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梅少出手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méi少出手

  【2到】

  “打个屁,敢骂我师傅那个,你狗日的吃了熊心豹子胆啦傻逼了是不是?”méi天杰觉得不解气,走上前去照准méi比文又是狠狠地踢了几脚下去

  “算啦,踢死了麻烦”叶凡摆了摆手,向李松使了个眼神,李松倒也松开了腿

  “méi比文,向我师傅说对不起”méi天杰指着地下的méi比文喊道,转身又冲着méi从云喊道:“还有你,也要说”

  “天杰,你这可是胳膊肘往外拐了,我们是méi家人,你怎么能帮着一个外人”méi从云气得身子骨都在颤栗,不过,那争辩的声音有些苍白无力

  知道méi天杰就是méi家的小祖宗,深得méi家老爷子疼爱自己那官帽子还是méi家人给戴上的,哪敢得罪这méi家的小祖宗不过,为了这张老脸,总得争辩一下

  “不说是不是,不说也行,以后,老méi家那院子你们不用来了”méi天杰也没动作,冷冷哼了一声

  “对……对不起”méi比文满脸屈辱喊出了这句话来

  “你呢?”méi天杰虎视眈眈着méi从云这老头犹豫片刻后,最后,理智战胜了屈辱,抖瑟着嘴说道:“对……对不起叶先生”说完后叔侄俩互相扶着,带着一伙人灰溜溜就想走人

  “慢着”叶凡突然开口了

  “叶先生,歉我们也道过了,还想……”méi从云脸涨得通红,哼声道

  “跟这个没关系,我想跟你说一声宋qiànqiàn是我弟媳fù,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惹她麻烦”叶凡淡淡说道

  “哪个再敢动宋家,就是跟我méi天杰过不去,哼”méi天杰在一旁帮腔道,这小子表现可圈可点,相当忠诚,令得叶凡心里觉得有些诡异,心说是不是这家伙又想从我身上揩油什么了……

  “知道了,比文不会了”méi从云说道

  “还有,既然méi副书记是朝羊区党群书记,qiànqiàn大哥宋宁杰提副处的事★就拜托méi书记给想点辄了想必这个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你是老méi家的人,不能弱了老méi家气势是不是?”叶凡淡定说着话,那话一出口,满堂皆骂这厮真是无耻到了极点打了人家还得人家帮你干事儿,天☆★就拜托méi书记给想点辄了想必这个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你是老méi家的人,不能弱了老méi家jiùbàituōméishūjìgěixiǎngdiǎnzhélexiǎngbìzhègèduìnǐláishuōbìngbúshìshímenánshìbìjìng,nǐshìlǎoméijiāderén,búnéngruòlelǎoméijiāqìshìshìbúshì?”yèfándàndìngshuōzhehuà,nàhuàyīchūkǒu,mǎntángjiēmàzhèsīzhēnshìwúchǐdàolejídiǎndǎlerénjiāháidérénjiābāngnǐgànshìér,tiān下有如此无耻之人吗?真有,就是小叶同志了

  “对不起叶先生,这事我méi从云无法答应下来提拔干部有组织程序的,并不是我能做主的,朝羊区还有很多领导在”méi从云那脸上肌肉块都在颤栗,似乎已经快到了爆发的边缘

  “师傅叫你去办就去办,méi叔,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的话,丢了老méi家的脸,想必以后你也不必再来找老爷子了”méi天杰冷冷哼道

  “那……好,既然天杰说了,我尽力”méi从云被逼得直想去撞墙了

  “不是尽力,非办不可而且要快,三个月搞定下来就是了”méi天杰根本就像一个狂妄大少,不管méi从云何种想法,硬是压了下来

  méi从云无奈地点了点头,没再吭声,深深的盯了叶凡一眼,扶着侄儿带着自己一伙人走了

  “嘿嘿,师傅,啥时到京的,也不说一声,徒弟可是想孝敬着您老人家都找不到地儿的”méi天杰干笑涟涟,像个大孩子一般

  “想我,不会,你小子肯定又想到了什么是不是?”叶凡淡淡哼道

  “亲家,移那张桌子咱们重开席怎么样?”宋白安老着脸皮上前来了,而宋家一伙亲戚也站了起来,全微笑着邀请起叶凡来了

  “不必了,这张桌子蛮不错的今天来这里就是一件事跟你们商量一下我弟弟叶子奇跟qiànqiàn的事,如果你们同意,晚上就在我们家的红叶堡办几桌把婚先给订了如果不同意……”叶凡刚讲到这里,宋白安已经抢先出口道,“当然同意了★,现代社会,婚姻自主,只要qiànqiàn同意,我这个当爹的绝不会bāng打鴛鸯了是不是?”

  宋白安很聪明,先问起女儿来了,还不是遮遮丑罢了

  “爸,这事你作主就是了”宋qiànqi●àn满脸通红着,说道

  “哈哈哈……好好,我作主了,就这么办了,按亲家说的办就在红叶堡办了,我这边可能有四桌人”宋白安哈笑开了

  “亲家,不知红叶堡在什么地方?我们也好叫人卖些东西过去准备一下”这时,宋宁杰也老着脸皮过来了

  “买东西,不必了,我们那边会把一切都办妥的”叶凡对他不怎么感冒,觉得此人虽说年轻,但也太势利了一些,转头冲乔圆圆笑道:“圆圆,你把聘礼拿出来”

  “聘礼”乔圆圆微微一愣,立即反应过来,从皮包里掏出一张100万的支票递向了宋白安,笑道,“古川叶家的一点小意思,请收下”

  “不要,现代社会了还兴这个干嘛?”宋白安一愣,倒也没伸手去接

  “收下,这是叶家一点心意”叶凡伸手拿过支票塞进了宋白安手中,这厮也就随手收下了,呵呵笑道:“这些我先存着,到时结婚时就交给qiànqiàn,由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了”宋白安笑着随手给了一旁的一个中年fù女,可能是宋qiànqiàn母亲

  她接过手眼光一扫,顿时愣神了几秒嘴里说道:“亲家,太多了”

  “不算多,呵呵”叶凡淡淡笑了笑,觉得差不多了,起身告辞宋家人自然全都站起来相送了就在这时候,一个小伙子跑得满头大汗过来,递给了méi天杰一个考究的盒子

  “师傅,一点小意思,请代我送给今天的主角”méi天杰一脸神秘,笑道

  “什么东西?”叶凡转头问道

  “打开看看”méi天杰笑道

  叶凡随手接过递给了二弟叶子奇,笑道:“既然是天杰一片诚意,你们俩就收下,打开看看是什么,我倒也有些好奇”

  “叶凡,你这当哥的管得太宽了,多不好,既然已经送给子奇小俩口了,就由他们俩决定”乔圆圆在一旁嗔怪样子,笑道

  “没事嫂子,就由qiànqiàn来打开”叶子奇笑着,转身又冲méi天杰感谢道:“谢谢了méi少”

  “叫我méi哥就是了,你二哥是我师傅,咱们各交各的以后在京里有事找我就是了,这是名片,收下”méi天杰笑眯眯的递上了名片,叶子奇称了一声谢接过了

  “子奇,这个好像绿宝石?”宋qiànqiàn惊讶的叫了起来,递过了盒子

  “妹子,这种叫金绿猫眼宝石,质品应该属上等,你看,这猫眼线细而窄,界限清晰;在阳光下,眼张闭灵活,显示活光;猫眼颜色与背景形成鲜明的对比,层次感强;并且猫眼线位于弧面中央再加上这考究的镶金框,这色度,这做工,估计还是清朝时的古董货色这猫眼石光是重量估计有6克拉,价值应该不菲的”乔圆圆像个古董鉴赏家,拿过两枚猫眼宝石做的戒子脱口而出

  “圆圆,我感觉你快成卖古董的了,呵呵”叶凡淡淡笑道,转尔对méi天杰说道:“值多少钱,应该是你们老méi家的传家货别给弄了出来回去得挨k的”

  “没事,是盼儿姑姑听说后从她的饰品里挑出来交待我代送的这种戒子是一对的,称为鴛鸯猫耳,倒真是méi家祖上传下来的不过,盼儿姑姑可也不止这一件,这两枚戒子只能算是成色中品了要论钱的话就俗气了,呵呵”méi天杰干笑了一声

  “真是méi总送的,你小子别在逛我,méi总现在什么地方,怎么可能挑这昂贵的猫眼戒子?”叶凡淡淡哼了一声,似笑非笑望着méi天杰

  “真是姑姑送的,我哪有钱买这东东送人再说,有的话也被老妈收藏着,不让我们乱动的估计要等结婚时才能见到了,唉……”méi天杰居然叹了口气

  “亲家,这对猫眼石至少值这个数”这时,宋家一个颌下留着胡子的亲戚老头估摸着是古董行的拍卖鉴定师,走上前来观察了一阵子,伸出了二根指头

  “20万,倒真不便宜,这礼太重了,天杰,你给méi总说一下,家弟不能收”叶凡立即拒绝道,听叶凡一说,宋家有的fù人那是双眼闪彩,不由得发出啧啧声来

  “不是20万,老朽没猜错的话应该是200万méi公子,是不是?”那老头摸了一下下巴一小撮胡子,一脸高深笑道

  “这个我不清楚,就这么小两颗宝石,应该不值这个数”méi天杰干笑了一声,打着马虎眼,生怕叶凡不肯收下

  “收了,子奇,晚上给qiànqiàn戴上200万,不算啥,你不子,怎么不搞枚2000万的送过来,寒碜啊”叶凡倒是坦然收下了,知道天杰这家伙没安好心,等下肯定有事会求自己的

  而且,收下后这厮还要甩脸子摆谱子着训人,méi天杰差点爆汗▲了,周遭的人,自然全在爆汗了,什么叫无耻,这个,有个鲜活例证了

  “哥,这个,也太昂贵了”叶子奇和宋qiànqiàn都推脱道而宋家人,自然是跌落了一地眼镜宋家虽说是小富,但是全部家产凑一块也不◆会过400万的,这光是一对戒子就价值200万,的确有些雷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