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谁比谁嚣张


  “掩耳盗铃罢了,刚才材料显示,杨美芳不过做点买花卖花的小生意,怎么可能赚到如此多的钱回味书库”叶凡冷声哼道,目光如炬

  “她那店面,一个月除了店租人工费等一个月能落下2万块顶天了另外我还查到,阳田县委书记安鸿成在槟榔湾也有一座别墅跟陆勇的差不多大名义上却是放在他岳父名下的,此人谨慎”连老婆的名都不给挂上不过,他岳父一个养鱼的老头,干一辈子能赚多少钱简直好笑”铁振秋笑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叶凡淡淡点了点头,见铁振秋走到窗户口时突然又问道,“听说你现在柳峰山基地代理二团团长一职是不是?”

  “是的”铁振秋心里一动,知道有大好事落自己头上了

  “你先去◎,要不露痕迹盯着陆勇,不要被他发现了,随时有情况电话向我汇报”叶凡摆了摆手,没再说话二不过铁振秋却是鸡动着贴着房子水管下去了

  “叶先生,李月又到你的墙角处睡觉了”李强电话汇报道

  “★看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估计离摊牌的时间不远了李强,你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quán既然她的恒心如此的大,如果采用强迫手段,很可能得不到任何消息这姑娘的心智毅力比常人坚毅得多,咱men要她自愿给我说才行”叶凡交待道

  半夜叶凡又把王朝招到了院里,把陆勇的有关材料给他看过一遍后交待了一番,王朝走了

  二天过去了,市局刑警还在坚持,武警倒是先撤了回来刑警men在路边设了检查站

  虽说阳田矿业公司的人来往少,但也极不方便了至于说阳毋矿业的运矿车子,那是休想进去一部,也不会放出一辆的而柳峰山基地的军人也没离开听说演习训练还在进行

  “妈的,太猖狂了,公然软禁我men阳田矿业”管飞一掌拍得茶几咔嚓直响,那脸色”阴森森的

  “高岗,怎么粤州军区一点动静都没有你是否把叶凡违犯军事演习,破坏国家军事安quán的事递上去”曹欲转头问高岗道

  “早递了,而且,还是交待一个相当有份量的人递的不过怎么会没动静,这事真是怪了难道他men不管啦?

  要知道,这材料可是柳峰山基地和我men阳田矿业公司一起提供的按理说粤州军务部门应该即时来人调查取证才对ei回味书库

  如果可以的话H“看来你找的人份量还是不够一些,没有引起军方上层注意”曹欲淡淡说道,斜了高岗一眼,意思是你的能量就如此的

  高岗被鸡怒了“哼声道:“我就不信了没人治得了他你men稍等”

  高岗说完进了卫生间,自然去打电话搬兵了

  不久出来了,笑道:“估计下午就有人下来调查了”咱men准备着看好戏就走了叶凡看他还敢不敢堵咱men矿业公司大道这家伙也够难缠的大门进不去居然想出这辄子来一个地方小官,我倒是有些佩服他了呵呵呵”

  “小官”人家是副厅级别了,在体制内也算得上是刚刚触及高官的门槛”管飞淡淡说道,倒也心情放松了下来

  “苗副总裁说是要亲自去走一遭”这时,曹欲同zhì一脸严肃说道

  “这个时候去不是自投罗网,恐怕不妥当”管飞有些拿不下样子

  “怕个球叶凡难道还真敢绑了苗副总裁吗?那还真是狗胆包天了再说下午粤州军务部门有人下来了,他自顾不瑕”还有空管这闲事”高岗口气相当的冲

  “高老弟,你真能肯定下午粤州军区就有人下去了?”管飞一脸凝重问这话的

  “绝对”没有人下去的话你men踩我高岗几脚就走了”高岗十分的肯定◎

  “那咱men拭目以待了”曹欲斜了高岗一眼

  “等着就走了,哼”高岗也反之以斜眼,两人有点昂上的感觉其实对手曹欲坐阳田集团第二号位置,而自己只能委屈的排第三高岗心里当然不服了

  人言说曹欲京城有后台,但我高岗的后台也不软的所以,这两位老兄经常会含沙射影的互相较量一番

  下午四点,叶凡的办公室里突然来了几个身着笔挺军装的军官一个圆脸大校在卢安刚司令陪同下走到了叶凡跟前

  “叶凡同zhì,我是粤州军区军务部副部长蔡格良”蔡格良首先开口了那脸,严肃得能滴墨汁了

  “你好蔡部长,我是叶凡鱼桐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长,蔡部长,有什么事需要我men协助吗?”叶凡早从卢安刚嘴里得到了消息,倒也波澜不惊的问道ei回味书库

  “不是协助,是问话”这时,蔡格良身旁一个上校眼睛一紧,严肃的哼道

  “问话,什么意思,请问你是?”叶凡面不改色,淡淡反问道

  “本人是军务部一处处长卫千名,听说你带领市局刑警和武警严重干扰了柳峰山基地军官士兵men的正常演习活动,危鲁到国安国防安quán

  这事柳峰山基地和阳田集团已经向我men军区军务部门递交了材料

  希望你能老实讲话,绝对不能有半点虚假,你的所有话都将记录在案的”卫千名哼着话,示意一旁的一个军官开始作记录此獠,完quán是以一付审犯人架势发话的

  叶凡听了心里很是不爽,哼道:“蔡部长,怎么你men军务部门还有如此不董规矩,盛气凌人之辈看来,你men军务部门的思想政治工作方面抓得不怎么好,我会向总参军务部门有关领导反映该同zhì的思想问题,以及工作态度的”

  “你找什么话?”卫千名怒了,声音大了不少

  “卫处长”这里是鱼桐,不是你men粤州军区军务部”这时卢安刚皱了皱眉头,冷声哼道

  “呵呵”卢司令叶凡同zhì,千名同zhì实际上是好同zhì,只是说话有些直罢了”蔡格良打着哈哈转尔,这厮想到了上面人的交待,收敛了笑意,脸板着”冲叶凡哼道,“虽说你是鱼桐市政法委书记但你也要明白一个规矩

  在涉及国防安quán方面,什么人都得接受军方调查”即便你是鱼桐市书记也得接受军方调查

  希望你能在后面的调查实话实说,如果不配合的话,我不介意把你带回粤州军区接受组织详细调查”

  “对不起,我不打算配合你men要调查行,叫龚其同zhì亲自来”叶凡也是面一冷一屁股坐在了转椅上咔嚓一声点上了一根雪茄旁若无人架势,比那位卫处长是嚣张得多了

  “就你”还要我men部长出马真是笑死人了”卫千名冷笑了几声,跟蔡格良副部□长说道,“既然叶凡同zhì不配合,那咱men也只得实施第二套方案了”

  不过遗憾的就是蔡格良比卫千名心境要老,经验丰富,既然叶凡连粤州军区草务部部长的大名都叫出来了那此人跟他肯定有一定关系或者○zhǎngshuōdào,“jìrányèfántóngzhìbúpèihé,nàzánmenyězhīdéshíshīdìèrtàofāngànle”

  búguòyíhàndejiùshìcàigéliángbǐwèiqiānmíngxīnjìngyàolǎo,jīngyànfēngfù,jìrányèfánliányuèzhōujun1qūcǎowùbùbùzhǎngdedàmíngdōujiàochūláilenàcǐréngēntākěndìngyǒuyīdìngguānxìhuòzhě说此人在军方肯定有依仗的,不然”何敢如此大条

  “你认识我men龚部长?”蔡格良不理卫千名同zhì,问叶凡道,态度好了不少

  “呵呵”不认识”叶凡摇了摇头蔡格良自然一脸诧异而卫千名自然是一脸愤怒”认为叶凡在调侃他men

  只有卢安刚心里一片淡然心说你粤州军务部的同zhì要去自讨没趣,那咱也看场热闹也行

  “这倒怪了”蔡格良部长居然喃喃自语了一句

  “蔡部长这家伙根本就在耍我men,真把咱men军务部门当娱乐城了是不是?不如直接带走,对于这种蔑视国家安quán的同zhì,咱men不能再辜息了”卫千名多声道,看来,是有些上火了

  “卫处长希望你注意身份,哼”蔡格良突然发火了,发火好对象居然是卫千名而不是叶凡弄得卫千名喃喃了几下就是没讲出话来,那双眼,一直愤怒的瞪着叶凡

  而军务部跟来的几位同zhì也是一验诧异,隐晦的扫着蔡格良觉得今天这天是不是要变了,真他娘的怪哉了

  “嗯,蔡部长这风范还是值得某些同zhì学习的,呵呵”叶凡淡然笑道,看了卫千名一眼

  “叶书记,我men只是下来了解一下情况并没别的意思你看看,能否把那天的情况给我men军务部门的同zhì描述一下,我men也好回去交差,呵呵,都是干工作的”蔡格良态度大变居然以商量口wěn跟叶凡聊了起来

  这厮,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了刚才叶凡口气太大了,令得蔡格良不■得不有所别样的想法

  而军务部的卫千名同zhì等人,自然认为今天的蔡格良同zhì是做了变xìng手术

  “行,那我就说说”叶凡笑着跟蔡格良聊起了那天去阳田矿业公司执法的事听了叶凡描述后★◆,蔡格良沉yín了许久

  才说道:“如果叶书记讲的是实情,那这事其实双方都有自己的理由

  你men市局执法,这个无可厚非,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而柳峰山基的军官士兵men联合了阳田矿业的某◆些工作人员一起进行军演,也是在为将来的保家卫国出份子力

  这样,我men还得听听柳峰山基的的说法,不然,有人会说我蔡格良只听一面之词了”

  “那我就不留蔡部长,你先请”叶凡客气的点了点头

  蔡格良一行人直奔柳峰山基地而去,在途,蔡格良打起了电话:“龚部长,鱼桐市政法委书记叶凡这个人,你是否认识他?”

  “叶凡,这名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怪了,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了”粤州◎军区军务部部长龚其同zhì嘴里喃喃着,旋即想到了什么似的立即说道,“稍等一下,我想想,一时记不起来了”

  不久,蔡格良接到了龚其电话,问道:“你问叶凡同zhì干什么?”

  “是这样的,◆◎军区军务部部长龚其同zhì嘴里喃喃着,旋即想到了什么似的立即说道,“稍等一下,我想想,一时记不起来了”

  不久,蔡格良接到了龚其电话,问道:“你jun1qūjun1wùbùbùzhǎnggōngqítóngzhìzuǐlǐnánnánzhe,xuánjíxiǎngdàoleshímesìdelìjíshuōdào,“shāoděngyīxià,wǒxiǎngxiǎng,yīshíjìbúqǐláile”

  bújiǔ,càigéliángjiēdàolegōngqídiànhuà,wèndào:“nǐwènyèfántóngzhìgànshíme?”

  “shìzhèyàngde,柳峰山基地…………”蔡格良把情况说了一遍

  “你是说高副总谋长有交待这事是不是?”龚其部长那声音正经了起来

  “倒不是,是高副总参谋长的侄儿高岗有亲自来电话说过一次那小子在阳田集团任副董事长

  估计也是阳田集团跟市公安局有什么纠葛,从刚才叶凡的描述可窥见一斑了

  好像是阳田集团殴打了一个姓粟的副市长,又打伤了十几个刑警所以,市公安局要到阳田矿业抓人

  而高岗又怂恿柳峰山基的人搞什么军事训练搞得叶凡连矿业公司大门都进不去,两边就对峙了起来

  这影响可是相当的不好这事,你看看怎么处理一下,还次的事真有些麻烦”蔡格良小心的请示道

  “嗯,事情如○果真的如此的话,那阳田集团也太狂妄了毕jìng市公安局是代表国家在执法,人家来处理事情也是无可厚非的

  这陆勇同zhì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参合进人家地方上的纠葛去干什么?

  还玩军事演习★的噱头真以为军队一块就能天下无敌了这世上,没有独立的部门,军队,其实跟地方政fǔ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龚其部长有些不满意了

  “估计都是地方上一些利益之争,唉把咱men扯起来,真他娘的晦气得很”蔡格良不满的骂娘了,又说道“龚部长,你看看,这事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自己拿主意不过事情是要了解清楚的,只是地方上的事务咱men也不好过多干涉

  又不是真正的涉及国家安quán是不是?所以,怎么拿主意,你是主调查官由你决定

  不过,某些同zhì该敲打的也得敲打一下才行,不然,养成了娇纵,蔑视地方政fǔ的习惯以后会吃大亏的而且如果祸及咱men军队一块,影响很是不好”龚其讲了一顿莫名其妙的话后放下了电话

  蔡格良,自然坐车里细细地琢磨起了龚其部长的玄外之音~

  只要输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