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巨额利润


  “唉……”叶凡叹了口气”良久,才硬着头皮转过身来,“你这是何苦”去换换,穿成这个样子我有些不习惯”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董莺莺有些怒了,一双杏眼瞪着某君

  “你不怕我还zhēn怕,影响不好”叶凡苦笑着,自嘲般的摇了摇头实则”这厮底下早闹腾开了,有了不良反应

  董莺莺好像也发现了这点问题,轻轻的走了过来,轻轻的依靠在了叶凡肩膀上

  “借我靠一靠行吗?我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太累,想靠一靠,你不用担心什么,我不会纠缠着你的”董莺莺依依说道,而且”那身子故意的往前一挤,轻轻的磨蹭着某君

  腾地一下

  叶凡是再也难耐,伸手往下一捞,欲人顿时入了怀里,抱着就到了沙发上

  底下那小东西居然不雅地抵在了人家那啥的圆丘上,董莺莺身子轻微一颤栗,顿时,脸上爬上了红霞

  她闭上了双眼,喃喃道:,“放心,我hěn干净的,旧年来,我没让男人碰过我”

  “说,你发现了什么?”叶凡心里念叨着,南无阿陀佛”正经的坐着没有其它什么动作

  董莺莺其实也是嘴硬,实则也是相当的害怕这个脸红红的也没什么其它动作

  甚至”坐在叶凡怀里连动都不动,叶凡看了都想笑,说道:“怎么,刚才你可是hěn大胆的,临到头了又打退堂鼓了是不是?”,“只要你敢我怕什么?”董莺莺突然硬气了起来,裙子往两外一拉,老天”居然跨步坐在了叶凡双膝盖上”一股令人喷血的感觉涌上了叶凡心头,这厮心里直喊道:“妈的,zhēn是空的,里面没东西,老天,这还要不要人活”这煎熬,老子又不是柳下惠,那……”,”

  某人有些颤栗着在董莺莺后面脖颈上来了一下,逗●得她咯咯直笑道:“你应该不是童子鸡了?”

  “当然,我叶凡是什么人”叶凡王八气十足哼了一声伸出有些颤栗之手终于罩在了那高翘的山峰头上

  “老手了就不要罗嗦,咯咯”,董莺莺母鸡下蛋样妖笑■了两声,再没言语,突然又转身过来,变成面对面了,伸舌头在某君鼻尖上添了一下

  一阵子酸麻,叶凡当即正经了起来,看着董莺莺说道:“快说,到底发现了什么,明天我准备动手了”

  “不解风情,○哼”,董莺莺白了叶凡一眼,收敛了妖态,说道”“还记得前次那块我父亲留下的石头吗?”,“记得,上面好像雕着一只鸟儿”不过”只有骨架雕着,倒像一只鸟骷髅”叶凡随口说道

  “这就对了……”,”董莺莺◆回答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就不说了

  “说下去”别调人味口”叶凡斜了她一眼,问道

  “你wěn我一下我就诚”,董莺莺又是盈盈一笑

  “哼”叶凡生气了”突然一动作,董莺莺被他扔到了沙发上

  “你zhēn不管我了?”,董莺莺那凄楚声音又传了过来,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我没要求你硬要娶我,我对你没有任何要求,你怎么这样子对我?”

  “再这个样子我zhēn不管你了”说正事,正经点”叶凡装得一脸的道貌岸然,还zhēn像那码子事

  “嗯……”,董莺莺突然扑了上来”紧紧的抱住了叶凡,睚万地开始哭了起来”叶凡也没避开”让她好好发泄一下知道她最近这段时间也是尝尽了人间辛酸

  “哭够啦?”,叶凡哼道

  “你是冷血动物,哼”,董莺莺突然出口咬向了叶凡,顿时,两张嘴紧紧的咬在了一起,唇舌相交,口口相触,两人一阵子颤栗,如堕云雾之中

  良久才分开了

  董莺莺脸色通红如血,喃喃道:“这wěn,zhēn美好”,“还有美好的,要不要试试?”,叶凡突然有些色色的笑道,作势要下手样子,董莺莺吓得一声尖叫摔倒在了沙发上

  “看来你也只是纸老虎罢了,zhēn要动zhēn格的吓成这个样子”叶凡淡淡笑着坐沙发上欣赏着这妖灵而纯zhēn的姑娘,像是在欣赏一朵正含苞待放的鲜花

  “喝点什么,我倒给你”董莺莺坐了起来,羞涩着说道,像极了婚◆之夜的美交娘

  “白兰地”叶凡淡淡说道,那眼光,在其人背后那优美的曲线上滑过,直到那修长的双腿上,再往下……

  似乎hěn得意于自己的身材”董莺莺去倒酒时那tún线扭曲得相当的厉害,t□ún瓣如波浪起伏,弯腰倒酒时也许是故意作弄人,深深的峰沟里一贤众山

  “要不我打开让你看个痛快”某女嗔道

  “免啦,我不是柳下惠”叶凡摆了摆手”伸手拿起红酒泯了一口,当然是掩饰窘态了

  “你从那块石头上就没想到过什么吗?”董莺莺恢复了正经,一脸端庄”像个高guì公主正经的坐在了叶凡身侧只是那薄纱似的睡衣有点破坏了这形象当然,也许王子最喜欢这个样子

  “这次我去阳田集团,随道去参观了阳田矿因为我们皇朝帝都在阳田集团也有一成股份,所以我也算是阳田集团的大股东,董事会成员之一

  当时我要求参观阳田矿的开采过程,因为有些好奇,当然,这只是我嘴里说的理由”实则是我有些怀疑阳田集团跟我父亲的死有关系

  当初父亲在世时阳田集团的管飞董事长一直要求我父亲退股,不过,我父亲一根筋就是不愿意退股,所以,阳田集团有报复的嫌疑他们起初一直推脱说矿区hěn脏,环境又不好,矿井下hěn不安全什么的不过”我坚持着要去

  因为阳田矿其实是一欲石矿,不过,开采出来的欲石品质都hěn差,当工艺品jī本上都不行,因为太散,有时中间有裂缝,一雕刻就给散了或碎了

  即便是有时能找到一块品质稍好的也没能雕出hěn好地艺术品来”卖的价格也不怎么样不过,阳田矿毕竟是欲石矿,就是它品质再差利润也是可观的

  在矿井里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不过”在回来后我突然发现在车子的后备箱里居然塞了一块有些黄中夹白的石头正纳闷时拿到厅里一细看

  发现那块石头上居然也雕刻得有一只鸟跟我父亲留下的那块有点相似难道父亲的那块石头就是从阳田矿带回来的

  奇怪的是我在公司开采的样本里面没发现带鸟图形的欲石,后来我就上心了

  前次我哥回来,无意在看见了摆放在架子上的石头,随口问道:你把鸟化石拿来干什么?又不研究生物进化?”

  叶凡恍然大悟,嘴里喃喃道:“鸟类化石,难道阳田矿里发现了鸟类化石不会他们在干走sī化石的勾当,难怪一直要求你父亲退股,估摸着一来为了保密,二来这利润可是不得了的大,一块有价值的远古鸟类亻u估计能卖不少钱?”

  叶凡茅塞顿开,似乎发现了88惨案的切入点,顿时来了精神头

  “当然guì了,就这块巴掌大的化石我偷偷拿到燕集去请教过专家,说是不下这个数”董莺莺伸出了五拇指头

  “还zhēn不便宜”要五万块要是挖出一堆来不早就发大财了”叶凡心里一动,微微摇头,感叹道

  “不是五万,是15万专家说这鸟类化石有科学研究价值,而且,年代古远,保存相当的完整,所以,价码就高了”董莺莺一下子翻转了三下手掌,说道

  “一笔巨大的财富,如果zhēn有此事,那他们要你父亲退股的目的就在此了”叶凡说道”看了董莺莺一眼”又说道”“在公司的赢利一栏里是否有出现这种项目?当然,我是指你们这些大股东能看到的秘密利润表什么的”

  “没有,赢利一栏全是欲石,刚才我也说过了,全是品质差的欲、石

  管飞在董事会上一直叫屈”说这阳田欲石矿跟当初预想的差了许多,没有高品质欲石,就是中等的也极少

  开采出来的欲石只能用于一些低级大型号的艺术品雕刻,而且”绝大部分用来作了装饰材料

  比如铺铺地板,作为有钱人家的雕栏画廊等装饰材料罢了所以,利润并不是特别的高,只能说,相对来说利润还行”董莺莺有些愤怒,说道

  “这个倒有些难以令人理解,以前你说我收走的那块鸟化石里藏着秘密,而你母亲就是从这块化石身上找到了你父亲留下的笔记本的现在看来,估计那天晚上你母亲的事发生后笔记本已径被歹徒搜走了我收走的那块化石”估摸着太粗糙了一些,所以,并没引起对手的注意或者什么?”叶凡分析道

  “有可能,不过,不管怎么样,阳田矿绝对有秘密而且”我车里这块化石可以卖出15万的高价,是什么人放进我车里的?肯定是知情者而且,估计是跟我父亲相当要好的人,也许是看不过去了,所以,塞了块东西来提醒我”董莺莺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