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老子不是蛤蟆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老子不是蛤蟆

  【3到,终于被爆了,兄弟们,雄起来拿出勇气,月票,反爆一次,感谢‘15f5ue15’兄弟打赏】

  “无非一个借口罢了,副部级高官好像咱们华夏○不到40岁的也不少?何况,你马上就到40了,年龄说起来年轻是年轻了一点,但也正合适现在上头不是整天喊着干部要年青化吗?不会这个也是句空话?”yè凡有些愤然了

  “呵呵,事情就这个样子领导不用你□时有万般理由领导xiǎng提拔你时也有千般道理,有啥办法?许主任也是无奈

  所以,选来选去的,xiǎng为我谋个好差事,就是到下边边远省去担任副省长,至少级别先上去了

  这事,我hái在考虑至于你说的干部年青化,上头既然说了,当然不会是空话了

  你没看到,现在组织部在考虑用人时也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当然,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不可能一刀就能把所有老干部都砍了,推年轻干部上去的再说,老人有老人的经验的阅历,这一点是年轻同志都无法比拟的老人的沉稳劲等等都是优点

  最好的就是以老带,才是最佳的干部组合方案”张卫清说道,一丝苦笑挂在脸上

  “咱们粤东省的鲁东来副省长刚入常了,那地儿可是空出一个资格很老的副省长位置出来”yè凡说道

  “那位置,我没份头这事许主任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了,说是他也打听过了,只是,估计好多双眼盯着的xiǎng坐上去,难”张卫清摇了摇头

  “你看林省长后头那个人能否扶你坐上粤东省副省长位置?”yè凡说道,当然讲的就是林峰的后台,也就是中央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汪博铭了

  “他……如果拚尽全力,也有可能不过,这次粤东那个位置太特殊就是你们粤东那个汪省长也盯得紧,听说他跟赵家争一个入常名额,最后败下阵来,心里正窝火着

  现在,估计是昴足了劲头要拿下那个位置的汪副书记怎么肯为了我一个外人去得罪汪省长那一集团的

  能坐到一省之长位置上,后头没有副国级大员支持着,那是不可能上位的

  汪博铭虽说现在是中央政法委第一副书记,但也只是个正部级大员,算不上国级的

  而且,他如果xiǎng上位入九常,难于登天”张卫清在京里,再加上位置特殊,所以,耳目hái是相当灵的

  “也是……”yè凡微微摇了摇头,又说道,“即便是林省长背后的汪书记有能力扶你上去,人家也未必肯帮再说,他也着实份量☆hái不够一些了”

  “刚才我倒是觉得奇怪,汪博铭的公子汪剑扬怎么那么怕那位姓镇参谋长,听说镇中良参谋长也仅仅是京里卫戍区一上校副参谋长罢了汪大少再弱,他老子可是不弱,一个上校副参谋长根本难入◇◆他的法眼汪大少何必如此怵他?”张卫清问这话当然有言外之间了,yè凡一听就明白了

  张卫清估计是xiǎng探探镇东海的儿子镇中良的身份家势因为,镇中良刚才对自己非常热情

  也不能说张卫清□很势利,在这个老领导即将退休,有关他提拔前途的大事上,只要能逮到机会,他是不肯放过的不过,镇东海是军委委员,他在特勤的身份特殊,不好明示

  yè凡xiǎng了xiǎng,说道:“刚才我问过了,☆镇参谋长的父亲是军委委员,上将在军队一块hái是相当有能量的,在政fǔ一块嘛,这个就没准儿了”

  yè凡这话也很隐晦,一句话就断了张卫清念头张卫清是个聪明人,当即就明白了

  yè凡直接▲☆到了自己的别墅——红yè堡

  yè子奇跟女朋友宋qiànqiàn正腻歪着,见yè凡来了,两人到大厅来陪yè凡讲话而宋qiànqiàn亲自下厨煮点心去了

  “子奇,qiànqiàn没事了★?”yè凡问道

  “没事了,以前的事就是一场恶梦已经几个月过去了,qiànqiàn也恢复过来了”yè子奇淡淡笑道,看来,心情不错

  “èn”yè凡应了一声,转尔问道,“明年就你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打算,我是xiǎng留在京里不过,这事有些麻烦像我们是从古川县来的,都得回县里或市里去xiǎng留京,没有名额”yè子奇心情颇为复杂着

  “qiànqiàn呢?”y○è凡问道

  “她家就在京里,不过,xiǎng直接留在京城难度很大,估计得先下到下边的郊区工作,几年后再xiǎng办法调整回来”yè子奇讲着,那眉头就皱了起来

  看了yè凡一眼,又说道:“哥,这事你就不要心了,我自己xiǎng办法”

  “xiǎng办法,你有什么办法可xiǎng要是没办法不就完啦,这事你不要说了,我自有打算,先说说,你xiǎng去什么地方,学的是什么专业的说起来我这个当哥的有些惭愧,连你学什么专业都不清楚,唉……”yè凡叹了口气,直接摆了摆手

  这时,宋qiànqiàn端着莲子汤上来了先给yè凡摆上后才到了yè子奇面前,一脸温顺的坐在子奇身边,没说话

  宋qiànqiàn知道,xiǎng进yè家大门就得yè凡这个二哥同意才行他才是yè家真正的掌舵人

  而且,yè凡的能量宋qiànqiàn用眼看也看到了一些就是今天晚上吃了顿饭,也让宋qiànqiàn心里暗暗震惊xiǎng不到子奇的二哥能量如此的大,京里朋友都是有相当份量的

  “那好,我自己去跑的确有难度要说去什么地方,我xiǎng进中央部委工作如果能进财政部就好了,我学的是财经方面一块”yè子奇也没再推辞,知道二哥的能量大,自己跑断腿了hái不如他一句话奏效

  “财政部……”yè凡喃喃了三个字,心说凤倾娍的父亲凤旭国不正在财政部任常务副部长吗?这事找倾娍拿下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只是,又欠了凤家一个人情而且,倾娍又得找麻烦了,烦人啊,这人情债都hái不完了

  这厮心里叹息着,随口说道:“那就财政部了”

  “哥,真能进啊?”yè子奇有些鸡动了,人都站了起来又看了看宋qiànqiàn而宋qiànqiàn也跟着站了起来,直愣愣的盯着yè凡,一脸的期待

  “qiànqiàn学什么专业的?”yè凡不答反问道

  “哥,我是音乐系的倒是xiǎng留在京里教书就行了,只要子奇能有前途就行了,我一个女人,搞好家务就是了不过……不过……”宋qiànqiàn转尔又是一番欲言又止的难为情样子

  “不过什么,你是子奇的老婆,有什么话不◎能说的”yè凡皱了皱眉头

  “哥,hái没结婚……”yè子奇那脸有些红了,至于宋qiànqiàn,那脸是熟透了的红

  “有区别吗?就差一本证了”yè凡淡淡笑道,看了宋qiànqiàn一◎眼,作了个决定,说道,“既然这次我到京里了,干脆你们俩的事先订下来,明天我正好有空,就到qiànqiàn家去一趟”

  “qiànqiàn,你看呢?”yè子奇有些鸡动了,嘴唇都在颤栗,盯着宋qiànqiàn

  唉……子奇真被宋qiànqiàn俘虏了这事hái真是怪了,yè凡心里暗暗奇怪因为,宋qiànqiàn算不上极品美女,在姑娘中也只能算是中上罢了,只是气质有些特殊

  “我◎听二哥的”宋qiànqiàn头垂了下去,打了个擦边球,把主意抛到yè凡身上了

  “那就这么定了”yè凡一拍桌子笑道,“明天晚上就定在咱们这‘红yè堡’摆酒了,有多少人要来,你们合计一下,我找管☆★家订桌子安排去至于爸妈,我问问他们,肯来就来,不肯来就算啦,反正这么远,也麻烦不过,刚才qiànqiànxiǎng说什么可是hái没说?”

  “我听二哥的,没什么事了”宋qiànqiàn羞红着□●脸回话后直接回房间了,这厅里不好意思再呆了,太羞人了

  “唉……哥,qiànqiàn的哥有点小麻烦,这事,她不好意思说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我xiǎng,哥如果能帮帮她就好了”yè子奇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样子说道

  “说来听听”yè凡点了点头,打了个电话给管家古邦,交待了一些事后放下了电话

  “qiànqiàn的大哥叫宋宁杰,毕业后倒是找了个好部门,在燕京下边朝羊区组织部任职◆,经过10年打拚,大前年升的科长,到现在也三年了

  这次有个机会,组织部空出一个副部长位置来,是副处级别的她大哥当然xiǎng争取一下不过,遇上一强劲对手,那人叫张劲,也是区里组织部里一个科长

  此人年龄比宋宁杰hái要小二岁,不过,他后台硬实听说朝羊区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吴明辉跟他有亲戚,关系hái挺亲的那种

  有了吴副部长帮衬着,qiànqiàn的大哥彻底没戏了刚才哥你带我们去认识了一些朋友,回来后qiànqiàn一直闷头xiǎng心事

  我知道,她xiǎng求你帮忙不过,她又怕给你添麻烦毕竟,这里是京城,不好说话”yè子奇一脸凝重,说道

  “有啥麻烦的,qiànqiàn的哥是你的大舅子,咱们帮他一回是应该的这事我xiǎngxiǎng,不过,那位吴副部长在区里组织部排名怎么样?”yè凡问道

  “资格很老,听说仅比部长低一点,除了他就是他了”yè子奇脸色有些难看

  “èn,这事我找人试试”yè凡哼了一声,脑子里搜找了起来如果去找乔远山那是不可能的,大炮打蚊子,不划算

  倒是刚才跟汪大少一起来的那位叫陈一明的同志听说也是中组部干部二局的,通过林峰副省长找他倒是有点用

  不过,既然吴明辉能坐上首都朝羊区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位置,而且资格老,此人身后后台绝不会小的

  陈一明肯不肯帮那就难说了思前xiǎng后,yè凡觉得hái是去找刚从粤东调到首都燕京市任组织部长的金树洋比较好

  不过,现在也太晚了,yè凡打算明天去试试不过,乔圆圆这边yè凡倒不担心什么,直接打给了乔报国,说道:“报国兄,打扰一下”

  “什么事,我hái没睡”乔报国淡淡问道,知道这货这么晚来电话,肯定有事相求了

  “粤东省现hái空着一个副省长位置,省里和京里都有什么动静,呵呵,能否透露点不为人知的东西”yè凡干笑了一声,说道

  “既然叫做不为人知那肯定就是秘密了,秘密这个东西能随便透露吗?”乔报国居然有些冷淡着说道,给yè凡的感觉就是这厮故意拿摆自己

  “当然是秘密我才感兴趣了,不然,小道消息,大众版本的讲来有什么意义?”yè凡淡淡哼道,声音重了不少明显的向乔报国传达了一份子心里不爽的心情

  “不爽是不是?哼,是不是有人知道你我俩家有点关系”乔报国冷冷哼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yè凡会吹牛是不是?到处搬出老乔家关系张扬说起来,咱们hái真没多大关系,哼,挂了”yè凡心里极度不爽,觉得乔报国此人太冷血了,自己帮了他如此的多,他居然如此的说

  “是不是前次帮了我现在要■☆回报来了?”乔报国也是冷冷哼道

  “你这样子说也不无不可,欠债hái钱天经地义”yè凡冷冷哼道

  “哼你以为我们老乔家没hái你情是不是?你去问问粤东省委宣传部的白长峰副部长,他现在在◎huíbàoláile?”qiáobàoguóyěshìlěnglěnghēngdào

  “nǐzhèyàngzǐshuōyěbúwúbúkě,qiànzhàiháiqiántiānjīngdìyì”yèfánlěnglěnghēngdào

  “hēngnǐyǐwéiwǒmenlǎoqiáojiāméiháinǐqíngshìbúshì?nǐqùwènwènyuèdōngshěngwěixuānchuánbùdebáizhǎngfēngfùbùzhǎng,tāxiànzàizài啥旮旯蹲着的”乔报国显然也有些气了,yè凡居然当面讨债,自家妹子跟他好了,这厮hái如此厚脸皮子,不得不怒了

  “白长峰,什么意思,此人好像是粤东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他又怎么啦?”yè凡故意◆问道,才xiǎng起前次鱼桐一建的工人在市政fǔ闹事,最后自己请了卢安刚派兵来,就是给白长峰写成‘镇压’一词的,并且在省报登载了出来当时赵昌山一怒之下派了两个调查组,自己差点就被捋了帽子

  “◆◎他现在到安东省去了,也是该省省委宣传部的副部长,只是,‘常务’两个字拿掉了,享受正厅级待遇”乔报国淡淡说道

  “是很倒霉,正厅级干部现在变成享受正厅级待遇而且,安东省经济条件差,跟粤东相比差了◇两三个档次,这就是你们乔家hái我的人情?”yè凡问道

  “老乔家的人不容别人乱动,即便是口诛笔伐都不行当然,你也算不上老乔家的人,这个,得看你的表现了

  而且,前次‘镇压’一词我们调查组调查好了,赵昌山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是口头批评了你,那就是因为我们老乔家在

  不然,你落个记大过处分是最轻的了”乔报国那种京城大家族心理的优越感一下子又溢了出来

  “哼,不希罕”啪地一声,电话被yè凡给挂断了这厮脸色铁青,冲天吼道:“妈的,你们乔家人天生贵胄是不是?老子不是蛤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