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省委书记玩的把戏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省委书记玩的把戏

  【最后一天双月票,不砸就méi办法升值了】

  “不叫帝都皇朝了,听说一个叫叶强的老板盘下了帝都皇朝,现zài已经改名叫‘盘帝集团’了

  不过,叶老板和董老板都厉害着,早就做好了准备,那楼盘暂时不卖了,估计是zài待价而沽了

  叶老板还真是好眼光,这下子可以狠狠地大赚一笔了听说当初他注资帝都皇朝的时候皇朝的股价只有原先的一半

  昨天案子一破,今天,盘帝集团的股票一下子上扬了一半还多一点,比原先皇朝鼎胜时期的股份价值差还要多了

  听说叶老板领军的盘帝集团注资了几个亿,这下子才一天时间,居然给赚几个亿

  这赚钱啊,真méi得说的,一夜暴富讲的就是这个”粟一宵淡淡笑道,还看了看叶凡一眼

  因为,zài坐的人中,只有粟一宵知道盘帝集团的董事长叶强是叶凡的大哥,因为,粟一宵去过叶凡的家里,所★以才知道

  “唉,可惜我méi钱,不然,早点出手买下一套来,眨眼间就升了一半的值,比赚什么都来得快的”周欲明颇为遗憾,摇了摇头

  “周市长要的话我可以给董莺莺副董讲一下,皇朝那边,我倒是帮了不小的忙至少看zài我帮她报了父母之仇的份头上,这房子,绝对打个八折不是有的”叶凡看了看周欲明,似笑非笑说道

  “算啦,méi必要惹这麻烦了反正公家给的也是小别墅,住着比套房舒服孩子又z■ài省城,这鱼桐,他们也不想回来了”周欲明婉言谢了叶凡的好意,自然是怕给叶凡添麻烦了

  “呵呵呵,谁要的话我可以打个招呼,跟我讲一句就行了当然,局xiàn于zài坐的几位兄弟”叶凡淡淡笑道,虽◎说zài坐的同志都不会真的去买,但听zài心里还是暖洋洋的很受用的这就是叶凡的人格魅力所zài,无形中潜zài的一种力量

  10点多人才散去

  阿姨收拾好了一切后迎来了第二批客人——费蝶舞、费一度和费八度三人

  “坐”叶凡招呼道

  “叶书记,你的师傅叫费青山吗?”费一度正经着脸,问道

  “不是?”叶凡微微摇头

  “不是,那就怪了怎么你又叫费青山大伯,要知道,费青山跟我爸是亲兄弟,我叫他大伯正常”费一度问道

  “呵呵,这样,把项链拿出来先比对一下再说如果不是的话免得浪费唇舌”叶凡淡淡笑了笑,拿出了项链

  几人细细的对比后,费蝶舞非常肯定的确认道:“你的这条绝对是我青山爷爷戴的,而我奶奶燕红也有一条,就是我手中这一条不过,青山爷爷已经多年méi回家了你告诉我为什么吗?奶奶每天望眼欲穿爸妈每年过年都要给爷爷摆好筷子,家里的主位从来空◇着的……”

  费蝶舞讲到这里,眼圈有些红了

  “他还méi回家?”叶凡有些讶然了

  “什么意思?难道爷爷最近回过华夏?”费蝶舞惊得站了起来,不小心居然一下子抓住了叶凡的手不过,○转尔,费蝶舞反应过来,那脸,燥得很,赶紧是放了手旁边的费一度自然zài偷笑了

  “这个,蝶舞,你爷爷也是为了完成一个承诺,守护泰王国一个族的人守了20年几个月前刚满到期你要知道,你爷爷zài咱们华夏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叶凡刚讲到这里

  费一度笑道:“当然,坐地老虎费青山,华夏六尊之首,传袭了我们费家‘飞鹰’称号所以,费家的标志就是一只翱翔的雄鹰20年前他已经是华夏国术圈内大师了,现zài,师伯的境界应该突破到九段了,很想念他啊,走的时候我刚上初中”

  “几个月前他回国了一趟,zài浦海市显身过过后我就méi见过他了也许,他有急事要办当时zài泰王国时,他把这项链取下来交待我带回来给香山脚下一个叫燕红的女子可能就是你的奶奶了,今天,既然你们来了,就把这项链带回去?”叶凡含笑,把项链推向了费舞蝶

  “你还méi回答我,既然我爷爷不是你师傅,那你为什么叫他大伯,还有,能告诉我们你师傅叫什么吗?”费蝶舞不接项链,一双能令男人魂动和颤栗的杏眼楚楚的盯着叶凡

  “我师傅,说起来也姓费,一个穿着清朝古袍子的老头子,我跟他学艺10来年,他名字méi让我知道
★   不过,后来zài泰王国遇上了费青山师伯,当时我还跟他比试过经过拳脚论证,他认出我的武功路数来了

  他说我的师傅叫费方成,是他的亲弟弟,你说说,我是不是该叫他大伯,他也认了

  前次◆◆浦海一行,他赚了五千万,托我一并给燕红”叶凡说着站起身来,去楼上拿来了存折,当然,名字开的是费青山的

  “三叔,你师傅是三叔?”费一度和费八度都叫了出来,一脸的惊讶,而费蝶舞也差不多,盯着叶凡○

  “这个我搞不清楚,我是听大伯费青山说的他说有事要办,估计不久就会回家了,你们不用担心什么至于说功力,我也看不透只记得藏zài浦海市杜家的那个装聋作哑的,一个叫钟阿咕的老头子有些怵他,不敢跟★他切磋罢了”叶凡淡淡笑道

  “钟阿咕……”费一度嘴里念叨着,不久,想起什么似的,突然那眼睁得老大,失声道:“那老怪物还méi死?”

  “一度叔,钟阿咕是什么人啊?”费蝶舞问道,就是叶凡◇★他切磋罢了”叶凡淡淡笑道

  “钟阿咕……”费一度嘴里念叨着,不久,想起什么似的,突然那眼睁得tāqiēcuōbàle”yèfándàndànxiàodào

  “zhōngāgū……”fèiyīdùzuǐlǐniàndāozhe,bújiǔ,xiǎngqǐshímesìde,tūránnàyǎnzhēngdélǎodà,shīshēngdào:“nàlǎoguàiwùháiméisǐ?”

  “yīdùshū,zhōngāgūshìshímerénā?”fèidiéwǔwèndào,jiùshìyèfán也有些好奇钟阿咕的来历

  “华夏六尊里面是不是有个北山一樵子yīn无刀?”费一度神秘一笑

  “嗯,坐地老虎费青山,北山樵子yīn无刀,汉地飞狐霜红欲,巫山水仙梅千雪,大蒙好汉君若离,藏狼恶狗洛飘飘六位zài咱们华夏国术界能呼fēng唤雨的大师,其中一位就是yīn无刀,此人zài三年前我见过,站zài一树枝上轻飘得很而且,手中无刀却是可以快砍断辣肠大的小树,真是无刀胜有刀了”叶凡叹了口气,佩服不已即便是目前的自己,空手断树容易,用的是擂但是,要削断就有难度了

  “méi错,钟阿古还是yīn无刀的师叔,跟我们家爷爷同一辈人,你们说厉不厉害”费一度这话爆出,的确令得叶凡相当的火热,想不到钟阿咕这般有来头

  “这个,项链,存折你们带走怎么样?免得我又要跑一趟了最近很忙,真méi空”叶凡又说道

  “想得美,这是爷爷交待你亲手给奶奶的,你自己去交,这事我们不管再说,你都被撤职了还有什么méi空别以为我们不晓得,哼”费蝶舞是故意的刺鸡一下叶凡

  “这个你们也知道了,唉……看样子好事不出门,破事传千里了”叶凡苦涩的笑了笑

  “算不是什么大破事,他们对你太不公平了无非是赵昌山玩平衡,不愿意直面得罪管一明,只好牺牲你这枚小棋子罢了不过,你也不必过于担心什么,还是尽快去把这项链送回去,méi准儿有大好处的”费一度淡淡笑道,显得有些神秘

  “这个,我最近心情不好,想钓钓鱼散散心,实则不想再去京里”叶凡推托道

  “你还是不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答应了我爷爷,难道不敢去见我奶奶,你zài怕什么?”费蝶舞不满的嘟起了嘴,看了叶凡一眼,又说道,“而且,我们家太爷说是想见你”

  “太爷,是不是跟钟阿咕同一辈人?”叶凡倒是心里一震,来了兴趣跟钟阿咕同一辈人,绝对是此道中高手

  “当然,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倒下时弹向你的三枚围棋子,就是我们家太爷远隔百米开外发的几十年前他已经是八段位高手了不过,唉……”费蝶舞想到如今的太爷已经是一废人了,又有些失落不已

  “呵呵,我当时只是想帮你,想不到你家太爷误会了以为我要击伤你,所以出手了不过,还是挺香的”叶凡淡淡调侃道

  “恶心”费蝶舞白了叶凡一眼,小儿女态十足显露

  “哈哈哈……”费一度和费八度都暧昧的笑了起来

  “爸,叶凡被管一□明撤职了,赵昌山也点了头的”乔报国zài电话里说道

  “玩把戏罢了,赵昌山这是干暗渡陈仓的事不要管他,也许,他zài试探我们乔家的反应”乔远山哼声道,口气淡漠

  “暗渡陈仓,渡什么?”■乔报国很不明白

  “你等着看,10天后就有反应的了管一明自以为赵昌山卖了一个面子给他,实则不然赵昌山此人,心机特别的深表面上看去大条,很有他老头子赵宝刚的豪爽气势,实则,他比赵宝刚还要诈兔得多报国,你现zài粤东,好好观察赵昌山的手腕,琢磨琢磨,会有收获的”乔远山挂了电话

  “莫名其妙,老头子真是的,讲什么话这事最好别让圆圆知道,不然,烦都得烦死我了……”乔报国揉了揉脑袋,担心的望了望中山大学的方向一眼

  “那小家伙现zài骂死你了,呵呵呵”赵宝刚zài电话里头淡淡笑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