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重大突破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重大突破求月票

  【想跟大家讲一下,zhè个月狗子有事,所以,跟上个月相比会少了许多,偶尔还是会爆的】

  “不相信你太爷我的眼光,呵呵呵”老者笑了

  “当然相信,不过,也太……”费蝶舞脸上露出骇然眼神来看了老者一眼,说道,“太爷,自从你受伤后就把内劲利用我们费家秘术,用了十年时间dù传给我,才使得蝶儿年纪轻轻就能拥有琴迷五段顶阶高shǒu实力但是▲,蝶儿的实力不过才到四段顶阶,此人说是七段,怎么可能?”

  “昔年日本国横断家族的横断井田郎到咱们华夏来叫嚣,太极门的陈无波的师傅没忍住跟他决战华山之颠,最后惨败,郁郁而死

  咱们泱泱○华夏当然不能让一huà外国叫嚷了,所以,太爷我决定应战

  地点还是华山之颠,结果,唉……两败俱伤从此后,zhè轮椅陪伴着我dù过余生

  而青山是我最杰出的儿子,只是当年一点事所累,离家◆出走达2o年之久而不见人影

  到现在也没回家看看,倒是累得你奶奶独守空房几十年到现在都七老八十了还在念念着他,苦了燕红了

  不过,想不到他的徒弟倒先出现了,也不知青山是否还活着而你父亲◎◆出走达2o年之久而不见人影

  到现在也没回家看看,倒是累得你奶奶独守空房几十年到现在都七老八十了还在念念着他,苦了燕红了

  不过,想不到chūzǒudá2oniánzhījiǔérbújiànrényǐng

  dàoxiànzàiyěméihuíjiākànkàn,dǎoshìlèidénǐnǎinǎidúshǒukōngfángjǐshíniándàoxiànzàidōuqīlǎobāshíleháizàiniànniànzhetā,kǔleyànhóngle

  búguò,xiǎngbúdàotādetúdìdǎoxiānchūxiànle,yěbúzhīqīngshānshìfǒuháihuózheérnǐfùqīn作为费家子孙,居然不会武功,完全就是普通人

  费家跟横断家族的约定三年后将在华山之颠再次举行,你看看,我们费家还有什么人能应战

  老一辈人中你的几个叔叔都没练武,而后辈子孙中到现在最高功力者也没过五段顶阶的一度,拿什么跟横断家族比试,扬我华夏神威?”老者讲到最后,脸色凝重如墨

  “听说横断家族老祖横断井田郎比太爷还要惨一些,太爷有时还能拄着拐杖走几圈,而横断井田郎得全靠软椅□过日子

  不过,横断家族听说第二代人中倒出现了二个高shǒu,时下功力已经达到了八段境界,到底到了八段的第几个层次,zhè个,我们不清楚家里除了我爷爷出现能跟他们抗衡外,后辈中已经找不到能与之◇抗衡的高shǒu了”费蝶舞也是忧心忡忡,脸色自然不好看

  “你即刻赶往鱼桐了解清楚叶凡跟你爷爷的关系,青山再不回来,费家用什么跟横断家族决战咱们输人绝不能输脸子,泱泱大国岂能让huà外zhè国□扬气了”老者一脸严肃,说道

  “太爷,就怕,就怕不是?”费蝶舞说道

  “不是也要问问,太多疑点了不是的话最好跟伙子结交上,能培养出24岁的七段高shǒu的人,那功力绝对不会低的,也许,◇跟我还是同一辈人为了咱们国家,也为了咱们费家,zhè面子,绝不能丢了”老者shǒu指往桌上轻轻一按,三枚黑子顿时碎成了米粒珠子

  费蝶舞匆匆回到了家里

  “蝶儿,听说你跟人比斗了,以后可不许zhè样了,一个姑娘家,不要整天舞枪弄g的,长大了没人要”zhè时,屋里传来一声疼爱声音道

  “奶奶,我没舞枪弄g的,只是弹弹琴”费蝶舞呶了呶嘴说道,看了奶奶燕红一眼,取下了脖颈上的项链,问道:“奶奶,听说zhè串项链是以前爷爷送给您的?”

  “嗯,那个时候青山还年轻,我们结婚不久他就送了zhè对项链我戴一串他戴一串zhè项链子可是费家祖传之物他的那只上雕的是一只飞鹰凤,我的zhè只雕的是一只飞鹰凰都是费家的飞鹰标记,唉……他都走了2o年了,也不回来看看不会是走在我前面了……”燕红讲到zhè里,眼圈微微红了

  “不会的,我就看见了同样的项链……”费蝶舞一急,脱口而出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燕红鸡动得无以复加,站起来紧紧的拉着孙女的shǒu,嘴bsp;“嗯,不过,我不敢肯定,当时也只是初初看了一眼……”费蝶舞把刚才看见的事说了一遍

  “马上,我们马上去鱼桐”燕红坐不住了,拉着孙女的shǒu就要走人

  “奶奶,你年岁大了,还是先休息,zhè事太爷已经交待我去办了我准备明早就到鱼桐去”费蝶舞赶紧扶着奶奶坐了下去

  “那……好,你打听清楚就给我来电话,还有,马上叫你爸妈回来”燕红说道

  匆匆赶回鱼桐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怎么回事?”一进办公室,王朝和粟一宵居然在场

  “zhè事是粟市长现的,他说得等你回来再说”王朝说道

  “叶书记还记得阳田集团那个保安部主任青狼没有?”粟一宵一脸严肃,说道

  “当然记得,此人还是一高shǒu,拳头相当的硬朗”叶凡点了点头,王朝煮好了三杯咖啡

  “还记得那天晚上听你说青狼的父亲周伯林是咱们粤东省海州市云岭县县长,被县委书记黄森陷害后来是卢安刚出shǒu救的,当时卢安刚在海州市警备区副司令员

  听说了zhè事后我就多了个心眼,你也知道,我老婆的舅舅叶东分管的是全省的纪委工作

  前段时间我有事去海州云岭县走了一趟,就留心了zhè事想不到居然听到一个惊天的大闻

  当然,我也只是听说,不过,zhè事八成靠谱”粟一宵说到zhè里略微停顿,喝了口咖啡,赞道,“不错雀巢的”

  “老粟,别卖关子了,吊兄弟胃口”叶凡淡淡笑了笑知道老粟同志想显摆一下,zhè厮就zhè德xìng,想改都难

  “听说当时黄森陷害周伯林也是被迫的”粟一宵zhè句话抛出,真是犹如石破天惊,叶凡和王朝都惊得把咖啡都给撒了

  “怎么可能,谁逼的他?”王朝shī声问道,叶凡也望着粟一宵

  “卢安刚逼的”粟一宵斜瞄了王朝一眼,说道

  “老粟,饭不能吃,话可也不能讲,zhè个,有关卢司令,你具体给你说说怎么个逼法?”叶凡脸变得严肃了起来,种种疑点好像都指向了卢安刚司令,zhè事透着太多邪味了

  “也不知怎么回事,原来黄森跟青狼的父亲周伯林就不怎么对付,估计黄森也真是想对付周伯林而卢安刚一逼,适逢其会了

  听说黄森当时巧妙的利用一次圬桥事件栽到了周伯林身上巧的就是那桥为什么会圬,是因为军车通过时压圬的,当场死了三个兵

  而且,当时那军车里运的是炸药,还引起了连环爆炸,损shī不下几百万

  那座桥在云岭县境内,称为通河桥,桥倒不是特别长,就五六十米,一个拱的只是下边却是悬崖,高达三百来米

  而zhè通河桥就是周伯林时任云岭县县长,亲自指示交通局建造起来的结果一查,建筑承包商给了周伯林5o万,周伯林锒铛入狱,奇巧还死在了狱中

  周伯林儿子,也就是青狼从少林寺匆匆赶了回来找黄森算账时又被当场抓获也入狱了,结果是卢安刚所救

  有一点我就是不明白,卢安刚为什么要陷害周家父子,结果又要救出青狼?”粟一宵紧皱了下眉头,说道

  “你zhè事是听谁说的?”叶凡问道,眼睛盯着粟一宵

  “zhè事,恐怕有些不方便”粟一宵有些为难

  “老粟,zhè事关系着一个副厅级干部声誉,而且,跟88惨案联系很大,请把说出消息的人告诉我们我保证替他保密”叶凡一脸严肃,说道,看了看粟一宵,又说道,“难道你还不相信我zhè个人,我像个出卖朋友为了帽子的人吗?”

  “那倒不是,如果不相信你我也不会把zhè事说出来了有关卢司令,滋事体大,我粟一宵不是个不懂得轻重的人

  zhè事是云岭县已退休的纪委书记‘和青’同志说的当时他就为周伯林鸣不平,不过,势单力薄,再加上卢安刚的shǒu段太可怕了,他也不敢说出来

  一直到前段时间我有事去云岭县,打听了当时青狼家里生的事,纪委的一个老干部指点我去找到了他

  所以就到和青家里走了一趟,他知道叶东是我亲戚,所以,犹豫再三把zhè事和盘托了出来”粟一宵一脸认真,说道

  “其实,zhè事,如果真要查证我们了解过,黄森现在还在监狱服刑,要不我走一趟云岭去问问和青同志,还有,黄森哪边也去走一遭”王朝说道

  “和青那边不必要去了,去问问黄森就行了,争取让他戴罪立功,让他有个盼头也许能倒出实情来”叶凡点了点头,看了粟一宵一眼,笑道,“老粟,如果情况属实,你zhè次可是立下大功了

  不过,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你千万别漏一丝一毫出去如果zhè事真跟卢安刚有关系,那此人的心机可怕到了极点

  不过,卢安刚为什么要zhè样做,我倒是猜到了一点,可能是卢安刚想利用青狼帮他办事

  如果能查证出青狼的父亲周伯林就是卢安刚指使黄森干的,那青狼转眼间跟卢安刚将成为◎死敌,关于卢安刚和阳田集团的事青狼肯定会全倒出来的

  我似乎有种预感,恐怕88惨案的生就是跟卢安刚有关系不过,一切以证据说活,咱们不能放过一个犯罪份子,但也不能冤枉了一个好人特别是卢安刚,对咱▲们的帮助也相当的大,冤枉了他那是很不道德的”

  三天后,调查那天凶案生时出现的三个退伍军人案子的马汉到了叶凡家里,不久,王朝也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