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一群将军全要酒


  “我答应过杜峰帮他解决这事,rén无信而不立,再怎么说我不能落下他,要走一起走二来,说句实话,我倒真想试试老前辈身手,哼”叶fán也是冷声哼道,身上气势大作他在想着,要是以xiǎo李刀配上落宝钱突然袭击,也许能起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马上立开,不得违抗命令”传音器里又传来镇东海那嘶叫着的声音,那声音,是喊出来的

  叶fán伸指在传音器上轻轻的嗑了两下,意思是稍安勿燥不久传来李啸峰声音道:“回来叶fán,杜家的事就让杜家自己解决”

  叶fán又敲了二下,这下子李啸峰的脸有些挂不住了,哼道:“xiǎo家伙,是不是翅膀长硬要飞了?”

  “怎么样,你讲话是不是也不管用了,哈哈哈……”镇东海突然讥讽起李啸峰来

  “刚才谁说的,我是这里的领导?”李啸峰也是讥讽回去了

  气得镇东海一下子有些语塞了,冲话筒吼道:“再不回来老子送你上军事法庭”

  叶fán没说话,干脆手指偷偷一动,截断了镇东海的声音,变成那边只能听不能下命令了

  “混蛋”镇东海大发雷霆了,桌上茶杯又给甩了

  “军事法庭顶屁用,难道要把勇士送上去审判我说xiǎo镇子,你那脑mén子被驴踢了是不是?哼叶fán,既然你不肯回来,你注意着点,保住自己xìng命是最重要的”李啸峰哼声道

  “嗯,保护好自己,实在不行你先溜出来,咱们……”镇东海那毁灭山庄的话实在说不出口

  叶fán又打开了接路,用手指敲击道:“再啰嗦全部关闭,你两个老家伙烦不烦,哼”

  “看到没,翅膀真长硬了”镇东海向李啸峰一摊手,作了个无奈的动作

  李啸峰却是●双手一摊,非常像火箭队的穆大叔一般扬了扬两根手指头,意思是‘关我屁事,你是特qín总头儿,老子退休了’

  镇东海那脸,自然,黑沉沉的相当难看当然,也不敢吭声了,就怕叶fán把传感器线路都给封了★,现场声音听不见那不急死rén了,两老头在特qín的指挥所打着哑语

  “哈哈哈,我‘钟阿咕’几十年不问世事,看来,都把我忘了”阿宗突然狂笑震天,那声音,震得一旁的可怜花草都在左摇右晃

  可见其气波的强悍,光是这声音笑出来估摸着就能震伤普通rén了就是王朝等rén功力稍弱的都感觉耳膜嗡嗡直响,快炸开了似的,赶紧是捂住了耳朵

  “钟阿咕……”李啸峰嘴里念叨着,突然,李老的瞳孔没来由的收缩了几下,嘴角chōu搐着,镇东海一看,声音有些发颤,问道:“怎么,是不是大……大有来头的”

  “钟阿咕,外号才叫钟阿咕,原来的名字叫yīn东篱是‘北山樵子’yīn无刀的师叔,在我境界才达六段时他已经是八段开源境高手了,现在,最少也有着八段顶阶修为,说不定突破到了九段都难说了”李啸峰叹了口气,脸色相当的yīn沉

  “yīn无刀的师叔,那此老恐怕不下100岁了?”顾全喃喃道,脸色,是难看

  “不一定,钟阿咕其实仅比yīn无刀大几岁,yīn无刀跟我的年龄差不多,最多大上几岁真是够麻烦,这老家伙居然还没死当年我师傅曾经跟他大战过几回,不过,都差不多,而且,我师傅还略低☆一些,输了几招,xiǎo腿还被他打断过一回,后来当然恢复了”李啸峰有些愤愤然样子

  “叫狼破天立即坐专机赶往浦海,既然yīn无刀是破天的师傅,钟陈咕是yīn无刀的师叔,那破天的面子总得给点,毕◆竟,破天算起来是他的孙徒弟一辈”镇东海立即就要下命令

  “不可”李啸峰立即摆了摆手,一脸的凝重

  “难道里面还有故事?”镇东海一向沉稳,今天这事关系到叶fán的xiǎo命,他也有些急了

  “唉……钟阿咕虽说是yīn无刀的师叔,也算是狼破天的师叔祖一辈rén但是,钟阿咕此rénxìng格特别的古怪,而且,喜怒无常

  要是惹他生气了,就是yīn无刀,他照样子出手打残他而且,听说当年钟阿咕跟yīn无刀的师傅流离本身就不符

  两rén都喜欢上了李贞,为此,两rén还死斗过几回,结果如何不清楚,估计破天的师傅知道一些

  现在,钟阿咕在杜家装聋作哑呆了几十年■,可能跟李贞有关系”李啸峰叹气道

  “李贞是谁?”顾全问道

  “杜子月的nǎinǎi”镇东海随口说道,瞅了大家一眼,说道,“难怪钟阿咕会守在杜家,几十年如一日

  这事,肯定跟李★贞脱不了关系英雄难过美rén关,李贞的老公杜道河早就死了,估摸着李贞作为杜家rén媳妇,也不好改嫁

  只好跟钟阿咕背地里来往了钟阿咕为了一个女rén几十年如一日的守护着杜家,看来,着实专情”

  “嗯,现在的xiǎo年青把感情当菜卖,朝三暮四的,哪有我们那个年代……不说了,这事,咱们只能等待了

  有些事,恐怕就是用枪械也是无法解决的了其中好多关系都相当的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个浦海杜家,从其中牵扯出了多少rén东海,把制导飞机撤了,虽说yīn无刀的师傅跟钟阿咕未必合拍,但流离已经死了

  钟阿咕毕竟是yīn无刀的师叔,同mén之情还是在的,你如果毁了钟阿○咕,yīn无刀心里必定愤怒

  到时牵扯到狼破天离开那就麻烦了而且,你的xiǎo导弹能否炸死钟阿咕也难说

  此rén既然是八段位顶阶高手,那身手肯定了得,转眼间就能跑到一里之外,也许你的☆□导弹才发出,他感觉到了避开,重伤是肯定了,但是此rén如果不死,那有得你头痛的了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杜家不能毁了,你可能还不知道,杜家,不但牵扯着钟阿咕,而且,还牵扯着华夏六尊之一的‘大蒙好◎汉君若离’”李啸峰刚讲到这里,镇东海没忍住,问道:“怎么可能?”

  “世事难料,一切皆有可能刚才我特地打电话问过几个老友,其中一个告诉了一个重要信息

  说是杜子月的母亲君秋瑶就是君若离的女儿你看看,杜家算起来还是君家的姻亲

  杜子月是君若离的外孙想想其中的严重后果,除非你在灭了杜家后接着灭了君家,还得外带上yīn无刀和狼破天

  华夏六尊关系复杂,灭了君家又得带上多少●家族,怕不是整个华夏都要牵扯出一半了而且,君家上头的那位知不知道?唉……”李啸峰摆了摆手,相当的无奈

  “哪位?”镇东海着实不知道这些秘事,问道

  “君月玲你听说过?”李啸峰没好气,哼○◎道

  “不会是君副总理?”一旁的顾全那嘴角不由得chōu了chōu问道

  “你猜对了,君月玲副总理其实是君若离的堂侄女,算起来,杜子月还得叫她一声堂姑姑虽说很少来往,但,毕竟是骨血相连□的亲戚,平时没事时rén家根本就不来往,要是你真把杜家怎么的了,君副总理一点意见都没有吗?到那个时候,我看你怎么收场”李啸峰说道

  “撤回飞机”镇东海摆了摆手,rén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好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呆呆的望着那没图的大屏幕发呆

  “xiǎo镇,想开些,特qín,只是国家一个特殊机构罢了跟国安相比好像威风一点,实则,在上层关系牵扯下,特qín,也只是一摆设罢了”李啸峰倒出了实情,顾全咂了咂嘴,也讲不出话来

  李啸峰讲的就是特qín的现状,难道真能做到铁面无私什么rén都能拿下,那是不可能的

  不要说副国级别干部,就是一省大吏,像省长省委之流,特qín想动也得报经中央批准,有啥办法,特qín也是在中央领导下的特qín,怎么可能然物外

  当然,特qín组专注的是国家军事安全大事,一般跟国内上层没多少jiāo集

  “有rén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就有rén丧命

  xiǎo叶,我镇东海今天特别的无奈,以前,我还没今天的感觉强烈,今天,我知道了主席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一个国家,平衡各方关系,那是一种莫大的智慧可是就几个家族,我镇东海都无法摆平,这是特qín的无奈

  假如特qín有八段高手,至少,唉,xiǎo叶,你……善自保重我镇东海这辈子欠你的”镇东海坐椅子上喃喃着,突然一拍桌子吼道:“来瓶二锅头”

  “我也来一瓶”李啸峰说道

  “我也要一瓶”顾全也发话了

  “我也要……”

  “我也要……”

  “钟啊咕,没听说过”叶fán淡淡的摇了摇头自然,在○场的所有rén都是一脸mí惑,看样子都没听说过其rén

  钟阿咕一看自然明白了,嘎嘎干笑一声,有些尴尬,哼道:“看来,真把我忘了,忘了也好,今天,我钟阿咕就让你们记住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