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京城宁家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京城宁家

  【1到,昨晚上感冒了,一直烧,说胡话,作怪梦梦见自己见到了仙子姐姐,醒来才知是南柯一梦,当时,仙子姐姐那花篮一撒,丫的,全是月票他娘的,醒来后一看,月票★,原来是一场空,唉,真是遗憾而且,现在正吊瓶,先搞了一章上来】

  而且,最近舅舅费一桓风头盛,听说不久就能进入政治局九常之中,费家的坐大,无形中宁家也跟着鸡犬升天了

  “坐天杰,还有宁★姑娘”叶凡心里有些不爽,淡淡笑道

  “天杰,我们走,这里没劲”宁和和斜瞄了叶凡一眼,哼道梅天杰,自然那脑门子上爬上了汗珠子

  赶紧陪笑脸道:“和和,难dé来一回,又是我师傅请客,你总dé坐坐再走?不然,太不给面子了”

  “没劲,你不走我走了,哼”宁和和就是看叶凡不顺眼,根本就是在故意斗气

  “丫头,口气还不,我兄弟请客,你还不愿意坐一坐难道这就是你们宁家的礼教?”狼破天先忍不住了,冷哼chū声了

  “你是谁,叫什么叫?”宁和和眉毛一竖,哼道

  “和和,别说了,我跟你走”梅天杰暗暗叫苦,虽说这桌上人基本上不认识,但也不能扫了师傅面子如果给老姐梅亦秋知道了,还不打断自己双腿

  这厮现在后悔啊,本来一直怂恿着宁和和来就是想在师傅面前显摆一下,哪知是弄巧成拙

  宁和和好像突然吃了枪子儿似的居然要跟师傅打擂台,这个,无端的为师傅树了宁家和费家这些强敌,梅天杰可是有些心慌了

  “哪家的丫头,这般不知礼数,要是以着我以往的脾气,早一巴掌甩dé你喊妈了”铁占雄也哼chū声来,哪管你是谁

  “你这半老头吼什么吼?”宁和和差点给气晕了,冲着铁占雄就叫开了把老铁都叫成了半老头,这时,其它桌上人也注意到了这里,全关注了过来

  老铁那脸老脸可是搁不住了,人就要站起来不过,被李啸峰轻轻一瞥,这厮赶紧又坐了下去

  “天杰,把宁姑娘带走,我不想再见到她,一个姑娘家,怎么一点教养都没有”叶凡生气了,冷哼chū声来

  “你才没教养魂蛋”宁和和哪受过这种气,平时去啥地方哪家富家权贵公子不是把她当女神一般供着的想不到……

  “师傅息怒,我马上带她走”梅天杰心情遭透了,赶紧硬拉硬拽,几乎是半抱着把宁和和给弄走了

  “呵呵呵,一点cha曲,大家继续喝”叶凡转尔恢复了平静,淡淡笑着招呼起大家来

  “这宁姑娘到底什么人,怎么像一蛮女?”狼破天皱了皱眉头

  “不清楚,是天杰的朋友,听说跟老费家有什么亲戚经常去什么枫叶湾那地儿”叶凡微微摇了摇头

  “不会是枫叶湾的费家庄”镇东海淡淡笑了笑

  “费家庄”铁占雄嘴里咕噜了一句,也皱起了眉头

  “好像中纪委那位费副书记的妹妹嫁的就是一姓宁的人家”这时,赵括淡淡说道

  “如果真是她的话那就应该是组织部的宁志和副部长家里人,听说宁副部长有个女儿,难道就是宁和和姑娘”这时,跟着林峰一起来的陈一明局长忍不住cha了一句,而且,那脸色闪过了一丝忧虑

  因为,宁志和就是陈一明在中组部干部二局的顶头上司要以给宁和和记起自己当时也在这桌子上,回去跟宁志和一说,那这脑袋就有dé大了

  不过,幸好宁和和不认识陈一明不过,陈一明又瞅了叶凡左右两位军委委员一眼,又看了看赵家的赵括等人,信心一下子又涨了回来

  而林峰副省长,心情当然是几起几落了叶凡他不想dé罪,但是,dé罪费家和宁志和,也不是他所愿意的事

  只是这里好像都是些高官,就几个年轻人的来头也不,林峰只能在心里嘀咕了几句,没吭声
●○
  而林峰副省长,心情当然是几起几落了叶凡他不想dé罪,但是,dé罪费家和宁志和,也不是他所愿意的事

  只是这里好像都是些
  érlínfēngfùshěngzhǎng,xīnqíngdāngránshìjǐqǐjǐluòleyèfántābúxiǎngdézuì,dànshì,dézuìfèijiāhéníngzhìhé,yěbúshìtāsuǒyuànyìdeshì

  zhīshìzhèlǐhǎoxiàngdōushìxiēgāoguān,jiùjǐgèniánqīngréndeláitóuyěbú,línfēngzhīnéngzàixīnlǐdīgūlejǐjù,méikēngshēng

  “估计是了,一个野丫头,居然骂叶哥”这时,从厕所回来的乔圆圆打听清楚后相当的愤怒,bsp;陈一明并不认识乔圆圆,刚才只是感觉这姑娘很美,美到极点,而且,好像跟叶凡很亲昵,估计是叶凡的女朋友

  chū于好心,说道:“这位姑娘,宁姑娘xìng子很急,你这话在这里说说行,千万别传到她耳里听说宁部长家里那位夫人很护短的”

  其实,陈一明心思复杂着,因为陈一明的后台是政法委的那位第一副书记汪博铭,而汪博铭跟中纪委的那位费一桓不怎么感冒

  听说前次还因什么事,汪博铭一亲戚被费一桓指使人查处了,最后还下了大牢汪博铭认为费一桓不给他面子,所以,俩人矛盾是越来越深了

  作为汪博铭一个圈子的,如果能借机挑起叶凡这个圈子人跟费家杠上一杠,那汪博名肯定愿意看到如果能进一步获dé汪博铭好感,那自己以后的路就宽了

  而且,叶凡这个圈子的能量好像也相当令人侧目的似乎能量并不于费家

  当然,这些也只是宾朋罢了,算不上叶凡圈内的人不过,既然这些人都肯来,那说明跟叶凡的交情还是不错的

  “谢谢,这个,我倒不担心什么宁家,也没有什么?”乔圆圆大方的点了点头

  “呵呵,宁志和是中组织部副部长,职位特殊,的确令人有些怵毕竟是管官员帽子的特殊部门不过,乔家大院chū来的,应该不用担心这个”这时,一旁的赵括突然淡淡的冒了一句话chū来

  “乔家大院”陈一明喃喃了一句,有些震惊的盯着乔圆圆,这厮觉dé乔圆圆越看越像某个人,顿时,心里直汗颜,暗道,难道是乔部长的家里人……

  在桌上有同一想法的并不在少数,特别是林峰副省长是在心里有些骇然了

  “倒不是因为我是从乔家大院chū来的缘故,这个,只是人的看法和态度问题”乔圆圆淡淡说道

  “算啦,不要说了,喝酒”叶凡摆了摆手,不想再扯这些无聊的话题

  宁和和气鼓鼓的流着泪回到了家里

  “和和,怎么啦?”楼上下来一位端庄夫人和一个庄雅到极点的姑娘这姑娘一身雪白的丝绸衣衫,脸上光润如羊脂白欲身材也有一米七左右,圆润略翘的鼻子配上略长的鹅蛋脸……

  “妈,55555……”宁和和好像见到组织似的,扑进美fù怀里直接就撒娇哭了起来

  “丫头,到底怎么啦?”美fù心疼的摸了摸宁和和秀,问道

  555……宁和和还是在哭,只是,头一直像拔浪鼓一般摇着

  旁边那位天仙似的姑娘轻声问道:“妹子,到底谁欺负你了,给姐姐说说”

  “一个魂蛋,牛氓加王八蛋费姐,你说说,我又没惹他,他干嘛骂我”宁和和骂道

  “说他怎么骂你了,费姐给你chū气”姑娘柳眉一竖,真生气了,不过,问话时声音还是柔柔的

  “他骂我……骂我没教养”宁和和这话一chū,美fù和那位费姐是脸色大变

  “那人叫什么,住什么地方?敢骂我宁家chū来的教养?”美fù那脸阴沉着哼道

  “叫叶凡,听说在粤东省鱼桐市任政法委书记,晚上在红叶堡举办什么宴会

  是梅天杰叫我去的,本来高高兴兴去,谁知,那家伙不理人,见到我们最起码的礼数都做不到,所以,连站都没站起来

  后来我见没劲就要走,他居然骂我了跟他一桌的还有两个半老头子,一直冲着我吼叫,像狗叫一样……”宁和和那是添油加醋,差点把叶凡和铁占雄三人说成十恶不赦了老狼和老铁在她眼中,当然成了半老头子,不知两个家伙听了作何感想

  “他们真那样子骂你了?”费姐柳眉再次一竖,哼道

  “蝶姐姐,我骗你干嘛不信,你问梅家那个梅天杰”宁和和一脸正经,说道

  “带我去,我倒要看看那魂子是不是有三头六臂,不就一个地级市的政法委书记,副厅级干部罢了,难道能反天了?”费香欲气dé站了起来

  “要不跟爸先说说”宁和和嘟着嘴,哼道

  “这点事跟你爸说,你这丫头,还嫌给你爸添不够是不是?”费香欲没好气,骂道

  “妈,蝶姐,他们骂我没教养,这个,直接是骂我,间接来说可是在骂你们的再大点,就是整个宁家了而且,妈你可是从费家chū来的,所以,哼哼”宁和□和那嘴还真会说话的,硬是把整个宁家扯上,觉dé还不够,连费家都给搬进来了

  “哼”费香欲终于被惹chū真火来了,冷哼chū声了

  “姨,您别急,一个外地来的干部,要处理他有的是办法”那□姓费的蝶姐姐冷冷哼了一声

  “你是说?”费香欲双眼一动,问侄女道

  “放心和和,这事蝶姐给你做主了,包准让你满意”费姐姐居然笑道

  “蝶姐,到时……”宁和和也展开了笑颜

  送走了镇东海、李啸峰等人,叶凡正跟老铁和老狼以及张雄三人坐草坪上喝茶聊天打屁,这时,管家古邦走来,说道:“叶先生,外边有一年青人求见”

  “什么人?”叶凡皱了皱眉头,问道,觉dé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来,应该不是客人之流,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说是香山脚下枫叶湾费家庄来的”古邦心说道

  “叫他进来”叶凡摆了摆手,看了铁占雄和老狼以及张雄一眼

  “来者不善啊”铁占雄说这话时那双眼中闪的不是害怕的眼神,而是有所期待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哈哈哈,老铁,你我虽说快到4o了,但是,也没必要担心这个?”狼破天居然双眼放彩的笑了,这厮是个唯恐天下不的主儿,哪里怕过谁

  “呵呵,担心未必就是怕事狼哥,处在你那个位置上当然不必担心什么了人家拿你有啥办法,中警内卫局是主席直管的,明面上是属于中央办公厅管辖,实际上,你啥时听过办公厅主任的话估计,就政治局那九个老家伙能讲你几句”张雄在一旁略显酸味,哼声道

  “酸啥张雄,你没看见,每次那九个人中有人chū国,我这神经不是都紧繃着,哪天有消停下来

  还有,那些副职等等,操心的事多着呢这日子,也过dé太他娘的难过了

  打又不能打,杀又不能杀连对手是谁都不晓dé天天跟潜在的,假想的对手作斗争,什么杀枪手狙击手,扯蛋玩,到现在老子就干死了一个爆份子,哪有哪么多的枪手,真是瞥屈dé很

  要是能搁下,我早搁下了这事,我已经跟镇头儿讲过了不愿意再呆那地儿了

  换个地方,比如猎豹就不错,要杀就杀个痛快,要死也要死dé痛快,痛快着啊”狼破天哼道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老狼同志”叶凡笑道

  “镇头儿肯定没同意是不是?”铁占雄嘴里终于露chū了一丝兴哉乐祸

  “还真给你说中了,你说说,我这位置是特殊,说chū去人家感觉到神秘,而且,好像很可怕,很威风样子◇,啥禁军,还他娘的冬京十八万禁军教头呢,还有什么御林军头头的实际上,我就一幕后英雄,拿来有什么用?在咱们国家,估计没几个人知道俺这大英雄的”狼破天叹了口气

  “说dé也是,就拿我来说,明面上是◎★国安某局局长,可是这都是些见不dé光的活计

  平时chū差到外地,连国安那本证件都不能掏chū来除非遇上紧急情况,一般来说,我只能用掩饰的身份,一个商人罢了

  现在的警察什么的谁会鸟你★guóānmǒujújúzhǎng,kěshìzhèdōushìxiējiànbúdéguāngdehuójì

  píngshíchūchàdàowàidì,liánguóānnàběnzhèngjiàndōubúnéngtāochūláichúfēiyùshàngjǐnjíqíngkuàng,yībānláishuō,wǒzhīnéngyòngyǎnshìdeshēnfèn,yīgèshāngrénbàle

  xiànzàidejǐngcháshímedeshuíhuìniǎonǐ这没钱的商人镇头儿气啊,就给搞了个商人头衔

  倒是叶书记,看到没,人家身上背的名头多着呢,而且,都是可以见光了并且,响当当的能唬人的

  当然,除了特勤那身份什么总参军务部副部长,公安部警务督察室副督察长等等

  随便扔本证件chū去,那也相当震憾人心的”张雄一耙子又打到了叶凡身上,当然,几位老兄都在开玩笑罢了

  “张局长,你看看,我啥时掏过证件你可能不知道,在鱼桐,我可是受够气了,孩子冲我砸鸡蛋鱼桐一个矿业公司居然也赶跟我叫板,省里随便下来个人都能指手划脚,这日子,都过dé憋屈”叶凡叹了口气

  …………………………………………………………………………

  感谢以下兄弟打赏,正好给狗子吊瓶了,唉,医院啥都贵,这么多钱,不够护士姐的白眼费,唉,作个怪梦,希望还有兄弟再次来点,帮狗子解决了护士姐姐的打屁费,唉,错了,是打针,这胡话说dé,快语无伦次了,5555……

  国庆快乐,所有看《官术》的朋友,快乐无限狗子一人痛苦就是了……

  我要月票我要……

  ‘沧海云飞’‘散尽如烟’‘ou艳sp;’‘龙华脚夫’‘tbsp;书友43o214o51832’‘书友3349524oo’‘ou艳sp;’‘千年等1票’‘龙龙龙’‘寒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