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死了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死了

  【4到】

  “怎么可能,管一明是堂堂的省委副书记,怎么可能跟弟媳fù通那个啥的?”叶凡装着一脸的不信,想探底子,实则,心里相当的震憾,这他娘的,也太前卫了

  就在这时候,外边轻微的一声嚓响,卢安刚脸色大变,吼道:“叶凡,立即叫他们滚开,米内不能进入

  不然,休怪我心狠手辣连xíng警一起炸死了看到没,这就是遥控器,只要我一按,方圆一里全成平时

  不要怀疑我卢安刚的能量,这点火药对我这个军分区司令来说,算不上什么不要说这个,重磅炸弹我都能扛来,这个算个屁?至于说安装,你们不会怀疑我卢安刚这个从工程兵出身的司令能力?”

  “全部退出千米开外,这是命令,里面埋有炸药,违者立即击毙不然,大家都得死”叶凡冲到门洞外,拿起半导体话筒冲四周喊话道

  嚓嚓几声微响,十几个特点队员退到了千米开外,叶凡用鹰眼一扫,现的确没动静了

  “识时wù者为俊杰”卢安刚冷哼了一声

  “你有什么条件可yǐ提出来了”叶凡说道,看了看卢安刚手中遥控器,哼道,“而且,你有这个在手,什么都不用担心”

  “帮我把管一明送进大牢,我要他在大牢里呆上一辈子痛苦悔恨一辈子,一辈子良心受到折磨,一辈子不安,一辈子……”卢安刚哼道

  “送他进大牢,卢安刚,你不会认为我是天神下凡无所不能人家是省委副书记,不是一个村◆支书要送他进去,行,你得拿出送他进去的确凿证据来,不然,我凭什么送他进去?”叶凡冷哼道

  “呵呵,只要你肯去查都没问题你有着总参军wù部副部长身份,也未必就怕了管一明关键在于,你尽心没有?你不◆是一直标榜自己为国为民吗?”卢安刚居然笑了

  “意思是说你也没证据了?”叶凡皱了皱眉头

  “有证据我早就送他进去了,何必麻fán你哼”卢安刚哼道

  “88惨案是你一手策划的是不是?”叶凡问道

  “没错,是我干的,包括青狼和易一凡三人,都是我策划好的你好好想想就明白我为什么这样子做了”卢安刚刚讲到这里,叶凡突然一声大吼道:“卢安刚,你罪及无辜,还是不是人,拿下”

  这声吼是用化音迷术全力施展出来的

  卢安刚顿时一顿,正想回缓时叶凡李刀早出手了卟地一声,遥控器掉在了地下

  卢安刚反应过来,伸腿想去踢,不过,晚了,叶凡如大鸟一般一脚踢得卢安刚嚓○地一声卟啦啦的翻倒在了三米开外

  卟地一声,卢安刚也很坚决,那把手枪死死被他抓住,倒没射向叶凡,射的是曹欲,这厮惨叫一声醒了过来,顿时,屁股上冒血了话儿有没问题,现在不是叶同志关心的问题
  李刀影子一晃,卢安刚在难yǐ置信中手枪掉在了地下,手腕上都是血

  不过,在卢安刚手枪掉地的一瞬间,子弹还是擦过叶凡的手臂,顿时冒血了叶凡一个跪腿,顾不及这些了,卢安刚顿时被压得牢牢的,休想动弹分毫

  “进来”叶凡冲外边一声大吼

  陈布和很英勇,带着xíng警们冲了进来,立即动手收拾残局

  “马上就地审讯”陈布和哼道

  叶凡坐在草坪上,两个军医跑了上来给他包扎

  卢安刚被陈布和跟张副书记叫人带进了另外一座别墅走前,这厮看了叶凡一眼,说道:“我卢安刚这辈子最大的不幸是遇上了你,不过,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也是遇上了你呵呵呵,再送你个秘密”说完,瞪了周遭一眼,哼道:“我有秘密跟叶书记汇报,你们让我靠近他”

  “让他过来”叶凡下命令道

  卢安刚被人铐着扭到了叶凡跟前,凑叶凡耳旁说道:“管飞的楼底下可是有好货我的,你好自为自,别了你既然自诩为自义,为国为民,那我卢安刚也是华夏公民,我父亲的事就靠你了你有义wù洗清冤屈,还我卢家一个公道在我住的g周围有秘密,我不告诉你了,你自己去找,哈哈哈……”

  卢安刚面带笑容走的,走得很是倔强,一点不胆怯

  “你也走好”叶凡点了点头,看着卢安刚的背影,喃喃道,“安刚,可惜你把聪明能力用错了地盘唉……”

  军医正在给叶凡缝合时,突然一个xíng警冲了过来,一个立正,说道:“报告叶书记,卢安刚自杀了”

  “自杀你们吃干饭啊,这么多人还能让他自杀了蠢蛋”叶凡大怒了,一把推开那xíng警冲向了另外一座别墅

  冲进大厅,现被锁在椅子上的卢安刚脸上居然露着诡异的微笑,嘴角有一抹血,胸前流着血,头垂着,就那样走了那笑,好像就是冲叶凡笑的,卢安刚即便是死了,也死得‘高手’

  叶凡感觉,自己又被他设计了不为卢安刚父亲查出点什么,良心难安……

  这个,也许就是卢安刚死前想到的,叶凡,居然成了他死前的一枚攻击棋子此人心机之深,令叶凡心里感觉燥sao得很

  “怎么回事?”叶凡生气了,冲主审官雷鱼和陈布和,yǐ及省军区的龚清民三人吼道

  “自杀的,对不起叶书记,我们现时太晚了他早就吞了毒药,算准时间作的我们只问了八八惨案是不是他干的,他也承认是他一手策划的才说了几句闲话,说是青狼和易一凡三人都是被他陷害的,他们没杀人什么……不久,毒xìng作了,我们抢救来不及了唉……”陈布和一脸难堪,气得一脚踢去,叭地一声,旁边一张木椅子飞到了墙上

  “开始时我们连他牙齿都检查过,就是怕他自杀想不到他已经吞了进去,而且,估计是延时作的那★种毒药”张副书记也是一脸可惜,叹息了一句

  “送省厅检验”叶凡冷哼道,呆呆的看着人进来抬走了卢安刚的尸体,心里,其实一点破了案子的快感都没有,反而,感觉的是满身的沉重

  “叶书记,这世◎zhǒngdúyào”zhāngfùshūjìyěshìyīliǎnkěxī,tànxīleyījù

  “sòngshěngtīngjiǎnyàn”yèfánlěnghēngdào,dāidāidekànzherénjìnláitáizǒulelúāngāngdeshītǐ,xīnlǐ,qíshíyīdiǎnpòleànzǐdekuàigǎndōuméiyǒu,fǎnér,gǎnjiàodeshìmǎnshēndechénzhòng

  “yèshūjì,zhèshì上好多事都是无奈之举,也许,对卢安刚来说,是种解脱不自杀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与其上断头台不如自已了断不过,死前他有说一句,希望我们不要祸及他人家里人”陈布和叹了口气

  “也得查查,没事的话就算啦,现在又不搞诛连九族那规矩了此人,其实相当硬朗的,唉……”张副书记脸色有些黑,哼声道

  “查查可yǐ,不过,暗中查查,别搞得动静太大,闹得人人都去为难卢家家人他们,并无过错,要是给鱼桐那些死难的家人知道了,卢家,估计是难yǐ得很安临了,唉……”叶凡摆了摆手,脸色有些难看,走了出去

  “王朝,立即组织人心清理管飞的别墅特别是下边,可能有秘密还有,卢安刚可能在下边埋得有炸药,叫排爆专家来处理”叶凡下命令道

  王朝组织人手去办了

  因为里面埋得有炸药,所yǐ排爆工作进展得非常的缓慢,而且,又要清理上边塌掉的房子废渣,半天时间也没清理出什么来

  第二天早上9点钟

  叶凡刚回到鱼桐,匆匆洗了个澡准备直奔办公室而去刚下楼就看见一辆商wù面包车停在楼下

  叶凡也没在意,正走向自己的车子时,身后传来一道甜美声音道:“我等你一天一夜了”

  “原来是你,有什么事?”叶凡转身一看,不是费家那个跟自己比试琴音的叫蝶舞的女子还是谁?其人今天穿的还是一套洁白的连衣裙,只是裙摆下方有蝴蝶一样的蓬起,使得她显得为庄端、清灵如水般令人瑕想万千

  车里还坐着两个眼神犀利的男子,叶凡瞄了几眼,现其中一个就是到红叶堡给自己送信的费八度同志,估计是来当保镖的

  “我叫费蝶舞,有些事想问问你,能不能进你的楼里坐一坐?”费蝶舞征求意见道

  “我现在没空,好多事等着我去处理,过几天”叶凡皱了皱眉头,哼道

  “我只需要你给我3o分钟时间,就3o分钟,难道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吗?”费蝶舞略显怨气,看了看叶凡,哼声道

  “我真没空,鱼桐的八八惨案你不是没听说过,我哪有空跟你聊天,对不起,过几天再说了”叶凡不想再理她,大步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哼”商wù面包里钻出两青年人来,几个跨步拦在了叶凡跟前,操着手,冷冷注视着叶凡,大有不给面子就留人架势

  “费八度,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别惹我火起”叶凡冷哼道,看了费八度一眼

  “哼我也想跟你说同样的话,我是费家的费一度要不是蝶舞姐照顾你,老子早打得你满地找牙了”费一度那天不在,没见过叶凡,其人是费家年青一辈人中高手,人不过3o几岁,听说有着六段身手,跟铁占雄全胜时期差不多

  “一度哥,别……”费蝶舞心里喊声要糟,刚张开嘴,就听见嘭地一声巨响,旁边一颗碗口粗树咔嚓一声好像被一道大力撞断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