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赵书记的板子打向谁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赵书记的板子打向谁【第4到】

  不过,何镇南显然不给机会,哼道:“闲话少数,刚才已经有六票赞同,加shàng我一票,七票了

  在12个人的常wěi班子会shàng,已经过了半数这事就这么过了,我希望马柏生同志能挂帅政法wěi,带领全局干警争取在年底前破除八八惨案

  还我们鱼桐一个míng朗地天空给鱼桐的老百姓一个很好的交待我会把我们鱼桐shì常wěi班子的集团决定向省wěi组织部,省wěi政法wěi员会以及省wěi的其他领导们即时汇报的”

  “何镇南,你将成为鱼桐的罪人,我叶凡双眼不昏,会看到你后悔的一天的,哼”叶凡冷冷哼了一声,转身要走人

  “何镇南怎么会成为罪人了,口气蛮大的嘛,这是哪位同志在大放嚼词,我赵昌山很是震惊”突然,会议室门被推开了,一道宏亮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赵昌山’那三个字一传来,会议室里所有常wěi们会惊得站了起来,抬眼一看,不是高大威猛的省wěi赵昌山还有谁?

  “刚才这话谁讲的,给我站出来”赵昌山没理大家,一脸严肃问道,眼神在全体常wěi脸shàng巡视着

  “我讲的”叶凡硬着头皮站出来说道,心说这老家伙来干什么?他míngmíng听出是我的声音,居然又讲这话,估计是前次交易的事惹他火大了要来个秋后算帐——倒霉

  “你讲的,你是谁?姓什名谁,报shàng名来”赵昌山扫了叶凡一眼,淡淡哼道

  “鱼桐shì政法wěi叶凡就是我”叶凡腰竿挺得笔直,哼声道

  “你已经不是鱼桐shì政法wěi了”这时,何镇南在一旁冷冷哼声道

  “噢这话怎么说?”赵昌山淡淡的扫了何镇南一眼,问道,好像来了兴趣,在何镇南相请下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主位shàng,冲大家摆摆手说道,“大家坐,我只是随便逛逛,到鱼桐来散散心钓鱼的,听说鱼桐的鱼钓起来特别有味道,既然来了,就听听你们说词”

  当然,赵昌山毕竟是粤东省一号,给各位常wěi们带来的无形压力那是相当大的,一个个全笔挺着身子,一脸的僵硬着不敢有所动作

  “赵,对于叶凡的同志处理意见是刚才shì常wěi会集体班子以组织形式决定的,我们正准备形成决议向省wěi汇报”何镇南小心的回答道

  “哼,这鱼桐是你何镇志同志天下,我叶凡不服也不行,因为,你代表组织嘛不过,从内心shàng说,我是绝对不服的你何镇南同志可以在shìwěi班子会shàng处理我,我叶凡也有向省wěi领导申诉的权力是不是赵?”叶凡面色淡定从容

  “噢,看来你心里不服气是不是这样,我难得下来一次,给你一个申诉的机会当然,如果你讲得没理,或者无理取闹,那,鱼桐班子对你的处理就是我赵昌山的态度了而且,我代表省wěi,立即执行”赵昌山看不出表情,瞅了叶凡一眼,哼声道

  “赵,如果我讲得有理呢?”叶凡问道

  “我作主了,鱼桐班子重再议议你的事”赵昌山说这话时,何镇南的嘴角那是微微的抽搐了几下心说还议个球,你都作主了还议来干鸟用

  “是这样的赵,前段时间……”叶凡把情况和盘托了出来

  “重大嫌疑人被人劫走,不要论阳田集团的事怎么样了,光是这一件事我们鱼桐班长子处理他都合附党的纪律的”何镇南反驳道

  “合附,那我请问何,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要负领导责任?”叶凡哼道,一点不怵何镇南

  “当然,shì公局是在你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的,你还是shì局长引咎辞职你总听说过,你自己不辞职了,我们shìwěi班子只好讨论通过,再处理你了”何镇南淡定说道

  “行,何你这样子说有理”叶凡点了点头,见各位常wěi们一脸的意外,突然话锋一转,冲赵昌山说道,“赵,按何的提法我是要引咎辞职的

  不过,去年八八惨案发生时何好像是这鱼桐的一把手,这么大的案子发生了,而且发生在鱼桐,造成的影响,涉及范围之广即便是拿到全国去排,也得排在去年部统计的重大案件中的首位赵您说是不是?”

  “嗯,应该是”赵昌山淡淡的点了点头,没猜中这厮打的什么主意

  “那就对了,作为鱼桐shìshìwěi,鱼桐一把手,发生这么大的案子,是不是也该引咎辞职虽说何镇南同志并没兼着局长,但是,八八惨案影响太深远了他,作为鱼桐shìwěi,代表党代表领导班子,应该负有领导负责,是不是也该引咎辞职?”叶凡气势大作,逼向了何镇南

  “你这简直是在hú扯蛋”何镇南差点暴怒了,而李国雄等人自然在一旁不吭声看起热闹来了

  “hú扯蛋,哪点hú扯了?”叶凡冷声反驳

  “赵,您来评评理,这是不是hú扯蛋按他这种说法,是不是省wěi领导也得负责了?”何镇南搬出省wěi领导来了,目的自然是压制叶凡了

  “hú扯,是有点hú扯”赵昌山淡淡的点了点头,转尔,那脸一板,突然哼道,“鱼桐因为去年的八八惨案造成的影响到现在还没消除,你们shìwěi班子不是想的怎么样去共同协力破除此案,反倒是推三扯四,互相扯皮

  真以为省wěi领导全成摆设,全是聋子哑巴了吗?破□案,并不是局一家的事,此案对你们鱼桐有着深远的影响

  你看看,最近鱼桐经济指标下滑,人心不稳,连房子建来都扎堆成空房了,长此下去还怎么发展经济,改善老百姓的生活?

  叶凡作为shì局长◎,最近虽说表现也较抢眼,但是,还没拚出全力侦破此案

  而何镇南同志作为鱼桐shìwěi,想的不是如何为局创造条件全力侦破此案,而是因为歹徒的被劫走想要临阵换帅,难道换一个人就能行了吗?

  阳田集团既然shì局认为有重大嫌疑,是发展经济还是侦破此案,两条路由你们在选择

  从短期目标看,当然不能得罪阳田集团,但是,从长远目标看,如果鱼桐的案子一直破不了,人心惶惶的难道就不会影响经济发展了吗?

  这次下来,我就是想看看鱼桐shìwěishì政fǔ对八八惨案的态度前几天我赵昌山回京开会,总理把我叫去问话了

  他说啊——昌山同志,八八惨案全国人民都在盯着你要不惜一●切代价先侦破此案,还鱼桐一个míng朗的天空

  看到没,总理都知道了,你们shìwěishì政fǔ应该把此案当成一件大事来抓,当成一件政治大事对待

  歹徒逃走,只是中间一个ā曲,但是,◆□我们不能气馁,还得打起精神把嫌疑犯给追回来,加大侦破力度”赵昌山说到这里,巡了大家一眼,说道,“今天,我把话搁这里了,八八惨案半年内再破不了,鱼桐shì局局党组班子成员全体撤职

  而且,shì▲wǒmenbúnéngqìněi,háidédǎqǐjīngshénbǎxiányífàngěizhuīhuílái,jiādàzhēnpòlìdù”zhàochāngshānshuōdàozhèlǐ,xúnledàjiāyīyǎn,shuōdào,“jīntiān,wǒbǎhuàgēzhèlǐle,bābācǎnànbànniánnèizàipòbúle,yútóngshìjújúdǎngzǔbānzǐchéngyuánquántǐchèzhí

  érqiě,shìwěi领导班子全体给我挪窝子,哪里凉快去哪里呆着到时,别说我赵昌山不尽人情,这是总理在时刻关注着的大事

  你们破不了案子,我赵昌山下次回京开会,怎么向总理交待?今天这话我就讲到这里,我走了,去钓钓鱼

  至于对叶凡同志的处理,你们shìwěi再议议,你们认为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赵昌山等着听你们的汇报

  还有,叶凡同志,你也得给我打得十二分的精神头,这次重大嫌疑犯被人劫走就显得相当的荒唐

  还有,你看看,都闹出多大动静来了虽说破案重要,但也得注意地方经济的发展

  你就不能找到一个切入点,既破了案子又不妨碍地方经济大发展,你这脑子是活的,不是死的你给我记住,半年内破不了案子,你自己脱了警帽回家卖红薯去,哼”

  赵昌山说完后yīn沉着脸走了,老赵的态度,自然是各打了50大板谁也猜不透老赵的心思了

  自然,会议室里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全体常wěi们

  良久,康文生才有些迟迟样子问道:“何,这事要不要再议议?”

  “议个屁,散会”何镇南哼声道,站了起来

  “那对叶凡同志的处理,先前的要不要……”康文生脸色难看的问道

  “要什么?给老子撕了那记录,记个屁,散会散会,各位回去后努力工作,以后shì局有什么需要各位配合的,全力配合,刚才赵搁话了,谁再敢扯皮老子就不客气了,哼”何镇南生气了,丢了几句粗话,人也转身开门而去

  “幸好赵到了,不然,今天就给何镇南得逞了”于志海松了口气,跟叶凡一边走着一边聊着

  “何镇南,这狗日的是要整死我,看来,得调整对他的态度了你不人,我叶凡绝对不义了”叶凡甩着狠话

  “你们两个,这矛盾,看来是难以调和了估计这八八惨案一破,不是你走就他滚了估计,你走的可能xìng大得多,毕竟,他是shìwěi一号”于志海叹了口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