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的确是化石


  突然一个喷嚏打醒le,揉le揉眼哼道:“怪le,是谁在念叨我,不会是,完蛋le,是不是我跟董莺莺那个一下,圆圆在骂我le不guò,董莺莺,那身体的确惹火,如水一般能把男人这泥化le……”

  “的确是化石,还是成色相当好,保存十分完整的鸟类化石,估计已经有劲万年历史le

  从这些化石身上可以研究那个时候鸟类的状况由于鸟类的飞行生活习xìng所致,它们极难形成化石

  自,BO1年德国发现始祖鸟以来,四多年世界上发现的鸟类化石屈指可数

  燕京大学的陈可风教授一直追问我这石块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这个叫我怎么说,呵呵”铁占雄来电话证实le这个

  “那说明这种化石研究价值很高,应该值不少钱?”叶凡问道

  “嗯,特别是这种小鸟的,中等品质的几百块,好的十几二十万都有,甚至,特别有价值的挖出来上百万都有可能

  如果阳田矿里真发现le这种鸟类化石,如果多的话那真是一笔吓人的财富

  不guò,目前你们还没找到化石挖掘的具体地点,他们做得很隐秘如果能找到那个知情人,化石的事也许就水落石出le

  不guò,这事管飞作为阳田的董事长,应该知情,他们挖出来肯定得卖出去le

  不guò,你刚才也说guòle,阳田集团并没做出口生意,像这种鸟类化石最好的销脏地点就是国外le神不知鬼不觉的,外国专家也喜欢是不是?”铁占雄分析道 ▲
  “国外,他们又没有做出口生意,阳田欲石品质不怎么好,大量供应的都是国内会不会他们搭载在其它公司门下转le一个道出le?”,叶凡说道

  “有这种可能”而且,他们一般来说不会把这事放在明★
  “guówài,tāmenyòuméiyǒuzuòchūkǒushēngyì,yángtiányùshípǐnzhìbúzěnmehǎo,dàliànggòngyīngdedōushìguónèihuìbúhuìtāmendāzǎizàiqítāgōngsīménxiàzhuǎnleyīgèdàochūle?”,yèfánshuōdào

  “yǒuzhèzhǒngkěnéng”érqiě,tāmenyībānláishuōbúhuìbǎzhèshìfàngzàimíng面上去搞的,要搭载到其它公司里也是暗中进行的,在阳田集团里头是没有任何记录,所以,你想找也找不出什么来”铁占雄说道

  “这事倒是相当的难办,这种秘事,恐怕只有阳田的高层几个人知道le,而且,管飞和戴志军应该都知道戴志军我现在拿下le,这小子嘴紧着,听说他的叔叔就是粤东的戴维强副省长

  刚才金部长的儿子金浩已经给我来le电话”说是戴维强已经起身到鱼桐鸭子滩钓鱼le

  市委秘书长江篱篱说是下午有事要出去,交待金浩一些事,找什么烧烤师傅

  估摸着他们一伙人去钓鱼时会搞什么烧烤作陪的当然就是何镇南这位一把手le”叶凡淡淡说道

  “来者不善啊”,铁占雄叹le口气略●显忧虑

  “嗯”我早准备好le,准备接受戴省长的狂风暴雨不guò,戴志军犯罪的事尖清楚,人证物证齐全,我不怕戴维强翻什么风浪”叶凡淡定的说道,话语里充满le坚决

  “实在顶不住le找赵◆昌山这株大树去靠上去”,铁占雄突然笑le

  “找他,未必肯帮我听说戴省长是省里除常委外资格最老的副省长le在副职里面排名有高,能量想必不即便是赵昌山也得衡量得失我跟戴省长比”估摸着差得多多le”,叶凡淡淡说道,心里并不十分担心

  “呵呵,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le”,铁占雄突然笑le

  “什么意思?”叶凡有些惊讶,问道

  “看来你老弟对粤东省里jú势方面的反应还是相当迟缓的,对于省里高层动向没去打听、研究和琢磨这一点很不好”你光闷头破案子,人家一句话就能liáo倒你,所做出的成绩全是空谈”,镂占雄略显责备wěn说的

  “目前破案还来不及,光是鱼桐市这些个常委们都够我头疼的le,哪有时间管省里什么破事儿何况省里我并不认识什么人,即便是认识一两个”也没有深交,人家怎么肯把省里高层的秘事讲给我听”,叶凡有些苦恼,最近的确很忙”忙得晚上有时都得亲自出动找线索,时间太紧le案子”犹如悬在他头上的一把尚方宝剑,如芒刺梗嗯

  “说得也是,像这种秘事人家未必肯跟你说再说,你老弟自己把自己逼到墙根le总得往前冲

  告诉你,最近戴维强和鲁东来两个副省长都●在京里活动,其目标,当然就是空出来的省委常委、副省长名额le

  我也是偶然机会下听说的,听说汪省长支持戴维强,赵昌山支持鲁东来

  老弟,现在明白le没有,所以,实在顶不住le找老赵去,◇他肯定乐意支持你的,呵呵”铁占雄干笑道

  “原来如此,那我有信心le,实在不行真往赵昌山办公室转悠le,也许,别的地区政法委书记想见到赵昌山这个粤东一号很难,相信他是肯见我的”叶凡笑道,觉得轻松le不少

  倒不是怕戴维强对自己怎么的,就怕他一直缠着在搅jú,延缓le破案时间可是得不偿失le

  “铁哥,粤东省纪委第一副书记雷鱼这个人怎么样?你有没听说guò他?”,叶凡问道

  “我又不是神仙,哪能事事都晓得要不是你老弟在粤东,我才懒得去打听戴维强的什么破事儿部里的烂事都够我计较的le,国家这么大,哪能都心得guò来就是当国家主席,那人家也是有智囊团的”铁占雄没好气,哼道

  “呵呵,前次回水州,在齐叔家碰到你哥铁托书记le是他给我说的,说雷鱼是他的老同学,两人关系很好,叫我真遇上难事时去找他”叶凡笑道

  “噢我哥叫你去找他你就去找他,为什么不去找?我哥说雷鱼是他的朋友,那就是真正的朋友我哥这个人比较认死理,能称得上他朋友的人不多一般泛泛之交都称不上朋友,对le,雷鱼既然是省纪委的常务副书记,应该知道省里一些动向,你倒是可以向他打听打听le”,铁占雄笑道

  “嗯,我会找个机会去拜访他的”叶凡说道,又问道,“德平那边有关林天民的案子查得怎么样le?”,“林天民太狡猾le,到现在贺海纬也没找到有关他的直接证据没有直接证据想从侧面靠我们的想像去动他,那是不可能的

  怕打草惊蛇,就是公安jú那个林天也不敢动他,一动他林天民肯家会知道le

  搞不好腥味没尝到倒惹上一身的sāo味儿这老家伙,昨天在部委会上又跟我顶牛le,板着个脸,一幅教训人口wěn

  老子气不guò来跟他顶le两句,最后你说怎么回事,部长嗑le下桌子,叫我注意说话的方式

  妈的,就兴他林天民能放屁就不许咱放两句要是在猎豹,老子早拔出枪来一枪嘣le那家伙,什么玩意儿”,铁占雄有些不甘心,甚至有些愤怒

  “呵呵,别急别气,你现在排尾巴,等两年有人退le,你的排名不就升le

  再说,你这岁数在公安部里估计也是年青得吓人,其它的副部长应该有冯以上或者田以上le,你还不到的

  那些个老家伙,呆在权lì位置上的时间不多le,当然得狠狠地抱紧权lì,不然,一到点一退休还吱嘎个屁是不是?

  说起来铁哥你拥有权lì时间比他们多得多,他们当然有些忌妒le就拿我来说,就是因为一今年龄问题,到处受人岐视

  这日子,真他娘的难熬前天作le一梦,突然梦见自己人到刃le倒也吓le一跳,还一直喊着,老子还没娶媳fù儿,这都什么事你说说?”,叶凡哼笑道

  “哈哈哈……老弟讲得有理,我不急不气le,老宅子有le,老婆满意le,用人家的话说那就是车子票子情人啥都有le,我还急啥?”,铁占雄哈笑着挂le电话

  “那敢情我得恭喜一下铁哥le,人生得意采尽欢,莫让金樽空对月嘛还是部里好啊,多悠哉,你看看我们办事实的,前脚根忙得贴后背,还得整天受气挨骂的”,牛凡笑道

  “算啦,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把握住方向就走le”铁占雄劝道,挂le电话

  叶凡呷le茶,刚转悠le一下椅lele,这边电话又响le起来

  “叶凡,徐林有个叔叔叫徐金白,咱们省交通厅的一把手去年,咱们鱼桐正在的搞“鱼朝公路☆改建项目,递到省交通厅,好像是听说已经通guòle

  不guò,今天下午我去上班,李市长和崔市长那脸色相当的不好看,崔明凯骂道:白眼狼,说好的东西都能毁,这商家讲求一个诚信,难道政fǔ部门干工●作就不讲究这个le

  后来一打听,原来崔明凯正在骂鱼朝公路的事唉,这项目估计得黄le

  这笔烂帐,估计得记你头上le如果李市长和崔市长这双子星座都给惹火le,咱们以后的日子guò得不顺当le”,副市长周欲明有些担心的给叶凡即时来le电话提醒他

  “能确定是交通厅的徐金白在搞鬼吗?”叶凡心里一凉,问道,想不到开除徐林和钟一明的后遗症终于来le

  不guò,叶凡倒是没一丝后悔的至少经guò那么一闹,现在的公安jú基本上在自己手掌心le一个jú子,无法掌控还怎么开展工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