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狠辣手段


  清晨的阳光照着董家别墅

  两人都睁开了眼,床单上落红斑斑,有点触目惊心

  “痛?”叶fán轻声问道

  “嗯,好像被撕裂开一样,哥,你太猛了一点,妹子是第一次”董莺莺轻声嗯道腿一动想站起来”不过,旋即皱了皱眉头

  “轻点,刚破瓜注意着点”叶fán干笑了一声

  “都是你,讨厌人家都快死了”董莺莺白了某君一眼,哼道

  “难道不舒服?”叶fán装得一脸讶然,问道

  “不跟你说了,问这么白”太没水平了”董莺莺没好气哼了一声转过身去

  “俺是乡下人,从来就是一粗人的”某君有些猥琐,略显得意瞥了床上女子一眼

  “你真的准备5块■钱一股把股份卖了?还有其它股东是不是也肯卖了?”叶fán淡淡问道

  “当然,至少还能拿回八成的本钱回来”赚就不要想了,如果能全部卖出去,我们董家至少能分到一个亿”董莺莺一脸正经,说着话下了床,■在卫生间冲洗一番后回到了房间

  叶fán也去处理了一番回来了

  “我跟你弄早点去”董莺莺温顺的说着”像一个婚妻子

  “也好”叶fán答着话,吃着早点看了正细嚼慢咽的董莺莺一眼,□笑道,“这样,我给你介绍个公司,他们也许有意向注资你们帝都皇朝以五块钱一股收购,当然,他们得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你明白吗?”

  “我明白,他们想控股,我没意见”全给他们都行只是现在这个时期”◎xiàodào,“zhèyàng,wǒgěinǐjièshàogègōngsī,tāmenyěxǔyǒuyìxiàngzhùzīnǐmendìdōuhuángcháoyǐwǔkuàiqiányīgǔshōugòu,dāngrán,tāmendézhànbǎifènzhīwǔshíyīdegǔfèn”nǐmíngbáima?”

  “wǒmíngbái,tāmenxiǎngkònggǔ,wǒméiyìjiàn”quángěitāmendōuhángzhīshìxiànzàizhègèshíqī”哪还敢有什么奢望?”董莺莺脸上闪过一丝讶然,盯着叶fán发起了呆”那荷包蛋都夹在筷子上没放进嘴里

  “别急”旧天搞定”叶fán神秘一笑

  “行”我等”董莺莺蔫然一笑,如盛开的牡丹花

  “这里有,曲万,我借来的,你先拿去救救急”叶fán从皮包里掏出了一张支票

  “这……这个我不能要,要是因此你犯了错误怎么办?别人怎么肯那么好心借给你钱”以后肯定会逼你做些不正当事的”董莺莺摇了摇头”不肯接”不像是演戏

  “拿着,不就旧天就还上了我有一哥们,在水州”他家里很有钱要说逼我,不kě能,他姑姑现在已经是省委常委”比我官大得多,何必求我,呵呵”叶fán一脸淡然,笑道

  “你“你早准备好了是不是?”董莺莺斜了叶fán一眼

  “呵呵”叶fán只笑不答

  “算我没看错人,这身子没白给”哼”董莺莺故意冷哼着”再没矫情,接过了支票

  “安蕾现在任什么职务?”叶fán脸又yīn沉了下来

  “听说调整到市委组织部任常务副部长了,级别没变,权力kě是大了不少市委组织部的康文生本来就跟何镇南打得火热”现在安蕾再进去,那市委组织部基本上就改姓,何,了”董莺莺一些担忧的看了叶fán一眼,轻轻的抬手拿起毛巾,给叶fán擦了擦嘴边的油渍

  “他们的目的还不在此,“哼”叶fán冷哼道

  “是不是要对你不利?”董莺莺靠着叶fán,身体有些发颤

  “别怕”我不是那么容易会被人搬倒的”叶fán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腰

  “如果不行我给哥讲一声,毕竟他在省委办工作,虽说只是一打杂的小秘书”但毕竟省里也认识一些官员”董莺莺说道

  “呵呵呵,说起你哥我倒一时把他给忘了他怎么回事”这么大份家业不回来打理,倒是窝在省委办当一小秘书好像到目前还没哪位领导看上他,混日子是没有前途的”叶fán淡淡一笑,说道

  “我哥厌恶经商,一心在官场混,家产的八成都给了我,说是每年有得一二百万分给他就满足了不过,在官场混得相当的惨,毕业都两年了还是一小科员,他岁数比你大,你看看”唉……”,董莺莺叹了气,瞄了叶fán一眼,笑道,“我倒是忘了,你的能量估计比他大得多要不,你想办法给他找个好东家怎么样?”

  “他什么学校毕业的?”叶fán问道

  “中山大系,不过”最近他一直在攻读经济研究生学位”董莺莺说道

  “倒是干秘书的好料子”我打听一下,看看哪位领导缺秘书再不这样”你叫他回来,我问问,去省委组织部怎么样?”叶fán笑道

  “省委组织部”当然好了”不过,太难了”董莺莺摇了摇头

  “其它事你别管,这事由我来作,算是对你的补偿”叶fán干声笑了一下

  “我不要补偿,哼,你把我当什么了?”董莺莺不乐意了,小儿女态十足的白了某猪哥一眼

  回到局里

  叶fán打了电话给分管纪委的市委副书记于志海,问道:“安蕾的事怎么通过的”

  “当时你请假了,我们知道安蕾跟你不合,所以,我跟卢司令和周欲明都提过了反对重起用安蕾,因为这女人惹下的麻烦到现在刚过去,上头领导盯着

  也不知怎么回事,这次李国雄市长和崔明凯这,双子星座,居然哑火了

  蔡志扬书记倒也跟着我们提了几句,不过,见李国雄没反应就知道人家估计是跟何镇南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蔡副书记也不●吭声了

  果然,在后面的议程中李国雄居然拿下了安宁县县委书记一职李国雄提出齐野此人”何镇南居然没表示反对

  虽说到后面我跟老卢、老周都投了反对票,蔡志扬投了弃权票”便也于事无补,通过了◇对安蕾的任命

  何镇南为了能让安蕾重上位,也是忍痛丢了安宁县县委书记一职,也是下子大血本的唉,这都什么事”于志海叹了口气

  “何镇南怕不是另有打算,不然,怎么肯丢了一个县去换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一职”明摆着吃了大亏即便是听说何镇南跟安蕾有些不清不楚的”但何镇南是一枭雄,怎么kě能犯下如此糊涂的事安宁县县委书记kě是能掌控着一个县的”丢掉一个县,损失太大了”叶fán哼道

  “我也□隐隐的感觉到了,当天晚上我跟卢司令,周欲明三人商量了一下,觉得相当的诡异市委组织部的康文生本来就是何镇南的忠实跟班”组织部已经牢牢被他抓在了手中,在人事权的应用上是得心应手,何必再chā进去一个要*,

  那有点浪费职位的嫌疑”于志海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正纳闷着

  “最近你们难道没听到什么传言?”叶fán问道

  “听见了,说你要拍屁股走人了这个,我是不怎么相信”不过,都三个多月过去了,88惨案一点底都没露我看,你挪个地方也许好”于志海居然讲出这话来,显然是有些动摇了

  “哼脱了警服我也不会离开鱼桐的,你跟周市长和卢司令打个招呼,我叶fán从来做事是有始有终的”叶fá◎n有些火了,口气重了不少沉yín了一会儿又说道”“要不这样,晚上咱们再聚聚,勾通一下”

  “行”于志海回答得干脆,也是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其实”你暂时离开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难道你真★想等到时间到了脱警服,那是很不明智的你kě以先去省里某部门转悠一圈子,比如公安厅或者省政法委都行,过得一年二年风声小了,你再杀回来也行

  咱们这也是一种战术,也不丢脸”到时你一狠心,把案子破了◎,不照样子挣回了面子”

  于志海是李啸峰的亲戚”知道李老很看重叶fán,所以”对叶fán倒是发自内心的关心

  “不必说了,我说过,我决定的事绝不会改而且,六个月期限还没到,应该有希望破▲案的”叶fán决心很大

  “经你这么一分析,我倒有点眉目了起来觉得何镇南是不是看上子你那个位置,到时把康文生调整到政法委去接替你的位置,而安蕾不是kě以顺理成章的接替组织部长一职了?”于志海说●道

  “我也有这种想法,不过”相信老何同志会大大失望的”叶fán淡淡说着,想了想又说道,“如果何镇南跟李国雄结成联盟,那以后这市常委会根本就没有咱们喘气的机会了,一二把手联手,谁能想抗?这事倒◇真有些难办了”

  “有这种kě能,不过,我觉得应该不会长久,他们的联盟只是暂时xìng的,也许,仅此一次

  何镇南权力**特别的强烈不但人事权一把手抓了,而且,就是李国雄的市政fǔ他也在暗ā手着

  财政局长安蕾卡钱一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何镇南从此处捞不了不少的威信,而李国雄的威信快扫地了

  所以,何镇南绝不愿意看到李国雄渐渐坐大,而李国雄也不愿意被何镇南全面控

  何镇南带给李国雄的耻辱”他是绝不会忘了的不过,咱们也得时时联系一下李国雄,交流交流加深感情才对”于志海分析得很有道理

  “李国雄跟崔明凯是铁竿”听说青州市市委书记罗平跟李国雄关系很好,这么一算下来,他们那头也有三票

  我们这头却是有四票,凑一堆就有七票了,听说何镇南以前稳占五票,我来后就剩下四票了,不知他重发展人手没有

  如果能牢牢的跟李国雄结成联盟,咱们这方稳定七票,在B人的常委会里何镇南那头有得大了

  如果他搞书记碰头会,蔡志扬也有自己的算盘,而李国雄跟你也是副书记,碰头会里也占有两票

  如果何镇南跟蔡志扬联手”也是二对二的局面,所以,书记碰头会他也没多少戏唱,你看怎么样?”叶fán突然笑了

  “就是李国雄这边变数很大,而且,青州市的罗平跟李国雄并不是铁竿”此人摇摆不定的,他那一票不能算数

  那咱们即便是拉来了李国雄也才六票,并不能在常委会上过半”威力就小了不少

  而且,最近何镇南在暗中拉拢罗平,经常会到青州市去逛上一圈回来,也许,罗平早被他拉下水了

  即便是李国雄跟崔明凯这常委会上的“双子晏座,也不一定牢靠官场上哪有铁稳的东西,都是,利,字当头

  崔明凯难道不想坐坐李国雄的位置,所以,有的事玄机重重,人心隔肚皮”很难说你能看透人心

  事事都在变化,地球随时都在转,人心也一样,随时都在变化而且,如果真出现何镇南无法控制常委会的局面时估摸着省委领导也不愿意看到如此局面

  毕竟,书记管帽子,他代表的党的权威他被全面架空了”也许,省委领导会横chā一手,或者说是何镇南会从中作梗,把咱们的联盟成员挪走一个两个的不是又稳常委会了

  所以,想架空他是不符合体制内规则的当然”咱们这个集团的份量重了,话语权当然也多了起来”于志海分析得透彻,叶fán也是暗暗点头

  寻思着只要不阻拦我破案”我掺和何镇南跟李国雄的事干什么不过”有些事都会搅和在一起的

  比如安蕾在阻拦破案,马柏生在玩yīn手”这些人的职位安排就相当关键了所以,破案想做到独立办案那也是不kě能的

  这世上,大圈套小圈,都是环环想套的也许,安蕾的职位变化就能影响到公安局到破案度

  她作为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对市公安局核心领导层面的人事安排有着重要影响力

  第二天上午,王朝和田七和一行人到了鱼桐一建雷厉风行,在总经理戴志军还没反应过来时立即带走了,宝马车也给扣留了

  回到局里立即突击审讯”范笑林和张梅在审讯室外面看到戴志军后立即录了供报案,当然,时间是记昨天晚上了

  戴志军先是嘴硬,硬是闭嘴不承认殴打了范笑尘夫妻,不过,王朝kě不是好相与,这厮是从江湖上混过来的,什么yīn的狠的辣的酸的他全玩过

  这厮最懂得整人的法子和人的害怕心理了,后面关起门来一折腾,就连一旁的田七和都看得是心惊ròu跳的

  王朝学到了一门奇技,就是能根据人的关节和骨络情况把你的骨头掉散开来”实际上就是人为的脱臼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