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老镇、连我你都利用


  老爷子,看到没,一说起那小子丫头就来jìn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呵呵呵,我们家倾城长大了,有自己的zhǔ见了我相信她会适当选择的不过”那小子”得观察几年再说”凤老头淡淡笑道●,当然,最后一句话也表明了态度”就是不急,叶凡,有待考察

  “我又没说跟他交朋友,你们急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什么?”凤倾城不满地撅起嘴儿,脸上挂着淡淡的红晕

  哈哈哈……

  凤■老爷子跟凤纲都有些暧昧样子笑了起来,凤倾城呆不住了”赶紧躲厕所了

  “爷爷,那小子不适合咱们凤家”凤纲那脸一摆,冷声哼道

  “适不适合也得看上一段时间,你小子别整天唧唧歪歪的,是不是被人揍了不服气还真别说,这一点那小子比你强多了

  看到没,人家比你还小得多,能量可是比你大得多结交的朋友都是有些来头的,就你,还不是扯着凤家这张老虎皮子到处去兜转”不然,看看还有没人理你”凤天遥话语中看似在闲谈,又好像略显责备

  一觉醒来,发现顾全将军居然在病床边等着

  “怎么样,还行?”顾全一脸关切,笑道

  “全好了,得出院也,呆这里烦死了,那边一摊子事还等着”叶凡苦瓜着脸了

  “不会”这么快就全好了,不到一个月”医生可是说至少三个月的”顾全笑道

  “那是因为我身体bāng”叶凡为了证实自己全好了,特地从床上弹身而起”在地下做了个高难度动作,倒把顾全着实的吓了一跳”叫他小心着别伤了

  “怎么样,是不是全好了”叶凡得意的笑了笑

  “全好了,那就好”顾全点了点头转尔,皱了皱眉头”说道,“叶凡浦海市杜家的事可能还yào麻烦你跑一趟了”

  “那边不早结了,怎么还yào去一趟?”叶凡心里一凉,有些烦了

  “结是结了,不过,杜家一下子出了这么多高手,镇将军的意思是咱们特勤缺人,正是用人之时”顾全那话一冒腾”叶凡自然明白了敢情是叫自己出面招兵去了这个根本就不叫招兵,人家不愿意来的,应该叫,抓壮丁,

  这厮立即推脱道:“顾将军这事你们直接去就行了,叫我一个外人去办”人家会鸟我才怪”

  “呵呵,镇将军跟我和李将军三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事还是你去办最合适了”顾全不松口,紧逼着叶凡

  “这个可是有些说不通了”你们随便一个走出去都能震倒一片我算是哪根葱头?何况,我的身份又不能泄露一个外人替国家去“抓●丁”这个有些于理不通”叶凡尽量贬低着自己

  “有什么不通的,你去最好了,为什么闹矛盾的双方都愿意找第三方当和事佬,你就是第三方者所以,这事就你出面是最合适了再说,咱们出面,人家未必卖面子,那个◇钟阿咕听说并没离开杜家,此人很不好说话镇将军的意思是此事最好是商量着解决,真闹僵了反而不好”顾全一脸凝重,说道

  “杜峰不是已经招进队了难道还想招谁?”叶凡问道

  “呵呵,杜家四虎那身手还是不错的而且,人家年龄又不大”个个三十来岁的,还能为国家服务上几十年至于说钟阿咕,太老了”再说,那老头脾气怪,招进来也是一个大麻烦,何况,他肯定不会来的”顾全干笑了一声

  “四个”叶凡额头差点冒汗了

  “当然,四个能全招进来好,如果实在不行,镇将军的意思至少得二个,像那个王朝和马汉两位同志估计是有着五段身手,绝不能放过”顾全是下命令口吻了

  看了一脸难看的叶凡一眼”笑道,“镇将军说过了,这次能招得人进来总部有奖励,你们鱼桐市公安局不是需yào钱吗?镇将军说了,招一个进来特勤从那6个亿款子中拔出一千万给你们鱼桐市公安局,四个的话就四千万当然”你个人就免啦,反正你不缺钱,刚弄了二个多亿是不是?”

  “你们打得好算盘,那钱好像是人家杜子月捐瞪的一成家产”人家破财了还不能消灾,你们是人财都yào捞,而且,自己不出面,还叫我去镇头儿,这算盘也拔得太精了”叶凡有些不满的喷嘴了

  “你这是什么话,都是为国出力,为国家办事年青人,多干些事有什么不好对你来说”举手之劳何况”人的一生,能为国效力也是件很光荣的事这个,也是你在军界攀升提拔的政治资本虽说你不愿意在军界专混,但是,你想想,军官帽子是不是也是官帽子,能垫高些难道你不愿意?”顾全收敛了笑意,一脸严肃盯着叶凡

  “举手之劳,你们去试试”杜家那杜举文和钟阿咕还不得把我给生吞活录了”“哼”叶凡冷“哼道”有些生气了

  “这次是李将军的意思,意思是鱼桐基地特勤人员才两名,照顾不过来小叶,做人,千万yào厚道”顾全那话一出,叶凡瞬间明白了,敢情这几个老家伙挟恩yào报来了李啸峰给自己弄了个鱼桐市政法委书记位置,这下子yào自己出大力还恩情了

  “我去”叶凡狠狠地瞪了顾全一眼,冷冰冰哼道,“以后yào求我做什么事,没有报酬我绝对不干的”

  “那是应该的”顾全突然笑了,叶凡对这老家伙的厚颜无耻真是无语到了极点知道自己这次又栽了,成为人家手中的可怜棋子了

  “老子不是棋子,老子yào当棋手,我呸”叶凡在卫生间嘶哑的狂吼了一声

  行气一圈后有些纳闷,感觉此刻身体经络内jìn活动情况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流畅得多

  “不会是突破八段了,难道八段就是这个样子的,好像也没啥稀奇的”可惜师伯不知跑啥地方去了,不然问问”叶凡喃喃着

  一想到师伯费青山叶凡总算是明白了镇东海的意思敢情人家叫自己去就是扯起费青山的虎皮在拉大旗,杜家即便是有不满,但费青山那华夏六尊老大的牌头太响亮了

  想必杜家知道费青山的厉害,自己去“抓壮丁,杜家是敢怒不敢言就是钟阿咕也得掂量掂量拒绝的后果

  一来得罪了费青山不值,二来得罪了国家而自己出面”和着这得罪人的事全得自己承包了,没特勤什么事”好处可是全给特勤占光光了

  镇东海当然打的好算盘了”一来杜家有着三位七段一流高手,不有着二位四段,加上两位五段杜峰被招走了”杜家的力量还是显得太扎人眼球了,加上钟阿咕的话就麻烦了

  对特勤和国家来说杜家的力量已经越了特勤所能承受的极限,这是一种隐xìng的不安全因素

  对于这种因素,国家特勤a组,肯定是yào把它扼杀在摇篮中的哪能眼见着杜家会大,成为华夏一个级大家族就像老美一样,看到哪个国家兴旺发达了都得站出来敲打一番,当然是生怕脸做大做强抢了他的风头

  所以,这么一合计如果把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四人组合破除掉”一来为特勤增加了实力,二来也间接的解决了杜家这只逐渐坐大的级“本地虎,

  “他同意啦?”镇东海居然坐在大楼外边的车○子里等责顾全,看来如果顾全做不通叶凡工作,他接着做了实在不行估计用逼也得逼叶凡同志上马了

  “行了”顾全笑了笑,有些不自然”甚至,略显苦涩

  “怎么,是不是那小子刁难你了?”镇东海脸上▲◆闪过一丝兴哉乐祸

  这两个老家伙,在国家大利益面前既是战斗伙伴有时又是对手因为各自代表的部门却不一样,在有些方面,俩人还会发生争执所以看到顾全脸色有些难看,镇东海居然兴哉了起来

  “刁☆难倒没有只是喷了一碗诉苦口水”意思是咱们利用他什么的”顾全说着话”看了镇东海一眼,递了根烟过去,叹了口气,说道,“唉,咱们是做得有些不地道,这次”把老李给他弄了个官的事都摆出yào挟了,挟恩图报啊老镇,下次这种丢人的事我不想再出马了

  “干了就走了,也没什么后悔的,都是为了国家出力嘛,咱们又不是为私事在国家大义面前,什么事都可以干的”镇东海讲这话时那神情态度非常的坚决,转尔又说道,“不过,这事千万别让老李知道了,不然,咱们回去估计得去换办公桌了”镇东海又是赶紧叮嘱一声

  “什么?”顾全那老眼突然睁得老大,瞪着镇东海,半晌才回过神来,“哼道,“这事难道不是老李的手笔,你不是说是他的意思?我当时也纳闷着,这个,好像不像老李的作风,挟恩求报,这都什么事?他给叶凡弄了个官,怎么可能以此事为yào挟图报,老镇,你厉害啊,连我都骗了,叶凡觉得自己成了咱们手中棋子,现在,我顾全觉得,老子也是你手中一枚棋子,哼老镇”你也太不地道了”

  “冷静点老顾,你说你们都是我的棋子”难道我老镇就不是别人的棋子啦?你们也许会说,你老镇是zhǔ席的棋子,我镇东海想说,我不是哪个人的棋子”我是人民的棋子共和国十几亿公民,都在摆弄着我国家安全,还不是为了整个国家安全安全不保,何来民众的幸福安宁,?”镇东海突然义正词严,一双眼清澈透明着,不带一丝杂质

  “唉,不说了,我是有些激动了嗯想也是,谁也摆脱不了当棋子的命令

  社会是盘大棋,国家何尝又不是盘大棋”咱们,都是局中人就是镇zhǔ席,他也逃脱不了棋子的命运

  只是相对来说,他是,帅,咱们是“车,摆了,而叶凡就是一门小钢“炮,

  狼破天是什么”一枚,仕,罢了,中央各部门领导都是,象”,咎里及以下衙门官员领导全成,马,了,小的比如镇村等就是,卒,子

  普通民众觉得我们这些人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好像舒坦着,可是他们知道吗,我们一天光是看的文件都能堆成四矢名著

  他们认为是我们在管理着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官可是,他们何尝不在盘录,甚至用鞭子抽打着我们勇往直前,国家发生什么重大安全的事”民众能出什么力,全在喷口水,最后”受伤的总是我们”顾全摆出了棋局,可惜叶凡不在身边,听不见不然,绝对鼓掌相赞了

  呐年3月4号星期四,叶凡身边跟着陈军和顾全进了浦海市杜家

  陈啸天因为年岁比叶凡大得多,所以恢复起来就慢了一些,估摸着还得二三个月才能完全恢复,当然,现在也能下地柱拐走路了

  “叶先生,咱们打开窗子说亮话,你又来干什么?”杜子月眉头皱得老高,相当厌恶样子,甚至愤怒的说道前次的事,他认为都是给叶凡搅和了

  至于一旁坐着的杜举文,对叶凡自然没好脸色看了钟阿咕坐在一木椅上巴嗒巴嗒抽着旱烟”眼半眯着,烟竿相当的长,跟纪晓岚的有得一比面前,自然是烟雾腾腾,叶凡疑似进了神仙幻境之中

  “那行,我这次是受国家秘密部门委托”想来招几个人”叶凡干脆也直白着说了,想办完事立马走人,看这杜子月心头也不爽,看钟阿咕那浑没把自己当盘菜的作派,叶凡心里是不爽

  他知道,拳头大就是硬道理,这厮暗中一直在给自己鼓jìn,什么时候能打得钟阿咕满地找牙时那就真爽jìn了

  “yào谁?”杜举文脸一沉哼道,他已经有了预感,至于杜子月”倒不吭声了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叶凡刚说出这几个人名,杜举文再也难忍,嘭地一声桌子被他拍得直发颤栗,喊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们凭什么yào强行招人,在这里还有法律,国家也不能当强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