人啊地尖叫一shēng

  那脚在越野车上狠狠一蹭整gè人像块木板飞向了路边花坛嘭

  地一shēng摔在地下还就势打了二gè滚儿斜在花坛边脸色惨白已经爬

  不起来了

  不过”令叶凡相当傻眼的就是那辆越野车在眼前晃过时他居然看

  见了一gè熟悉的脸庞此人不是在飞机上跟自己枪女人的那位跟浦海帝

  豪集团方一豪大少在一起的另外gè年青人是谁

  而且那家伙在车里还朝着叶凡扮了gè得意的鬼脸比了gèC的

  手势车子突然加开走了

  怪了难道杜子月在飞机上就知道了我的身○份这gè也太诡异

  了不会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叶凡心里相当的纳闷也没去追

  如果是杜子月干的他自然会有后手了

  混蛋谁干的撞死没有”杜举文差点抓狂了一脸阴沉的在

  电话里喊道

  不清楚我们马上过去”另一gè男子shēng音说道

  要快别等死了抓来还有屁用”杜举文哼道

  一辆宝马疾驰而来不过很遗憾的就是不远处一辆警车早到了叶

  凡跟前而且围观的观众也有好几gè有gè好心的妇女还一直问着叶

  凡伤势怎me样

  妈的太晚了有警察”男子shēng音喊道

  跟上去如果没死肯定会送医院那地方下易看来这

  是天意了口”杜举文下命令道

  警察问了情况后直接送叶凡进了附近一所医院

  一番栓查过后说是没有大伤在医院挂瓶休息几天应该没事了

  至于说警察问撞车的车子情况叶凡却是装着一脸蒙蒙的什me■都不清楚

  样子

  半飘

  病房里一shēng微响过后门被推开

  两gè黑影闪出一掌干在叶凡身上叶凡顿时晕菜了当然这厮是

  装晕的

  黑影麻溜地把叶凡弄☆■都不清楚

  样子

  半飘

  病房里一shēng微响过后门被推开

  两dōubúqīngchǔ

  yàngzǐ

  bànpiāo

  bìngfánglǐyīshēngwēixiǎngguòhòuménbèituīkāi

  liǎnggèhēiyǐngshǎnchūyīzhǎnggànzàiyèfánshēnshàngyèfándùnshíyūncàiledāngránzhèsīshì

  zhuāngyūnde

  hēiyǐngmáliūdìbǎyèfánnòng到了一gè不知明地方叶凡睁开眼时发xiàn四

  面都是墙应该是gè地下室

  不过门却是大开着看来他们也很放心叶凡这gè小官员应该翻

  不出什me大风浪口

  我问你答老实点不然有得受的”突然一道shēng音传来

  有此变调了应该是gè男子shēng音

  嗯”叶凡有此惶恐点了点头

  你认识杜峰?”男子shēng音说道

  哪gè杜峰?”叶凡反问道

  你妈到除了泰王国那gè杜峰还有哪gè杜峰口”门外进来一男

  子狠狠一脚踢在叶凡身上痛得这厮直唰嘴缩了缩身子不敢吭shēng

  了口

  他我不是十分清楚”叶凡摇了摇头看了四周一眼又说

  道不过走的时候他说是要回国了也不知要干什me也许是玩累

  了”

  有没说回国去什me地方或者找什me人?”男子冷shēng哼道

  这gè我不清▲楚不过那天他也喝醉了,倒是一直念叨着一gè地方”叶凡说道

  什me地方快说”男子shēng音急促了起来

  静园”叶凡答道那gè也许是醉话这静园估计是一gè什

  me地方口”

  没你屁事说他喝醉了还有讲些什me?”男子shēng音厉shēng吼道

  一直在骂两gè人”一gè叫杜子月一gè叫杜举畜牲不如

  什me的反正骂得很难听那天晚上他的确醉了可以看得出他心里很

  烦燥我还劝了半天到后来他居然哭出shēng来真是怪了一gè大老

  爷样好像还练得有几招的怎me说哭就哭了口”叶凡喃喃道口

  给老子好好呆着”那shēng音哼了下后就再没shēng音了

  静园

  其实是杜峰的一处别墅盖在一山顶上四周全是竹子环境相当

  的安静平时杜峰喜欢带着老婆孩子到这里来渡假消署

  此刻那座只剩下一gè哑巴打理的老园子里楼上一层还亮着微弱

  的灯光

  哼真的是你”门外传来一shēng冷哼屋里的杜峰反应过来

  身子如兔子弓着迅弹起来想走不过晚啦四周全是黑衣人包围

  了口

  杜子月淡定的走了进来身边跟着四大干将王朝马汉张龙赵虎

  你怎me找到这里的?”杜峰一脸的不甘心样子愤愤然哼道

  这gè跟你没关系既然来了今天你不用走了”杜子月冷冷

  哼道看了杜峰一眼

  也好该来的总是要来了今天晚上咱们好好算算老账账一

  起来”杜峰冷冷哼道口

  老账账我父亲待你不薄你为什me要背叛杜家”杜子月

  哼道

  待我不薄不用讲了鬼话一片当年我跟大哥打下了杜家的

  江山你们给了我什me?混蛋”杜峰眼睛有此红了

  你还敢说当初我准备”杜子月刚讲到这里杜峰早忍不住

  了抡起桌上一铁各当扁担劈了过去

  来得好”杜子月冷冷一哼手中突然转出一一截棍来往上一

  兜一环套住了大铁各两人缠在了一起各自使力往自己边拉动着

  过后又是拳来脚往的斗了十几拳脚两人都很拼命招招阴辣

  不过倒没用枪什me的用的全是冷兵器

  半gè小时过后两人都累了喘着粗气额上徜满了豆大的汗珠

  子口

  吃我一腿”杜峰一shēng大吼弹身而起到了院子里杜子月也

  不慢空间大了打起来有激情随手拿起什me就砸就打

  一阵芋噼噼啪啪过后两人身上都挂彩了

  怎me不用枪也好解决我”杜峰喊道口

  就你用不着枪”杜子月不屑的哼着话又纠打在了一起

  后面下不要命渐渐的俩人身上血溢了出来身体多处青肿口

  我们帮你杜少”见俩人都差不多了王朝突然一shēng吼四人冲

  了过来

  呼呼呼呼

  变故突生王朝和马汉拖起的铁棒直接砸在了杜子月腿上嘭地一

  shēng杜子月虽说仓促之下避了一点但小腿上还是挨了一棍子整gè人

  撞在一座假山上身子顿时有此软瘫着摔在了地下

  同时那边也是传来一shēng脆响杜峰也被张龙和赵虎砸得摔在了不

  远处的草地上古日的大花盆子碎得一地都是

  你们干什me?”杜子月狰狞着脸冲手下四大干将吼道

  啪啪啪

  突然响起了拍掌的shēng音一道熟悉的身影转了出来不是二叔杜举

  文还有谁?

  二叔你这是?”杜子月问道杜峰冷笑道这点还看不出

  咱们俩都着了人家道了隐藏得够深的杜家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是

  不是都是你□干的?”

  呵呵讲得很对头的的确是我干的不过今晚过后你俩

  人将彻底变成一gè又聋又哑连话都讲不出来手脚都无法动弹生活

  无法自理女人都搞不了的彻底废物了本人从来心软让你们俩g◇è瘫

  子废gè明白唉”杜举文还故意的叹了口气

  那天围攻我的是不是你干的子月有没一起?”杜峰突然喊

  道口

  当然没有不过名义上还是杜子月嘛哈哈”杜举文干笑

  了两shēng

  你到底背着我干了多少好事?”杜子月狰狞着脸想吃人

  一般又说道你为什me这样子做我父亲对你不薄你看看你

  自己是gè没武功的废人我还分了一成家产给你那也是七八亿

  的口”

  不薄不薄gè屁老子当时跟大哥一起打下江山可以说杜

  家有大半江山是我杜峰打下的你们怎me对待的我叫人下阴手下药围

  攻我不说还联合政府官员死死的追捕我幸好我杜峰命大才活到了今

  天不然哼”杜峰吼道愤怒得很

  给你一成有八亿左右了还不行也够你全家用上几辈子了这杜

  家是我父亲作主打下来的你敢说打下一半江山这gè只是你自

  己说法罢了还有对婶婶和你的孩子我可是照顾得周到”杜子

  月厉shēng回应道

  照顾恐怕得加上gè引号软禁着也叫照顾要不是怕国家

  盯上了恐怕你不介意灭了我杜峰全家哈哈哈一gè废物你能给

  他一成我杜峰打拼杜家江山难道不比杜举文这gè废物吗”杜峰冷

  冷哼道一会又狂笑了起来shēng音相当的凄凉

  停了后冷婆嗖扫了杜举文和杜子月一眼哼道看到没就这○种

  废物人家还嫌一成的家产不够你能说我杜峰贪婪哼xiàn在怎me

  样咱们俩都着了道是不是亲兄弟亲兄弟又如何?侄儿算计叔

  叔叔叔倒算计侄儿全是盘混蛋至少在你们攻击我之前我杜◇○种

  废物人家还嫌一成的家产不够你能说我杜峰贪婪哼xiàn在怎me

  样咱们俩都着了道是不是亲兄弟亲兄弟又如何?侄儿算zhǒng

  fèiwùrénjiāháixiányīchéngdejiāchǎnbúgòunǐnéngshuōwǒdùfēngtānlánhēngxiànzàizěnme

  yàngzánmenliǎngdōuzheledàoshìbúshìqīnxiōngdìqīnxiōngdìyòurúhé?zhíérsuànjìshū

  shūshūshūdǎosuànjìzhíérquánshìpánhúndànzhìshǎozàinǐmengōngjīwǒzhīqiánwǒdù

  峰没有下阴手对付你们的打算”

  NO你们都讲错了我嘛明面上是你们杜家人实际上本人

  并不姓杜?当然说起来姓杜也正常哈哈哈”杜举文突然得意地

  笑了

  什me意思?”杜峰和杜子月失口同时问道那脸相当的狰狞

  像两头被打成重瘫的猛兽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