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病房变会议室


  “生病啦?什么时候会好?”叶凡问道

  “刚病的,说是胃部不适要挂瓶,还说,估摸着三天两头不会好,要去医院住院疗养”安卫民说道

  “现在去了没有?”叶凡哼道

  “正准备去”安卫民说道

  “叫他先过来一趟”叶凡说道,不久mǎ欲和到了

  “mǎ局长,阳田县梅溪镇上河村和下河村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那水坝你们水lì局准备怎么处理?”叶凡问道

  “这事我不清楚,得叫阳田县水lì局派人下去调查过后才好说事”mǎ欲和淡淡说道,还用手按了按胃部,好像一脸痛苦样子

  尔清楚,这么大的事你作为市水lì局长一点都不知情,你到底在干什么?那村子都发生群体xìng打架大事了?”叶凡有些火大了,重重地一嗑桌子

  “打架是公安局的事,我又不可能天天驻扎在梅溪镇,全市有多少个镇子,有多个水坝子,有多少个电站等,这事我想管也管不过来,不清楚也正常?”mǎ欲和冷冷地反问道

  “你不清楚,你是管这个的,要是因为水坝的事出了什么大事你得负责,哼”叶凡眉毛一竖,见mǎ欲和还想理论,那手一摆说道,“废话少讲,这事由市水lì局亲自派人下去督办而且,由你亲自去抓,限你们5天内解决两个村的用水问题”

  “这怎么可能,这事我干不了而且,市水lì局虽说是管这事的,但也只是业务上的管理建坝子总得要钱,这钱从什么地方来如果要立项,还得申请,还得申批,最后才能拿到钱才能动工这一系列程序走下来没有半年那是不用想了”mǎ欲和好像跟叶凡较劲上了,叶凡心里一动,感觉这厮是不是故意这个样子的

  “干不了”干不了就不用干了你这是什么态度,有关两个村二千多号人的吃水用水问题,这是大事干不好要是他们闹起事来怎么办?”叶凡脸色越来越沉重

  “闹事,那是你们公安局的事”我只能说尽力要凝天内解决问题,那绝不可能”mǎ欲和态度相当的坚决

  “不想干☆了是不是,不想干了我可以向上级建议,那你就好好休息就走了”叶凡感觉到了什么,这厮根本上就在跟自己玩捉迷藏游xì,所以是冷冷哼道

  “随便”mǎ欲和居然哼出声来,冷冷瞅着叶凡

  “嘭……○

  叶凡被惹怒了,虽说自己是管公检法摊子的”好歹也是市委常委mǎ欲和的态度太猖狂了

  转尔冲一旁的安卫民道:“给我查一下,市水lì局常务副局长叫什么?”

  “包明德,我刚查过 ◇
  ”安卫民答道”又凑叶凡耳旁小声说道,“mǎ欲和是mǎ柏生的亲弟弟”

  “老mǎ,叶书记交待的事你就去办,五天时间又不是一定要你把水坝建好你可以先临时头堵住水的流失,从其它地方调水过来▲先解决村民的用水问题,然后慢慢建坝子不是就行了”跟mǎ欲和一起进来的公安局政委黄明志劝道

  “黄主任,这事我mǎ欲和干不了,我从不玩虚的”口里一套做的一套,五天内怎么可能解决这问题解决不了就是解决不了,党教育我们要实事求是,我不集欺骗人”

  原来如此,叶凡心里暗哼一声”那脸是yīn沉,哼道:“mǎ局长,你这种工作态度有渎职嫌疑,全然不顾及老百姓lì益几天内办不到可以想办法去,怎么能一张口就推了,那还用你干什么?从现在起”你被停职了,局里工作暂时由包明德主持你的事,我会向市委领导说明的”

  “你凭什么停我的职?”mǎ欲和声音相当的粗

  “老mǎ”你这态度可不怎么好?”黄明志赶紧劝道,就怕他惹火了叶凡又闹出井么事端来

  黄明志知道”mǎ柏生跟叶凡niào不到一个壶里,这mǎ欲和是mǎ柏生的亲弟弟,肯定不愿意为叶凡办事了刚才这态度,明摆着是顶牛了

 ● “凭什么,就凭我是市委常委,就凭你这不作为,不顾老百姓死活的恶劣态度,凭你这不干事实的拖拉态度,哼”叶凡冷冷哼道

  “老子就不信这鱼桐的天就是你叶凡的了?麻痹的真以为老子是一软柿子好捏拿走不□ “píngshíme,jiùpíngwǒshìshìwěichángwěi,jiùpíngnǐzhèbúzuòwéi,búgùlǎobǎixìngsǐhuódeèliètàidù,píngnǐzhèbúgànshìshídetuōlātàidù,hēng”yèfánlěnglěnghēngdào

  “lǎozǐjiùbúxìnzhèyútóngdetiānjiùshìnǐyèfándele?mábìdezhēnyǐwéilǎozǐshìyīruǎnshìzǐhǎoniēnázǒubú是?”mǎ欲和生气地大叫了起来,口气相当的钻,老子老子的

  “书、……”,一道非常清脆的耳光声响起,自然mǎ欲和被叶凡干了一耳刮子,叶凡吼道:“不服从领导,公然辱骂领导,不顾及百姓生死,你不用去上班了这一耳光是教你怎么样为官的,想当老子,你还nèn着点”

  “老子跟你拚啦”mǎ欲和随手抓起面前chá杯砸向了叶凡

  嘭……

  又是一声尖lì的脆响,叶凡这位七段顶阶高手居然被chá杯砸中了手臂,当然,这厮是故意让mǎ欲和同志砸中的

  “老mǎ,你都干了什么?黄明志和安卫民赶紧抢步上去想抱住了mǎ欲和不过,一旁的王朝动作快,从沙发上弹身而起,一个扫腿过去,mǎ欲和顿时被扫得直接就摔在了另一个沙发上

  “妈的,敢在公安局行凶打领导,活得不耐烦了”啪啪啪几声微响,mǎ欲和那肚子自然是被王朝狠踢了几脚,顿时,老mǎ同志萎顿了下去,本来没病的脸顿时一片惨白,这次,倒真是生病了

  而黄明志和安卫民赶紧上前抱住了王朝不过,王朝显然没踢够似的,又抬起了腿作出一付不踢死你这龟别”子不收腿的架势

  “算啦,送医院去”牛凡哼声后擦了擦手臂上chá水黄主任跟安主任立mǎ叫人背着mǎ欲和出了办公室

  “王朝,你那几腿下去怕不得让老mǎ同志在医院躺上半年了”叶凡淡淡说道

  “嘿嘿,我手法用得好,医院查不出什么来那个,老mǎ不是说有老胃病,也许是老胃病患的我哪有踢他,他自己砸你不中自个儿摔在沙发上的这事,老黄和老安都可以作证的而且,刚才我可是保护领导,并没什么出格的举动,正当防卫罢了”王朝干笑了几声

  “呵呵,该踢”叶凡哼了一声,电话挂给了粟一宵,交待他亲自去处理梅溪镇水坝的事

  因为,水lì局也是粟一宵直管的范围粟一宵接到电话后立即答应mǎ上就去处理

  这厮到了水lì局,把叶书记的指示念了一遍后,抽调了□一些人直接赶往阳田县而去了

  鱼桐市第一医院

  “太过份了,杂种,怎么能这样打人?mǎ书记,这口恶气你还能忍?”徐林愤愤然骂道

  “哥,这局长我不干了你千万别去惹那小子,咱们m◆ǎ家惹不起他”躺病床上的mǎ欲和装得为哥哥mǎ柏生作想样子,身子一动,嘴里居然吐出一口血来,吓得一旁的老婆杨素香惨叫了起来

  “医生怎么说的?”mǎ柏生yīn沉着脸坐病床边沿

  “医生○说只是脸上有点小伤,其它地方没问题这怎么可能,你看看,欲和血都吐出来了,内脏肯定受重很严重这鱼桐市医院就是条件太差,连内伤都检查不出来,得转院到省城了”杨素香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

  “欲和,你说○,伤得怎么样?”mǎ柏生没理杨素香,问道

  “肚子里很痛,好像针扎一样,一阵阵痛得人连躺都躺不住了那个狗日的王朝狠狠地踢了我好几脚,下手真狠啊,当时黄政委和安卫民都在场,他们可以作证的”mǎ欲和愤怒的说着话,脸上一皱一皱的,估计是相当的痛

  “安卫民是叶凡的狗腿子,不可能作证的,倒是黄明志的态度就相当值得推敲了这个人我一直没看透他,好像很胆小怕事样子,一向不表态嗯他作证,估计也有难★度”徐林在一旁说道

  “欲和难道被白打啦?”mǎ柏生哼了一晃“我去问问黄主任”徐林一脸愤慨,当然是唯恐天下不乱了,这厮现在被开除了,整个人像个游魂

  虽说省里的亲戚徐金白出手了,不过,●★度”徐林在一旁说道

  “欲和难道被白打啦?”mǎ柏生哼了一晃“我去问问黄主任”徐林一脸愤慨,当然是唯恐天下不乱了,这厮现在被开除了,整个人像个游dù”xúlínzàiyīpángshuōdào

  “yùhénándàobèibáidǎlā?”mǎbǎishēnghēngleyīhuǎng“wǒqùwènwènhuángzhǔrèn”xúlínyīliǎnfènkǎi,dāngránshìwéikǒngtiānxiàbúluànle,zhèsīxiànzàibèikāichúle,zhěnggèrénxiànggèyóuhún

  suīshuōshěnglǐdeqīnqīxújīnbáichūshǒule,búguò,直到现在,李国雄也没表什么态,而鱼朝公路改建项目也暂时停了下来

  “嗯,晚上我请黄主任吃顿饭”mǎ柏生哼道

  不久,口p门声响起,进来了一伙人,带头人居然是现在组织部的常务划部长安蕾 ◎
  “唉呀怎么给打成这样子了,这脸,还能见人,看看,这里有血,肯定吐血了”安蕾装得一脸震惊不过,mǎ柏生对他的到来还是相当满意的,因为mǎ柏生知道,安蕾来了,就代表何镇来书记来探望了

  ◇这个非常时期,叶凡毕竟是市委常委,何镇南不好露面,叫安蕾带一伙人来当然是为mǎ欲和造势助威了

  “是啊是啊太不像话了,人给打成这样,应该报警抓起来”一个富态男子附和着

  “人家是政法委书记,还是市委常委,位高权重咱们这地儿公检法都他管着,哪告得动他”徐林有些阴阳怪气”亨道

  “市里还有大老板,这鱼桐还是老板苒天下”安蕾冷冷哼道

  “听说省军区来人了”一个身佩上校肩章,相当威武的男子哼道,此人叫风和平,现在鱼桐市军分区任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