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劫人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劫人【1到,一天之间,差点被挤出都市前10le连4,不砸狗子真是无语】

  “我暗中调查le几个月,开始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并没有指责阳田矿业公司什么,也没有刁难过他们,为什么他们要shā我全家?”李月说着,望le叶凡一眼,从地下的脏衣服里默默地掏出le一块巴掌大石头

  “真跟这个有关系”叶凡哼道

  “叶也感觉到le?”李月问道

  “你看看▲这个”叶凡转身从一暗门里掏出le那块从董家拿回lái的石头递le过去,跟李月的对比le一番后可以肯定,出自同一个地方“这是董家发现的,董莺莺的父亲董方和母亲梅玫都死le估计跟这石头有莫大关系这种石头其★▲这个”叶凡转身从一暗门里掏出le那块从董家拿回lái的石头递le过去,跟李月的对比le一番后可以肯定zhègè”yèfánzhuǎnshēncóngyīànménlǐtāochūlenàkuàicóngdǒngjiānáhuíláideshítóudìleguòqù,gēnlǐyuèdeduìbǐleyīfānhòukěyǐkěndìng,chūzìtóngyīgèdìfāng“zhèshìdǒngjiāfāxiànde,dǒngyīngyīngdefùqīndǒngfānghémǔqīnméiméidōusǐlegūjìgēnzhèshítóuyǒumòdàguānxìzhèzhǒngshítóuqí实是鸟类化石,年代比较久远le就这么巴掌大的一块化石,如果鸟的形体保持完整,可以卖到十lái万,甚至多”

  “暴利,难怪他们即便是shā人也要保守此秘密”李月愤怒得直咬牙,良久才恢复le平静,说道,“我当时去阳田矿业le解一件打人事件

  居然在那被打的一个叫张正良的矿工家里无意中发现这种鸟类化石他当时藏得其实很隐秘的,听说是藏在花盆里

  也不知什么时候被他那才几岁的小孩子挖●le出lái,才会被我发现le当时我还以为是石雕,那小孩子看我喜欢就送给我le

  我也没再意,给le小孩子五块钱叫他去买糖吃后lái拿回家后一直玩着,才感觉到le奇巧之处

  于是偷偷跑★去问那户人家,不过,他是坚决不开口一点消息都不肯吐露”李月讲道

  “张正良现在什么地方?”叶凡心里一动,顿时láile精神

  “死le”李月叹le口气

  “死le”叶凡心里一沉,看着李月,问道,“怎么死的?”

  “就在我拿走石头后不久下矿区时被石头砸死le,我当时怀疑张正良是不是被人害死的,而且,跟这鸟化石有关不过,正在我调查时全家被害,我只好装疯le我知道,那是一■张无边的大网,我一个小民警惹不起”李月抽噎着说道

  “现在查到le这鸟类化石有关地方没有?”叶凡问道

  “没有,不过,我感觉好像跟牛龟岭似乎有些关系刚开始装疯那些日子里,总感觉有人在跟▲踪着,于是,我害怕le所以装疯装得像le为le迷惑住他们,我连猪粪都吃过跟乞丐也睡过,不过,我身子是清白的,只是被乞丐们揩le点油”李月愤怒的说道

  “张正良的家人还在不在?”叶凡问道

  “老婆吴梅妹改嫁给le矿区一个负责人,叫胡东水说起lái张正良的老婆吴梅妹还是位大美女,被称为矿区一枝花

  老婆张正良死后不到三个月她就改嫁le当然,一个女人,还拉扯着一个孩子,生活不好过◆,改嫁也正常

  而胡东水作为矿区负责人之工zī什么都很高而且,胡东水这个人很好色,听说矿区有好多矿工家属都被他sāo扰过”李月说道

  “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你查过没有?”叶凡问道
★   “不好查,我偷偷跟踪着胡东水几次,没发现什么异常状况只是,胡东水去牛龟岭去的次数都比较多

  这个也正常,因为牛龟岭也是阳田矿业的一个分矿区,听说出产的欲石比较高档,所以,守得很严,不让外○人进入

  工人进去要换衣服,出lái时只能穿短kù出lái,直到外边才能穿上自己的衣kù回家

  不过,那个矿区的工人工zī是其它几个矿区的二倍还不止”李月有些惊讶样子,说道

  “吴梅妹你找过她没有?”叶凡继续问道

  “找过一次,她没吭声只是,那脸色不好看,一直跟我说,叫我不要再提张正良那死鬼什么的

  而且,当时情绪非常的鸡动,甚至连剪刀都抓在手中怕出事,后l★ái我就没再去le,也是怕被胡东水发现引起矿上人怀疑下shā手”李月摇le摇头,旋即又说道,“不过,我总感觉吴梅妹心里有事,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

  听说胡东水现在对她并不好,那人整天就懂得花天酒■地,估计是玩吴梅妹玩腻le,又厌le男人,唉……苦的都是女人”

  “这样看lái,吴梅妹肯定有什么事藏着而那个胡东水问题不小,要想办法拿下此人,又不能让阳田矿业公司的人发现才行也许,胡东水就是打开阳田集团的一把钥匙”叶凡心里一动,说道

  “我早就想这样子做,只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太小le,有什么办法,估计我一显身就将遭到厄运le死我倒不怕,只是父母亲全家的仇报不le心里难受所以,我绝不能死,一定要撑到他们上断头台的那天”李月眼中神色越lái越坚毅

  “目前青狼已经被拿下le,能威胁到你人生安全的最大因素排除le当然,在还没破除案子前,你还得继续扮演现在的身份不过你放心,你的安全我会保证的以后,你也没必要太委屈着自己”叶凡安慰道,看着一脸凄楚的李月,心里闪过一阵子扎痛

  “我不怕,我就想报仇,只要能抓到shā人犯,死le我也心甘”李月态度坚决

  “今晚上○你就在我这隔壁休息,唉……”叶凡叹le口气,示意李月去隔间休息

  “不要le,我还是睡墙根较好既然案子已经有眉目le,不能因为我一个因素毁le整个案子估计,你现在已经成le他们的目标,叶您也得☆nǐjiùzàiwǒzhègébìxiūxī,āi……”yèfántànlekǒuqì,shìyìlǐyuèqùgéjiānxiūxī

  “búyàole,wǒháishìshuìqiánggēnjiàohǎojìránànzǐyǐjīngyǒuméimùle,búnéngyīnwéiwǒyīgèyīnsùhuǐlezhěnggèànzǐgūjì,nǐxiànzàiyǐjīngchéngletāmendemùbiāo,yènínyědé小心着点,您是市局的希望,是鱼桐人民的希望”李月说完后再没丝毫犹豫,爬水管下去le

  “唉……好姑娘啊……”叶凡叹le口气,突然一拳擂在桌上,双眼闪着能扎人的寒光

  凌晨五点,叶凡刚睡下不久,电话响le,刚拿起就听见鲁东风那急促的声音传lái道:“叶,大事不好有人在军区里劫持走青狼”

  “什么,劫持人,劫走le没有?”叶凡也急le,声音很大

  “劫走le,值班的两个★干警昏迷未醒,大腿断le,胸肋骨也断le几根,现在送医院抢救le”鲁东风说道

  “枪呢?”叶凡问道,感觉这事严重le

  “被抢两把手枪”鲁东风说道,声音都有些发颤栗,因为,今天晚上是他★负责代班值勤的

  刚才内急只是上le一个厕所,想不到居然发生le嫌疑犯被劫走的大事件,而且,还是在市军分区内被人劫走的也太邪门le

  “卢司令呢?”叶凡问道

  “你刚走,他接到省军区于司令电话,连夜赶回省城le”鲁东风说道

  “难道玩的是调虎离山之计”叶凡咕噜le一句,立即电话指示,全体干警都给吵醒lái起lái,鱼桐市局一下子开出le几十辆车子,整座城市戒备森严,只要有出口的地方都设le检查站鱼桐,迎láile红色警报拉响的清晨

  叶凡坐在市局的指挥中心,看着眼前的大屏幕,一脸的严肃

  “大意le,唉,大意le本lái以为在军分区是最安全的,所以,警备力量倒是少le很多不然,我连夜守在哪里也不会出这大事le”王朝一拳擂在桌上,一脸的无奈、愤怒

  “当时卢司令说是要派四个兵蛋子协助我们守门的,被我拒绝le在军分区里还能出什么事?歹徒狗胆le这事,我也有责任,想不到最安全的地方反倒成le最不安全的地方这事是谁干的?”叶凡哼声道

  “谁干的,明摆着le,除le阳田集团想橇走青狼,还有谁会喜欢他?”田七和队长也是一脸死灰,说道 ○
  “他们胆子也太大le,居然敢在军分区劫人”王朝一脸愤怒,骂道

  “一夜之间能shāle10个人,搞le好几起流血案件,他们劫持个把人只是小菜一碟罢le目前最要紧的就是要赶紧把逃犯辑拿★归案,收回手枪不然,要是青狼用那两把手枪shā人,那咱们市局真的将沉入深渊le”政治处主任黄明志嘴唇动着,脸上肌肉都在无由的颤栗着一向沉稳的他,现在也有些失le心准

  “如果青狼出le鱼桐市就麻烦le,粤东这么大,全国这么大,去哪地儿找去

  从我们掌握的阳田集团情况看,他们的能量不是一般的连柳峰山基地的军队都能搬出lái,有什么事还是他们不敢干的

  要把青狼趁机送到国外去不用费多大力气的青狼真到le国外,咱们的案子又将进入下一个僵局

  好不容易看到的一缕曙光,一下子全给青狼的被劫持灭le”鲁东风叹le口气,喷怒得一直喝着茶,看le叶凡一眼,说道,“叶,晚上是我值班,我负有不可推卸责任,请组织处分我”

  “现在不谈这个,人有打盹之时,马也有失蹄之时,要论责任,在坐的都逃不le目前最要紧的就是追回人lái青狼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在哪里?”叶凡倒是恢复le平静,坐转椅上淡然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