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永乐所赐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永乐所赐

  【5到】

  赶紧跑了过去,才现fèi一度已经倒在了地下,连人带断树滚成了一团,样子十分的狼狈,身shàng那件名牌衣服被挂破了,头蓬如鸟窝

  “呸”叶凡朝地下呸了一口,很是不雅的抬起腿来照准fèi一度屁股又是一脚踹去,骂道:“麻痹的,就你这破身手也敢叫嚣打得老子满地找牙,今天正好了,老子正烦着,拔几颗牙齿玩玩也行”

  叶凡一脸阴笑着,一脚往fèi一度嘴shàng踩去

  “住手”fèi蝶舞疯了般扑了shàng去,死死的抱着叶凡不让他出腿,而fèi八度早就跑了过去扶起了地下的fèi一度

  “放开”叶凡冷哼一声道

  “求你了”fèi蝶舞听太爷猜测过,叶凡可能有着七段身手fèi一度也太嚣张了,刚才在车shàng都叮嘱过他不要跟叶凡动手,想不到他太自傲了,也许是被叶凡的年青给门g蔽了,实在不敢相信叶凡有他的能量想不到才一腿就给叶凡解决掉了

  “来杂碎”fèi一度甩开fèi八度的拉扯,认为自己刚才是太轻敌被叶凡偷袭造成的所以,自然也要找回面子,往叶凡身shàng招呼了过来

  “一度哥,他是我爷爷的徒弟”fèi蝶舞赶紧大声hǎn道,fèi一度一听,那脚顿时僵硬在了空中踢不下来了

  “谁是你爷爷徒弟,放屁”叶凡一把轻扯,不过,没扯掉fèi蝶舞的拉扯

  “我爷爷是fèi青山▲,你敢说不是,不然,你怎么有我家的项链?”fèi蝶舞怕叶凡不信,赶紧hǎn出声来了而且,立即从脖颈shàng取下了项链递到了叶凡跟前

  叶凡刚才其实是装的,倒也装模着样的拿起项链审视了起来,现☆跟fèi青山叫自己代送回去的那条一样的,只是自己那条雕得有只凤鹰,而fèi蝶舞的那条雕的是条凰鹰

  “燕红是你什么人?”叶凡问道,口气缓和了不少

  “燕红是你能随便hǎn的吗?”fèi一度和fèi八度同时hǎn出声来

  “燕红是我奶奶,她是……她是青山爷爷的妻子”fèi蝶舞脸一红,赶紧解释道

  “嗯,看来你们真跟fèi伯父有亲戚了”叶凡点了点头,看了看,说道,“这事晚shàng再说,我现在有事先走了”

  就在这时候,鲁东风副局长开车过来了,老远,头伸出车窗hǎn道:“叶书记,省里的管副书记来了,点名要见你”

  “管一明,他见我干嘛?”叶凡哼道

  “来者不善啊叶书记,你要早作准备,他那个样子好像很生气似的,凶巴巴板着个雷公脸,快要炸雷了现在正坐在市公安局会议室里,何书记陪着他的我也是偷偷抽空出来给你说叨一下”鲁东风有些焦急了

  “嗯”叶凡冷哼一声,看了看fèi蝶舞,shàng车跟着鲁东风走了

  “管一明是谁?”fèi蝶舞转身问一旁的fèi八度

  “我昨天晚shàng问过老管家,他说已经查过资料管一明是粤东省分■管党群的专职副书记在粤东这地儿,除了赵昌山书记,汪正钱省长,排在党内第三的就是管一明了

  此人是粤东本地干部出身的,京里什么人支持他暂时不明昨天听说管一明的侄儿在东坡山庄被炸伤后又被鱼桐市军分○区司令卢安刚给变成了废人,不能人道了

  最后,听说还是这位叶书记救出来的不过,管一明今天下来,估计是来兴师问罪的

  叶书记,有大麻烦了”fèi八度叹了口气,自从知道叶凡可能是fèi青山★的徒弟后,fèi八度对叶凡的态度大为改观,无形中已经把叶凡当成了fèi家的亲人了

  要知道,fèi青山虽说几十年没回fèi家了,但他那华夏六尊老大的地位却是相当尊崇的在fèi家的地位是除了老太○爷fèi长天以外,fèi家在武功这方面的真正掌舵人

  在政fǔ官场一块当然是现任的中纪委第一副书记fèi一桓了fèi一桓说起来还是fèi青山的亲弟弟,只是,fèi青山跟fèi一桓的岁数差了十岁左右

  目前fèi家人中,第一代就剩下fèi长天这老头了

  第二代人中fèi青山是老大,fèi一桓是老二,后面还有三个弟妹,合起来fèi青山这第二代人有五个兄妹

  第三代人就是fèi一度这代人了,fèi一度是fèi一桓的第二个儿子,老大不会武

  第四代人是fèi蝶舞这一代了实际shàngfèi蝶舞要叫fèi八度堂叔的,只是fèi蝶舞叫惯了,在sī人场合都叫fèi八度‘八度哥’的而fèi八度也宠这个侄女,倒也没计较这些

  “找麻烦,他敢”fèi一度诡异的居然为叶凡讲起话来要知道fèi一度作为中纪委第一副书记fèi一桓的二公子,功力又高,平时,当然也是相当傲然的一个人

  刚才被叶凡一腿踢成这样,这厮自然心里不服不过,现在也有些认同叶凡了毕竟,如果叶凡真是大伯fèi青山的徒弟,那就是一家人了而且,刚才听蝶舞说是老太爷都认为他有七段的

  何况,叶凡一腿能把自己踢成这个样子,fèi一度心里挺pèi服的叶凡能加入fèi家,那fèi家实力将会大增的

  “刚才有些奇怪,叶凡好像叫青山大伯‘大伯’怎么可能,不是青山大伯的徒弟吗?”fèi八度这时倒想起件事来

  “倒也有些奇巧,应该叫师傅才对的”fèi一度摸了下下巴,也有些不解

  “难道他是……”fèi蝶舞突然想起什么来,一脸的惊讶,而且,略显愤怒,自然是她想歪了

  因为她突然想到三爷fèi方成,二爷fèi一桓在眼皮子底下晃悠,不可能有sī生子而四爷fèi满天却是南福省省长,也不可能干出太出格的师

  五姑奶fèi香欲是女的,不可能了只有fèi青山的三弟fèi方成好久没见过人影了fèi蝶舞把叶凡认成fèi方成在外生的儿子了

  fèi方成跟京城苏家的苏留芳的感情曾经传来京城一代佳话,只是个无言的结局结果造成两家人失和,而fèi方成和苏留芳从此失去了音讯自然,fèi蝶舞认为叶凡是二爷fèi方成的sī生子,所以,叫自己爷爷fèi青山大伯也正常了

  “不可能,也许是青山大伯收的义子,没准儿还真是,蝶舞,你看看,你这项链既然是一对的,青山大伯把项链送给自己的义子叶凡也正常,所以,叶凡叫青山伯大伯而不叫师傅,估计是咱们对他来说还不怎么熟悉,所以不好意思叫义父了”fèi八度倒是动起脑子分析了起来

  “嗯,八度讲得有理按我国的风俗,有的地方义子叫义父就叫大伯的”fèi一度也点了点头,突然,眼神扫过fèi蝶舞脸庞,现姑娘的脸蛋shàng已经渐渐的染shàng一层红霜

  有些讶然了,不由得问道:“蝶舞,你脸红什么只不过大伯收的一义子罢了?”

  “哈哈哈,一度哥,你并不是大老粗,平时看你多厉害,今天怎么有些傻啦?”fèi八度突然大笑了起来,有些暧昧的扫了fèi蝶舞一眼

  “噢噢明白了,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怎么回事,大伯要把项链送给叶凡,原来如此,哈哈哈,好好好送得好啊”fèi一度故意变着腔调侃起侄女来了而且,那眼神中,极尽暧昧显露无遗

  “你们说什么,扯,胡扯,不跟你们说了,为老不尊的两个家伙,我先回宾馆了”fèi蝶舞害臊得不行了,赶紧钻进商务面包,嘟气叫司机赶紧开车走了,留下两只呆头鹅fèi一度和fèi八度兄弟俩互相看了看

  哈哈哈……

  笑声震天,连树shàng的鸟儿都吓得扑愣愣飞走了

  其实,fèi一度和fèi八度也不是亲兄弟,只能说是堂兄弟或隔代堂兄弟

  fèi家自从生出fèi一度出就叫开了,所以,后面fèi家子孙中较亲的亲眷中有生男孩子的,统■统按排位叫起来了,分别是二度,三度、四度、五度……一直到八度

  “一度哥,你说说,有没这种可能?”fèi八度还嫌八卦不够,聊起来了

  “很有可能,听说青山大伯的项链可是分阴阳一对的你看◇◇到没,蝶舞脖颈shàng挂的是一只鹰凰鸟,而叶凡挂的那条肯定是一只鹰凤鸟凤凰成对,共效于飞

  听说这对项链可是燕红婶子视若珍宝之物,称之为凤凰鹰啸是fèi家祖shàng从明代就传下来的宝贝,据○说最早的出处是明朝皇帝永乐

  当年我们fèi家祖shàng给永乐大帝当贴身shì卫长,永乐帝一高兴,赏了这对‘凤凰鹰啸’给祖shàng,说是我们fèi家的传家宝也不为过

  青山大伯是fèi家掌子,所以就传给了他而且,这项链是fèi家武界一块的标志,fèi家不是以‘飞鹰’著称吗?

  项链一亮,就知道是fèi家‘飞鹰’了唉,你我功力太低,作为fèi家的谪传子孙,居然无法传承这祖○shàng一直不沿袭下来的‘飞鹰’称号,八度,我想起来心里难过啊”fèi一度从笑到郁闷不已

  “那这对项链太珍贵了,青山大伯肯赠给叶凡,那对叶凡不是如儿女一般了吗?绝对大有深意,难道青山大伯的☆意思就是叫叶凡到fèi家跟蝶舞配对的?不然,什么意思?”fèi八度也猜测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