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跟省委书记作交易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跟省委书记作交易

  “当然,说起来柳峰山基地司令这个职位对功亮来说的确诱人,功亮如果能坐上这个位置无形中也为我们老梅家增加了一大助力

  但是,你要琢磨琢磨清楚,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要想清楚当然,这份材料可以复印几份下来,我们不chū面拿下这种败类

  完全可以隐晦的chū手嘛”梅真豪虽说考虑到家族利益,但也没忘了国家大利大chū发点还是没偏向的,这就是老一代军人的爱国情

  “爸,你真不chū手了”梅盼儿zuì后在挣扎着

  “怎么chū手?刚才爸还没讲清楚吗?你真想为老梅家树一强敌?你这脑子真是烧糊涂没有?”梅长风口气重了许多,是以兄弟对妹子的训叱口wěn说的

  “你们你们不帮就算啦,我还给他,还给他你们想复印材料,我不给又想拿下陆勇,又不敢chū面,我们老梅家什么时候胆小到如经地步了

  既然不敢chū面,就没必要再惹麻烦就当你们没见过这种事,你们就当我没回来过,这样,老梅家就安稳了

  安稳有用吗?也许,爸退休时,gē你还在副司令位置上徘徊鸡流勇进可是爸教导我们的,拿下陆勇虽说为老梅家树了高一怀这强敌,但在老梅家信奉的政治理念圈内也同时赢得了同事的认可

  有利也有弊,我相信,你们会后悔的,绝对后悔,我走了”梅盼儿生气了,眼眶中含着泪,抢起桌上材料跑了

  “唉,这丫头,我们不是不拿下陆勇,这种败类肯定得拿下,只是换种方式罢了,真是缺根筋,为什么一定要老梅家chū面”梅真豪叹了口气,向儿子梅长风使了个眼神,梅长风对刚冲到大门口的妹子梅盼儿喊道:“妹子,听说老赵家不喜欢高一怀前次赵括提拔的事高一怀就是阻拦团的成员之一”

  “不要你们管,哼”梅盼儿哼声着,头也没回走了直接飞到了鱼桐,把材料交到了叶凡手上当然,也把梅长风zuì后一句话带到了

  “呵呵,老梅家,沉稳有余但勇气不足了一点虽说树敌了,但也预示着机会当然,也许是各人所处位置不同,所处角度不同,心里的想法也不一样算啦,既然老赵家不喜欢高一怀,那就找老赵家了”叶凡淡淡说着收起了材料

  “叶凡,我帮你把阳田矿业暴力抗法的事给抖落chū去怎么样?等到社会关注过来,相信陆勇也不敢太嚣张了”梅盼儿一双眛子清澈如水,盯着叶凡

  “算啦盼儿,江南传媒是你们梅家人掌舵的,如果你为我呐喊,不是变相的得罪了高一怀,为老梅家无端的招惹了一强敌既然你们家求稳求平,就没必要再chā手此事了至勇这种败类,要解决他容易”叶凡嘴里说着,其实,心里还是相当有感触的因为,梅盼儿处处为自己着想,自己,的确没为她作过▲什么正事

  这厮伸手一拉,梅盼儿哦咛一声入了怀里这厮只是紧紧的抱着怀中美人,伸手轻轻的为她擦干了眼眶中的一丝委屈泪水,轻声说道:“盼儿,是不是我这人特没本事,处处受人欺负?局连个矿业公司都进不●去”

  “是……但也不是”梅盼儿轻声说道,看了叶凡一眼,“你肩上担子很重,你也仅仅是鱼桐市政法委,你的上头还有很多领导比如何镇南,李国雄,蔡志扬、于志海这四位副都能称得上你的领导

  要说能量,你所处位置的能量还不如常务副市长崔明凯政法委,明面上管着,实则,除了你兼任的局,像法院和检查院的第一把手,他们会听你的吗?

  这个,只是法律规定的罢了你并不是孬种,反倒来说,你能把鱼桐的局面撑到现在,你还是位英雄

  上面下来的几个调查组同时在调查你,可你还在坚持着所以,在官场体制中,你应该称得上是一位真正为民为国的英雄了

  我梅盼儿这眼光绝不会差的,要说到sī心,人都有在国家大义下的sī心也正常

  如果说受人欺负,其实,人人都在受人欺负国家主席够大的,他其实也受人欺负

  比如非洲某些小国的元首,不是照样受大国欺负各国开会,元首磋商,小国有什么发言权,只能是带着耳朵去听,有举手的话随大流举举手

  到言时怎么说,无非就是弃权或者表示遗憾,zuì严厉的措词就是表示愤怒,连个抗议都不敢撂chū来

  这些,就是小国元首的悲哀反倒来说说大国元首,他们就不受人欺负了,实则不然,照样子有人欺负

  欺负他的人来自国内,比如全国的老百姓不满时会对他喊叫,不同政治派别,不同理念的政党也会把你当成攻击目标

  所以,没有人不受人欺负,只是欺负的程度,欺负的档次不一样罢了”梅盼儿一番理论,看似杂乱,实则,细想想,好像也颇为有些道理

  “谢谢理解,不然,我还真以为自己没用了前次戴维强省长到鱼桐,还泼了我一身的酒

  第一次我到鱼桐,又被一小孩子砸了一身的鸡蛋昨天,何镇南叫我滚chū办公室,呵呵呵……

  我是受尽欺负,连一个小小的矿业公司都敢拿摆我,我叶凡,难道真是孬种”叶凡突然脾气大发,看了梅盼儿一眼,哼道,“给我倒两杯红酒,咱们俩晚上不醉不睡怎么样?”

  “我陪你喝,盼儿晚上好好陪你,你把我当一使唤丫头就行了”梅盼儿焉然一笑,轻迈步子,温顺得令人颤栗

  当梅盼儿给倒上红酒后,叶凡突然一■把把美人拽入了怀里,冲天吼道:“给我二个月,功亮的事包我身上”

  “不要了,功亮的事很难,就再等等”梅盼儿并没挣扎,她很善解人意的望着叶凡

  “盼儿,你真好”叶凡说着,两人渐渐贴近
■bǎbǎměirénzhuàirùlehuáilǐ,chōngtiānhǒudào:“gěiwǒèrgèyuè,gōngliàngdeshìbāowǒshēnshàng”

  “búyàole,gōngliàngdeshìhěnnán,jiùzàiděngděng”méipànérbìngméizhèngzhā,tāhěnshànjiěrényìdewàngzheyèfán

  “pànér,nǐzhēnhǎo”yèfánshuōzhe,liǎngrénjiànjiàntiējìn

  “gē,什么时候回麻川来看看,我陪你到我们的桃林别墅去,盼儿给你抚琴现在桃子快chū来了,那里景色很美”梅盼儿轻声说着,那长长的睫毛轻轻的在叶凡脸上眨动抚弄着

  两道身影,渐渐融合

  金戈铁马,一位勇士在挥戈冲刺着,像一位劈杀敌人的战将,他轻声的嘶喊着,而战场,就在床上

  卟哧之声响起,哦咛之声如婴儿叫啼,婉转承欢,欲臂雪tún在金戈中卖力的颤栗着,如狂涛中的浪子一涌一涌层层翻起……

  良久,旗倒、收枪、鼓息……

  “gē,你真猛,盼儿都快死了”某女子挤chū了这句话来,那一份子极度满足充斥于话语中

  “gē也一样,盼儿,你说说,gē会不会死在你的裙下”某男的警示之语

  “咯咯咯……”一连串银铃般,得意十足的笑声充斥了卧室整个空间,幸好是隔音的,不然,得惊飞多少梦中的鸟雀

  “我可不是石榴裙……”女子声音很轻,听在爷们耳里却是令人喷血

  就在这时候,电话响起,叶凡相当的恼火,拿起来一看,是王朝打来的,一接通就听到王朝说道:“叶,有大发现,戴志军终于熬不住招了,戴维强将为他泼的那杯酒付chū惨重代价”

  “你用了分筋错骨手”叶凡淡淡说道,并没有多少兴奋,反而是心里沉甸甸的,因为,从王朝口气中猜也能猜到,戴维强,这位老牌副省长将落马了

  “嗯,又得补上一个月了,真是累要是叶来施展就快得多了”王朝叹了口气

  “把材料送过来,我马上去省城”叶凡哼道

  一辆宝马中坐着一男一女,男子叫叶凡,女子叫梅盼儿

  “盼儿,你先回水州,功亮的事我去办,你以后不要为这种事整天抛头露面了,我看了心疼”叶凡淡然,说道

  “我也不想,放心,我梅盼儿办什么事都从不吃亏的,你脑子里别整天往歪处想到目前,能拥有我的只有你一个,其它男人,连边都别想碰上”梅盼儿淡淡笑了,瞄了叶凡一眼,知道这厮王八之气又上来了

  “要不我安排个人跟着你,别让人欺负了”叶凡干笑道

  “少来,哪有人欺负我,你无非是想抓个人监视我罢了我可不是你的专用品”梅盼儿没好气,哼声道

  “算啦,由着你”某男的假面俱被人戳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没毛的下巴

  梅盼儿坐飞机走了,叶凡转道直奔赵昌山办公室而去,奇怪的是叶凡试着跟赵昌山联系过了,居然马上就获准见面

  “无事不登三宝殿,好像你很少到我的办公室来,是不是鱼桐发现了什么?88惨案有分晓了?”赵昌山也没矫情,大马金刀坐在代表他省委权力的那张椅子上,冲叶凡挥了挥手叫他坐对面

  “不是88惨案,这次来跟您作笔交易”叶凡直白的抛chū了话题

  “交易……”赵昌山重复了一下这个词,眼眉不由得挑了挑,似乎,有些轻蔑样子

  “你认为我份量不够?”叶凡也是豁chū去了

  “嗯,等你能坐到省委常委一席时再跟我谈‘交易’两个字,目前来说,你只能说‘汇报工作’

  年轻人,不要随便的说chū这两个字眼来,我赵昌山还能听进去,要是给其它的领导听见了,人家可是心里会打个疙瘩

  会认为你这条得很,甚至,用‘狂妄’一词都能说通的”赵昌山并没掩饰眼中的一丝鄙视,对视,逼迫着叶凡

  “算啦,不‘交易’那我告辞了,因为,88惨案没有进展,我又何必再汇报什么”叶凡很硬朗,冲赵昌山这位粤东省一号人物点了点头,站起来要走人

  嘭……

  桌子被人敲了一下,赵昌山哼道:“看来,你这个政法委不想干了,对我尚且如此,难怪何镇南会做不下去了”

  “我今天来只谈‘交易’,不谈拉倒让不让我担任政法委一职,是党和国家的权力当然,您是省委,你可以置国家法度和规矩于不顾捋了我帽子,但是,想让我的心里认同,那是不可能的你我之间,只是职位级别不同,并没有人生下来的高低贵贱之分”叶凡哼声道

  “滚滚远点”赵昌山怒了,丢chū了这句话

  “前天,何也是这样子在办公室把我赶走的”叶凡淡淡的扫了赵昌山一眼,走到门边,转尔说道,“我可以滚,不过,你将失去一席常委”

  “威胁我”赵昌山哼道,看着叶凡走的,没叫他回来

  “这小家伙,脾气还是那么倔,居然跟你叫板,有趣,哈哈哈……”电话里头传来赵宝刚那爽朗笑声,并无一丝不满,反而颇为令人玩味

  “爸,我真想拿下他了太气人了,一个副厅级干部都能这个样子叫嚷,我赵昌山难道真是软蛋?昨天何镇南特地来找过我了,一直请求省委考虑一下,把叶凡给挪走”赵昌山是给叶凡气着了

  “看来,小家伙在鱼桐搅得一团糟了,搅得好啊”赵宝刚赞叹道

  “搅是搅得好,只是,搅得太乱了一些你看看,鱼桐,一个政法委跟叫板,这党的组织原则哪里去了?此风不shāshā长此下去,何来治理全省?”赵昌山有自己的理念

  “当★然得shāshā,你可以下去走走嘛,在会上给小家伙敲敲警钟不过,事得分轻重主次,也得听听小家伙的申诉不是?何镇南为什么一直施压给小家伙,肯定跟zuì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阳田集团有关系你关注到没有?”赵宝刚○说道

  “当然关注着,这么大的事我能不关注吗?连军方一块都扯chū来了,阳田集团,能量很大嘛”赵昌山说道,略显不满了

  “不是能量很大的问题,简直是猖狂不像话,公然殴打副市长,暴力抗法,殴打刑警,围攻武警刑警,这是一种什么行为,简直是乱弹琴要是以着我以前的脾气,抓几个人枪毙了都还不解气”赵宝刚还是一如既往的火爆脾气,张口开始破骂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