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无非还不是男女间那点破事


  无非还不是男女感情fāng面的些烂事,当时杜举文不是说他即是杜家人,又不是杜家人,难道杜举文是杜笑尘的私生子?”叶凡也感觉纳闷

  “私生者有可能,但是,杜举文的义父叫洛红尘,而洛红尘●◎又是杜家四虎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四人的师傅

  好像洛红尘跟杜子月的母亲有什么瓜葛,不会是杜举文是洛红尘跟君秋瑶的种

  而杜笑泽戴了顶绿色帽子白帮人家养儿子而杜举文野心极大,看他那计划,设计◇得十分的完美

  不但杜峰在他陷害之内,就是杜子月他也想一并害了用他的话说,就是变成又聋又哑全身瘫痪口不能言手脚不能动的彻底废物了此人功力高,心机深,厉害啊”狼破天倒是大加佩服

  “此人实力跟我差不多,如果我动用飞刀出其不备也许能拿xià他想不到杜家一xià子出了三化段位以上强者钟阿咕就不用说了,不是杜家人,而王朝马汉等人实力也不ruò,镇头儿好像也颇为但心杜家坐大的

  ”叶凡淡然说道

  “其实,像跟华夏六尊有关系的家族,那家没有二三化段,只是人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像这次,大家绝想不到一个装聋作哑的老家伙会是八段位高手,而且,好像还是顶阶的快突破九段的一流顶阶高手”狼破天还不知道钟阿咕是他的师叔,谈起来还振振有词的这厮看了叶凡一眼,神秘一笑,说道,“兄弟,那个从楼顶飘xià来的老人家你好像叫大伯,到底什么来头的?”

  一旁的张雄早竖起了耳朵也想知道,“呵呵……“……”叶凡一声干笑,不答,g得狼破天和张雄都十分的郁闷

  这厮急了”恶狠狠说道:“杜家那丫头长得相当的不错,见过没有?”

  “没有,跟我屁关系”叶凡没好气哼道,还瞄了一xià外间mén,不愿意谈女人

  因为,乔圆圆这几天都是衣不解带的伺候着自己,被她tīng见那不是自找麻烦了,知道老狼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有挑逗的嫌疑

  “算啦,不说这个了,不过,刚才进来时倒现一个人”狼破天笑道

  “谁?不会又是什么副〖总〗理?”叶凡淡淡说道

  “不是”你不正想找的人,就是蓝京军区司令员陈凯越刚才我隐晦的打tīng了一xià,好像是腿有些难受”走路时会痛估计得住上几天了老头很倔强,一直不肯住院,还是军委领导强行xià了命令给绑进医院的”狼破天似笑非笑样子

  “叶凡,我给擦擦脚”这时,乔圆圆端着盆水进来了

  “要不要我们回避一xià?”张雄一脸暧昧,笑道

  乔圆圆脸一红,“哼道:“回避什么,又没脱衣服”哼哼”

  “那就脱,我们走了”狼破天干笑一声跟张雄走了

  “不正经,“哼”乔圆圆白了两不良货色一眼

  “圆圆真好”狼破天叹了口气一脸羡慕

  “当然好,看到没,叶兄弟住院根本就是享受”这边漂亮护士xiao姐给正宗按摩着,那边还专mén来了乔大xiao姐天天伺候着,妈的,xiao日子过得比你我舒服多了我都想大病一回了”张雄略显酸味,说道

  “也是怪了,乔大xiao姐平时多高傲的一个人而且”长得漂亮赛天仙,以前在学校tīng说都是校唉,叶兄弟好福气啊”狼破天叹了口气

  “好白菜●全给猪拱了”还得带上个凤倾械,人家现在的燕京大学校,两校给他一个人拱了,妈的,你我就没这好运”张雄忍不住骂了一句

  “嗯,人家有本事,这个,拳头大就是硬道理,连校们都喜欢幸好这事做得保密,凤家★quángěizhūgǒngle”háidédàishànggèfèngqīngxiè,rénjiāxiànzàideyànjīngdàxuéxiào,liǎngxiàogěitāyīgèréngǒngle,māde,nǐwǒjiùméizhèhǎoyùn”zhāngxióngrěnbúzhùmàleyījù

  “èn,rénjiāyǒuběnshì,zhègè,quántóudàjiùshìyìngdàolǐ,liánxiàomendōuxǐhuānxìnghǎozhèshìzuòdébǎomì,fèngjiā◇那丫头没来,不然,有得xiao牛同志找乐子了,哈哈哈…………”狼破天大笑了起来,回头望了望,赶紧停住了,才记得这层楼里不可大声喧哗,里面住的全是共和国的高官之流

  “咦老狼,快看,那个?”张雄○nàyātóuméilái,búrán,yǒudéxiaoniútóngzhìzhǎolèzǐle,hāhāhā…………”lángpòtiāndàxiàoleqǐlái,huítóuwànglewàng,gǎnjǐntíngzhùle,cáijìdézhècénglóulǐbúkědàshēngxuānhuá,lǐmiànzhùdequánshìgònghéguódegāoguānzhīliú

  “yílǎoláng,kuàikàn,nàgè?”zhāngxióng突然指着不远处有些愕愣神了

  狼破天抬眼看去,顿时,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说道:“咱们快走,说曹cao,曹cao就到了兄弟,你自求多福,哥们不伺候着了”两人暧昧的笑着,哒哒哒走了,有点像是逃难

  “我叫凤倾城,叶凡是我朋友,我想进去探望,麻烦你说一xià”凤倾城上身披风,xià身一条宽松的水蓝色裤子,冲mén口板着个脸的两个特勤队员说道

  “没有探望证,任何人不准进去”其中一今年青人站得直直的,冷冷说道

  “我是他女朋友,你进去说一声”凤倾械生气的哼道

  “女朋友,姑娘,这个可不能,里头还有一个,好像也是……”一今年青人没防备,说漏嘴了

  “是乔圆◆圆是不是?”凤倾娥瞳孔猛然睁大了不少,有些带怒气了

  “这个你也知道,看来真认识了,我去问一xià”年青人态度好了不少,进去一个问话了,不久mén开了,请凤倾城进去

  “邓海平,你怎么☆放她进去了,这不是添吗?”一个特勤队员问道

  “呵呵,王吉同志,不必担心什么,长难道拿不xià两个姑娘吗?人家本事大着,你看到不,这姑娘肯定也大有来头,那气质好像天生的富贵着,咱们得罪不起要是真是长女朋友,你想想,咱们拦着,以后人家成了长夫人,那以后咱俩就等着蹲冷板凳了”郊海平干声笑道

  “也是,长很和气,夫人是得罪不得,不然,枕头风一吹,咱们俩全完蛋”王吉没来由的浑身打了个冷颤,做贼样扫了周围一圈子

  “我也正纳闷着,狼头儿怎么会派咱们俩来保护一xià地fāng官,奇怪了”邦海平xiao声说道

  “说得也是,咱们俩在内卫团里好歹都是个官,你负责一团,我负责二团军衔也是上楼级别,段位也到了四段顶阶,差点就到五段了

  在警卫团里,除了狼头儿和几个有限的高人外也算是大高手了平时负责的高领导人的安全,至少也得是副国级的才行

  tīng说此人只是一个副厅级的地fāng官员,再怎么说也轮不到咱们来守mén虽说此人拳头大,武功了得但那个,好像有点了身份”王吉也是一脸的不理解

  “从政fǔ级别来说,副厅级跟军队比,差不多就是师级干部了那是比咱们俩上校强一些,不过,咱们如果肯到地fāng部队”立马可以提一级到大校,也是师级干部了跟他比是平级的,这xià倒好,咱们俩变成看mén的了,他倒舒坦着,真是郁闷”郊海平嘀咕道,很是不满

  “那是,咱们警卫团被外人称之为京师御林军,人才济济,一个个身怀绝技,胆识过人”忠诚绝佳,个个都是政审红又专,思维敏捷,属一不二的鸡ng英中的鸡ng英

  叫我们这些鸡ng英来守地fāngxiao官的mén,是有些说不过去”不会此人是狼头儿的亲戚

  你没看见,狼头儿平时懒得出mén,最近来得勤,基本上每天都会来逛一圈

  这几天见过的来探病的上将中将也不少了,个个军衔高得惊人这人,不会○是〖中〗央某位的那个?”王吉xiao声干笑开了

  “别话”你没看见,镇头儿都来过了而且,那天狼头儿叫我们来时还跟我们讲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王吉、海平”对此人一定要尊敬,像对待〖中〗央长一样的尊敬○□没准儿有天大的好处落你俩头上”把mén看牢了,出了纰漏你俩个就等着上军事法庭”郊海平学着狼破天口气,逗得王吉直想笑,不过,他们不敢笑

  “一个地fāngxiao官员,能给咱们什么好处,真是天大□笑话”王吉乐了

  “算啦,别嚼舌头根子了咱们执行任务就走了,再说,此人的身手你我那天晚上可是见识过,张雄被那个杜举文一脚踢得飞到了七八米开外的池子里成了落汤鸡,人家叶〖书〗记多厉害,硬是跟杜举文打了个旗鼓相当应该有着六段顶阶身手,也许还真是狼头儿的师弟什么的”邓海平说道

  “凤姑娘,你来了,坐”叶凡坐在外间沙上,一只脚还泡在一个冒腾着草yao香味的盆子里

  悄,你受伤了都不告诉我?”凤倾城哼了一声,瞄了乔圆圆一眼故意一挪身子,挨着叶凡坐了xià来

  “我给你rourou”乔圆圆也是淡淡的扫了凤倾械一眼,蹲xià身子给叶凡搓起脚来了

  fǎn观凤倾城,那脸色,自然不怎么好看了“哼道:“咱们的乔大xiao姐什么时候成了搓脚女郎了?咯咯……”

  “给叶哥搓脚,我愿意,再说,想给叶哥搓脚的姑娘可不在少数,某些人啊,还没这福气”乔圆圆淡淡说着,xiao心的捧着叶凡的一只脚,半跪着放在了自己胸脯前轻轻的rou拿着

  xiao叶同志,那脑袋,自然大了,条件fǎn射般的想缩回脚去,不过,被乔圆圆那楚楚的脸瞪了一xià,不敢再有动作了

  “叶哥,我也给你搓”凤倾城突然恨了,一把脱了外套,也蹲xià了身子抱起叶凡另一只脚搓了起来

  不过,乔圆圆人家搓脚拿捏还特地跑到正规学校培训过而凤倾城自然搓,实则是在拿着叶凡的脚撤气

  对叶凡来,用一个词来形容最贴切了,那就是水深火热

  乔圆圆这边拿捏得舒服,凤倾城这边却是狠着劲在掐捏,自然是痛楚了,这厮忍了

  不过,不久乔圆圆估计是生气了,因为叶凡有答应过她,好像是◇隐晦地点头承认自己是他女朋友的,这xià子凤倾械到了这厮居然还想脚踩两只船,不敢点明俩人关系

  所以,乔圆圆也恨了,搓脚也改成了掐脚乔圆圆可是有着四段身手的,那手劲的确不xiao,尽管叶凡全力◇运劲护着脚,不过,还是痛得直想喊妈

  这厮实在忍不住了,喊道:“你俩牟想干什么?到底是在搓脚还是折腾老子

  走,都走,我想安静一xià”

  “凤xiao妹子,还不走,我可是要留xià来陪叶哥一起的,好几天了,我天天晚上都跟他一起,你看到没,那病床都是双人床”乔圆圆脸上微微有些红,“哼道,连这话都讲出来了

  “没有的事………”叶凡赶紧解释一xià,不过,后半句被乔圆圆瞪了回去

  凤倾城当然不傻,一tīng就明白了,咯咯咯笑道:“乔大妹子,既然你都陪了几个晚上了,好像,你这身子还没破?这说明什么了,说明你没吸引力,同床共枕了还是原装货色,这个,也太有说服力了今天晚上改由我陪叶哥了,看我的”

  凤倾械一激动一狠,什么话都讲出来了,讲完后才想起这话好像太那个了点,一时,羞得脸蛋都涨红了

  “萝有本事你现在就献身给我看看”乔圆圆嬖嘴道

  “你先献给我看看,示范一xià,xiao妹学习学习”凤倾城fǎn以颜色,两个姑娘脸涨得通红,斗鸡一般毫不相让了,什么话最羞人最狠就喷什么话,叶凡,自然是头大如牛了

  “你们认识蓝京军区的郑凯越司令吗?”叶凡是赶紧转移话题了

  “认识,他们家练练跟我是好朋友”乔圆圆略显得意,看着凤倾城讲的这话,陈练练就是陈司令的xiv儿

  “咯咯,陈练练跟我还是燕大同班同学,在学校里咱们俩分到同一个宿舍,我上铺她xià铺”凤倾械瞄了乔圆圆一眼,妖笑了起来,像个鸡ng尼“那就好,我正想找陈司令,咱们去探探怎么样?”叶凡笑道,一来转移话题,二来,既然两位大xiao姐都在,既然她们俩都跟陈练练关系还不错,没准儿陈司令也知道两位大xiao姐

  所以,为了完成梅盼儿的承诺,能借势为什么不借,叶丹在心底里早拔起了算盘珠子

  护士推来了轮椅,乔圆圆和凤倾械居然同时伸手去推,两人僵持着那轮椅倒不动了,看得一旁的两特勤队员顿时傻眼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