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就一拳,太次了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就一拳,太次了

  【我不想多说,月票很不给力,可以说是节节败退,狗子不给力吗,不是,狗子的比任何人都不会少的,只会多今天砸的月票达到300票,4,400票5不然,狗子在国庆大假时蹲在电脑前为的是那般??】

  梅天杰从地下一跳而起,兴奋得大叫道:“打得好,打得好,打断那狗东西大腿,敢踢我梅天杰,知道我师傅的厉害了吗?”

  “刮燥,闭嘴”叶凡皱了皱眉头,哼道

  “是……师傅……”梅天杰讪讪的看了四周围一眼,紧闭嘴了

  这时,从楼外匆匆走进四个汉子,检查起fèi六度来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六度栽了,遇上硬茬子了”fèi六度痛苦的叫道

  “你们不是想要位置吗?很简单,打得过他们四人其中一个就给你一个位置,另外两位嘛,叫他们自己qù争取,不然,就站着当然,如果你能打败四个,给你四个位置,我们这边yǒu一个人站着倒酒◎,不然,就麻烦三位给大家倒倒酒,权当一回酒男模也不错”fèi草草那话一哼出,顿时引来了满厅哄堂笑开了,人家,自然是造势了

  “呵呵,今晚上我想让你给我倒酒,怎么个赌法?”叶凡淡淡一笑,直奔fè◎i草草这个头面人物而qù

  “没错,今晚上我老狼也想这位宁和和姑娘倒酒,又是怎么个赌法”狼破天也跟着凑趣了,拿眼看了宁和和一眼,这小妮子那双眼神,能杀人的

  至于老铁,就相当郁闷了因为他发现,就是刚才那个fèi六度,至少也yǒu着三段身手,而老铁现在也才恢复到三段练纯之阶,听刚才fèi草草口气

  刚才进来的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那功力,绝对比fèi六度厉害得多估计yǒu着四段身手就凭现在自己这身板,可是不敢出头挑战了,所以,老铁同志很郁闷了

  “铁哥,没关系,我再给你赌来一位倒酒女郎”叶凡转头冲铁占雄一笑,又冲fèi草草哼道:“还yǒu上得了台面的fèi家姑娘吗?再来一个,给我铁哥倒倒酒”

  “这样兄弟,那位fèi草草很可爱,就让她给我倒酒了,再来一位的话让给你了”铁占雄一声干笑,说道

  “中”叶凡竖起大拇指,笑道决定晚上好好的打压一下fèi家这些小妞的气焰,不然,也太嚣张了

  而且,叶凡还yǒu一个目的,也是想试探一下这fèi家庄到底跟大伯fèi青山是否yǒu关系

  从刚才情况来看,这fèi家庄的中级高手还不少,这fèi六度fèi二度的好像都yǒu着三四段身手

  “我可以吗?”就在这时候,外边传来一道如莺鸟出啼般好听的柔柔声音道,随着声音,走进来一位如天上寒宫之公主下凡尘样姑娘来

  姑娘20来岁左右,比fèi草草大一些一身洁白的中式纱裙,露出纱裙外的一截手臂如雪藕一般的嫩滑,如凝脂一般的奶白

  脸蛋天工巧夺,给人一种甜静,淑雅的极品感觉跟乔圆圆凤倾娍二女人yǒu得一比,这也是叶凡见过的顶级极品美女之一

  “蝶舞姐,你来了”

  “当然”叶凡极力抑制住yǒu点心动的心,哼道心里却是念叨道,原来此女叫蝶舞,的确如蝴蝶舞步,很美

  “不过,我yǒu个条件”叫蝶舞的姑娘斜瞄了叶凡一眼,浅浅一笑,说道

  叶凡感觉这姑娘虽说年岁不大,但是给人一种温柔,雅淑感觉跟fèi草草相比,这女子简单太懂事了,懂事得令叶凡心里没来由的yǒu点发虚的感觉

  “说,我在听”叶凡硬着头皮,也是回之以浅浅一笑这个时候,当然不能示弱,一示弱首先就输了气势

  “想要我fèi蝶舞倒酒也行,听我一曲就行了”fèi蝶舞纯纯的笑道

  “这就这么简单”叶凡哼了一声,正想答应,铁占雄却是在背后点了点他,凑他耳旁说道:“听说古代yǒu种秘术,可以通过琴音来迷乱人之心智,达到灭敌之效果这姑娘yǒu些诡异,其中是不是yǒu问题?”

  “倒是跟我的化音迷术yǒu着异曲同工之效,不会是电影中的六指琴魔了……”叶凡心里若yǒu所思,淡然一笑,说道:“就按姑娘说的办”

  “来,听说你们fèi家yǒu八度,fèi一度fèi二度fèi三度一直到fèi八度,刚才摔地下的叫fèi六度,你们四个既然叫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应该就是fèi二度fèi三度fèi四度fèi五度了是不是?”狼破天抱着双手,一脸无所谓样子冲四人说道

  “你猜得真准,只要你战胜了我们fèi家的二度哥,我宁和和晚上给你斟酒,决不失言不过,如果你输了,咯咯,跪着给本姑娘当一回斟酒小奴就行了,咯咯咯……”宁和和满意信心,一边讲着一边相当得意的笑着

  要知道fèi二度是fèi家仅次于fèi一度这位老大的中年一辈中第二高手,听蝶舞姐说他yǒu着五段开源身手,即便是拿到地下江湖qù也是位高手宁和和不相信叶凡一个地方官能请到什么高人来

  “唉……老狼今晚上yǒu些可惜”狼破天微微摇了摇头,颇为遗憾样子说道

  “当然可惜了,落下这么一位牙尖嘴利的丫头片子倒酒,不爽啊”铁占雄极尽鄙视,斜瞄了宁和和一眼,差点没把宁和和的鼻子给气歪了

  “耍嘴皮子yǒu用吗?院中请”fèi二度很是大度,双手一抱拳,转身朝院后一练场而出

  “好啊好啊,yǒu得看啰,看看fèi家高手怎么揍人了”那些名门公子全哈笑着,一脸的兴奋,全往后院而qù这些人,平时就在电影中看见过打斗,这下子能见到真人秀,当然兴奋了

  “呵呵,来,又一个草垛子”狼破天淡淡笑着,闲庭信步一般度着就到了练场上,看都没看fèi二度一眼,哼道,“我,一只手背着,来”

  “好”fèi二度那眉毛一挑,简直感觉这是凭生的奇耻大辱,这家伙居然狂妄到让自己一只手地步,那是狂到没边了

  也就一声吼,一个助pǎo,跳起足yǒu二米高,一个飞腿夹杂着刺耳的风劲,踢向了狼破天

  穿山腿,这个,我不是也学过吗?叶凡心里一愕,是来了兴趣因为师傅fèi方成就教过自己这穿山腿听说这穿山腿是fèi家老祖宗从穿山甲身上得到启示,临摹来的

  一腿下qù,功力足够的话yǒu穿山透体破肚的狠劲当然,那是在功力相差较大的情况下

  如果功力相当,人家又不是傻子会站那儿让你穿肚而过是不是?fèi二度一出手就是这种狠腿,看来是真的被鸡怒了

  “来得好,yǒu两下子”狼破天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微笑,叶凡和老铁都耸了耸肩,知道fèi二度铁定倒霉了这是老狼的招牌之笑,一笑的话那下手绝不会留情的

  啪叭一声爆响

  fèi二度像表演空中飞人一般直往七八米开外砸了过qù,叭地一声就被老狼踢得砸到了草坪上,深陷下qù近半米深,草叶泥土飞得满院子都是

  “唉……没劲,才一腿就了账了,太不经打了”狼破天颇为遗憾,摇了摇头

  院子里顿时是鸦雀无声,fèi家人以及请来的名流们全石化了,良久,才听到fèi家人pǎo了过qù,喊道:“二度,没事?”

  “我栽啦大哥,你出手”fèi二度一脸死灰,嘴唇鸡烈的颤栗着,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草坪上不愿意起来了,因为,他丢不起那人

  至于fèi三度fèi四度fèi五度都是大眼瞪小眼,看了狼破天一眼,脸色说yǒu多难看就yǒu多难看,一个个拳头捏得咔嚓直响,不过,他们很聪明,并不鲁莽知道上qù也是白搭,想不到狼破天身手如此的好

  fèi草草那甜美的笑不见了,宁和和脸色最难看

  “和和,给我倒杯酒qù,这打得不爽还得喝杯酒解解气才行的”狼破天可是得理不饶人,瞄了yǒu些躲闪的宁和和一眼,当作大家面像使唤小厮婢女一般叫了起来

  “你……”宁和和被噎着了

  “怎么,想反悔?”狼破天那脸一沉,哼道

  “我倒,噎死你这半老头”宁和和狠狠一瞪眼,pǎo进里屋倒酒了不久,倒了一大杯红酒出来,这杯子也忒大了,根本就是一小脸盆

  老狼被噎了一下,问道:“这就是你们fèi家的酒杯?”

  “咯咯咯,我们fèi家人豪爽,都喜欢用盆子装酒,你怎么的不喝是不是,不喝的话叫声宁姑奶奶就行了”宁和和居然又得意了起来,瞄了后院里面一座竹楼一眼

  叶凡心里一动,鹰眼施展开往那竹楼看qù,发现淡淡的红灯下,好像yǒu道人影正在喝酒似的难道此人就是fèi家隐藏的高手,宁和和一付yǒu恃无恐样子,令人fèi解……

  “yǒu什么盆子的酒老狼没喝过,小婢女,拿过来”狼破天干笑了一声,宁和和自然是直翻白眼,不过,还是挺讲信用的,把酒盆端了过qù

  狼破天接过后仰天长笑一声,咕噜几声,一盆红酒下了肚皮,估计yǒu三斤左右顿时,那帮公子哥们都yǒu些恍惚,暗叹好酒量当然,是红酒了

  “叶先生,听我抚琴一曲”fèi蝶舞突然开口了,那是嫣然一笑,百花尽皆失色了

  妈的,就是美,一股子说不出的美来,叶凡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