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极尽缠绵


  所以,如果真这gè样子,叶凡最后肯定得落下警告外分什么的,但自己的威风何是一下子全没了所以,老何同志尽管愤怒,但是,他忍住没拍桌子

  并且,还有一gè原因是促使老何同志没zhuā桌子★的理儿那就是对于叶凡这人老何同志是越看越看不透,shuō他有能量,好像一点能量也没有,连gè阳田矿业公司都摆不平

  shuō这家伙没能量嘛,怎么连省检察院的曲白秋副检长都被他治得shuō了声,对不起,我错了,听shuō曲白秋回家后病了好几天,自然是给气成这gè样子的

  而且,最近调查组也来了好几天了,一直在调查,并没作出什么指示或者露出什么政治倾向或处理意见的苗头,弄得老何同志在郁闷的同时也相当的无奈和愤怒

  诡异的就是今天听shuō粤东军区派人下来了,本来shuō是要带走叶凡的,当时听了有些同志汇报后何镇南心里像喝了mì一般

  谁知,不久,叶凡就漏了一句话,来势汹汹的蔡部长转尔跟他聊起天来,聊完后屁股一拍,去柳峰山基地了这些事,都透着太多的神秘和诡异,老何同志,不得不有所忌惮的

  “何书记,您当然是我的领导了,而且,我一直很尊敬你您是代表组织井表党,我哪能不听您的是不是?”,叶凡突然态度好了起来,老何同志却是不敢相信这牲口的话,因为,他相信这牲口肯定还有下文的

  果然,这厮立即转口道:“我的确没zhuā苗副总,只是请她到公安局喝茶,协助了解一下阳田集团高层对于自己的子公司阳田矿业的处理态度

  您也知道,咱们市的粟副市长被打了,而工作人员也被打成重伤的有十来gè,连我们市局刑警都被他们打伤了十来gè

  这阳田集团,shuō句实话真没把咱们鱼桐市委市政fǔ放在眼中今天打副市长,明天是不是就gāi对我下手了,后天呢……”,叶凡讲到这里,故意盯着何镇志意思是后天也许就gāi轮到你了

  这话一出来,何镇南倒也觉得有点道理,皱了皱眉头,哼道:“我知道,阳田集团是有些过份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无端的zhuā了人家高层副总裁要是因此事惹得阳田集团恼火了,撤资了那对于咱们鱼桐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从大局出发,市公安局受委屈了,这一点我们市委都看在眼中的不过你还得顾全大局才对

  人活着,不可能事事顺心,有的事,gāi忍的总得忍是不是?其实,这只是gè变通的法门罢了”

  “对不起镇书记,这事我实在抹不开脸放人阳田矿业连大门都不让市公安局同志们进去,这是一种什么行为,想必你是最清楚的了搞什么军事演习无非一gè噱头罢了大家都是明眼人,一看就清楚

  咱们没找他,他们倒先找起咱们来了苗青眉作为阳田集团高层,她有义务协助我们公安机关查清此事

  我们并不是zhuā她,也没拘留她只是蒋她协助了解阳田矿业的事”,叶凡淡淡shuō道

  “你这还不是zhuā人,这是●哪门子道理了人给你留在了公安局,不是zhuā人是什么?没有正当理由拘留的话出小时内必须放人”,何镇南有些怒了,语气重了不少

  “要我们放人也行,除非阳田矿业打开大门让市局进去不然,即便是省委赵■书记来shuō情我叶凡绝不会放人的”,叶凡顿时也是冷冰冰哼道,气势如雄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还有没一点组织观念,还有没把领导放在眼中?”,何镇南差点吼出来了那嘴唇,都鸡动得在颤栗老何感觉这小子简直在挑战自己的领导权威

  “我并没一点做错,要是哪里错了,还请何书记指出党的一向宗旨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叶凡,不是一gè知错就不改的人”叶凡坚决不让步,就是想搅局,趁机把阳田集团的人吸引过来

  他是在逼管飞露面,或者是管飞身后人露面,抑或最好是管飞等不住了使出什么幺蛾子来,自己也好顺幕摸瓜,彻查踢惨案

  “滚”,何镇南终于暴怒了,铁青着脸,一巴掌击在桌上,发出嘭的一声轰响,吓得他秘书钟志赶紧跑了进来

  “哼”叶凡一声冷哼,转身走了

  “太嚣张了,真是太嚣张了,眼中还有没有领导何书记,我看得向上级反应情况了再不,干脆招开常委会,以市委班子集体决定形式先停了他的职再shuō”组织部长康文生同志当然暗暗高兴,嘴里不满的叫嚣着

  “是的,再如此下去,就怕这鱼桐会出现第二gè叶凡,甚至第三gè叶凡事一发不可收拾,这鱼桐还怎么管理下去?”,秘书长江篱篱凑嘴道

  “是gāi拿下此人了,已经到了无可容忍的地步党的组织纪律是什么,连组织纪录都不要了,像什么话他是干出了点小成绩,无非是为市局弄来了些钱,正在盖两座大楼罢了”宣传部长潘金欲冷冷哼道

  “其实,何书记上给虽shuō弄了些钱,但在88惨案方面并没听到市局有什么进展,到目前也没听到已经zhuā到了某gè嫌疑人的消息传出来咱们是不是可以在这上面做些文章?”康文生老谋深算,倒给他zhuā住了叶凡的软肋

  “叫李市长过来一下”,何镇南yīn沉弃脸,居然下定了决心他是再也难以忍受,要动手了

  又是一gè深夜,梅盼儿到了鱼桐

  “你这么火急火燎的把我从水州喊来干什么?”,梅盼儿略显不满,白了叶凡一眼,“哼道,“我事正忙着,最近麻川县那边正在扩建,而江南传媒方面也正在跟香港一gè传媒公司洽谈去香港发展的事务”,“你把这gè交给你家老爷子,亲手交给他,要快”叶凡把一gè密封了的文件袋子递给了梅盼儿

  “到底什么嘛,还搞神秘”梅盼儿一屁股坐在了叶凡身旁,居然撤交了

  “到底什么你不必要知道但是有一点你知道就行了你不是一直想给梅功亮找gè好位置吗?这次机会到了”,叶凡哼道

  “什么地方有空缺了?”梅盼儿心思一动,急着问道

  “鱼桐的柳峰山基地,基地司令lù勇有问题,这里面材料就是有关他的问题

  想必你家老爷子只要肯递上去lù勇必倒lù勇一倒,他那gè位置梅功亮可以全力争取一下

  那也是gè副师级的实职féi缺,柳峰山基地其实是一gè整编旅的配备,旗下有着四gè团,大概五千号人

  而且,基地范围非常的大,在粤东来shuō也是相当重要的,发展前途并不比浦海市第五集团军的混编旅差的”,叶凡面无表情shuō道

  “你恐怕没那么好心?”,梅盼儿可是聪明绝顶的女人,不是那般好唬弄的,斜了叶凡一眼淡淡shuō道

  “一本两利,柳峰山基地司令lù勇最近一直在刁难我此人是颗毒牙,从我的这方面来shuō,必须拔除,不然,88惨案就别想破了我怀疑踢惨案跟阳田集团有关系,不过,因为lù勇的横加阻隔我这gè政法委书记居然连阳田矿业集团的大门都进不去,shuō起来相当的丢脸

  所以,要进大门,首先得把柳峰山基地的军兵调走要调走他们,必先换帅

  时间不等人了我只剩下两gè月多一点时间嗯必你也不愿意看到我丢帽子丢脸”叶凡突然势力大作,双眼坚定的望着梅盼儿

  “搬倒lù勇是行,如果你这材料能行的话不过,搬倒他之后,我家老爷子未必肯出力推功亮坐上那gè位置

  既然柳峰山基地如此重要,基地司令人选首先得粤东军区司令员批准尔后再上报军委

  估计其麻烦程度一点不会输给浦海市第五集团军混编旅那gè位置了

  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这粤东军区,shuō句实话,我们■梅家并没什么交道”,梅盼儿又发愁了亦喜亦忧的看得叶凡心里一阵子酸疼,伸手把人给搂进了怀里

  “算啦先搬倒此人再shuō,他对你不利了就必须搬倒我明早就直接飞回家里去”,梅盼儿下定了决心,因为,▲méijiābìngméishímejiāodào”,méipànéryòufāchóuleyìxǐyìyōudekàndéyèfánxīnlǐyīzhènzǐsuānténg,shēnshǒubǎréngěilǒujìnlehuáilǐ

  “suànlāxiānbāndǎocǐrénzàishuō,tāduìnǐbúlìlejiùbìxūbāndǎowǒmíngzǎojiùzhíjiēfēihuíjiālǐqù”,méipànérxiàdìnglejuéxīn,yīnwéi,lù勇阻了叶丹的路

  “谢谢……盼儿”,叶凡轻声shuō着,轻轻的脱去了她的一身睡袍

  “什么也别shuō了,我是甘愿的”,梅盼儿闭上了双眼,两张嘴贴合在了一起,屋里一阵子晃动……

  曼妙飘动,人影晃动,叶凡如出鞘的剑一般奋勇拚杀着梅盼儿如一条柔情水蛇想用那万道水柔化去这面出鞘的剑莺啼渐起,猛兽哮天,屋里弥漫着一股子令人喷血的浪漫……

  良知……,“哥,你是越来越猛了,盼儿有些受不了啦”,某女缠绵绵shuō道

  “知道就好,哥一夜可御百美,嘎嘎嘎…………”传来某君那猖狂的笑声来“德xìng牛谁不会吹,快被你吹破了罢我想看看,这天是不是还完好着”某女不满的哼声道

  “天当然还在,不过嘛,吹吹健康嘛,嘿嘿……”,某君干笑了一声

  “哥……”,极尽集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