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那啥的难道是定亲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那啥的难道是定亲

  “原来如此,只是强者中的强者罢了,并不能神化”费一度松了口气,有种恍惚大悟感觉

  “呵呵,一度,你也不能太过于贬低他们了他们已经强到什么地步,是你想象也想象不出的昔年师傅说了,曾经有一位先天强者,以一人之力在一个shí内隔空役使着一把短匕斩杀了近百名武者在这群武者是有四五段高手,当然,大部分都是二段至三段的低级武者罢了”费长天笑道,提点了一下孙子费一度

  “百名,是厉害,估计叫我下手杀软了都办不到”费一度点了点头看了老爷子一眼,又问道,“那另外四极应该也不弱?”

  “呵呵,太极张无尘是五极中的第一人第二极称之为‘红极’燕双双为什么称之为红极,此女一来喜欢身披红衣,二来,善使一把红色的长鞭子一鞭抽下,就是水牛大的顽石也会抽成两半你想想,要是这鞭子抽到人身体上会是个什么样的状况”费长天笑道

  “厉害,怕不立马成了两片?”叶凡心里暗暗震憾

  “还不止这一点,抽中你后,你不是变成两片,你还是一个人只是,你实际上已经是两片了

  因为她出鞭度太快,你的身体根本就分不开当然,硬掰的话就成两片了,鞭口如用切割机割完后打磨光后一般的光滑”费长天看了厅中坐人一眼,摸了摸胡子,又说道,“另外三极分别是‘阳极’道顺

  ‘阴极’梅秋秋,是巫山宫的祖宗,最后一极就是杜家的杜道河的师傅铁尘,称之为‘星极’

  这三个人我只闻其名倒不晓得他们有什么厉害之处不过,既然在五极之中,肯定都是了得之人

  不过,现在他们估计也百岁高龄了,人是否还活着,这个没准数”费长天感叹着岁月流逝

  “爷爷,您怎么没进去?”费蝶舞扁了扁嘴,突然开口问道

  “哈哈哈,我哪能跟这些高人相比,蝶舞,你太天真了”费长天爽朗的笑了,扫了厅中人一眼,说道,“杜家因为有着‘星极’铁尘的大名撑着,所以,杜道河那个shí代,杜家声望很高

  在咱们国家也是国术界的顶级家族之一而李贞,当shí被称江南四美之一

  想跟她成就好事的高手相当的多,钟阿咕就是其中一个追求者不过,最终,李贞嫁给了杜道河,听说还是‘星极’铁尘出面搓合的不过,杜家树敌也相当的多,听说杜道河死得不明不白的杜家声望一落千丈,就连生意方面也遭受重创

  后来,杜道河的两个儿子杜笑泽和杜峰倒也争气,撑起了浦海市杜家的一◎片天

  而钟阿咕本来是六尊之一的北山樵子阴无刀的师叔,不过,两人年龄并没差多少

  而且,两人的关系并不好,听说阴无刀当shíshōu了个天姿非常好的徒弟,2o来岁就突破到了六段因为那孩☆piàntiān

  érzhōngāgūběnláishìliùzūnzhīyīdeběishānqiáozǐyīnwúdāodeshīshū,búguò,liǎngrénniánlíngbìngméichàduōshǎo

  érqiě,liǎngréndeguānxìbìngbúhǎo,tīngshuōyīnwúdāodāngshíshōulegètiānzīfēichánghǎodetúdì,2oláisuìjiùtūpòdàoleliùduànyīnwéinàhái子是阴无刀从狼群里救出来的,所以,就姓狼了”费长天淡淡笑道

  “姓狼,莫非叫狼破天?”叶凡失声问道,心里大大讶然了

  “对对,就叫狼破天昔年我遇上阴无刀,他带着那孩子,我还抱过他,当shí,niao了我一身当shí阴无刀还叫我前辈,顺手在那孩子屁股上拍了几下,骂道:看看,居然敢在飞鹰太岁头上拉niao,你威风既然如此,叫你破天算啦,所以,称之为狼破天,哈哈哈……”费老爷子心情大悦,笑了起来

  叶凡差点爆汗了,心说老狼还真是牛逼了,敢niiao在费家老太爷身上

  “不过,你怎么知道他叫狼破天?”费一桓可是不好门g的,立即想到了什么,追问了过来

  “这个,说起他你肯定晓得就是中警内卫团团长狼破天了”叶凡说道,想隐瞒知道也瞒不住了,因为,狼破天这名字太有个xìng了

  “原来是他”费一桓点了点头

  “这孩子当禁军团长啦,有出息”费长天笑着夸道,转尔又叹了口气,看了叶凡一眼,“只是青天2o年还没回家,到底什么事如此重要连家都不回了还有方成,昔年的一点事耿耿在怀,连家都不要了叶凡,你说说,你义父方成是怎么回事?”

  “这个,义父跟我在一起生活了十来年,他只告诉我姓费后来遇上青山大伯,他看出了我手中招式,才说了出来我才知道师傅叫费方成听说昔年因为苏家的苏留芳的事才出走的义父每天坐在一个矮矮的坟堆旁默默地磕着瓜子,自己跟自己下棋”叶凡心里也有些忧痛,脸色不怎么好看

  “留芳死啦?”费一桓大惊,问道

  “不清楚,那坟堆到有立一块石碑,不过,没写名字,空空的,不知道里面到底是谁?不过,我觉得苏姐应该没死她还shōu了一徒弟,我认识她说是苏姐十几年前才走的,不过,她讲的是不是苏家的苏姐我也不敢确定”叶凡讲的自然是乔圆圆的师傅苏留芳了,这厮也是在猜测

  “唉……昔年的事,方成果然难以释怀……唉……”费一桓叹了口气,脸上顿显落漠,估计昔年的事跟他也扯上了一些关系

  叶凡看了看费家老爷子,现他脸皮居然跳动了几下,看来,费家的事颇为复杂,叶凡当然不敢去刨根问底了

  “对了,燕伯母,这是青山大伯在泰王国shí交待我转交给您的,请shōu下”叶凡拿出了项链,双g着走到了燕红面前

  “他是送给你的,你这孩子,给我干嘛?”燕红脸上居然露出了微笑,还看了费舞蝶一眼,神情有些怪异

  叶凡心里一惊,有点感觉到了什么,隐晦的现费舞蝶那脸微微红了心说妈的,不是会费青山在搞信物指婚那玩头,这什么世道了,还玩那个再说,他走的shí候费蝶舞有没出世都难说,难道真是麻烦了……

  “这个,青山伯交待转交给您的,我怎么好shōu这个?”叶凡赶紧装傻,当然是想把这烫手山芋赶紧送出去

  “哼,你看不起我就把它扔了”费蝶舞居然哼出这话来,眼眶一红哒哒着跑上楼了

  叶凡一听顿shí■傻眼啦,心里一凉,八成是这么回事了这厮g着项链,左右难当,不知该如何处理

  “先shōu下,那项链其实是青山的标志,你没看见上面有头飞鹰吗?青山作为华夏六尊之,他xī望你能继承他的名号

★  说起来我们费家的后代子孙都有些惭愧,到现在,年青一辈人中就一度的功力最高,不过,还没突破六段

  段位就是一个坎,一度都3o好几了还能走到何种高度你现在才23周岁,我没猜测的话,你应该达到7□段顶峰了”费长天脸上闪过一丝忧色

  “真的吗?”费一度并没忌妒,一脸讶然,想求证

  “没有,刚到七段第二个层次”叶凡赶紧打马虎眼了,心说我功力越高,估计是越脱不开费家了

  “想不到你真的是七段了,还是第二个层次”费一度是真的佩服了看了叶凡一眼,叹气道,“我进入五段顶阶已经五年了,可六段就是摸到不到门道而你,23岁的七段截流阶高手,我不敢想像你是怎么样突破的估计,前途也是无量的虽说现在已经不是个崇尚武学至尊的年代,但我辈中人,还是有许多练武的,这个,也是我们华夏人根本国学之一”

  “伸手过来”叶凡一脸严肃,说道

  费一度一愕,看了老太爷和父亲一眼,见他们都★在点头,那是再没犹豫伸手了,叶凡运气一圈后开始探查了起来

  “按你的行气方式缓缓行气”叶凡命令道

  费一度照做了,足足半个shí后,厅里无丝毫声音,大家全盯着叶凡

  就是费长天◆的脸皮好像都微微颤栗,毕竟,他是费家老你子,当然xī望自己的后代子孙能继承国学,扬费家武学了

  “其实,你不是没可能到六段的”叶凡想到了阴阳参,如果能配制出档次成色好的雷阴九龙丸出来,助力费一度完全有xī望的

  “真的”费一度双眼闪过一丝渴求,突然,他一只腿半膝曲地,作了一个非常正经的拜见礼式,说道,“一度就服强者,以后,你就是一度的大哥了”

  叶凡现,这个,根本就是费家老爷子在操作,他用眼神逼着费一度的当然,也不排除费一度本身就服强者一说了

  “xī望是有,不过,仅有三成而且,我还有一些材料没配齐”叶凡心思一动,想到费家如此古老,又是武道世家,没准儿还真有些好货色传下来

  这个,能捞怎么不捞,反正放着也浪费,这厮打定了主意,想来个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带叶凡去地库,想要什么,自己随便挑”费长天没丝毫犹豫,摆了摆手,说道

  谢谢‘tbsp;书友32637333’‘神级书呆子’三位书友打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