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洞中有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洞中有

  叶凡细细的观察了一番,轻轻的拔开那些长得有巴掌dà的手形叶子,这叶子却是红艳一片终于找到了三株阴阳参的根部

  叶凡看了看,说道,“我不是个贪心的人,这种东西既然叫阴阳参,肯定有调节阴阳的功能这三株东西,我只取适中的一株,最dà的和最小的两株留给你们,我取其中dà的”

  说着动手,小心的扒开了那些有着红色颗粒状的所谓的土终于看到了阴阳参的真面目

  的确没什么特别之处,外形跟普通的萝卜也差不多,适中的一株阴阳参比g人拳头dà得多,估计直径应该接近半尺多整个挖了出来,发现长得的确像夫妻相抱

  就连男xìng和女xìng特征,比如男人的胯下雄根,女人的xiōng腹等都很明显,像是用一红一绿两种泥巴塑造的一般,叶凡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想不到世界还有如此神奇之的萝卜

  拿出一个欲石盒子,叶凡收拾好后重掩上了土,示意了狼破天一眼,狼破天立即从背后的特dà号旅行包里掏出一扎扎钞票来,而且,全是美金

  “这里有30万美金,换成咱们国家的钱有200多万了算是聊表心意,放心,我们不会把你这里讲出去的,江湖有江湖的◇道义,我们只是必须这个东西救急,不然,不会来找你的”叶凡嘴里说着,正想弹身下石壁

  突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哼道:“拿了好东西就想走啦,200万够多了吗?咯咯咯,这是夫妻萝卜,不是真的萝卜□片不要说200万,就是2个亿也换不来的小辈,胆了不小,居然敢到八卦门来撒野,既然来了,今天就不用回去了白朴,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你是那位前辈?”白朴突然鸡动了起来

  “嗯,今年是我完成承诺的最后一年你运气好,白朴,你真是个败家子儿当年,你的师傅于我的师傅有恩,师傅答应帮他看护八卦门二十余载,不过,师傅仙去了,我接着看护,到现在也有八个年头了,想不到你自己倒带人来挖了,哼”那■道女音哼道,极尽鄙夷

  “我对不起师傅,我愧对列祖列宗,前辈,你杀了我”白朴突然冲着雕像侧面一堵石壁喊叫了起来嚓地一声干脆利落地脆了下去,头垂得很低

  “杀你,脏了我的手,哼”女音冷哼☆了一声,如万年寒霜一般冰冷,就是叶凡和狼破天听了也感觉有些扎人心田两人早做好了准备,盯着对面的石壁

  “出来,既然要留下我们两个,得拿出点本事才行”狼破天一点也不害怕,双拳捏得咔嚓直响,双眼弹出的却是一股子狂燥般的兴奋叶凡知道,这厮的好斗心又被鸡发了

  “就你,哼”一块拳头dà的石头突然疾如炮弹一般砸向了狼破天,在空中呼啸着,似乎有撕裂空气的感觉在这地下河府中特别的扎人耳球

  叶凡和狼破天那瞳孔猛地一收缩,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威压

  “兄弟,你先走,此人不是你我能对付的”叶凡突然一声dà吼,飞起一脚把狼破天踢向了石道口这边来不及了,嚓地一声,石块擦着dà腿而过,顿☆时,鲜血冒了出来

  这石块有些诡异,眼见能躲过了,可结果就是躲不过砸人的方式和手法很是怪异,而且,度很快,眨眼间就到了眼前

  “麻痹的,要死一起死了”狼破天扑了过来,跟叶凡站在了一起,★冷冷地盯着那石块砸出来的地方至于白朴,心情相当的复杂,跪在地下一动不动

  “还有两下子,居然躲过了石块”那声音略显意外,嗯了一声

  哧哧哧……

  这次砸出来三个石块,跟先前的差不多dà,两块攻击叶凡,一块攻击老狼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双方一个换位,倒也躲开了不过,就在两人稍稍放松时,啪地一声,狼破天后背居然被那块已经躲过的石块突然从地下弹起砸中了

  而叶凡也差不多,那石块居然对撞了一下,碎成了四块合击了过来,躲过了三块,也被最后一块击中了xiōng脯顿时,感觉xiōng前一阵子火辣辣的剧痛,而原先拚命压制的狂燥此刻是即将爆发,xiōng腔闷得难受,似乎一充气皮球快被炸裂开了

  “没事兄弟?”叶凡赶紧问道

  “命还在,狗日的,厉害,好像被dà锤子砸了一下”狼破天反手摸了下后背,发现衣服全裂开了,一道血槽就是用手也能摸到,顿时,那脸色难看了起来

  “掌嘴”那道女音被骂怒了,随着声音,鹰眼下叶凡发现一道虚影从石壁上弹了下来,幻化出几十道掌影往狼破天身上招呼了过去

  “快退”叶凡一声dà叫,喝气dà吼一声,冲石壁上虚影踢了过去老狼也不慢,手中dà铁bāng呼啸着抡扫向了砸下来的虚影子其实并不是虚影子,只是那人度太快,给人眼睛造成的错觉罢了

  “嘭嘭……”

  两声震响过后,地下河滩上顿时砸下了两条身影,☆自然是叶凡跟狼破天俩难兄难弟了,两人互望了一眼,再也难掩心中震惊

  “太强了,绝对有着八段第二个层次内劲”狼破天感叹道,看了叶凡一眼,“兄弟,今天危也”

  叶凡定睛一看,发现对面的人一★zìránshìyèfángēnlángpòtiānliǎngnánxiōngnándìle,liǎngrénhùwàngleyīyǎn,zàiyěnányǎnxīnzhōngzhènjīng

  “tàiqiángle,juéduìyǒuzhebāduàndìèrgècéngcìnèijìn”lángpòtiāngǎntàndào,kànleyèfányīyǎn,“xiōngdì,jīntiānwēiyě”

  yèfándìngjīngyīkàn,fāxiànduìmiànderényī身打扮简直跟那石头雕像一般无二,只是面上蒙着一层红色薄纱,看不清楚,尽管叶凡有鹰眼,不过,还是看不清楚,不知那薄纱面罩是用什么材质做的

  “既然前辈出面了,我们的本意只是想向八卦门买这夫妻萝卜○,你也看见了,我们并没做出什么是不是?这阴阳参我们不要了,就此别过”叶凡双手一抱拳,选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并且,拿出了阴阳参来放在了面前

  老狼砸了砸嘴想反嘴,不过,被叶凡严厉的眼神制止了知道☆老狼还没斗够,心里不服气,还想再斗,这个,再斗下去没命了还斗个毛?

  “我儿子在你们手上,请放了他”这时,白朴dà声喊了起来

  “闭嘴”那女子好像生气了,一脚踹去,白朴卟嗵一声砸进了地●下河里,这厮刚爬上岸,对面突然飞来一石块,卟地一声被击了个正中似乎被击中了昏xùe,白朴往前一扑倒,昏了

  “没用的东西,祖宗的东西都守不住,还敢在这里绕舌,我都替你丢脸子,哼”女子冷哼一声,●xiàhélǐ,zhèsīgāngpáshàngàn,duìmiàntūránfēiláiyīshíkuài,bǔdìyīshēngbèijīlegèzhèngzhōngsìhūbèijīzhōnglehūnxùe,báipǔwǎngqiányīpūdǎo,hūnle

  “méiyòngdedōngxī,zǔzōngdedōngxīdōushǒubúzhù,háigǎnzàizhèlǐràoshé,wǒdōutìnǐdiūliǎnzǐ,hēng”nǚzǐlěnghēngyīshēng,是冲着地下的白朴哼的

  “前辈,您到底想怎么样?”叶凡以商量口wěn说这话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跟她啰嗦什么,咱们合击,就不信她有多厉害,不就一娘们?”狼破天不服气了,再也忍不住了吼道

  “咯咯咯,讲得好,一娘们不过,本姑娘就是一娘们,你们呢,不是经常在嘴里喊叫着爷们,爷们又怎么样?在本姑娘面前就是一坨正宗的臭狗屎,哈叭狗罢了既然你们要充dà爷,今天,本姑娘就真的留下你们了,给本姑娘当一年的奴仆也不错的,咯咯咯……”那女子张扬的笑了起来

  叶凡听了心里一凉,这当奴仆的日子肯定悲惨,不如死

  “既然这样,我们只好拚了哈哈哈,最多马革裹尸罢了,又如何?”叶凡突然站了起来,双眼寒神,一把拿起地下的阴阳参,咔嚓一声掰了一块给狼破天,咱们吃了,拚个死活

  老狼也没客气,两人咔嚓几下快把阴阳参吞进了肚皮,不过,那女子很诡异,并没阻拦,淡淡的看着小叶同志跟老狼两人在啃夫妻萝卜

  “你不是帮八卦门守护这东西的吗?怎么不阻拦,你这可是失信于八卦门托付你的人,而且,失信于你的师傅”叶凡吃完后,冷冷的讥讽道

  当然想引起对方心神的一些后悔,才能有机可寻趁机下手高手对决,往往一个心神的震动就会引起一连串的不良反应有时,这个就是致命的

  “咯咯咯,失信于人,no”那女子居然冒出一英语来,差点令得老狼石化了,本来以为这女子肯定是个老古董货色,想不到如此前卫,不dà跌眼镜才怪

  瞥了两只可怜的羊羔一眼,女子哼道,“因为,本姑娘已经到时候了,在我击昏白朴的时候已经到点了现在嘛,不是本姑娘的义务了如果在10分钟前你们要吞这阴阳参,我肯定不会让你们得逞的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了,现在,你们把三株阴阳参都啃了,本姑娘也不会心疼的”

  “这个倒奇怪了,这阴阳参难道真成萝卜了,不值钱了,你一点都不动心?”叶凡继续讥讽道

  “动心,有点点不过,这东西在10年内对本姑娘没用,不如让你们吃了”女子笑道,居然笑了

  “前辈还真是好心”狼破天哼声道

  “好心,不不本姑娘不懂什么叫好心你们吃了也等于我吃了”▲女子笑道

  “啥意思,俺不懂”狼破天装得一脸迷糊喊叫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