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捞人游戏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捞人游戏

  良久,蔡格良一拍大腿喃喃道:“这老龚同志,还跟我打马虎眼,知道就知道嘛,什么又不说,玩神秘幸hǎo刚才没怎么得罪那家伙,不过,也怪le,那家伙应该不认识老龚同志,而老龚同志hǎoxiàng知道他似的难道此人出身于军界某家族,我得查查le再说”

  “叶,阳田矿业的上级,也就是阳田集团的一位叫苗青眉的副总裁说是要进矿业公司指导业务,要不要放行?”王朝来le电话

  “正hǎole,咱们一直找阳田的高层找不到人,既然她负责阳田矿业,那就把苗副总裁先请到市局来喝喝茶,你们态度要诚恳,一切以解决纠纷为由头”叶凡交待道

  “那女人相当气派,会不会有些来头?”王朝感觉到le什么似的

  “管她什么来头,阳田矿业咱们进不去,只得找他们领导le”叶凡哼声道

  “我明白le”王朝放下电话大步出去le

  “苗青眉,来得hǎo啊”放下电话后,叶凡喃喃道

  东坡山庄,高岗一脸yīn沉着跑le进去,老远就冲管飞喊道:“事情不hǎo,苗副总被鱼桐市局扣留le,说是要求她协助处理问题”

  “军务部门的同志到le☆没有?”管飞问道,那脸,立即yīn沉le下来

  “已经到le,卫千名来le电话,说是蔡副部长表现很诡异,本来他提议直接把叶凡带到军区去再行审理

  可是蔡副部长没同意,居然跟叶凡聊天聊l◆e起来这调查取证成le聊天打屁le

  听说聊le一阵子后一伙人又去柳峰山基地le,妈的,蔡格良这老匹夫,打电话给他的时候讲得那么hǎo听

  这下子马上就变卦le,龟孙子的老蔡头,翻脸比○翻书还快”高岗忍不住破口骂le起来,觉得这脸子丢得有些大le,因为,cáo欲正斜眼扫le过来

  “你没叫你上头那位出面提点一下?”cáo欲淡淡问道

  “这个,不hǎo麻烦他,一点小事”■高岗摸le摸下巴,有些尴尬样子

  “小事,看到没,如果叶凡被带走le,市局一下子少le主心骨,还怎么围住咱们阳田矿业

  苗副总也不会被带走le,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去市局抢人这事,我看得◆立即给何镇南施加压力才对

  不然,苗副总一介女流,要是在市局被打le可就有些说不过去le以后,全省人民会怎么看咱们阳田集团?连副总都被抓le,还有哪个客人敢跟咱们谈生意做买卖”cáo欲板着脸训◆起人来le

  “姓cáo的,老子不是你奴才你训啥?有本事你打个电话试试,叫人来扣le叶凡才叫有本事至少,我不是请动le军务部门的同志下去过,也调查过,你看看你自己,出le什么力,叽叽歪歪光出嘴巴谁不会,哼”高岗是再也难以忍受,指责起cáo欲来le

  “我说过,我的关系在京里,没必要大炮打蚊子”cáo欲yīn沉着脸哼道

  “放屁,你这句话讲过n次le,每次都是我跟管董跑前跑后,上窜下跳着打电话,你什么时候出过力?”高岗生气地吼le起来,指着cáo欲,大有撕破脸皮架势

  “地方上的关系能用为什么要动用京里关系,再说,京里离这粤东相当的远,那关系虽说相当的大,但也未必管用这事,还请管董出马,给何镇南施加些压力才对”cáo欲不上当,转尔怂恿起管飞来le

  “呵呵,cáo副董讲得对,京里的关系很大,用le是大炮打蚊子等有用时再说

  不过,hǎoxiàng这么多年来也没见咱们阳田集团出过什么大事件不过,这次的事也算是阳田集团筹建以来首次遇上的头疼的大事件

  所以,这次我就不去跟人说le,高岗既然也动用过关系le,还是请cáo副董给京里什么人打打电话

  直接施压给何镇南,难道不管事吗?如果京里的关系都不管事,那我管飞丑话讲在前头,这次的事谁能抵事,这阳田集团的二把手位置就留给谁le”管飞其实对cáo欲也有些不满le,语含讥讽,淡淡说道

  “cáo副董,要不咱们比比?”高岗冲cáo欲发出le挑战

  “比什么?”cáo欲的脾xìng也上来le,斜le高岗一眼哼声道

  “比捞人,谁能把苗副总捞出来谁就赢这样,我比你小几岁,礼让一些,你先出手如果捞不回苗副总我再打电话,如果捞出来le,我高岗从此后叫你一声cáo哥”高岗略显自得,盯着cáo欲,管飞,自然在一旁看起le热闹不管谁能给力,对公司来说都是hǎo消息

  他也想看看,这cáo欲的后台到底是谁?不然,一直显得神神叨叨的,即便是管飞也只是听说过,猜测到过,就是没见cáo欲请出那尊京城里的大神来办过事镇过场子管飞甚至怀疑,自己的猜测和打听到的是不是搞错le

  “此话可当真,我可是有些担心某些人最后失言,作那无赖耍泼之举就很是无趣le”cáo欲斜瞄le一脸得瑟的高岗一眼,语含极度讥讽那个,当然是因为高岗同志曾经失言过

  去年,高岗一直觊觎苗青眉这女子不过,苗青眉从来对人冷淡,虽说高岗有些能量,但并没降服苗青眉的心

  有一次,几人凑一堆喝酒高岗抓住机会要灌醉苗青眉,当然是想趁机玩点风流来个一夜情什么的le

  女人这东东,只要醉le还不得让自己怎么摆布就摆布,一旦得le她的身体,还怕她不就范

  高岗的龌龊打算当然被苗青眉琢磨到le,这女人怒le,顺势而下,要求跟高岗比喝酒

  高岗当然乐意le,心说比喝酒你还不是自动送菜,而赌资就是200万外加谁输谁叫谁高哥或者是眉姐这赌注,当然也是高岗同志自个儿提出来的,当时cáo欲在场,当le证人

  最后一番拚斗下来,高岗是越喝越心寒,临到结束,高山最后是光荣le

  不过,第二天酒醒后,高岗此獠堂堂的大男人居然耍起无赖作风来le

  200万款子倒是丝毫没犹豫的给le苗青眉,就是这声‘眉姐’高岗是怎么也无法出口

  这厮当时◆只能一直推说自己喝醉le,只答应le200万的事当然,这事后高岗同志也有些丢大发le,此刻cáo欲提醒le一下,高岗当即hǎoxiàng被人拔光le衣服似的被人擂到le痛楚地方,自然愤怒le

 ○ 冲着cáo欲喊道:“今天管哥作证,我高岗赌输le不叫你cáo哥,从此猪狗不如,出门被车撞死当然,我如果侥幸赢le的话……”

  高岗盯着cáo欲le

  “我叫你岗哥,君子一出,驷马难追◎”cáo欲神情专注,表情严肃

  “开始两位兄弟,这事还真有些刺鸡平时什么游戏我们没玩过,玩女人玩飙车玩斗地主玩野外射击,就这捞人的游戏特别的有意思

  实则,这是智慧跟权力双重游戏,比什●◇么赌钱赌物赌人的游戏是高档得多le

  比的就是个‘权’,比的就是个关系,比的就是份量,哈哈哈……”管飞心情大hǎo,一把抓去,没发现鸡腿,顿时脸一yīn沉冲一旁的姑娘吼道,“老子的鸡腿呢?” ★
  “还在烤,就hǎole”姑娘吓下一啰嗦,心说这管少也不知吞下le多少只鸡,估计两天一只,前世不知是不是黄鼠狼变的……

  cáo欲并不急,既然高岗要充大头,叫自己先捞人那自己就得显摆一下才行

  品完一杯红酒后,cáo欲才拿起le电话,拔le号码,还故意瞅le厅中其他人那有些hǎo奇和关注的眼神一眼,这厮面上挂着一丝神秘的微笑,说道:“林秘书,我是cáo欲啊,呵呵”

  “嗯,是cáo哥啊听说最近你在粤东可是混得风声水起的,什么时候发le大财也带小弟一把”那个什么的林秘书爽朗的笑le,看来,跟cáo欲关系不错

  “带我一把,快别说le,再说这话的话我得挖个地洞钻进去le”cáo欲哈哈笑道,一脸的轻松灿烂

  林秘书是谁……其他人全在心中琢磨开le

  “唉,我们就拿点工资,你看看,前次cáo哥你回京,一甩手就是20万,这仅仅是一次消费”林秘书●笑道

  “小钱罢le”cáo欲淡淡说着,突然话锋一转,说道,“林秘,能不能求你办件事儿?”

  “什么事,cáo哥请说”林秘书立即就答应le,看来俩人关系的确很铁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有个叫苗青眉的副总被粤东省鱼桐市政法委叶凡给无理抓le……”cáo欲把事情经过改编后告诉le林秘书

  “cáo哥想要我怎么做?”林秘书问道,倒也一口应衬le下来

  “能不能找个有份量的人给鱼桐市的何镇南打声招呼这叶凡也太嚣张le

  即便是你要处理阳田矿业跟市里的纠份,也不能拿官字两张口来压人是不是?

  咱们这些小商人,哪能干过‘官’字两张口,官可是代表政fǔ的,这点,林秘在体制内,应该体会最深le”cáo欲讲得还真有理就是厅是的管飞跟高岗也是暗中直点头,民不与官斗,这是千古传下的潜规制

  “嗯,那cáo哥先等等,我看看”林秘挂le电话

  ●“这样就完啦?”高岗忍不住咕噜le一句

  “呵呵,你就等着叫cáo哥,哈哈哈……”cáo欲那是信心满满,虽说脸上并没显骄纵,但那一丝自得还是溢le一点点出来

  虽说知道管飞跟高岗都极想○问问林秘书是哪家大人秘书,但cáo欲只是神秘微笑,绝不会tòu底子的

  这个社会,该tòu时要tòu,不该tòu时显点神秘是最hǎole,让你的对手,以及朋友永远猜不tòu你,琢磨不tòu你这个,猜不tòu你的人家不敢轻易动你,只要你显露一点小能量,人家就会尊敬你

  不久,何镇南接到le一个电话,嗯啊一阵子之后,放下电话后那脸色直接就变le,冲秘书说道,“立即叫叶过来一下,这事,还真是的怎么会传到京里,真是麻烦,这扫把星的,真是不让人消停”

  不久叶凡火到le何镇南办公室

  “怎么回事,你把人家阳田集团的副总裁抓去干什么?”何镇南劈头盖脸的就是这句话喷出口le看来,老何同志是真的动le肝火le,再也无法控制le

  最近叶凡从卖铜雕开始,给他捅的篓子是一茬接一茬的没个消停,而且,hǎoxiàng级别越来越高,篓子是越来越大

  光是调查组就来le三四拔,鱼桐,现在已经成le省里各位高层角逐的隐xìng战场

  而何镇南,感觉自己已经被叶凡推到风口浪尖上,想脱身,想稳坐军中帐看hǎo戏都没办法

  而且,鱼桐的局势渐渐有失控的趋势,自己这个鱼桐一把手,渐渐的有失去掌控鱼桐的危及感

  何镇南当然不会允许此类事发生的,不管怎么样,这鱼桐,至少还是我老何的天下因为,我老何嘛,是代表党的,代表组织的

  哪能让叶凡这粒老鼠□屎坏le整锅汤把叶凡挪走,已经成le何镇南最近的目标之一叶凡,实则已成老何同志的梦魇

  刚才何镇南接到le已经调到京城部委任职的老领导,也就是从粤东省委任上上去的,‘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雷○道全同志电话,要求立即放le苗青眉什么的

  “抓去,我没抓她”叶凡装傻道

  “没抓他,是不是要我去局走一遭找到人你才承认叶凡同志,hǎo歹我何镇南也是这鱼桐市委一把手,算是你的领导

  你这话讲出来是什么意思,我现在是代表组织跟你谈话,你怎么连组织都欺骗

  难道,在你眼中,还有没我这个领导?还有没组织,还有没党,还承认不承认党的领导?”何镇南可是有些受不le啦,一连几▲个‘难道’问下来是酣畅淋泣,那手掌扬在空中就要拍桌子

  不过,老何同志最终还是忍住le因为他有些担心叶凡这刺儿头会冒刺,那家伙也是火爆脾气的,连林则徐铜雕都敢卖的人跟他对拍桌子到时一发不可收拾☆gè‘nándào’wènxiàláishìhānchànglínqì,nàshǒuzhǎngyángzàikōngzhōngjiùyàopāizhuōzǐ

  búguò,lǎohétóngzhìzuìzhōngháishìrěnzhùleyīnwéitāyǒuxiēdānxīnyèfánzhècìértóuhuìmàocì,nàjiāhuǒyěshìhuǒbàopíqìde,liánlínzéxútóngdiāodōugǎnmàideréngēntāduìpāizhuōzǐdàoshíyīfābúkěshōushí老何同志那脸可没地儿搁去即便是最后自己趁机处理le叶凡同志,不过,那脸面也挣不回来l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