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老何同志扯鬼话


  “老大想借此到阳田集团探探底子是不是?”卢伟小心问道

  “嗯,时间不等人,只剩下三个月了,再ná不下案子,我得脱警服钻地洞没脸见人了,我已经被逼上粱山了”叶凡说道

  “那好,这样,我们卢氏集团干脆也出一亿合责,盘帝集团,zěnme样,要搞就搞个大的集团出来”一出马就威风些

  我想,那个阳田集团应该不小要干咱们兄弟一起干”到时咱们去掏阳田集团股份

  如果能盘下阳田集团,那不是有利于查案子这个,亏了当交学费,赚了咱们喝酒,哈哈哈……”卢伟爽朗的笑了,倒不像做作的

  “谢谢,这个,不行,那可是一个亿,数目太大了要是兄弟你有意”就入股三千万意思一下就行了”叶凡并不想把卢氏公司拉进来

  因为”实则是从商业方面来说,叶凡心里没底他已经做好了用这二个亿埋单的准备,zěnme能害了兄弟

  “不用说了老大,就这me定了,卢家出一个亿,以你大哥▲叶强为主注册“盘帝集团公司,”卢伟态度坚决,不容置疑

  “那行”叶凡无奈的答应了,不过,心里充满一股浓浓的暖意

  “市长,又有好戏看子,呵呵”常务副市长崔明凯淡淡笑道

  “戴志●军也太不是叮,东西了,一个商人”高挑得很,居然连我这个市长都不放在眼中

  真以为有着戴维强这个副省长撑腰就能拳打天下了?市公安局是什me机构”那是国家执法的强力机构,连那地儿的钱都敢骗?

  以前郑河明是何镇南的跟班,全看何镇南眼神何镇南放句屁,郑河明就应句屁

  几百万款子居然被一个建筑公司捞走不敢吭声,这简直就是丢我们政fǔ的脸?

  法不能执法还称什me公安机关现在叶凡到了”戴志军还想显摆真以为人家是软柿子好捏是不是?

  以前有何镇南罩着他还能显摆,现在叶凡就不同了,他未必肯听何镇南的话

  不过”戴维强作为有资格的老的副省长了绝对不会坐看侄儿被抓的

  此人又是分管着经济一摊子事,估计又会以此为要挟兴风作浪唉……,咱们又得受气了”李国雄市长倒没那me乐观,摇了摇头还叹了口气

  “戴维强作为老牌的副省长,一直又紧随着汪正钱省长随步听说最近一直在争取入常,原任省委常委、副省长江莲到点退休

  那个位置一直空悬着的,都快半年了省里各大副职全ná眼瞅得盯,估计都在往京里跑

  而汪省长和来的赵书记”以及管党群的管副书记都○ná眼瞅着那空位的

  能让自己的人上位凭白地就等于在常委会里多了一票,一个很大的助力”崔明凯也是淡淡的说道

  “嗯,戴维强如果能入常何镇南肯定得巴结得紧了老何也想老戴的那空位的,能进步●○谁不想进步

  如此一来,老何同志肯定得全力帮老戴作事了,叶凡抓了他侄儿,第一个坐不住的就是老何了

  不过,老何现在也走进退两难,叶凡并不zěnme鸟他,而且一刚来他就把叶凡给得罪透了 ●
  人家正常执法,你何镇南凭什me指手划脚再说,叶凡此人我也看不透”老崔,你有没看见好像于志海、周欲明以及卢安刚司令在常委会上都在支持着他

  这事很不寻常,这三个人”以前老何老蔡蜒及咱们都曾经多次伸过橄榄枝的,人家都没凑趣

  现在倒好,叶凡一到,三人好像有点抱成团支持他的意思何镇南肯定郁闷还以为是我跟蔡志扬俩人在搞鬼,其实不然

  就是我也猜不透到底zěnme回事?”李国雄眉头紧锁,脸上淡现着疑惑不解

  “是啊这事真是透着古怪叶凡的家里我们也听说过,没有什me背景一个普通的ná工资家庭”父亲还只是一小科长

  到底谁在背后支持他,按理说,此人如果说在南★福省有点背景还可能”毕竟在哪地儿他呆几年了,到咱们鱼桐不到半年,zěnme会有如此多人支持他就透显着古怪了

  前次市长你支持安蕾升任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估摸着也是为了让叶凡看看”这样一来,叶凡心◇fúshěngyǒudiǎnbèijǐngháikěnéng”bìjìngzàinǎdìértādāijǐniánle,dàozánmenyútóngbúdàobànnián,zěnmehuìyǒurúcǐduōrénzhīchítājiùtòuxiǎnzhegǔguàile

  qiáncìshìzhǎngnǐzhīchíānlěishēngrènzǔzhībùchángwùfùbùzhǎng,gūmōzheyěshìwéileràngyèfánkànkàn”zhèyàngyīlái,yèfánxīn里肯定不满咱们了

  不过,他的最大目标还是在何镇南身上市长施的妙计啊一石二鸟既让何镇南满意了,又让叶凡记恨上了他,呵呵呵……”,崔明凯笑得灿烂

  “你有没看见,前次调查组下来也是雷声大■雨点咱们也准备准备,准备接受戴副省长的刁难了”李国雄一脸的凝重

  “刁难,不光是他,现在已经有人开始刁难咱们了,唉……”,崔明凯说着话,叹了口气,从pí包里掏出一叠材划来递了过去

  李◆国雄略显意外,接过材料后翻了一遍下来,问道:“省交通厅这是什me意思?说好的项目还变卦?”

  “什me意思,癞子头上虱子,明摆着了徐白金什me人”省交通厅大权在握的一所手,咱们鱼朝公路改建就落☆他手上了

  市公安局的徐林是他侄儿”叶凡一句话开除了他,人家心里会服气,肯定不服了

  前段时间那副局长位置还空着的,现在不一样了,徐林和钟一明两个空位都下来人占了

  那徐林和钟◆▲一明去什me地方,现在成了没人疼没人要的可怜孩子了这事何镇南明知道也不管,摆明了就是要让徐厅长出手刁难咱们,让咱们也记恨上叶凡

  最后,叶凡成了他跟我们共同的敌人到时他要收拾叶凡,你我都得跟上◆▲一明去什me地方,现在成了没人疼没人要的可怜孩子了这事何镇南明知道也不管,摆明了就是要让徐厅长出手刁难咱们,让咱们也记恨上叶凡

yīmíngqùshímedìfāng,xiànzàichéngleméirénténgméirényàodekěliánháizǐlezhèshìhézhènnánmíngzhīdàoyěbúguǎn,bǎimínglejiùshìyàoràngxútīngzhǎngchūshǒudiāonánzánmen,ràngzánmenyějìhènshàngyèfán

  zuìhòu,yèfánchéngletāgēnwǒmengòngtóngdedíréndàoshítāyàoshōushíyèfán,nǐwǒdōudégēnshàng他的脚步

  那人情,还不得他落了去最后徐厅长思想作通了,人家还得感谢何镇南不是,玩的好手段,妈的”崔明凯一脸难看的哼道,因为娄桐至邻近的朝湖市的公路改建的项目去年就上报到了省交通厅

  当时徐白金一口就答应了当然也隐晦地提出了条件,那就是鱼桐市要照顾着他侄儿徐林,无非是想提一级罢了

  当时李国雄和何镇南都隐晦点头了,可以给徐林提为正处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两位巨头再zěnme算也没算到突然杀出一匹黑马

  叶凡同志悄然到了鱼桐糟糕的就是徐林这厮不识好歹,仗着有个交通厅厅长的伯父,以为老子真能天下第一

  所以”开会头天就跟叶凡掰手腕,结果zěnme样,被叶凡巧妙的借了全体干警和党组班子的势当场开除了他跟钟一明

  闹到现在虽说徐林和钟一明的名额还在市公安局,不过职位却是没掉了

  徐林不但没升级”反而被开除了,徐金白zěnme会心服当然得ná“鱼☆朝公路,改建说事了

  而且”鱼朝公路,还是崔明凯具体负责的”转来转去倒把崔明凯绕了进去

  李国雄作为一市之长,经济大发展是他的首要任务,鱼朝公路改建项目ná不下来,鱼桐跟朝湖市结对子,□优势互补,互相发展的经济共同圈就无法形成,经济发展的咽喉被ná捏住了他这市长日子肯定不好过

  何镇南当然算计好了,就等着季国雄向他提出”尔后两巨头联手往叶凡身上招呼就走了

  这样一来”李国雄挣扎着不是白挣扎了”转来转去的最后回到了原点

  而且,糟糕的就是好像比原点还低了一截,七寸居然被何镇南ná捏住了,这个,当然是李国雄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至于李国雄想跟叶凡合作”那自然成了泡影子了李国雄很无奈,一看到这鱼朝公路被省交通厅搁置就心烦不已

  “难道真不能跳出老何的手掌心?”崔明凯在一旁喃喃道,脸色,自然难看了”像死了爹娘一般

  “不光一个徐金白”现在又多出一个强势的戴维强了省里今年支助我们鱼桐建体育场馆的事估计有得跳了这事是戴维强当初提出来的”我们市里当然全力支持了已经在前期就投进去了五千万,三个亿的大工程,省里出一个亿如果戴维强那边强行熄火了”那咱们的明星工程体育馆不成了豆腐渣了

  这事,你我当初可是奠基者,何镇南又可以等着看好戏了当初对建体育馆何镇南就不zěnme感冒,现在如果出了豆腐渣来

  咱们俩不是屎也是niào了他妈的,zěnme什me事都搁咱俩头上,老何倒是隔山观虎斗”最后还来了个渔翁得利二”李国雄忍不住骂了句娘

  “你是说戴副省长会ná体育场馆说事,这下子真是麻烦了五千万啊,那泡汤了可不是小事,咱们这脸往哪儿搁以后省里要是问起来,何镇南一句话,我当初就不赞同搞什me面子工程,就完了,最后,搞得一身niào的非咱们俩莫属了”崔明凯那灿烂笑容早没了”有的,就剩下一脸的哭丧相了

  “实在不行只能◎暂时联手何镇南施压叶凡了我看此人也是事多,一来就搞出这me多麻烦来”干脆请走算听啦不过,这me一来”咱们又得回到老路上去,刚见了点希望就给熄灭了,这运气也太差了”李国雄脸yīnyīn的说道

  ●看了崔明凯一眼,又说道”“这事先等等看,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咱们也不能一开始就被老何ná捏住,连点反抗都没有”

  “市长,能不能另辟西径,还有没其它出路?”崔明凯心里不甘,双眼如狼般探出

  “徐金白是交通厅一把手”如果要他同意那简直是天方夜谈除非叶凡低头了,还得提拔徐林

  你说说,叶凡会低头吗?换作你我会低头吗,如此低头以后还想不想在市公安局混下去,是个人都能蹲他头上拉屎拉niào了

  再说,鱼朝公路管他什me事?所以,他肯定不会坻头了,二来”戴志军被抓了,叶凡手中肯定有过硬的证据

  不然,在明知道戴志军背后有着戴副省长撑腰的情况下还敢下重手,说明了什me,人家下了决斯之心

  其实”他也是被逼的,这破案子都过去三个多月了一点破案的瞄头都没看到,为了头上帽子,他也到了背水一战的时候了

  说白了,他现在就像条疯狗,谁堵他跟他肯定咬谁我很是担心,如果我们也跟着老何一起压制他,他会不会强势反弹都难说

  凭白的树此大敌是很不明智的我总是隐隐的感觉此人能量不小,你看到没有,哪见过23岁的副厅级政法委书记?”李国雄看得远”忧心忡忡

■  “绝对有大背景,这种人又处轻,根本就得罪不起咱们暂时可以压制他”也可以联手老何挪走他就怕人家一转道”10年后成了省里领导再打道回府来个秋后算帐就大麻烦了”崔明凯脸上也挂着一丝忧郁

  “嗯,◎10年后你我离退休都还有些年头”人家被压狠了,记恨在心,ná咱们家子弟说事也是件麻烦事,真他娘的烦啊,不说了,先观望一阵子再说,最好是两头不得罪能把事给办了,估计是不可能了”李国雄说到最后又叹了口气,●双眼有些无神地望着远方,不知路在何方

  “何书记,看没到,捅马蜂窝了是不是?”康文生彼为兴哉乐祸样子轻拍了拍手中材料

  “捅了就捅了”总得解决问题是不是?”何镇南面无表情,淡淡说这话的▲,“这个估计还只是个开头”戴省长那边还没动作”秘书长江篱篱有点担心样子,说道

  “会有的”何镇南淡淡说道

  “何书记,这事咱们zěnme办?”江篱篱问道

  “看李市长zěnme说,毕竟,交通工程等项目都是他市政fǔ的事,咱们不好讲得,不然,又得又有戳我们脊梁骨,说咱们捞过界了,指手划脚的什me我只要管好几顶帽子就行了”何镇南表现得很遵守党的规程似的,一脸严肃得令人吃惊康文生当然在暗地里想笑,知道老何同志在扯鬼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