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拳踢费家庄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拳踢费家庄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拳踢费家庄

  “赵lǎo,估计你受伤时当时的医疗条件不怎么好,所以,损伤堵塞了经络现在年岁大了,肌肉萎缩,经络恢复得不怎么好不过,如果长久通针下去,我再开上几付药,你一gè礼拜服上一次,也许能有所好转现在是不是感觉伤口处越来越灼热,发痒了”叶凡倒有了一些把握内劲犹如一丝燃烧的精流在赵宝刚的弹伤处刺鸡着他

  “是有这种感觉,kàn来,你这针跟总医院的针炙师搞的不一样来,再来几下,没准儿还真有效果”赵宝刚脸上松散开了,赵括也松了口气

  一gè小时后,叶凡收针,开了药方告辞而去

  “这小家伙我是越kàn越kàn不透了,怎么又成了神医?”赵括笑道

  “什么神医,野郎中骗钱罢了”赵四没好气,哼声道

  “赵四,怎么说话的你有见过医术如此诡异的野郎中吗?不管怎么样,能让我的腿好过些,我们赵家就欠了他一份子人情”赵宝刚这次倒是严厉的训叱起赵四来

  叶凡陪着张卫清到了乔家大院

  “张哥,你进去,我就在这门外抽根烟候着”叶凡kàn到乔家守门的武警后停下了脚步

  “兄弟,你为什么不进去,一起进去不是很好?”张卫清有些迷惑不解

  昨天晚上叶凡跟他聊了乔远山要见他的事后,张卫清整整鸡动了一gè晚上都没睡好今天一大早把自己搞得很清楚,直到下午叶凡来引他

  “不了,你进去怎么样处理想必你是这方面lǎo手了,我不如你”叶凡摇了摇头

  张卫清虽说感觉怪异,但也没再问,因为乔远山有交待过kàn门的武警,所以,在检查过张卫清的证件后放他进去了

  一gè小时后张卫清出来了

  “走,晚上我请你吃饭”张卫清一脸微笑,kàn来,还是相当满意的

  “事成了,去什么地方?”叶凡忍不住问道

  “哪有那么快,还没定,估计得几gè月后而且,□这gè,有些事也难说,不过,总之有希望了”张卫清笑道

  “晚上,不要了,我还有饭局”叶凡摇了摇头

  “那成,下次再骤一块这次的事我不说了,走了”张卫清开车走了

  晚上七点,三辆◇车子直wǎng枫叶湾而去

  费家庄其实并不是指一座山庄,而是指一gè村子,就是香山脚下不远处听说这gè村子主要是以姓费的为主,估计有几百来人,整gè村子座落在枫叶湾

  虽说现在才七月多,香山红叶要到每年的10月过后才能红透半边天,但是,枫叶湾的枫叶树还是相当吸人眼球的

  一条小溪绕枫叶湾而过,在小溪的上面架起了许多座古lǎo的小桥,在昏暗的路灯下,给人一种小桥流水人家,古藤lǎo树昏鸦的感觉

  村里最大的一座院子就是费家庄了

  三辆车子缓缓的停在了费家大院前面,才发现想找gè停车位好像挺难的,因为,那很大的石铺空地上已经塞满了各种名贵车子,法拉利,奔驰、宝马、劳斯莱斯都有

  最后,铁占雄带头,把车子挤在了一gè院门外边才停了下来

  “晚上不知来了多少世家名流,kàn来,费家的人脉很深啊”狼破天淡淡说道,kàn着那些车子

  “呵□呵,也许,费家有女初长成,大家都是冲着美女而来的京城是名家汇聚之地,名门显贵并不少,扎一堆的话能把**给挤破了”铁占雄不以为然,笑道

  “也是,这里最多三十来辆车子,也算不得什么不过,就是车子◇高档一些罢了”叶凡笑了笑,三人直wǎng费家大院而去,发现门口蹲着两尊雕像,雕的不是石狮子,而是两只凶辣的山鹰

  “山鹰守门,有点意思”狼破天笑了笑,调侃道

  “这许这费家某代祖上属鹰的,所以,就以山鹰为代表了”铁占雄还摇头晃脑的解释了一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叶凡心里却是一动,大伯在华夏六尊里头外号‘坐地lǎo虎费青山’,又被圈内人称之为‘飞鹰’莫不是这费家庄以前的高人都■是以‘飞鹰’著称的,大伯只是沿袭番号罢了

  走近了才发现,门口站着两gè精壮男子,眼神犀利,被他扫过如被刮骨一般有点寒意还有一gè全身lǎo管家穿戴的中年人,一脸弥勒之笑好像在迎客

  ●叶凡递上了檀木贴子

  lǎo管家接过后一番,再扫了名字一眼,顿时那弥勒之笑没了,冷声对后面两gè精壮年青人其中一位,哼道:“六度,给里头传gè信,就说叶先生到了”

  转尔转脸对叶凡说道:“另外还有两位先生跟着你来的,不知什么姓名,还请叶先生明示一下”

  “铁占雄,狼破天”lǎo铁和lǎo狼互相kàn了一眼,哼声道,一来,火药味就开始冒腾了

  叶凡也不吭声,不久,费六度回来了,凑lǎo管家耳旁咕噜了几句,lǎo管家双手微微一抱拳,哼道:“本人费书林,是费家大院管家三位请”

  费书林这话讲得并不客气,而是硬绑绑的叶凡和铁占雄狼破天三人互望了一眼,耸了耸肩,坦然跟着进去了

  这费家大院的确大,四面都建着三层高的阁楼,中间一座大阁楼阁楼的空隙处种满了花树,小泉点缀其间,阁楼到阁楼还得从小拱桥上面而过,倒有点像是一座中型号的园林完全是中式园林,并没掺杂丝毫的欧式风格

  一进大厅,发现摆放着4张大圆桌子,桌上摆满了菜,菜品还是很精致的桌上坐的以年轻男女为多,中央一张大号圆桌,估计能坐十七八人

  梅天杰正坐在第一张圆桌上,一见叶凡三人进来,那身子骨没来的啰嗦了一下,赶紧站了起来,小声叫了句‘师傅’,尔后,又偷偷wǎng主桌上kàn了一眼,发现宁和和正瞪着自己,这厮那脸赶紧转过去,那脸色,笑得比哭还难kàn

  “客人到了,小姐”lǎo管家费书林站住了脚步,冲桌上一位扎着两条冲天发鞭子,双眼活泼可爱,年芳十六七岁的姑娘说道

  这姑娘就是费家掌舵人费一桓的孙女儿费草草,今年刚考上燕京大学,年芳还不满十八岁

  是费一桓那一脉的宝贝疙瘩,平时在家就是一小公主,喜欢结交朋友,在京城太子女圈内也是相当扎人眼球的小公主今晚上她是主角,搞了gè中式pt

  “来,今晚上小妹搞了gè小型晚会,请大家一起来纯粹是聚一聚,大家喝得高兴,喝得快乐就是了”费草草装着大人状,根本就没理会管家费书林的讲话,举起一杯啤酒说道,或者说她是故意的想凉凉某君了

  “喝喝喝……谢谢费姐热情款待了,哈哈哈……”厅里众人顿时热闹了起来,杯子碰得哐哐作响,好像没叶凡三人什么事

  这费草草年龄不到十八岁,可是颇有股子大姐风范,所以,在太子圈内那些公子哥小姐们都称她为‘费姐’

  “kàn到没,人家还要来gè罚站”狼破天淡淡的冲铁占雄笑道,觉得有味道

  “小孩子玩的把戏罢了,有点意思”叶凡淡淡的说道,扫了全桌一眼

  “师傅,你坐我哪儿?”这时,梅天杰kàn不过去了,拉着叶凡要到自己那位置上坐

  哪知宁和和突然柳眉一竖,哼道:“梅天杰,这是你的家吗?”

  “不是?”梅天杰答道,也略微有些怒气了

  “知道‘不是’就好,一点礼貌都不懂这位置是费姐分配给你的,你给我好好坐着,一些阿猫阿狗的能上坐的别污了费家门弟,你没kàn见,这桌上坐的都些什么人?”宁和和斜了如电线竿子般站着的叶凡三人一眼,言语中极尽鄙视

  “坐的都是些什么人,我梅天杰还真不知晓?”梅天杰冷声哼道,这厮觉得有叶凡在场,那胆气一下子又足了起来

  “kàn到没,那位是叶副总理家的,那位是杨主任家里的,那位又还是李副书记家里的……”宁和和指着一位位,显摆似的介绍了起来

  “原来是一群阿猫阿狗啊,没劲,lǎo铁,我们走,连gè主人都没有,全是屁大点小孩子有啥意思”叶凡颇为感叹,摇了摇头转身要走

  “你骂谁阿猫阿狗,狗东西的,把话讲清楚?”这时,桌旁一位不知哪家公子生气了,一拍桌子指着叶凡骂开了

  “哪里来的土疙瘩蛋子,唉,连人话都不会讲”另一gè不知哪家的公子遥想呼应开了

  “你们才是土疙瘩蛋子,狗东西的敢骂我师傅”梅天杰那脸涨得有些红了,冲了上去照准先前骂人的公子就是一巴掌干了下去

  啪地一声

  梅天杰居然被桌旁站着的那gè叫六度的精壮汉子一脚撩倒在了桌底下

  “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费家庄不知道的回去好好问问,也敢在这里行凶”费六度说着话,又抬起一脚踢向了地下的梅天杰

  啪啪两声过后,厅里人发现一道虚影飞扑到了**米开外的墙根下,震得整座房子都在打闪儿一般幸好费家的房子都是石头垒的,虽说古lǎo,但不是很结实的 □
  “知道他是谁吗?我叶凡的徒弟,哪里是你这种小猫小狗能欺负的”叶凡冲着七八米开外被自己一脚踢成了软脚虾的费六度同志哼声道

  
///
□□
  “知道他是谁吗?我叶凡的徒弟,哪里是你这种小猫小狗能欺负的”叶凡冲着七八米开外被自己一脚踢成了软脚虾的费六度同志哼声道


  “zhīdàotāshìshuíma?wǒyèfándetúdì,nǎlǐshìnǐzhèzhǒngxiǎomāoxiǎogǒunéngqīfùde”yèfánchōngzheqībāmǐkāiwàibèizìjǐyījiǎotīchéngleruǎnjiǎoxiādefèiliùdùtóngzhìhēngshēngdà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