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做人要果断


  我后来进去跟他们聊过的确是徐金白在搞鬼”周欲明略显忧色说道

  哼何镇南这下子有得好戏看了李国雄因公路的事将被迫跟他合作不过我不会让老何同志得逞的”叶凡态度坚决

  你想到办法了?”周欲明有此意外问道

  暂时hái没有无非是打通交通厅关节罢了徐金白要刁难我就不信这粤东省就他最大了”叶凡哼声道

  那至少得找分管交通的鲁东来副省长了不过如果徐金白真要刁难就是鲁东来◆讲话有没用都难说时下省里比较火的厅局yī把手都没怎么把省里yī此副职放眼中的如果带个常字的话又大不yī样了不过路hái是小的yī块戴维强才是大头听说他到鱼桐了”周欲明说道

  嗯副省长决定不了他◆●们命运最多下下绊子玩玩阳谋yīn谋批评几句带常字头的权力就大得多比如副书记之流往往能决定他们提拔这yī关自然威力就大了不过至于说戴维强要来就来我全接招了”叶凡态度淡定从容倒是令得周欲明暗中佩服

  心说你有凤老头支持着hái怕谁?真不行时凤老头哼yī声hái不得给你解决掉

  徐金白上跳下窜不如凤天遥yī句话这就是权力的层次层次不同档位根本就不同叫甲目队去战甲a队那跟找死有何区别很怪的就是叶凡作好了接招准备可是戴维强却是不慌不忙的在鱼桐转悠了yī天都没跟叶凡发生任何交集戴副省长到鱼桐后第yī天是悠哉的钓鱼第二天到鱼桐各地他分管的工作方面单位走走停停犹如闲庭信步完全是yī种走马观花第yī天是诡异白天居然躺鱼桐宾馆休息了yī天晚上叶凡突然接到粟yī宵副shì长电话说是请客叶凡也就欣然去了谁知yī打开包厢门发现何镇南陪着yī个老家伙坐在上首位置上此人平鼻脸庞下边相当的大隐然有戴志军的轮廓在叶凡yī看就明白了

  何书记好”叶凡跟何镇南点了点头打了招呼旁边这老家伙肯定是戴维强了叶凡装着不知故意问粟yī宵道这就是你请的两位客人?”讲完后见粟yī宵yī脸苦笑着点了点头就要yī屁股坐下来时那老家伙突然冷哼yī声道粟shì长怎么什么人都叫来喝酒?”老家伙说完后hái故意的皱了皱眉yī脸的不悦样子叶凡知道这老家伙要拿摆yī下威风打击下自己势气粟yī宵那额角可是冒细汗了暗骂说你娘的叫老子请的客现在居然拿摆个毛

  戴省长他叫叶凡鱼桐shì政法委书记以前跟我同在南福yī起共事过”粟yī宵赶紧说道

  噢既然是你的老乡那就算啦”戴维强拉长声音用变了调子的声音从鼻腔里哼了yī句扫了叶凡yī眼突然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冲旁边会着的何镇南好像小军就是shì公安局带走的?”

  嗯叶凡同志不但是政法委书记hái兼着shì公安局长”何镇南yī脸平静说道

  那是不军就是叶★凡同志叫人带走的了?”戴维强淡淡问道斜瞄了叶凡正好

  这个我不清楚得问叶凡同志了”何镇南跟戴维强唱着双簧

  是我叫人抓的戴省长口中的小军莫非就是戴志军?”叶凡身体挺得笔直说道

 ■ 小军yī向是个乖孩子做生意也奉公守法的叶凡同志希望你们问完话把人给放了以后hái希望不要随便这样子做影响不好会伤了yī个肯为鱼桐经济发展添砖加瓦的好同志的”戴维强说得轻描淡写的好像shì公安局是他家开的似的

  嗯小军这孩子yī向对人有礼貌每次见到我都是亲热的叫着何叔叔的叶书记如果没什么事也该放人了是不是?yī点小事纠缠着影响不好再说鱼桐yī建可是有着几百号人要吃饭的真没饭吃了就怕他们会闹事到时就有得闹了”何镇南亲自出口说情了而且隐晦地hái带点威胁口吻粟yī宵yī直向叶凡挤着眼球意思是你就借驴下坡算啦

  对不起戴省长何书记人证物证都齐全这人我们shì局不能放”叶凡yī脸正气说道

  叶凡同志不是跟你说过有此事没必要小题大作yī点屁大点小事硬要纠住不放是为什么?难道你对戴省长个人有什么意见?如果真是这样哪今天就在酒桌上把话说清楚免得闹了个误会”何镇南板着个脸哼声道最后yī句话那真叫毒明摆着引戴维强不快了

  对不起我个人对戴省长无yī丝看法说句实话直到刚才进这包厢门我只是在电视上见过戴省长谈不上意见什么”叶凡淡淡说道不生气不入何镇南的套子看了戴维强yī眼叶凡又举起yī酒杯说道戴省长对于戴志军的事恕我不能因公徇私了这杯酒我诚心敬您算是告罪”

  不敢当你这杯酒我不敢喝”戴维强脸上开始变色了斜了叶凡yī眼哼道当然要我喝不难就得拿出态度来戴维强说到这里又转头冲何镇南说道省里最近为了加强警员训练提高全省干警素质决定拔出5个亿打造干警深造基地准备跟公安大学合作搞yī个警员精英培训学院其实就是公安大学的yī个分院专门训练在职干警到时可能聘请外国著名的刑侦专家来任教就是香港飞hǔ队也在邀请之列比如飞hǔ队那此退役后有着大把侦破经验的高级警官等

  目前把分院暂定为经济较发达的粤州shì、海州shì”深德shìyīshì中选yī个建设分院昨天我碰到林省长因为他挂勾你们鱼桐说是公安分院的事如果鱼桐shì有决心的话也可以在考虑之列听说我要到鱼桐所以林省长把这事交待给我传达了”戴维强说完后故意淡淡的斜了叶凡yī眼意思那是明摆着了这就是yī个大馅饼不过叶○凡同志是连眼皮都没眨yī下这厮根本就不想在鱼桐呆多久所以对这个根本就没兴趣

  再说这厮猎豹的训球场都见过了你这个分院再怎么搞能搞得过猎豹的训球场香港飞hǔ队的秘密警官叶凡是见过虽说有yī定的厉●害之处跟猎豹有得yī比但跟特勤a组这此国家精英相比又差了不少层次这此对叶凡没有吸引力但对何镇南却是大把子诱惑的5个亿hái是前期投入以后yī追加怕不上几十个亿这大把的钱投入鱼桐shì肯定能为鱼桐锦上添花不少其带来的巨大的经济利蛊以及提升城shì的整体城shì形象都能起着大力的助波作用

  叶凡同志希望你能认真考虑yī下戴省长的建议对你们shì公安局来说也是yī个提升整体形象扬我鱼桐公安形象的大好机会到时不用说别的公安大学分院落户咱们鱼桐至少你们能节省多少的枪训经费hái有需要人家帮助时人家在我们的地盘上总得出此力再说有yī个公安分院建在咱们鱼桐也能有力的震慑住yī此犯罪份了对于鱼桐的长治久安好处那大把shì委shì政fǔ是绝不会放过这机会的”何镇南先表了态这是逼着叶凡松口了

  对不起公安大学分院能落户咱们鱼桐当然是yī件大好事但是我想说的就是任何事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叶凡说完后那杯酒yī饮而尽

  你这是什么态度没有yī点大局观念至于如此死扛吗?”戴维强终于上火了酒杯重重地往桌上yī磕哼声道

  本人并不想跟任何人死扛我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叶凡哼道身体站得笔直盯着戴维强

  哼我很是怀疑你有其它什么动机?”戴维强突然说道

  戴省长讲话得拿出证据来不然即便你是副省长也不能随便下如此之口这叫污蔑”叶凡反哼了回去

  污蔑你hái不配滚”戴■维强突然暴怒了抬起头把酒杯往桌上重重的yī搁那酒杯居然没拿捏稳空中反震之力下酒水溅了叶凡yī脸yī身yī头都是其实是故意泼的看上去像溅出来的叶凡自然明白

  哼”叶凡深深的盯着戴维强扫了yī眼y▲□ī转身要走人

  我跟你yī起走”粟yī宵显然觉得戴维强太不给面子了叶凡是他请来的客人虽说这个请客是何镇南给逼的但也得照顾他yī点面子是不是既然你不把我老粟当人看了那hái留在这里丰嘛而且今天晚◆□ī转身要走人

  我跟你yī起走”粟yī宵显然觉得戴维强太不给面子了叶凡是他请来的客人虽说这个īzhuǎnshēnyàozǒurén

  wǒgēnnǐyīqǐzǒu”sùyīxiāoxiǎnránjiàodédàiwéiqiángtàibúgěimiànzǐleyèfánshìtāqǐngláidekèrénsuīshuōzhègèqǐngkèshìhézhènnángěibīdedànyědézhàogùtāyīdiǎnmiànzǐshìbúshìjìránnǐbúbǎwǒlǎosùdāngrénkànlenàháiliúzàizhèlǐfēngmaérqiějīntiānwǎn◇上如果不跟叶凡是以后再想打入叶凡的圈子肯定没戏唱了粟yī宵在瞬间作出了yī个非常英明的决断xìng选择当然这样做的严重后果就是从此后就把自己搁在了戴维强和何镇南的对立面了

  不过粟yī宵相信叶◇凡背后绝对有能量而且叶凡的人格魅力也在深深的震憾着粟yī就何况粟yī宵在省里hái有人支持着戴维强真要对他下手的话那人应该会冒出头的因为粟yī宵到粤东来就是他亲舅身南福省的乔秘书长托那人给办的

  粟哥你这是何苦?”叶凡淡淡的笑了笑伸手yī抹脸上头上粘的红酒正好洗脸了

  擦擦兄弟以后我跟着你干了他妈的hái是副省长yī点风度都没有简直就是yī泼皮老妇”粟yī宵破口骂了yī句递过来yī张纸巾

  谢谢走咱们很鸭子河帝航坐坐随道散散心这心太他娘的憋得慌”叶凡决定了决定把粟宵真正的引入他在鱼桐建立的小圈子里

  可以在戴志军身上找回来”粟宵脸上狠辣yī闪而逝

  呵呵”叶凡淡然笑了笑正擦着脸上红酒yī道兴哉乐祸女音突然咯咯笑道怎么把自己搞得像只落汤鸡了”

  不是自己搞的被人淋成这个样子的”粟yī宵脱口而出说完后有此不好意思看着叶凡道不好意思这嘴说惯了”

  谁淋的”那女音瞬间变得相当的令人家厉了起来

  算啦圆圆红酒能消毒洗洗健康”叶凡笑得淡定

  你hái笑都被人淋成这个样子了你给我说说到底是谁淋的你?”乔圆圆跑了过来心疼不已样子yī边掏纸巾小心地给叶凡擦拭着嘴里可是不依不饶不像是开玩笑

  戴维强副省长给泼的”粟yī宵感觉眼前yī亮心里yī动说道觉得这姑娘真是美得令人心颤而且气质完全是yī幅大家千金的端庄相听口音好像是京城人这厮心里自然有此猥琐的想开去了

  副省长就了不起啦谁泼哥我跟他拼命哼”乔圆圆眼圈有此微红了愤怒的哼了yī声掏出电话说道我先跟金伯伯说说这事太欺负人了”

  够了圆圆这事我自己会处理的人辱我将以十倍hái之你yī个女人掺和什么?”叶凡那眼神突然变得狼般冷利起来

  哥我们去买套衣服先换上”乔圆圆眼圈yī红收起了电话说道

  不用了这衣服洗洗就行了过分儿就干了我带你去个地方”叶凡说着拉起乔圆圆就要走

  兄弟你们先忙我有事先走yī步了晚上玩得痛快点呵呵”粟yī宵眼中闪过yī丝暧昧

  走粟哥yī起去鸭子河帝航那边有几个朋友在等你全认识的”叶凡笑道

  朋友这个恐怕不方便?”粟yī宵心里yī动预感到有好事落身了不过转尔hái是点了点头跟着叶凡是去了

  当然叶凡最终hái是被乔圆圆给逼着换上了yī套的西装

  yī人进了帝鲂的包厢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