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突破八段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突破八段

  【抱歉,昨晚上1点才回来,大醉了,没法传了】

  “兄弟,这个不清楚吗,咱们以后成她奴仆了,所以,咱们吃了不是等于她吃了”叶凡点了点,狼破天恍然大◆悟,脸色,顿时是难看了

  这厮大吼一声道:“拚了”

  叶凡一个助力,脚尖在地下狠狠一点,腾起足有二米多高从背后抽出一铃铛来,当然是乔圆圆的‘流星铛’的仿制品,倒给叶凡摆弄了出来用的材料当然是科能组那些老家伙摆弄的最硬最柔的合金材料了

  那东西腾出直击向了远隔二十来米的nǚ子,狼破天则是飞出一把匕,扎向了nǚ子腰部

  “嗯,你怎么有这个东西?”nǚ子居然微微一愕,盯着叶凡,运劲往那流星铛上一围绕,流星铛居然被她诡异的接住了扯在了shǒu中

  “说,是谁给你的?”nǚ子厉声质问道

  “管你屁事”叶凡一声大吼,昴足了劲头往回拉去这边狼破天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腾起来抡起大铁g劈向了nǚ子

  “哼”nǚ子一声冷哼,抓住流星铛的shǒu并没松开,而且飞起一脚踢向狼破天,哐当一声摔在了七八米开外,半天没爬起来

  “兄弟”叶凡愤怒了,一声暴吼把飞刀弹射而出,全方位射向了nǚ子

  “玩意儿还不少?你是费家人?”nǚ子一声冷哼,居然被他认出了叶凡的来历

  nǚ子随shǒu一力,叶凡感觉虎口一阵子灼热,顿时裂开了,那流星铛被nǚ子扯了过去,嚓嚓嚓几声,nǚ子顺shǒu用流星铛把叶凡的几把飞刀全扯落在地

  “是不是费方成那个可恶的家伙骗了留芳的流星铛?”nǚ子一个弹身到了叶凡根前,两人顿时拳脚来往了几十下,狼破天又从☆后面扑了上来

  两人合击那nǚ子,不过,功力差得太多,最终,nǚ子一声冷哼,随shǒu拿起叶凡的流星铛一铛干了过去,狼破天被那流星铛上绳子直接拽起扯得飞到了十几米开外,并且撞在了石壁上,卟嗵一★hòumiànpūleshànglái

  liǎngrénhéjīnànǚzǐ,búguò,gōnglìchàdétàiduō,zuìzhōng,nǚzǐyīshēnglěnghēng,suíshǒunáqǐyèfándeliúxīngchēngyīchēnggànleguòqù,lángpòtiānbèinàliúxīngchēngshàngshéngzǐzhíjiēzhuàiqǐchědéfēidàoleshíjǐmǐkāiwài,bìngqiězhuàngzàileshíbìshàng,bǔtōngyī声砸进了水里,直往下漂去

  “老狼”叶凡赶紧往下扑去,想救回狼破天不过,那nǚ子却是不让他去的,流星铛一绕回,往叶凡身上缠去

  “妈的,臭娘们,老子搞了你”叶凡本来jiù是硬撑着的,那老蟒血一直在作怪,现在一经刺鸡,再也没按住闹腾起来了鼻血一流,这厮双眼血红着,十几把飞刀和落宝钱一起干了出去

  哐哐哐……

  nǚ子暂缓了缠着叶凡,流星铛在shǒu中挥舞着顿时晃起一阵子绳影子,好像密不通泄,叶凡的李刀全扎飞了不过,nǚ子也有些吃力,毕竟,这是叶凡爆怒之下的全部力气

  哧……

  nǚ子一恍惚,现脸上的面罩居然被一个圆钱样东西划拉去了半截顿时怒了,叫道◎:“费家人又如何,jiù是费青山那只鹰来又怎么样?偷了留芳的东西还敢显摆……”

  那绳索一缠,叶凡的腿被他缠住了,不过,在面纱被划破的一瞬间,叶凡电光火石之间瞅见了那nǚ子的一点容颜,感觉那脸★庞下部简单是白欲凝脂的似的,无一丝瑕斑,而且,看上去没有丝毫皱纹,应该年岁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家伙了

  叶凡正恍惚间被nǚ子扯到跟着,被她一撩腿搁翻在地感觉那脚上传来的力劲犹如泰山般不可抗似的

  “搞了你娘们”叶凡的老蟒血喷到了极点,再加上一大截阴阳参的滋补效果终于显现出来了

  叶凡喷出一口血后居然给他窜了起来,这当然是叶凡狂燥后爆的人体能量往往这种能量爆起来时比正常时会大上几☆
  “gǎolenǐniángmen”yèfándelǎomǎngxuèpēndàolejídiǎn,zàijiāshàngyīdàjiéyīnyángcāndezībǔxiàoguǒzhōngyúxiǎnxiànchūláile

  yèfánpēnchūyīkǒuxuèhòujūrángěitācuànleqǐlái,zhèdāngránshìyèfánkuángzàohòubàoderéntǐnéngliàngwǎngwǎngzhèzhǒngnéngliàngbàoqǐláishíbǐzhèngchángshíhuìdàshàngjǐ倍不过,后遗症很大,过后对身体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因为两人隔得太近,nǚ子对自己的腿力太有自信了没防之下居然被叶凡抱了个正中

  沙地一声,两人滚在了沙滩上

  “搞”叶凡全变成了◆疯子,头脑中只有欲念,再没其它仿佛作了一个诡异的梦

  梦中,红色衣衫被撕成了片片布片飞走了,一阵子狂的拉扯过后,露出了雪白的香肩下一刻,到了高耸而颤栗的酥胸,再一刻,在自己死抱之下nǚ子拚尽了■力都无法扯开,jiù在酥胸半露时nǚ子拔出一把匕,直往自己扎去,不过,奇怪的是没感觉到痛某叶君心说这是在做梦,当然不痛了

  不过,叶同志正纳闷时才现那匕居然没扎下来,随势一搁,匕居然在梦中被自◇己用shǒu臂搁掉了

  下面,好像有个人罗衫全成了破布条,不久,迷狂啥也不清楚了,只感觉如龙如大海般的灼热,开始紧窄,紧繃,不好冲刺,接着,在狂一浪猛过一浪,终于冲突最终桎梏叶凡如在狂涛中拚力□○搏击似的那片火热,那片温润,那片温淋,那片如汪洋的大海一般终于让叶凡同志彻底迷失在了其中……

  不久,那港湾变得温润而舒适,dàn是,感觉还是相当的爽劲的……

  良久,叶凡醒了过来

  “啊啊啊”三声大吼之下,一阵子拳打脚踢,石头飞扬,才记起寻找老狼来,赶紧到处找了起来,现狼破天jiù躺在地下河的沙滩上,一摸一察,倒还有气,只是暂时昏迷罢了

  不过,叶凡现狼破天的身子也开始灼热了起来,赶紧输气探究了一下,心里一动,喃喃道:“怪了,难道是因为吃了一截阴阳参的缘故,老狼同志也要由七段第二个层次进阶到第三个层次啦?”

  巡了周围一眼,现那红衣nǚ子早没了踪影,只☆是,在现场现了一块红shǒu帕上头绣着几朵飘飞的梅花而白朴还是昏迷不醒

  叶凡跳上崖头,现那剩下的二株阴阳参还在,随即又拔了一颗大的,留下那颗的嘴里哼道:“白朴,你丫的差点害得老子兄弟们丧命,■这株算是利息了”

  旋即,眼珠子一转把阴阳参收进了袋子里,背起老狼,夹起白朴上到了地面,铁占雄早急得不行了

  “没事,我们走”叶凡冲铁占雄说道,又对白朴的sì个shǒu下说道,“白掌门只是暂时昏迷,熬点姜汤喝一喝jiù会醒转我们回去后立即会放了白水阳,不必担心什么”

  旋即,跟铁占雄快撤离了

  听说白朴醒转后立即跑到了地下河,现还剩下一株阴阳参,居然松了口气,喃喃道:“幸好,那nǚ魔头还给我留了一株,不至于绝了后妈的,帮我们八卦门守护几十年,还不是瞧中了我们的阴阳参,那阴阳参原来有十几株的,都给你们师徒俩娘们吞得差不多了灾星啊,走了好”

  转尔又自语道:“怪了,那三个家伙是什么人,长得实在难看,像被毁了容的魔鬼一般,而且,功力个个比我高何时冒出如此多的高shǒu来,难道是某个门派打我们主意,唉,大祸将至啊,不过,好像又不像,那三个家伙好像还挺仗义的……”

  白朴一声叹息,而八昌集团也没人报警,估计是这事也不利于曝光,jiù怕招来多的恶狼注视他们的阴阳参

  再说,叶凡和狼破天的功力也让白朴相当的忌惮,不敢有所动作jiù怕惹毛了这几个人来个屠派吃亏jiù大了

  红叶堡

  “老狼,不错啊,一下子居然冲到了七段顶阶,差点jiù破八了要是镇头儿知道不知该怎么乐了看来,我叶凡还是不错的,是制造高shǒu的兵工厂,哈哈哈……”叶凡爽笑道,很是自得得意不已,一脸轻松斜躺在沙上

  “这事谢谢兄弟了,没有那阴阳参和兄弟的内劲疏通,估计早爆体而亡了,还突破个屁这次也是九死一生,终于修成正果,我老狼jiù是命好,哈哈哈……”狼破天也是得意地狂笑开了转尔,盯着叶凡哼道,“不要跟我说你还没突破八段老大同志?”

  “呵呵,刚突破的,应该是八段的开源之阶,仅比你上了一个层次而已”叶凡干笑了一声

  “一个层次,还而已大哥,你也敢说这话八段是什么层次,是跟咱们华夏六尊同级别的绝顶高人七段顶阶跟八段虽说仅差一个层次,那是天差地别

  你一个人可以轻松搞定五个我真是郁闷,而且,七段要到八段,2o人中有一人能突破jiù不错了

  想我老狼,一直梦想着的jiù是八段,达到特勤中王牌大帅李老的高度,可惜天不作美啊”狼破天居然又郁闷了起来,看了叶凡一眼,哼道,“简直是个变态狂,哼”

  “老狼,你jiù别在哪唧唧歪歪啦,七段顶阶还不够高吗?现在,你已经是特勤里除了叶凡的第二人了,还不满足?你看看老子我,到现在被那些sì段辈们欺负成啥个样子了,妈的”铁占雄一个人郁闷地坐在沙上尽跟香烟扎劲头了

  这厮突然脾气了,破骂了起来而且,满脸的醋酸味儿jiù是叶凡都闻到了看了叶凡一眼,吼叫道,“给老子来瓶二锅头,正宗的那种,辽东烧刀子也行”

  谢谢三位兄弟打赏:

  ‘散尽如烟’‘1345451o735’‘神级书呆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