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这篓子捅得太大了


  这事行,我可以去试试,一个文职官员能有什么胆量,我这‘黄泥弹,扎到他床头上估摸着就能把他给吓死

  这年头,谁不珍惜自己小命,梅玫就是一个例证,鱼桐人,现在是惶惶然了

  就是踢惨案也不能让叶凡给查清楚,不然,等他查清此案后再腾出手来光顾咱们的阳田矿业,那个时候他有了充足精力就麻烦了”青狼把酒杯往茶几上狠狠的一顿,桌子都发出刺耳声音来

  青狼的绝技就是善使,黄泥弹”此弹丸听说还没跳棋珠子大,是用一种特殊的,从石缝里掏出的黄泥再用一些特殊方法凝压制而成制作工艺也相当的考究,而且,复杂此黄混被制成弹丸后居然坚如合金钢,但又有一定的柔xìng

  击中目标后居然能使目标不冒血,而伤痕就是一道浅浅的凸,很浅的

  并且凸处还无一丝青肿等,端的是毒辣无比,就是刑警也很难看到这一丝能毙人命的伤痕

  “教训一下也行,不要做太过份,咱们还要用他如果吓得那家伙niào了kù子还以为是戴志军找人做的反倒不妥了”管飞淡淡笑道,呷了一口茶在身旁姑娘大腿上捏了一下

  “这事我会掌握分寸的,管董放心”青狼是信心满满,压根儿就没把叶凡怎么放心上

  粤东省委一号办公室

  赵昌山刚坐下来,跟在后面的鲁东来副省长笑眯眯的拿了几张报纸进来递给了赵昌山

  赵昌山有些疑惑地接过后,一翻之下那双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嘴里喃喃道:“这小子到底想搞什◎么,居然连军队都给搬出来了,胆子不小嘛”

  “不小啊,抓了几十咋,厉害”鲁东来笑道

  “他到底想干什么,不会是真的场面失控求了卢司令?”赵昌山皱了皱眉头,扫了鲁东来一眼说道”“这鱼桐一◇建闹事请愿是不是戴维强在背后支使人干的?”

  “这个不清楚,不过,戴志军现还在公安局临时看守所里,想支使这么多人出来闹事是相当难的毕竟”戴志军是被叶凡严密看守着的,想接近他什么消息出去不容易”鲁东来意有所指,没点出了戴维强干的,但也点出了是戴维强干的,这个,赵昌山自然懂了

  “市公安局如此多人马,鱼桐市的警力可不小,可能有千来号人区区百来人难道就拿不下”还得捞烦军队?再说,还有武警嘛这家伙,脑子是不是烧糊涂了?卢安刚也是,跟着他一起胡闹”赵昌山显然有些不满意了,脸色严厉了起来

  这个,动用军队,虽说是维持秩序,但有的人显然是要拿此事说事如果说军队镇压请愿民众什么的,追究起来可不是一件小事

  卢安刚,是要丢帽子的,而叶凡这个始作俑者要负责”一起丢帽了都是小事

  赵昌山虽说对叶凡不怎么感冒,但一来家里老头子有慎重交待要照顾着点这家伙,赵昌山一直没怎么重视这个问题

  但也不好太过yú驳了老头子面子,老头子的怒火即便是赵昌山也有些怵的

  再说,这家伙到鱼桐后不久倒为自己zhēng取了一次敲打何镇南的机会赵昌山对叶凡的态度已经渐渐的有些改观▲了

  如果这次的事不动用军队,赵昌山倒是希望能趁机说点什么,把戴维强牵扯进来趁机搅了他,入常,的美梦

  不过,动用了军队,这个显然有些出了赵昌山能承受的范围

  这事要真追究起来★◆,他这个省委书记头都会大的中央一向对军队的控制权极强,是绝不允许任何人乱来的

  如果只是暗中以训练围捕名义调几十号人还行”你这个是在明处,名头上变成“镇压,请愿者了,这个”影响力就太大了
  这事要是传到中央,领导们肯定会怀疑自己在粤东的控制能力的在这等着进入政治局委员会的节骨眼上”赵昌山并不希望粤东发生什么触及底线的大事

  显然,鲁东来并不能体味到赵昌山的心思,他又是站在另一个角度来思考的

  他当然希望此事越闹越大越好,只要能把戴维强给搅进来搅黄了他入常的美梦,那自己就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对yú其它什么事,那是因为他跟赵昌山站的位置不一样,观察的角度和思考的路子都不同

  “听说是阳田县两个村子打群架,为了zhēng水,所以,警力和武警都调过去了

  叶凡也许是无兵可用了,而鱼桐一建的人也闹得太过火了,听说他们市公安局里面现场指挥的一个副局长脑袋都被打破了

  而市公安局干警也被伤了十几个,情况相当危及鱼桐一建的人全打红了眼,就连挖掘机都在市政fǔ门面摆动着,随时做出一付要砸门的架势

  简直就是土匪行径,说他们是暴乱份◇子也不为过叶凡这样子做也是无奈之举”鲁东来倒为叶凡讲起话来,赵昌山当然明白鲁东来心里的算盘

  目前护着叶凡对鲁东来来说相当关键,因为叶凡是对昂戴维强的主帅,而且,这家伙胆大包天,估计是连戴维强◆■的面子都没给

  才惹得戴维强如此怒火下此重手小叶跟老戴闹腾得越凶,鲁东来当然越发高兴了

  “再怎么乱也不能叫军队出手,这事影响太大”赵昌山并没给鲁东来面子,摇了摇头,挂起了电话,说道,□“叫查部长过来,怎么回事,这“镇压,的说词都登载出来了,哼”

  鲁东来知趣的先走了

  不久,省委宣传部长查晶蓉一路匆匆的进来了

  “怎么回事查部长?”赵昌山扬了扬手中报纸,扔到了查晶蓉面前,显然是生气了

  查晶蓉是省委宣传部长,这女人脸上闪过一丝茫然,赶紧把报纸拿到手中看了起来,当见到赵昌山用笔圈出的“镇压,两个字时,顿时那鼻子抽动了几下,额角都有些细汗出来了

  立即说道:“赵书记”这事我还不太清楚,早上我刚从京城开会回来,我马上去查一下,把报纸给收回来”

  这事”查晶蓉知道,肯定是常务副部长白长峰干的以前为了zhēng夺到省委宣传部长一职,白长峰最终没zhēng过查晶蓉败下阵来,自然怀恨在心了

  而白长峰现在后台闻史德前段时间居然交了好运,现在已经提拔到中宣部任常务副部长了,堂堂的正部级大员

  有传言,说是闻史德同志是最有可能在几年后接任中宣部部长一职,昂首挺进政治局九常之一的最顶层的显赫人物

  自然”白长峰这个跟班开始有些蠢蠢欲动想把查晶蓉橇下部长位置,自己也好坐上去尝尝个中滋味

  白长峰当然知道,赵昌山这个书记肯定会不满的”不过,白长峰自持有闻史德撑开着,也不怎么怵赵昌山

  不过,白长峰也知道,赵昌山会对自己不满,但同时,也会对查晶蓉不满的何况,这事有时也说清楚的绞在一起”白长峰也好浑水摸摸鱼了

  “收回来,有用吗?查部长,我希望你能管好宣传部这一摊子,宣传战线虽说兵不血刃,但却是杀人不见血的你马上回去把此事妥善处理好“哼”赵昌山yīn沉着脸”相当的不满意,查晶蓉,自然是一脸郁闷着匆匆走了

  直接一转身就进了省委分管纪委的专职副书记叶东办公室,把报纸往叶东桌上推了推,一脸的愤怒

  “怎么啦查部长,谁犯着你啦?”叶东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面部表情一僵,拿起报纸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赵昌山用红笔圈出的两个字一镇压

  “是不是白长峰干的”叶东冷声哼道

  “肯定是他干的”不然,部里其他什么人敢如此大胆?这个是要丢帽子的事”查晶蓉嘴唇鸡愤得都有些颤栗

  “别急”坐坐,先喝口茶”叶东站起身来亲自为查晶蓉泡了杯茶,一脸凝重,说道

  “太气人了,我刚从京里开会回来居然发生了这种大事”查晶蓉眼眶有些湿雾毕竟是女人,在这种大事面前终究是坚持不住▲了

  “是不是赵书记发火了”叶东转尔一想就猜到了

  “嗯,说话相当的客气,意思是我没有管理省委宣传部那摊子的能力”查晶蓉有些不服气样子,说道

  “这个正常,任何一个一把手看到这●种报道,不拍桌子的极少何况赵书记在赵家一向强势,赵书记也传承了赵副主席的军人作风

  还是赶紧回去消除影响才是最重要的事,这报纸,能收回多少就收回多少,要不赶紧追加一版正一下

  你马上派出几个记者下去调查清楚此事,也好有个说词我估计这事件还会惹出大的风波

  你相不相信,省军区司令yú升估摸着已经坐在赵书记办公室了这事,他能置身事外,不可能了

  至yú说白长峰,咱们有的是办法治他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又如何,他能管到咱们这口子上吗?哼”叶东突然身上气势大作,还真给他琢磨透了

  此刻,省军区司令yú升估计也是看到了报纸,也是急匆匆的走进了赵昌山办公室

  “问问卢安刚,他到底想干什么,想干什么?”赵昌山一巴掌拍得办公桌瑟瑟发颤音

  “赵书记,这事我马上下去调查,我亲自去一趟”yú升一脸yīn沉着说道

  主要是赵家是军界大家,yú升并不是赵家一系的,如果是换作没有军方背景的同志担任省委书记一职,yú升毕不会如此的态度的

  毕竟,军队一块是独立的但赵家就不一样了,真给赵昌山记恨上,绝不是件好事

  要支使人刁难yú升那是没点问题的,甚至,如果赵宝刚出手,捋了yú升帽子那不是很难的一件事

  yú升的圈子虽说也有点势力,但跟军界大家赵家相比还是弱了不少而且,他那个圈子未必肯为yú升一人去得罪赵家这头军界雄狮的

  所以,yú司令赶紧跑来解释一下其实,一个电话就够了,这就是一个态度冉题

  “马上下去,调查清楚,卢安刚不能给个充足说词,立即拿下”赵昌山决断xìng的拍了桌子

  “是,我马上就去”yú升心里一颤,一脸无奈地匆匆出了赵昌山办公室

  在过道里,yú升忍不住骂道:“混帐东西,怎么给我捅出这么大篓子来这事还真是怪了,按理说卢安刚也是受叶凡的请求才出兵的,怎么对叶凡的态度赵书记并没什么特别指示,只是要求处理卢安刚”

  省纪委常务副书记雷鱼继yú司令之后进了赵昌山办公室,看来报纸后一脸的严肃

  “你马上从检察院和省委督察室抽调一些人手,联合你们纪委同志组成一个调查组到鱼桐查清此事,该罚的要罚,该惩的要惩,决不姑息”赵昌山手一挥说道

  “我马上就去,一定严肃查处”雷鱼心里一动,说道

  刚走到门口又听见赵昌山声音从后面传来道:“这样,叫督察室的乔督▲察长亲自挂帅,当你的副手处理这事”

  “是”雷鱼嘴里答着,出门后脸色相当的难看了嘴里喃喃道:“这事还真麻烦了”

  想了想,快步赶回办公室,交待了抽调人马的事立即一个电话挂到了南福省纪委◇cházhǎngqīnzìguàshuài,dāngnǐdefùshǒuchùlǐzhèshì”

  “shì”léiyúzuǐlǐdázhe,chūménhòuliǎnsèxiàngdāngdenánkànlezuǐlǐnánnándào:“zhèshìháizhēnmáfánle”

  xiǎnglexiǎng,kuàibùgǎnhuíbàngōngshì,jiāodàilechōudiàorénmǎdeshìlìjíyīgèdiànhuàguàdàolenánfúshěngjìwěi☆书记铁tuō那里,把这边的事说叨了一遍下来

  “你担心乔报国会下重手,他只是你的副手,主要办案的主帅还是你嘛”铁tuō是略显焦虑,暗骂道,这家伙,怎么惹出这麻烦事来要是那天在齐家看到的乔圆圆真☆是中组部乔远山部长的女儿

  那乔报国就是他的哥哥,叶凡有这层关系,再加上自己的老同学雷鱼暗中玩些花样,应该能把这事摆平下来

  当然,如果赵昌山真盯得紧时要拿叶凡开刀,估摸着舁报国会透露一点关系出来

  叶凡必无大碍,受点小罚是肯定的了因为,这篓子捅得太大了,即便是铁tuō都感觉头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