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镇东海也会拍马屁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镇东海也会拍马屁

  “兄弟,这世上什么样的人就有像你jiǎng的卢安刚也许就是这种诡异的人

  他不直接杀了你,就是要让你受尽精神上的摧残,这种折磨其实比直接◆杀了你可怕

  估计王朝露出破绽后管一明也成了惊弓之鸟当然,如果管一明真的心里有鬼的话而私生子又成了太监,老管每天又生活在惶惶之中,这种折磨,是不是比直接杀了他还可怕

  不过,老弟你ji■ǎng有有理,也许,卢安刚只是一马前卒子这事,如果牵扯dào军方高层,那我们,不如直接xiàng镇tóu儿汇报

  毕竟,这事已经出了刑事案件范畴,已经上升dào跟国家安全层面有关的地步也是特勤a组应该管的事儿

  他们如果肯出面,就把那尸体交给科能组那帮老家伙,也许,他们能查出点什么来

  毕竟,他们是这一行当的高手而且,特勤a组的打杂部队遍及世界各地,信息比咱们灵通几百倍的

  即便是清朝的一些秘密的事,也许,特勤a组都建得有档案的特勤a组,不要怪兄长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只看dào了它冰山的一角

  真正的核心机密,你估计还没接触道不然,为何特勤a组这般的令外国一些级特种部队如此的忌惮?”铁占雄也露了一点

  “我想也是,不过,对于组里的核心机密,我倒是不想去了解有的东西,了解得越多责任反而越可怕

  简单来说,如果你知道这个外国人是派dào咱们华夏的间谍,是不是会在无意中去注意dào他

  你一注意不就会惹出一系列的事来dào最后你欲罢不能,完全陷了进去后就是一大麻烦了

  所以,如果我不知道,反而是淡然与他相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叶凡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也是,如果你肯混特勤那就没话说了如果你不想牵扯太多,还是不要去探秘毕竟,秘密越多被你晓得,你抽身脱立的机会就越少了dào最后,你想抽身,国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最后,你肯定得专混a组了呵呵呵……”铁占雄干笑了一声

  “老铁,你说说,你现在公安部混跟特勤相比,哪一个强以前老哥你可是尽牢sao,不愿意离开猎豹的”叶凡干笑了一声问道

  “以前没出来,哪里知道天之高海之阔就纠结于一块地盘,一支部队的当时的确很难过,觉得在公安部事事不如意,排名又在最后,还得受林天民那老家伙的气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此一时彼一时了现在叫我再回猎豹去,我肯定不愿意再回去了

  毕竟,即便是在公安部排在最尾巴的一个副部长,可面xiàng的是整个国家世界精彩,生活当然精彩了以前在猎豹,常常干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现在,老子把那本证件往别人面前一闪,吃遍喝遍全国,车子开遍全国也没人敢拦的

  最近生的一件事让我感受颇深,记得以前在猎豹时有次喝醉了,开车时把一交警擦了一下,结果,虽说我有猎豹的军事证件

  最后,还是在公安局呆了一天后才被部队的人保了出来那个时候,人家虽说知道你是部队长,但人家未必怵你现在就不一样了,前几天开车又遇上了这事

  当时从你家出来喝高了,一交通警察被我擦了一下那家伙很牛逼啊,一直敲打着老子的车子口出狂言要叫我吃上十几天牢饭后来,老子火大了,一下车子

  上前噼噼啪啪干了那家伙几耳刮子旁biān一督察上来要铐我嘿嘿,老子把证件往那督察处一扔,那家伙一翻,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老子哼道:正在执行紧急任务,被你妈的破坏了吓得两家伙tóu点得像鸡啄米一般老子上车后一开车,扬长而去不久,那年青的交通警察登门来了

  提了二条的特供我说那家伙整的如此的翘皮,原来其爸还是部队里一个师长在查过我的来历后登门来了”铁占雄差点jiǎng得口沫横飞了,得瑟不已

  “这就叫权力明面上的权力总比暗中的权力吃香得多,唉……”叶凡叹了口气,直接挂通了镇东海电话

  在听了叶凡的汇报后,镇东海沉思了一阵子说道:“这事是有些诡异了,难道还真有军方高层的人牵扯其中这样,我叫人下来把尸体运回总部来研究一番再说这事,我会交待人下来配合你一起查查如果真有人敢干出格的事,危及国家安全,我镇东海绝兴地手软的,哼”

  镇东海话说进堂堂正正,绝对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叶凡能听出其中味道来,心里也暗暗佩服这些老将军们的爱国情结

  即便是像赵宝刚这样的人,虽说有的时候为了家里的私利也会搞一些动◎作,但是,其人爱国情结绝对是令人毫无怀疑的

  不一会儿,镇东海说道:“叶凡,狼破天能突破吗?”

  “嘿嘿,如果总部肯提供单上的药材,有八成可能”叶凡尽量装着淡然口气jiǎng这话的其实◆,老狼早突破dào了七段顶阶,就是八卦门的阴阳参相助的

  叶凡现在想帮助老铁恢复dào四段顶阶,所以,药材不够,就借狼破天的手xiàng特勤要药材了

  前次dào费家的‘地库’又搜刮了许多好的药材,早就够配制几颗雷阴九龙丸的了不过,有这种机会,当然得敲一些了国家的东西嘛,既然出力了,不拿白不拿,叶凡拿得也安心

  “那你……能不能……”镇东海jiǎng话居然也吞吐了起来,叶凡●一听,tóu皮有些麻了

  赶紧说道:“是不是又想额外给特勤弄几颗用用”

  “呵呵,叶同志深通悟心了,孺子可教也”镇东海居然拍起叶凡马屁来

  “这个,我当时也有这种想法去求那位前○★辈一次不容易而且,前辈现在已经快百岁高龄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蹬腿就去了所以,也想请他多配制几颗的”叶凡说道

  既然知道扯不开了,干脆做个顺水人情,自己先提出来,总比镇东海开口求自己时来得积极一些 ◇
  “唉……叶同志的思想时步了,看来,这次在中央党校的学习没有白费作为国家的人,应该一心把国家放在心上国家的事无事,我们一辈子都在为国为民干活当然,也是为了自己嘛是不是?叶同志,能搞几颗?”镇东★海老着脸皮夸奖了叶凡一番,后面,马上就露出了狐狸尾巴来

  “太多肯定不行,老前辈毕竟老了,现在配制一颗出来都要耗费许多力气的最多给特勤二颗,狼破天突破用一颗,剩下一颗你愿给谁就给谁了?比如,齐●天已经可以再次突破了”叶凡干笑了一声

  “打住,才两颗,要是老前辈真仙去了那特勤以后怎么办?我这次给你五倍的药材,你再多给二颗至于说给谁,这个跟你没关系齐天嘛,有你这个大哥罩着,还用得着特勤给他药丸吗?”镇东海一番话下来,差点把叶同志噎着了,心里直骂这老家伙真是厚颜无耻,居然硬是把齐天的提功问题贴算dào自己tóu上了

  “镇tóu儿,两颗都顶天了,你还要增加两颗,那不成四颗了而齐天的份tóu你又算在我tóu上,我自己不得留二颗的,和着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没功劳也有苦劳,总不能白干事?要是把老前辈给累死了,我以后找谁配制去?”叶凡大叫苦了

  镇东海沉yín了一阵子,说道:“那就三颗了,不过,齐天你负责了”

  “就这样,三颗就三颗,实际上可是四颗了,齐天的份tóu没算进去”叶凡以痛苦的口吻说道

  “知道你子为国出了大把子力,这份情我镇东海记下了算我欠你一份情,下次答应你一个能办得dào的条件怎么样?”镇东海居然也谈起条件来

  “中”叶凡就驴下坡,心道老镇同志欠一个天大人情不容易,以后遇上解不开的事时再去讨要了,也算是值得了

  搞完这些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试着打了电话给董莺莺,居然还没睡,埋怨叶凡怎么dào现在还不dào,害得她久等

  叶凡心里一阵子火热,底下那根烧火棍又不雅的居然翘了这厮开着车子直接香格里拉大酒店而◇去,反正住过几次了,倒也轻车熟路的

  一进房间,董莺莺一身素洁的白色纱式睡衣出来迎接的一闻叶凡身上,捂着鼻子道:“快去洗洗,臭死了你是不是半夜当贼去了?搞得全身臭哄哄的”

  “正好,一◎○起来个鸳鸯浴如何?”叶凡干笑一声就要动手

  “这个,不行……”董莺莺脸一红,不过,挣扎着被某君霸王硬上弓样子给抱进了那个两个人都能洗的大号浴缸中

  dào缸里了反倒不挣扎了,里面倒放好■水了

  “你早准备好了,看来,你刚才只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叶凡一声干笑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