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费家有人出面了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费家有人出面了

  “唉……都不容易不过说起来,从自由度方面来说,老狼的限制xìng大一些

  那他身份虽说神秘吓人,但是,实则上没多大用处我们三个里头张xióng又低调了一些

  谁叫你的暗中身份是国安,国安工作人员的口诀是什么——甘当无名英xióng知道不?

  就是特勤的身份也见不得光,就咱们内部这伙人知晓,就是内部来说,也不全知晓

  咱们特勤有着五六十号正式队员,你我知道的就十来个也许某个队员就在你身边打杂,你还不认识他

  从大的方面来讲,咱们都在为国家默默出力我现在总算是理解了yè兄弟的念头,为什么不肯魂军界特勤,这个,估摸着也是其中原由之一?”铁占xióng一脸正经,说道

  “呵呵,这个也的确是原因之一不过,我这人不喜欢整天打打杀杀的,这个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在鱼桐虽说苦了些,受的气多,但是,我也在其中享受着生活的乐趣是不是?当官,玩玩智谋斗斗手段,其乐在中”yè凡笑道

  眼神一扫,发现一个精瘦的青年人,一脸严肃的跟着古邦走了进来不过,那青年人在看见yè凡sì人后眼神中的犀利是一闪而逝,尽管他掩饰得很完美,可惜yè凡有鹰眼

  “看来,麻烦真的来了……”yè凡心里嘀咕了一句

  “你就是yè凡先生?”青年人扫了一眼下来,发现就yè凡年轻些,很wěn合宁和和讲的特征

  其他三个虽说也没不显老,并不像宁和和口中所讲的半老头子,但也不嫩,人显得很老道持重样子所以,年青人直接冲yè凡就开口了

  “嗯,你是谁?有什么事?”yè凡反哼道,也没客气,因为,来者不善,没必要客■气

  “我是枫yè湾费家庄人,叫我费八度就行了”费八巧一脸淡定,甚至,略显不屑的扫了yè凡sì人一眼,哼道

  “这名很有特色”yè凡淡淡的哼了一声,“有什么事?”

  “阁下堂堂◇一爷们,怎么能无端的出口辱骂一小女孩子,阁下这是在向枫yè湾费家逞威风吗?”费八度冷冷哼道

  “你说的是宁和和罢”yè凡淡淡说道,转尔哼道,“你不在现场,又不了解情况,你凭什么说我无端的,想必宁和和的xìng格你们都清楚,先回去问清楚再说,我这里,不喜欢不相干的人在这里饶舌如果你只是来逞口舌之利的话,那请你走,这么晚了,本堡饶不招待了”

  “接着”费八度那脸yīn沉了下来,随手一抛,一张纸片样东东飞了过来,yè凡稳当接下,一扫,原来是檀木贴子,并不是什么暗器之流,哼道为:“什么意思?”

  “阁下可以看,你可以不来”费八度说完,大步走了

  “什么意思,难道是邀请你到费家庄做客?”铁占xióng问道

  “鸿门宴罢了”狼破天居然笑出声来

  “差不多,明天晚上8点,好像是费家有位小姐开的pt”yè凡扫了贴子一眼

  “嘿嘿,有得玩了,老铁,去凑凑热闹怎么样?”狼破天笑道

  “我没空”张xióng先出口了

  “老铁呢?”狼破天又问道

  “一起去”铁占xióng点了点头

  “哈哈哈,说实话,在京里也住了不少年头了,就是没进过鼎鼎大名的费家庄,听说那庄子不寻常”狼破天破天笑了一声,转尔正经了起来

  “有何不寻常的?”yè凡问道心说如果这费家庄真跟大伯有关系的话,估计里头也有高手了

  “听说里头也有内劲高手,不过,只是谣传罢了,我是从没见过”狼破天摇了摇头

  “这事镇头儿应该晓得”铁占xióng说道

  “打个电话问问”狼破天冲yè凡说道

  “不必了,一问,明天咱们去费家庄估计就在特勤的关注之下了你想想,镇头儿不怕咱们三兄弟闹事这里,可是京机要地,而且,费一桓可是高官,已渐跨入国家领导人级别了没准儿咱们还没动身,他早就派人盯上了,那还有什么意思?”yè凡笑道,一脸的轻◇松

  “说得也是,我倒想看看费家庄玩什么把戏”狼破天冷哼一声,势气**,还捋了下袖子,夸张的做了个准备开战的架势,看得铁占xióng直想发笑

  一夜无事

  第二天白天,yè凡去★☆窜门窜了一圈回来

  “小yè,听说你在粤东那边也是魂得风声水起的,不错”赵宝刚这老家伙闲散的坐在一把小凳子上,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摆弄着他的一盆花儿

  “哪里的话,唉,赵老,我可是给赵书▲cuànméncuànleyīquānhuílái

  “xiǎoyè,tīngshuōnǐzàiyuèdōngnàbiānyěshìhúndéfēngshēngshuǐqǐde,búcuò”zhàobǎogāngzhèlǎojiāhuǒxiánsàndezuòzàiyībǎxiǎodèngzǐshàng,yībiānshuōzheyībiānshēnshǒuzàibǎinòngzhetādeyīpénhuāér

  “nǎlǐdehuà,āi,zhàolǎo,wǒkěshìgěizhàoshū记捅出了个大篓子幸好赵书记放过了我,不然,我这帽子可得丢了”yè凡笑道

  “是不是‘镇压’那词儿?”赵宝刚手微微一顿,说道

  “不光这些事,还有好多事”yè凡微微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那些事,说起来是大事,但是,说起来也是小事关键看你怎么把握就是了,昌山这个人脾气有时也有些火暴,传袭了我们赵家一向的风格你呀,有的时候被他骂了可忍着点,别跟他抬扛,呵呵呵”赵宝刚语气中透着亲切

  “我哪敢跟他抬扛,我还得要这头上小帽子,就我这小máo虫,也难入他法眼的”yè凡淡淡笑道,努力在贬低着自己

  “小yè,你这点就看错他了你现在已经渐渐长大了,已经不是一只小máo虫了

  说句不中听的话,就是我赵宝刚请客,镇东海和李啸峰那两个老家伙也未必肯光顾

  你看看,你的面子可是不小啊,两个老家伙都放下工作来陪你们喝酒聊天了

  要不是这老胃病拖的,我也想来坐坐,看到你们年轻人,心里爽快啊”赵宝刚语气亲切,笑道

  “那下次请客时一定请您老来坐坐”yè凡笑道

  “说定了,唉,也不知能否等到下次了这半截都入土的人了,什么时候蹬腿可是说不定◆的”赵宝刚倒显得坦然,并没一丝畏惧就是yè凡也暗暗折服

  “赵老,你还健着呢,一点不比小伙子差的”yè凡略显恭维道

  “哈哈哈……”赵宝刚爽笑了起来,不过,转尔僵坐在那里,手按住了大腿◇关节处,似乎相当痛楚,这时,他的保健医生赶紧过来了,说道:“赵老,还是回屋检查一下,你这老máo病又患了”

  “看你,好好的讲什么话,害得我爷爷又腿痛了”这时,赵sì从楼上下来了,冲yè凡不满的哼道

  “无妨,只是老máo病了,年轻时打仗,这大腿受了伤,治来治去的还是治不好,忍了忍就过去了小sì,别对小yè这个样子,女孩子,要温柔一些,男子才喜欢的”赵宝刚以疼爱口wěn训的赵sì

  “不希罕”赵sì哼道,白眼直番,自然,冲着yè凡同志去的

  “赵老,能不能给我看看”yè凡问道,斜瞄了赵宝刚那大腿一眼发现大腿关节上方有道黄帝豆般大的枪伤,好像烧焦了一般

  “你看看,你是谁呀,人家燕京军总医院的专家组研究了几年都没找出法子,你能看出什么来,真是笑话”赵sì没好气白了yè凡一眼,这妮子,今天好像吃了枪子儿似的

  “小sì,怎么说话的,还不给yè凡泡杯茶来”赵括从院子外走了进来,那脸一板,开口训道

  “不泡,凭什么给他泡茶,一个屁本事没有只懂得吹牛的人”赵sì嘴很倔,翘得老高的

  “来气了是不是赵sì,今天赵老这腿我还真看定了如果◆在下侥幸能作用你怎么说?”yè凡略显怒气,逼了过去

  “你说怎么说?”赵sì也嘴硬,赵括倒不说话了,跟父亲赵宝刚一起淡淡的看起热闹来了

  “这样,我这人比较势利,一切皆为利来,无利不起◇早如果侥幸有点用的话,你们也知道,我在粤东工作,当然希望得很赵昌山书记赏识了就算赵书记欠我一个人情怎么样?”yè凡这话一出,差点令得赵宝刚和赵括都瞠目结舌了心说,不家伙连这话都敢出口,是个歪才

  “想得美,本姑娘没那本事叫我大伯为你办事”赵sì立即反嘴道

  “本来以为你嘴硬得像臭石头疙瘩的,想不到一谈正事就软了,原来也只是个会耍嘴皮子的黄máo丫头罢了”yè凡眼中故意的充满了不屑

  “你……”赵sì给噎着了,拿眼盯着爷爷赵宝刚

  “哈哈哈……”赵宝刚和赵括都哈笑了起来,良久才停,赵宝刚说道:“行,小yè如果能让我的腿有起色的话,我替昌山答应你一个承诺,当然,是能●办得到的承诺”

  “赵老,请伸腿”yè凡淡定的笑了笑,其实,这厮心里也没底

  细细的检查完过后,yè凡从皮包里掏出了古墓中弄来的金针,试着行气输了进去

  一番扎针下来,赵宝刚的◇●办得到的承诺”

  “赵老,请伸腿”yè凡淡定的笑了笑,其实,这厮心里也没底

  细细的检查完过后,yè凡从皮包里掏出了古bàndédàodechéngnuò”

  “zhàolǎo,qǐngshēntuǐ”yèfándàndìngdexiàolexiào,qíshí,zhèsīxīnlǐyěméidǐ

  xìxìdejiǎncháwánguòhòu,yèfáncóngpíbāolǐtāochūlegǔmùzhōngnòngláidejīnzhēn,shìzhehángqìshūlejìnqù

  yīfānzhāzhēnxiàlái,zhàobǎogāngde脸越来越严肃

  “有反应没有赵老?”yè凡问道

  “嗯,弹口处有点酸麻,隐隐还像被什么扎了一般,有些痛楚”赵宝刚答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