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权力总是跟职位挂勾的


  第yī千二百四十二章权力总是跟职位挂勾de

  【1到,昨天忘了给兄弟们讲yī下,今天双倍月票,要到中午12点过后才双算de活dòng时间是:9月28日12:00至10月8日12:00所以,请各位兄弟今天12点过后再砸月票】

  “哼,黄口小儿,倒真会利用机会,赵昌山yī句话把什么都扣压住了,这老赵头还真是,好端端de跑到鱼桐去钓什么鱼?鱼桐de鱼就正宗yī些了吗?扯蛋”省委副书记管yī明yī脸yīn沉坐在办公桌前,听了朱方宁de述说后差点把茶杯盖了给扔了

  “你说说老管,赵昌山这不是没事找事,他跑鱼桐去钓鱼估计是假,难道茅头对准de就是阳田矿业?”朱副省长心里相☆当de不满,那天当众被叶凡yīn了yī把,那面子可是丢尽了,可惜当时地下没老鼠洞子,不然,老朱同志真要施个土遁术遁走了

  “有可能,怎么会这么刚好我好不容易说dòng何镇南和李国雄用阳田矿业d☆e事压制着叶凡

  刚才我打听过了,那次常委会上叶凡已经被常委会班子集体决定处理掉了,暂时停职

  这事还会以鱼桐市常委会集体决定形势上报给省委de这老赵头去de刚好,人家开常委会还没开完,他倒及时de冒出来了

  而且,还搬出总理de指示来,那大帽子yī扣,鱼桐de何镇南和李国雄哪还敢嘎嘣什么,立即就焉了,软蛋yī个”管yī明哼声道,看了yī脸yīn沉de朱方宁yī眼,说道,“你讲得也不无道理,老赵明明知道管飞是我侄儿,还要下去装着钓鱼来yī番瞎指示,那不是给叶凡撑腰,把阳田矿业拖死过去老赵这是在逼我啊,打de好算盘,狗蛋de赵昌山,跟我也开始玩yīnde了”

  “估计是前次你在常委会上对赵昌山提出de推荐鲁东来进省委常委de事提出了反对意见de事有些疙瘩了

  所以,借叶凡de手来敲打你了不然,难以解释yī点小事要压制着阳田矿业

  赵昌山是省委书记,难道不知道经济发展de重要xìng?难道不知道职工干部闹事de可怕xìng?

  难道不知道这事所带来de严重后果?”朱方宁三个难道,给赵昌山de钓鱼披上了yī层神秘面纱

  “老赵想把我当鱼,哼,他那道行还不够yī点”管yī明yī声冷哼过后再没说话,拚命跟中华牌香烟干起劲来了

  朱方宁心里微微叹息,这省里高层关系也颇为复杂,谁也看不透管yī明作为本土干部,yī直想从赵昌山以及汪正钱deyīn影中走出来,树立自己de威信,在省常委会上妄想着再造yī个三国鼎立诸候称霸格局

  可惜明显de势力跟两家不成正比,汪正钱省长重在底子厚,赵昌山虽说是外来户,但是人家是京城赵家出身,家大势大,强势压人,再加上他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和粤东大省省委书记,这顶大帽子往下yī扣,粤东哪个官员不心颤

  “其实,管书记,真要拿下那家伙de话可以寻找别de路子de”朱方宁说道,看了沉默de管yī明yī眼

  “什么路子,说来听听”管yī明好久才回过神来,淡淡说道

  “首先,那天王朝打了管飞,完全可以给叶凡落个治下不严,领导无方de名头

  二来,如果你真想拿下那家伙,干脆跟赵书记作笔交易,全力支持他yī回,目标就是拿下那家伙

  首先让那家伙永世不得翻身,也让大家看看,管家de威风是不容侵犯de”朱方宁建议道,甩了狠话,他想借管yī明de手找回自己de场子

  “老朱,你好生琢磨yī下难道叶凡不知道管飞跟我de关系,那是不可能de

  在明明知道de情况下还如此做,肯定有目dexìng你想想,叶凡yī个地级市de政法委书记

 ▲ 副厅级干部,怎么敢麻着胆了跟我这个省委分管党群工作de副书记对抗,除非他脑子烧糊涂了”管yī明淡淡说道

  “也是,要是真惹出你de真火来,捋了他帽子只是yī句话de问题那他为什么敢如此做,而☆ fùtīngjígànbù,zěnmegǎnmázhedǎnlegēnwǒzhègèshěngwěifènguǎndǎngqúngōngzuòdefùshūjìduìkàng,chúfēitānǎozǐshāohútúle”guǎnyīmíngdàndànshuōdào

  “yěshì,yàoshìzhēnrěchūnǐdezhēnhuǒlái,lǚletāmàozǐzhīshìyījùhuàdewèntínàtāwéishímegǎnrúcǐzuò,ér◇且,还指使王朝dòng手打人,胆子也太大了,好像,根本就没把你放眼中,难道他bèi后有人在支使着他干这事?”朱方宁有些明白了

  “也不yī定,有几种情况可能yī是他bèi后有人在指使着他干这事◇儿,所以,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仗着省里有人不怕而且,那人de级别不会比我低你想想,在粤东这地儿什么人能跟我平级或高级de”管yī明yī脸严肃,说道

  “除了赵书记,汪省长,就是叶东书记最多跟你扯平了,应该略低de小级

  其它de像常务副省长林峰在党内de排名都不能跟你比而你是分管党群工作de,比组织部长份量重得多

  在全省人事安排方面,赵书记也得看看你de脸色以前de金树洋态度还比较随和,yī般只干些具体工作,两面不得罪,玩de是中庸平和之道

  那个时代de赵昌山还好过yī些,不过,听说现在de古怀调来就不yī样了,估计也有得赵昌山头疼de了

  如果你再■反对,那赵昌山想安排人事,那难度就相当大了所以,赵昌山想借叶凡de手警告yī下你

  因此,叶凡debèi后人yī般来说是赵昌山而不是汪省长,至于叶东,yī般不会是

  他也刚调来不久de□,何况,叶东跟你也没有多大de冲突,此人到粤东后表现得相当de低调yī般只管纪委yī摊子

  很少chā手人事安排就是纪委他本摊子de事也很少雷厉风行下重手,此人,我看不透,好像无所作为,又好像神秘莫测,倒是yī难测之高手”朱方宁分析道

  “嗯,这是yī种可能,从赵昌山最近de表态来看,说他yī直在支持着叶凡想敲打我这个未必

  叶凡只是他利用deyī枚棋子,而且,我觉得就是叶凡自己也不知道其中de瓜葛

  比如前次叶凡卖雕像de事,赵昌山不是也派人下去了,yī查,最后结果怎么样,叶凡屁事没有,反倒是何镇南de手下安蕾被撤了职人家老赵同志很会借势,利用yī切能看得见,摸得着de‘势’行自己de‘势’

  并且,不着痕迹de敲打了何镇南最近何镇南不是老实多了,而叶凡,估计还蒙在鼓里,yī个可怜de小家伙罢了”管yī明淡淡de叹了口气

  “所以,老赵又想故计重演,这次又想借叶凡de手,通过阳田集团de事来敲打你了无非是想叫你跟着他de脚步,至少以后在常委会上不能跟他太顶牛”朱方宁yī脸释然样子,说道他跟管yī明de关系非常de深,说起话来也很随便

  “也有这种可能,还有就是,此事不是赵昌山指使de,而另有其人,这个人咱们现在看不见摸不着,而针对de目标是我

  而老赵,只是适逢其会抽空子赚了yī把罢了如果是这种情况,那这事就有些玄妙了

  此人是谁?为什么yī直要针对我从叶凡yī到鱼桐发生deyī系列事来看,那个人yī直在针对阳田集团出手了

  针对阳田集团,如果是跟管飞有仇也不yī定,如果不是针对管飞就是针对我了”■管yī明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看了朱方宁yī眼,说道,“所以,叶凡只是yī表像,咱们对他dòng手没那个必要我就是想通过他找出我de潜在对手来

  不然,永远不知道对手是谁,那我永远都会处于很被dò★ng挨打de局面

  即便是我们拿下了叶凡,但是,那个人也会扶植第二个叶凡,第三个叶凡出来找我麻烦,只有根除才能做到yī劳永逸

  到然,叶凡此人也要适时de适当de敲打yī下就行了,不敲打反倒不正常,为了显得正常,就得敲打,但是,不要下太重手,要撑握这个度就行了”

  “这事还真是复杂,到底是谁在玩yīn?”朱方宁喃喃着,双眼无力de看着远方,觉得有yī张天网罩在头上,看不清摸不着de令人烦透了

  看了看又问道,“老管,那赵昌山那yī头应该怎么办?”

  “赵昌山,yī个外来户居然想独霸粤东,也太自大了既然要玩就玩玩组织部长金树洋不是调走了,来de古怀同志咱们可以好好接触yī下如果搞具体工作de组织部长跟我这个分管党群工作de副书记联手,想必赵昌山de表情会非常de丰富de”管yī明露出了笑意

  “呵呵,想必到时老赵同志那表情将是十分de精彩如果他□能向你示好那也行,权力永远跟职位挂勾de”朱方宁脸上de皱起也松了许多

  “王朝,你今天就把阳田矿业公司de事处理掉通知他们可以开工了,但是,得随时接受市局后续de调查取证等安排才行”叶凡点上□●yī根烟,淡淡说道

  “这怎么行,要是给他们yī开工,做了些隐秘xìng工作,咱们想再彻底探查牛龟岭是不是有鸟lèi化石不就难了?”王朝不理解

  “我没有叫你们不要查,要注意,外松内紧◇就是了我yī直在想,为什么咱们yī直查不出他们de违犯罪证来,就是因为他们没有dòng起来太静de话反倒不好查证yīdòng就有空子可寻了,为什么清水难以抓到鱼就是这个理儿”叶凡脸上露出了诡异de笑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